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607君天与暖央——美国,视察的第一站

607君天与暖央——美国,视察的第一站

    “我能说这是意外么”洛君天用手挡住眼睛。网

    “换言之,也就是说,我猜对了,我想说不管是不是意外,对女人而言,结果才是血淋淋,怪不得她不肯原谅你,话说你为什么会跟别女人上床呢?那女人是谁?”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他说道“你认识!”

    伊明臣先是困惑压住了眉头,而后睁大眼睛“不会吧你,洛君天你哪根筋搭错了,你怎么能跟她上床呢?你疯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是意外,我喝醉了,然后就,,,,”洛君天摊摊手“就成那样了”猷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上床暖央是怎么知道?”伊明臣不耻下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瞪看着他,一副难以启齿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——”伊明臣笑了起来“被捉奸床啦”蕖。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被看到了也不得了了啊,这明显就是你错,你怎么还硬气起来”这是伊明臣纳闷地方。

    洛君天悠悠说“着就是关键,因为是是唐暖央先对不起我了”。

    “哦,我天,内幕这么劲爆,暖央跟谁睡了,不要跟我说是洛云帆哦?”伊明臣兴奋跟什么似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眼睛射杀他“闭起你嘴”。

    他后悔向他透露这么多秘密了,特别是他被戴绿帽事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已说,暖央也对不起你,那不是跟人睡,还有什么对不起呢,你都说到这份上了,干脆全告诉我吧,我们可是死党”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,不要来烦我”洛君天不想透露多了,那些都是让他丢人

    伊明臣看挖不出什么八卦了,也就作罢,把问题其切换到眼下情况“不管如何,哥们,现已经到3点了,你追或是不追,老婆就家里,你气或是不气,老婆就要走了,你自已看着办吧,别后悔就好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烦躁转开头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,他突然猛地站起身“我回家拿件衣服”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想去挽留就去吧,人生中谁没有犯过错,你们要往前看”伊明臣看着口是心非洛君天,咧开嘴笑了。

    “啰嗦——”洛君天白他一眼,步出去。

    三点半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爷爷到过了别,带着行李来到楼下。

    洛家人都再楼下大厅里

    她过去“我这就走了,大家保重!”

    回应声稀稀拉拉,跟洛君天关系变差了之后,洛家这些以前跟他还不错人也渐渐冷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去计较,就当他们全都应答了,转身走出别墅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还不错。

    阳光挺好,她深吸了一口气,还是觉得胸口空空,闷闷。

    她感到要自由,可也有无失落等着她,人生每个突然转折,都有让人无法适应裂痕,需用时光去修补。

    她该去相信,无论有多难,总会有过去一天。

    “你到那边去坐一会吧,我上楼去拿点东西”洛云帆把行李放一边,转身又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大门外,黑色跑车呼啸开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!

    唐暖央一片平静到死寂心湖中,投入了一颗石子,再次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他开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心跟着跳动,不知他这时出现是想干什么,她既不想他后关头还胡搅蛮缠,又去想他或许会念多年感情上挽留。

    她心绪很乱,可起码不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洛君天下车,看了看她脚边行李,还有素面朝天,脸色苍白她。

    她是真要走,不是吓唬他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心底彻底慌乱了“这就准备走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飞机四点到,你好好保重!”唐暖央语气平和,管之前有恨一生一世不想再见他,但是这一刻,她不想跟他吵架。

    后回忆,她不想变得那么糟糕,也好让以后想起他来,也不至于是个十恶不赦男人。

    洛君天踱步到她面前“真要走?”

    “过几天就要上任,我不得不走”她心里酸涩,分别使人变得脆弱。

    曾经说过永远,却不想永远这么短暂!

    洛君天咽了咽唾沫“公司多是人,你不想去话可以换人”。

    他不想她离开他,从她出现那天起到现,她一天都没有离开过,他没法去想象没有她日子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!”唐暖央哀伤微笑。

    洛君天似乎是一下子词穷了,望着她,软下语气“不要走,老婆——”

    一句老婆轻而易举摧毁她坚强,她抬抬头,逼回眼泪“我们回不去秋天,不如就让它存记忆中,君天,希望你想到我时候,我还是那个让你满意唐暖央”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走,非走不可是不是?我可以做到不去计较,从这一刻起,我们重开始,你做不到么,唐暖央,我不想你走”。

    后时刻,一向强硬他比不过她倔强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事情是不会改变,仔细想想,我们一起日子总是吵架,或许是真不合适”唐暖央内心很坚定,哪怕是心很痛。

    她爱他爱很深,她想抱住他,一辈子都不跟他分开,可是她不能忘记他伤害,每时每刻都会想起。

    洛君天慌不择路,仇恨火焰升腾“你走啊,你走了我就找成千上万女人来代替你,今天你出了洛家门,你就永远不要回来”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回来了,祝你过幸福!”唐暖央努力微笑,过去抱了他一下“再见!”

    她拉着行李朝着反方向离开了。

    远处飞机降落草地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原地,无措不知还有什么办法,她要走,她执意要走,他已经说了好话,她究竟想要怎么样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从来就没有乎过他,分明知道她不爱他,却总是要去期盼她能全心全意守护他身边。

    绝望两个字是他人生不曾体会过字眼,而现这种万念俱灰,荒凉到了极点心情是否就是绝望,他听着她行李箱拖地声音渐渐远去,仿佛世界万物,一瞬间,褪了颜色。

    恨胸口凝结一团黑雾,熏黑了他心。

    再往后日子里他要一丝不苟恨她,凡是能让她痛苦事,他都会做。

    洛云帆从里面出来,看了一眼傻站着洛君天,眼中有一丝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他速去追唐暖央,送她上了飞机,把她喜欢话梅拿给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内心涌过一丝暖流“嗯!”

    她点头,眼泪就要掉下来,她飞钻进了里面。

    舱门关上,洛云帆退后。

    飞机慢慢升高。

    唐暖央坐飞机上,朝下看去,看到洛君天依然站他们分别地方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背后印她瞳孔中,她用滚烫液体一遍一遍冲刷着他身体。

    仿佛是把他经浸泡她眼泪中。

    多年来头一次,他们分别了。

    “呜,,,,”只有她一人机舱里,她终于止不住痛哭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除夕。

    她飞机上昏睡。

    洛君天醉死家里一个僻静客厅。

    我们又大了一岁,我们心也老了一岁,没有你日子,静如此荒芜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唐暖央住进了美国一处郊区公寓。

    简单厅,简单房间,简单床,一年四年繁花似锦院子,一个秋千,一片薰衣草花坛,这些都是她喜欢,她心终于安静了,冷清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时候,她整夜整夜睡不着,安静到了孤单是可怕。

    这种失眠日子,维持了三个月才有好转。

    春天来了,天暖了,她才不那么孤单。

    半年后。

    唐暖央美国公司接到总公司那边消息,爷爷正式退位,洛君天正式坐上总裁位置。

    洛氏时代来临了。

    而他上任后第一站就是视察分公司,第一站就是美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