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跟我回家

君天与暖央——跟我回家

    “就按唐总安排进行吧,我什么都听你”洛君天非常亲和应道,还对她灿烂笑了笑。

    那目光绝对是非常有爱,非常缠绵。

    站周围下属,暗暗交换眼神,看来他们经过这一夜,关系真是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唐暖央朝他白了一眼,不要以为她不知道他故意让员工们有一种他们和好感觉,那他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了。

    现洛君天是演戏,他来了兴致,谁也挡不住辂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安排一下,我们即可就出发了”她说着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——”洛君天后面叫住了她“我还是跟唐总坐一辆车吧去,有点私事要跟你聊”。

    他说私事时候,表情耐人寻味到了极点,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,他们小两口打暗语婧。

    唐暖央呼了一口气“行啊!”

    “嗯,去安排吧,慢慢来,别累着了,我会心疼”洛君天宠溺眼神,要将她给融化了,要有多温情就有多温情。

    她感觉是——很想吐!!!

    当明知一个人演戏,还偏偏演以假乱真时候,那感觉是无比毛骨悚然,外加胃部抽搐。

    唐暖央步离开,再多呆一会,她会当场吐出来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十点种,浩浩荡荡车队离开公司,前往美国弗罗里达洲一家工厂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坐一辆车上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不要故意装作跟我感情有多好,事实上你我心里都清楚”一上车,唐暖央就忍不住捅破。

    “事实?你是说昨晚我们床上很嗨皮事实么?”洛君天翘着长腿,邪气逼人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搞你那无耻一套,洛君天我太了解你了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家面前说那些恶心话,是想让大家误会,好让你继续整我嘛”唐暖央对他套路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洛君天轻叹“唐暖央你真了解我么?你知道我想要什么,知道我对你现如今感觉么?”

    “你想报复我,你想要通过报复我来满足你自已,你向来都是这么自私自利,随心所欲,你从不乎别人痛不痛,你只看到身上伤口,哪怕那伤口是极小,你也会把伤你人打皮开肉绽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,”洛君天听完了她对他评价,轻声笑了“看来你还真是对我有所了解”。

    “那些年不是白过”唐暖央回应,心里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洛君天点头“确实没白过,你掌握了我脾气,我个性,虽然你知道我可怕,但你还是以为可以瞒天过海,干着暗度陈仓勾当是么?”

    那个心结,是他无论何时都不能去原谅跟释怀。

    “暗度陈仓这四个字眼用你身上才合适,当然,从不考虑别人感受洛君天,似乎也可以光明正大跟女人上床,或是圣诞节带去买礼物,你是谁啊,你可是洛君天,哪有你不敢干事,正因为你从不乎别人,所以才会伤害如此轻而易举”唐暖央说着,觉得心肝肺都要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去揭开还没结痂伤口,就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洛君天转了转头,不想去解释,就好比他不想去质问她为什么爱安斯耀一样。

    自尊心是不容许他处那么难堪境地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个无解死结,各有各恨,也各有各遗憾,因为怕说了以后只有自已一个人很受伤,于是,死也要拖着对方。

    唐暖央见他暂时沉默了,于是她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车子开了三个多小时才到工厂,到了那里先安排吃了饭,然后才开始参观工厂。

    洛君天边看边询问工厂管理人员一些问题,唐暖央一直陪他身边,偶尔也会附和一声。

    吵架归吵架,这工作还是要好好做。

    从食品厂参观到制衣厂,细化到进入车间,工厂基层工人知道总裁要来,都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洛君天怕脏,不过今天表现还算好,进入车间也没有嫌脏,还跟工作中员工亲切交谈了,问他们对工作坏境跟工资满不满意这些话题,还一起包装了衣服,完全没有一点架子,对所有工人都是笑眯眯。

    他走可是亲民路线哪!

    说实话,他有这种表现,让唐暖央有些意外,她还以为洛君天对任何人都是一个德行,看来他确实是已经做好当一个领导者所必须具有智慧。

    工人见他们总裁如此体谅,身为高领导人全完没有比他们高人一等傲慢感,心里也是暖融融,总裁没有让他们失望。

    洛君天何其精明,工人是整个集团运作重要环节,他对一个工人好,是借助于这种正能量传递到每个工人心里,工人自然会加努力工作。

    晚上11点,他才回到酒店。

    唐暖央送他回了房间“总裁,请好好休息吧,明天是去看美国超级市场,我特意为您挑选了一家业绩好,还有一家目前业绩差”。

    “工作事情,能否明天再谈,过来给我揉揉肩”洛君天趴沙发上,闭着眼睛疲惫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我帮忙叫一位专业按摩师上来么?”她不想给他揉。

    “唐总你是这么小气一个人么,只不过是帮我揉几下而已,不会要了你命吧”洛君天那边懒散开口,眼睛也没有睁开。

    看起来是真累了!

    唐暖央踌躇了一会,走过去坐他身边,双手放他肩膀上,给他按摩。

    “用力一点!”洛君天双臂垫下巴下面,闷闷出声。

    她加大力度,用上了吃奶劲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保持这种力度”洛君天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”唐暖央边揉边说。

    “问吧!”

