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挽留

君天与暖央——挽留

    从昨天到现,又或者说是从英国回来之后,她一直再忍,然而到下如今,她终于是忍无可忍了。

    只因为她不听他话来了公司,他就把感情移回蒋瑾璃身上了。

    她多少次想,是不是他从来心里就只有蒋瑾璃一个人呢,不然她不相信感情会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洛君天拳头握紧,看着她那么痛苦模样,才知他们把一切美好都毁了。

    他让她活痛苦,他们婚姻除了痛苦之外,似乎也没剩下什么了辂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有多痛苦都好,我不会让你走”他伸手,把她扯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要走!”她不去抱他,态度坚决如铁。

    说什么都是多余了,她不想说,只想坚定自已方向走下去嫜。

    离开,重开始生活,有可能话,有生之年,她都不想回来了,少夫人这名头就让它只是一个名头吧。

    她爱他,可能这辈子受了这次伤就再也相信不了爱情了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出我世界,我不同意情况下,你只能乖乖站原地,我现不是求你,我是来告诉你一声,别痴心妄想”他抱紧,好似一松开,她就会不见一样。

    “爷爷已经同意,美国之行,已经是铁定事了,洛君天收起你霸道跟虚情假意吧,这不是你期望事情嘛,我无条件退出了,你们就好好一起吧”唐暖央很理智地回答。

    他抱很紧,可她却再也不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她“老实说这才是你想要吧,为什么选美国,有什么特殊原因么,这么想去美国理由是什么?”

    原因?理由?他又想她身上加莫须有理由了?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说什么你比我清楚,安斯耀美国留学,你趁机可以去找他,去找你初恋情人去啊?”洛君天一想到他们会美国开始生活,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无语看着他,她根本就不知道安斯耀美国,他们自那年除夕见过一面之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。

    “被我说中了,所以没话好说了?”他把她沉默当成是默认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,是啊,你说是那就是吧,一切回到原点也不错,你跟蒋瑾璃是一对,我跟安斯耀也是一对,就让一切回归到从前,我们没有相遇时候吧,这未尝不是一个解脱好办法”她不去反驳他,而是去顺应他话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样,心理平衡话,她也比不想去证明自已清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想要回到过去是不是,唐暖央,你一天都不曾忘记他,就算你跟我一起同床共枕这么多年,你他~妈心里还是只有他是么”洛君天青筋暴起,声音低沉肃杀,喉咙似要涨出血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无力笑“是啊,我爱他,不爱你,洛君天你有值得我爱地方么,你有么”。

    对一起生活这么多年,他还感觉不到她有多么爱他,这样男人,她找不出一点他有值得爱地方。

    她爱他才会为他洗衣做饭,才会接受他坏脾气,才会跟他睡一张床,才会吵吵闹闹这么多年一直呆他身边,才会结婚那天笑这么幸福,他竟然不知道她爱他,他竟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好,她永远不会让他知道。

    “终于说了实话——”洛君天立刻杀了她心都有,可他却一下子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听我就说喽,事情就是你认为那样,我爱他,很爱很爱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扬起手,一巴掌就要打下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下意识闭眼。

    他手挥到一半就停住了,停了好久好久,也看了她很久,后,手握成拳,垂放下来“唐暖央,算你狠,我会好好折磨你,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,因为你已经做到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难熬一点,从今往后,别想我对你有半分温柔,看看谁日子不好过”洛君天负气而去。

    办公室,空荡荡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每次挽留结果,只是把对方推远。

    唐暖央木讷做到椅子上,一下午光阴就指缝中流走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要走那天,已经是腊月29了,第二天就是过年了。

    “过了年再去吧,也不差这一天两天了”洛云帆帮她整顿行李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她离开他还是很开心,起码她不用这里受罪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手里拿着围巾“四叔,我不想明天弄大家都不开心,我还是按日期走吧”。

    “君天一直说服爷爷不让你走,你真对他没有一点感情了么?”洛云帆问她

    “他不让我走,是因为他要折磨我,我不能留下来,今天没有人会送我,等下要麻烦你了,有时我会庆幸洛家,幸亏还有你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想我很开心,暖央,我也很感激,洛家多了一个你”洛云帆深切拥抱了她一下,他相信总有一天,他会等到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到窗边,飞机傍晚4点会到,现已经2点了,洛君天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他行踪自英国回来到现,一直是飘忽,一个星期不回家是常事,而蒋瑾璃已经回国了,她有理由相信,他们经常一起,至于做些什么那就不必说了。

    她甩了甩头,都要走了,她不该再去悲伤这段婚姻了,时光会治好她伤痛。

    不过其实她想错了,洛君天不回家夜晚,其实都是伊明臣家睡。

    自那晚错跟蒋瑾璃上床之后,他就一直很懊悔,所以之后她来公司找他,因为心里有愧,就答应跟她吃饭。

    圣诞节那天也是,其实他买了礼物,虽然不知该怎么送给她,或许是偷偷放她门口,反正他是买了,那家店里遇到,真很意外,可她却用如此绝方式让他跟瑾璃都下不了台。

    伊家。

    “北京时间,两点十七分,离某人爱妻离家出走还有一小时四十三分”。

    伊明臣给小伊容穿裤子,一边阴阳怪气提醒。

    一直靠枕朝着伊明臣飞去。“宝贝,我们躲”伊明臣搂着胖嘟嘟女儿躲开飞来靠枕。

    女佣进来,把小伊容先抱走了。

    伊明臣坐到洛君天旁边“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跟女人闹什么别扭,女人嘛,你现回去,一把抱住她,先吻她个晕头转向,再压到床上好好疼爱一番,我保证她死都不会想要离开你,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要捆住老婆,要从**开始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白了他一眼,躺沙发上,侧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又不肯跟我说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,一直住我这里,害我不能泡妞不说,还得陪你喝酒,我都成三陪了,你不能这么下去”。

    “伊明臣你要一直这么说碎碎念?你这什么毛病?”洛君天心里极度郁闷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为了你好,你说你老婆面前装大爷,我这里当怨男,我还想问问你什么毛病,暖央人不错,你不要身福中不知福,回家去哄她吧,时间还来得及,你要是放不下这脸面,我陪你去吧,我来跟她说”伊明臣很讲义气说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起来“你跟就不知道我们之间问题,麻烦你闭嘴,不要乱发言好么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说啊,你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,这你又不肯讲,我说洛君天,我真没见过比你加龟毛家伙”。

    “她要走就让她走好了,我绝不拦着她”。

    伊明臣嘲笑他“要是你真无所谓,那就别再我这里要死要活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语塞。

    伊明臣看了一下表,又说道“再次给你报备一下,北京时间两点半,你多耗一会就飞走了,人到了美国,你想弄回来就难了”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说了之后,她也不会留下”洛君天情绪低迷。

    没能说服爷爷,他就知道已经拦不住她。

    “听起来这小妮子这次挺坚决,话说你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她事情?不会是跟女人睡觉了吧?”伊明臣猜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