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电梯里上演限制戏码,不要自作多情

君天与暖央——电梯里上演限制戏码,不要自作多情

    “走开——”唐暖央推他,用了全力,也只是推开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要一直逞强到等会狼狈摔出去么,你确定你喜欢摔出去出洋相?”他身体笼罩过来,将她围困住。

    他声音很温柔,他笑容也足够醉人。

    唐暖央虽然醉站不稳,可思绪还没有混乱,她知道他所作一切绝非善意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不用总裁你担心,请你离我远一点”她阻挡他继续靠过来身体,姿态强硬,仿佛给自已筑起了一道铜墙铁壁,谁也别想穿透,包括他洛君天辂。

    “电梯就到了,叮一声,我们美丽唐总经理就要以优美动作扑倒众人面前,哇哦——,真好丢人”他靠她脸颊边,阴阳怪气说道。

    他手,不着痕迹摸按键上,按了暂停键。

    电梯明显一顿,唐暖央即使醉了,也感受到了“你干什么让电梯停下”婺。

    “好给你时间清醒一下啊,不要把人家就好心当成驴肝肺”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摄像头,你别乱来——”唐暖央立刻全神戒备。

    对一个想要报复她魔鬼,她能想象出他用所有你想到,想不到恶毒方法。

    整人方面,他是天才!

    “我是总裁,谁敢把总裁客跟总裁夫人性~爱视频放出来呢,除非是不想活了”洛君天特加重性~爱两个字。

    对待一个喝醉了酒女人,这种说辞与其说是挑~逗,不如说是威胁。

    唐暖央表情没有丝毫畏惧“你若敢就来啊,我反正已经喝醉了,没有反抗能力,你陪我一起丢人,那也是荣幸之至”。

    她大胆回应他威胁,管以洛君天性子,确实是有可能真会这么做,但是他真会没有分寸到电梯里,冒着被人围观观赏风险做那么出格事?

    她不信!就算只有百分之五十对五十几率,她也愿意赌。

    他就跟捕食猎物雄狮一样,他享受她害怕情绪,她若是随了他意,他会加兴奋,她才不会傻去激发他心里扭曲报复欲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不要以为你很聪明,我往往比你胜一筹,你以为我不敢,弄不好我就真做了,我讨厌让别人失望”洛君天捏着她下巴,抚揉她细脖,表情轻柔阴险,危险像随时会拧断她脖子。

    没有她日日夜夜,他真很想这么做!

    “那就做啊,你这么强,还需要有所顾虑么”她唯有一搏。

    “鼓励我可不是好办法,你知道,我看穿你想法了,可是赌徒精神往往会让你死”洛君天说话间,已经将她推到远离摄像头角落里。

    他唇极具攻击性咬上她唇。

    血腥味,顷刻间蔓延。

    唐暖央吃痛皱眉,抡起拳头,朝他打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她手被重重砸电梯钢化门上,发出巨大声响,痛得她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他握紧她手,欺近她“有声性~爱,当下流行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恨恨看着他,抿紧了唇,当下她还有什么好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吭声了,刚才不是还很厉害嘛,继续跟我势均力敌啊,那样很带劲”洛君天神情得意。

    “现无数人外面等我们,总裁你刚刚上任就跑来美国性***扰一个女经理,你就不觉得丢人么”唐暖央努力镇定,可心绪还是乱了步调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女经理是我老婆话,又该怎么说呢?”洛君天几乎不用想就反问过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咬咬唇“现是工作时间”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工作时间由我来定,我现只是跟许久未见过面老婆温存而已,说出去也是合乎常理,天经地义”洛君天手摸进她上衣内。

    “住手——”她拉住他手,阻止他手前进。

    “全力反抗吧,好叫外面人都听到,那样就成了现场直播了”手向上发力,他轻而易举冲破她阻挡,握住她胸前愈发饱满柔软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唐暖央用力咬住唇,鼻间还是发出了呻吟声。

    洛君天呼吸粗重了一分“感觉来还真,美国找不到男人么?离情郎这么近怎么不去找他安慰你这饥渴身体呢?”