    “对工人好是出自于你真心么?你真关心他们么?还是说你所作一切,都是为了收买人心?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了“从来不知道原来包衣服那么累,却拿着微薄薪水,老实说,我确子是收买人心,我想买了他们心,让他们能从内心觉得满足,从而为我好好效力,你说这算是真心还是假意?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完他话,笑了,聪明男人“我想我听懂你答案了,洛君天,今天你干很好!这是下属夸奖上司么?”洛君天皱眉,转头勾笑。

    “能得到下属认可上司才是好上司,洛君天虽然你当老公糟透了,但是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好领导者”工作方面,唐暖央是真心认可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苦笑“你这话说我真是喜忧参半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淡笑,不去回应他话,继续给他按摩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这一无声时刻凝成不真实梦境,她心很安逸,他也亦然。

    爱背面是恨,是恨到头,发现想要还是爱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沉淀下来,背上小手揉动着他肌肉,他能感受到她手掌纹理,也能感受到她就身边带来安稳感,比起报复,他似乎想要让她回到他身边来,他需要累时候她能静静陪伴他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,君天——”唐暖央叫了他两声,看他一动不动,心想肯定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收回手,望着他,思绪慢慢涣散,目光也没了焦距。

    不知看了多久,她情不自禁伸出手,接近他头发,想要去摸摸他,之间运碰到了,只差一点点时候,她手顿住了。

    站起身,她就要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手腕忽然被握住,身体被一阵重力扯到,回神之际,她已经被他压着身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睡着?”唐暖央惊诧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我睡着了啊,我只是闭目养神”洛君天慵懒微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继续养神吧,让我起来,我得回家了”唐暖央冷静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手摸了一下她脑袋“你刚才好像想要对我这么做来着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虚眨了两下眼睛“做梦了吧,我没有那么做过”。

    他指着她眼睛“睁眼说瞎话可不是你强项,你说慌,眼珠子就动个不停”。

    “谁眼珠子动个不停了,洛君天你别冤枉我,放我走,昨天晚上那样事,你想也别想”被他一戳穿,她心慌张,同时骂自已干嘛做那种蠢事,还被他抓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想用这种方法转移话题是非常愚蠢”洛君天知道她躲避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都说些什么,放我离开听到没有——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注视着她眼睛“老婆,跟我回家吧!”

    唐暖央僵化住了,忘记了挣扎。

    她总是敌不过他温柔细语,总是敌不过他这一声动听老婆,他是她劫数。

    他缓缓俯下神来,亲吻她唇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用力抱住他,爱是永不磨灭一种赴死精神,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精神疾病。

    他们沙发上忘情激吻,迫不及待趴去了彼此衣服,疯狂结合一起,仿佛没有明天一样醉生梦死纵情这一颗内心满足。

    “啊,啊,,,,”她紧紧圈着他腰,呻吟着,一夜不停欢爱。

    他蹂躏她每一寸肌肤,她越是沉沦,他就感觉她其实是爱他。

    深深拥有彼此感觉,让她觉得他们很相爱,那一季又一季幸福回忆,好似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凌晨八点,洛君天床上先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搂了搂还他怀里熟睡女人,他心里矛盾了,说好是为了报复她,让她痛苦才来,可连续两夜,他们都一起,并且感觉很好。

    他昨晚说了让她跟他回去话,其实当时他不知道自已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她愿意跟他回家,证明她已经原谅他了,那样话,他是否也能不计她跟安斯耀前嫌?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唐暖央抱了抱身旁人肉抱枕,迷蒙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瞧见洛君天脸,她不惊讶,只是尴尬,特别是昨晚她也主动了,真是鬼迷了心窍。

    “起床吧——”她看了他半天,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她用被单裹起身子,就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我们需要谈一谈”洛君天躺那里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没有回头“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跟我回去么?我本没有这个打算,可是我昨晚问了,好吧,那就当我问了,我不会赖,你也回答看看吧”洛君天故意用随意口气说话,因为他没有把握,她会说好。

    唐暖央纠结思考了很久,摇摇头“我不回去,因为我不知道该去如何让自已原谅你跟蒋瑾璃,我不家半年里,你们应该还还有来往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意是她,还是你不想跟我回去?她一直都存,她真是我们之间不能和好阻碍么?”被拒绝,洛君天觉得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“关键问题于你跟她睡了”唐暖央朝他吼道。

    “是,睡了,睡都睡了,你想我怎么样?时间能倒流么,唐暖央跟你说话真是累,一直跟车轱辘一样同一个问题上打转,你不回去没事,算我没说好了,我回去后也不会亏待自已,女人多是,天天换也没问题”洛君天也发火了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,我想我决定是正确,特别是听了你这席话后,我坚定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迅速下床,捡起衣服,冲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洛君天床上泄愤锤了一下,为自已说那番蠢话而感到懊恼,早知她会这么说,他还是问了,简直是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这天,他们一整天都是对彼此冷冷淡淡,除了必要说几句话,其他一句也不说。

    低气压延续弥漫员工们也明显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一座冰山已经够让人受不了了,两座就是让人崩溃。

    洛君天美国逗留了五天。

    唐暖央以下属身份陪了他五天,可自从他说出睡都睡了这样话,她就没有再给过他好脸色。

    她送他到酒店房间前就离开,早上也是门口等他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就要回国了”酒店走廊上,洛君天淡淡说。

    “一路顺风!”唐暖央对他讲,也只有这个。

    “回不回去,你还有一晚考虑时间,现,我把冰释前嫌机会给你,如果你不走,以后我就再也不会说了,如果你不走,我跟瑾璃就真会成为你所希望关系,如果你不走,我们夫妻情分也就到头了,自已去想吧”洛君天说完,人也到达了房门口。

    他想了好几天了,虽然努力人总是他,也很想一直折磨她,不让她好过,但到后他还是想让她呆他身边。”唐暖央深呼吸了好几次,才消化掉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,明天早上我会过来接你去机场,我走了”她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门口,一直看她消失转角,她明天会跟他一起走么,他如此说了以后,她若还是不走,只能表示,她不仅不爱他,而且丝毫都不乎他,那么,他也真不必再对她心软了。

    他开门进去,一夜心情都很沉。

    唐暖央躺床上,亦是翻来覆去睡不着,第二次说让她回去,对那心高气傲男人来讲不是容易事,他真是乎她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