    她芳香,催情剂一般让他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某个地方复苏,坚硬抵她腿上。

    “想干什么就干吧,不用说这些羞辱我话”。

    “你听出来是羞辱么,我只是很好心问问而已,当然,我要谢谢你提醒我该干事了”洛君天直接撩起她裙子。

    唐暖央挡他手,奋力挣扎。

    他能不能得手是一回事,她是否反抗过他是另一回事,她行动代表她态度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高她手,反扣头顶,用强壮身体紧紧贴着她,带着酒气女人,本事男人所厌恶,可她闻起来比以往加芬芳迷人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呆美国,很容易感染上放荡病,还是让老公来给你打一针吧”洛君天色情她耳边低语,缓缓拉下裤链。

    “下流——”唐暖央怒瞪他。

    “好词汇,真精准,咱们一起来下流吧,只下面流,不下流唐经理,等会水不要流太多哦”洛君天语言赤~裸,故意说她脸红。

    唐暖央恨不得用头撞歪这张邪恶无耻脸。

    坚硬滚烫刺入她大腿~间。

    她绞紧了腿,扭动着身子不让他得逞,可结果是把他刺激为巨大而已。

    “别动——,乖孩子,打针时候乱动,刺歪了进到不改进地方可就糟糕了”他拍了拍她臀部,邪笑。

    唐暖央本就醉酒而泛红脸,这样子红了。

    他污言秽语让她听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乖乖把腿勾上来,老公带你去见天堂,动作——”他把弄着她发丝,声音魅惑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去什么天堂,别指望我会配合你”唐暖央冷冷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我只有单打独斗了”洛君天猛架起她一边腿,对准了,向前挺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唐暖央扭开,那巨大还未进入,就滑开了。洛君天愤怒松开人她手,扣紧了腰,抬高,再一次向前。

    唐暖央靠过去咬他,不管咬到他哪里,只要分散他注意力,让他痛就行了。

    她胡乱中,咬住了他下巴。

    她毫不留情一口用力咬下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洛君天痛无暇去顾忌下面进行事,推开她脸,一手捂着下巴,一手速拉高裤链,退开。

    唐暖央趁机逃到电梯按键那边“别过来,不想这么衣衫不整出现员工面前,伤你总裁颜面话,你要给我老老实实站那里”。

    “咬人可不是好习惯!”洛君天阴怒整理自已领带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对付某人,看来牙齿还是有点作用”跟他这么一折腾,她清醒多了。

    速整理好头发跟裙子,她果断开了电梯门。

    外面,整齐划一两排高级主管等候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表情虽犹如十八铜人般淡定,可心里都偷偷歪歪这小两口电梯里呆这么久都干了些什么人。

    成年人幻想画面是非常少儿不宜!

    特别是看到总裁下巴上有牙齿印,还有唐总经理裙子特别皱时候,想不思想邪恶都难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窘迫,却还是镇定自若摆手“里面是各部门经理办公区,总裁你要进去看一看么”。

    “当然,带路吧——”洛君天微笑应道,他才是真镇定。

    参观了办公室,又听取了公司到目前为止业绩,一下午时光也差不多结束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洛君天请到专门为他准备会客室去。

    “总裁,我先送你去酒店休息吧,晚上有个欢迎晚会,是我们美国分公司全体员工对您一点心意,还希望您赏脸参加!”唐暖央小心着措辞,客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办了欢迎晚会啊!好吧,即是大家一片心意,无论如何都是要参加,不过我没有女伴,这是个问题”洛君天优雅坐沙发上,为难皱眉。

    他说这话,无非就是想让她主动说会陪他去。

    “我来当你女伴吧,这样总裁可满意”唐暖央说着,嘴角不由向上挑,显示她内心对他嘲讽。

    洛君天盯着她脸,盯看了半响才说“唐总未免太自作多情了吧,我说没有女伴,并非暗示希望你陪我去,给我找个美女来,要辣一点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有当头一棍感觉,她很调整好心情“行!没问题,要辣一点嘛,马上给你安排,那现,是否先移驾去酒店休息呢?”

    “你住哪里?”洛君天仿佛没有听到她前面说,自顾自发问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住地方只有一个房间,一张单人床,恐怕不能再多住一个人”唐暖央赶集说道他说出要住到她哪里去之间,率先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起身“我有说要住到你那里去么,唐总,你怎么老这么自作多情呢,真以为自已有都让人迷恋么?”

    他说完,从她身边经过,径直往外走。

    唐暖央站原地,有种难堪感觉。

    是啊,她到现还以为他对她有感情是她太过自作多情了,他对她只有恨,而这恨也来自于没有服从他命令。

    她对他而言,不论是一年还是十年,永远都只是他洛少爷一个玩具。

    收拾心情,她还是步跟出去。

    送他回了酒店房间,唐暖央打电~话给公司公关部,帮忙物色一个女人给洛君天送去酒店,自已则回了家。

    洗了澡,唐暖央盘着腿坐院子里小口小口喝水,她真不想去参加晚会。

    她巴不得明天他就能回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天就黑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,,,咚咚咚,,,,”屋子里桌上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拖起来拖鞋进去,接起电~话“喂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唐总,你来么,总裁都到了”

    电~话是公司员工打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了想,咳了几下,说道“我好像感冒了,要不你们先帮我招呼吧,我量赶过来”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好吧,唐总你可要保重身体”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!我挂了”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她轻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家里一直呆到8点多,她才换了衣服,开着车过去。

    晚会洛君天下榻酒店举行,不算很大,倒也精致。

    她进去后,就看到洛君天跟那不知从哪里叫来金发辣妹相谈正欢。

    她从经过服务生那里拿了一杯酒,朝着洛君天过去,隔着两米距离,她就微笑着举杯“来玩了,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舒服就家里休息吧,你不来也不会有影响”洛君天欢笑,一边跟金发美女眉来眼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总裁体谅,不过既然来了就稍稍呆一会吧,我去那边跟其他人打声招呼”唐暖央理性应对,心里纵然滋味不好,可又能如何呢。

    她对他早已没了奢望,俗话说,无欲便无求。

    她只求他给能给她一方安宁。

    “去吧——”洛君天爽挥手,她以为他想追着她,就像以前那样,要后总是他求着她,乎她么。

    哼,唐暖央,今时不同往日了,被冷落,被不乎感觉,你也尝一尝吧!

    唐暖央笑笑,端着酒杯离开,跟其他总公司高管寒暄了一番之后,眼睛不由又看向洛君天,想说他现干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公司其他一些部门经理过去敬酒,而那金发辣妹则一直亲密跟他咬耳朵,惹洛君天阵阵发笑,看来他们对彼此都很满意,今天应该没有她事了。

    太好了!

    她故作开心心里为摆脱洛君天而欢呼,努力保持这种想法,不让自已沮丧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是转过身来,隔着人群,对她举了一下酒杯,笑容,气质,外貌,样样完美。

    不完美只有一分中途搁浅爱情。

    唐暖央慢半拍才把酒杯举起来,喝了一口,笑了笑,像完成既定程序一般。

    喝完了,她悄然离去!酒店外起了风,温度也骤降了几度,她裹紧身上黑色披肩,夜色中散步。

    有些人有些事她一直无能为力,试图找自已或许有错地方,冷静下来时候,也会觉得好遗憾,但生活不是按照她蓝图进行,到如今,那种无能为力感觉为清晰。

    心不痛那是骗别人,哪一天醒来,或许她能不记得洛君天是谁,记忆全部都抹去了,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伤心,来让人措手不及,她平静表情一下子纠结成哀伤,无人街道上,流淌了一路。

    走了一个多小时,1点了,她才回来自已公寓。

    车子门口停稳。

    她拿着包下来,转了一个弯,踏进院子。

    门口赫然肃立黑影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是洛君天斜靠哪里,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这里?这个时间,你应该忙着跟辣妹滚床单才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