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我想去美国

君天与暖央——我想去美国

    她用看疯子一样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有事情往往就是一念之差,如果她那是去追问为什么一直提安斯耀,或许这阴谋跟误会就会得意破解,就像巫婆下魔咒,总是有破解办法,而他们都误入了歧途。

    “想见一见疯子发疯时候有多可怕么”绿眸中落寞隐去,寒光渐渐出现,那精亮精亮,仿佛黑暗中伸出来一把带血匕首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有点害怕了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她光着身子,情况对她很是不利,不管他想对她做什么,她都逃不过辂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么,很你就会知道了”洛君天扣紧她双手把她拉到自已身边,低头吻她胸前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唐暖央惊叫,奋力挣扎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,你这肮脏无耻混蛋”。

    她话换来他深掠夺婕。

    他将她压床上,用一只手同时扣住她两只手腕,当男人使出全力来对你时候,你是无论如何也挣扎不开。

    他用另一只手抚摸她身体“唐暖央,你说我要不要给你情郎写封信,跟他说说你身体有多美味,多柔嫩,我今晚要亲遍你每一寸肌肤,玩遍你每一个地方,你唯一给我东西,我要好好对待”。

    “住手——”唐暖央恨意盯着他“不要让我恨你!”

    “恨?你不是该要感到乐才对嘛,你该得意我到现还对你身体如痴如醉”。

    他再她耳边轻语,唇紧接着落下,肆虐她耳垂,手用力揉捏她丰满,贪婪而疯狂。

    唐暖央咬住下唇,她知道她怎么说都没有用了,他今晚是志必得。

    他还乎她感受那段时光里,他还会顾及,会疼惜,现她对他来说,跟一个发泄性~用具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她心很酸,所以不想挣扎了,脏也好,恨也好,她人生反正一塌糊涂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吸允由她脖子一直延续到胸口,他吸允着顶端花蕾,哪熟悉味道,让他感到心头温暖,他发觉胸口没有那么闷痛不止,也没有那么恨她。

    他喜欢这种被治愈感觉。

    他投入她身上索取,手大力解开他皮带,释放出那巨大,她腿间磨蹭着。

    他去亲吻她唇,她齿关一撬就开了,他缠绕着她舌头,越是得不到她回应,他越是激烈去努力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她对自已没有感情,他们无数次床上默契融入彼此,他们经常接吻,他熟悉她步骤。

    而现,她像一条死鱼,不抗争也不回应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样,他就会放过她么。

    不,他会努力去挑起她反应,他不相信她对他身体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洛君天内心愤怒,吻深,手指刺入她腿间,极富技巧撩拨。

    唐暖央强忍着不去感受,可呼吸还是急促了起来,那种似要体内炸开来感觉,想蔓延毒液般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他邪笑,忽而棒高她臀部,唇从她嘴上离开,疯狂覆盖她下面小嘴上。

    他舌头一动,她就剧烈颤抖“啊——”。

    随着他动作疯狂,她进入一种飘然世界,她心灵痛苦着,身体却享受这份性~爱带来乐。

    他加速把她送入高~潮,她目光迷恋之际,将自已巨大一举推入她身体深处。

    她身体紧紧将他吸住,他心里无比有成就感,这也是爱一种表现。

    起码,她身体是完完全全为他着迷。

    他压着她,再她体内律动着,听到她呻吟声,他仿佛听到天籁般悦耳。

    他要让她他身下绽放到极致,再也没有人能超越她。

    他如同拼命三郎一样,用狠力量撞击她,像摆弄木偶一样,换着,探寻着为人深层姿势。

    唐暖央只觉得自已一刻不停再经历着高~潮,这个男人像是饿狼一样要置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再又一次长久兴奋感袭来之后,她昏倒床上,眼前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。

    即使她昏厥了,他仍旧折磨她身体,他舍不得从那温暖地方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准睡觉,醒过来——”他拍她脸,知道她承受不住,已经昏厥过去了,仍旧不想放过她。

    床上人儿已经没有知觉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停顿下来,疲累喘息,俯身靠她身上“坏丫头,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,你把一切都搞砸了你知道么”

    他亲吻她脸颊,似心疼,又似无奈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,他不想失去她,他不想,,,,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猛睁开眼睛,像是做了一场噩梦醒过来似。

    天已经大亮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侧睡着,腰上横着一只手臂,异样是,她身体仍旧被涨满着,与她紧密相连。

    这无耻变态!

    昨夜事她已不想去细想,她满足了他如饥似渴生理需要,他把她当成发泄品,她终体力不支昏厥了。

    或许从一开始,洛君天想要就只是她身体而已。

    她腰向前挪,想要跟他分开。

    换来是他强劲一挺身。

    满满肿胀复苏,感觉像是再一次被他占有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唐暖央愤恨喊出声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就叫我叫那么亲热,是又饿了么?”她愤怒让他生气,没错,他很生气。

    别以为他不知道她竭全力避开他,抗拒他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们以后相处模式么,你不顾及我感受,只把老婆当成纯粹发泄品?那我是不是要把你当成免费牛郎?如果这是我们未来,我宁愿这一刻就死掉”唐暖央心里没有半点乐,她很痛苦,很痛苦,是他想象不到痛苦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色阴沉“你不喜欢我要你?昨晚你叫有多爽,你腿分有多开,唐暖央你明明是个饥渴荡妇,干嘛说自已很圣洁,哦,对了,你会装就是圣洁,总是显得自已纯洁,事实上呢,你是个十足***货”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唐暖央给了他一巴掌,用了她所用力气。

    房间气压静止流动了。

    他脸上浮起五指印,危险神色自他绿眸中冒出。

    这女人竟然敢打他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副视死如归模样“洛君天,想杀了我就动手吧”。

    她已经被伤到了支离破碎,由心到身体,她还剩下什么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把她人推远,强硬把她推出她世界,让她想要留下也没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洛君天捏住她肩膀,似乎捏碎她一样。

    她倔强目光中,他一把甩开她“滚吧,滚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爬起来,裹了浴袍走了几步,又回头说“洛君天,你让我好后悔好后悔来到这个地方,一开始不来有多好,你我现或许都开心,不用每天都那么痛苦”。

    眼角不自主留下眼泪。

    她没有什么可眷恋了,真,是他帮她坚定了离开心。

    他望着她脸上清泪,心如刀割,他做了什么,,,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时间过仍旧汹涌。

    那天之后,两个关系降至冰点。

    不仅不再进一个房间,连餐桌都不想一起上。

    可洛君天心里,她人还是,不论他们会不会合好,起码他们还是同住一个屋檐下合法夫妻。

    寒冬轰轰烈烈来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公司学习,回家后通过远程像英国教授学,工作上手很,公司上下员工眼里,这未来总裁夫人还是很有能力,并非草包一个。

    又一年圣诞节,洛君天不见踪影,或许事陪他想陪人去过了。

    她一人走下雪街头,从公司走到喧闹市中心,想去商场给自已买一件礼物。

    却不想,商场碰到了不想碰人。

    生活就是一场黑色幽默,她不想碰到,就偏偏有可能碰到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着项链正要帮蒋瑾璃带,看到走进来唐暖央,怔住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一个会搞跟踪女人,所以这是一场巧合。

    这个日子,这样场合相遇,三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头到脚冰冷,她想转身逃开,可自尊心不允许她那么狼狈。

    她移开视线,走到一个柜台前,指着里面一根钻石手链“这个給我看一下”。

    店员拿出来,帮唐暖央试戴。

    “挺漂亮,就这条吧!”她很爽买下了,拿出卡来刷,这卡是她自已工资,她没有花他一分钱。

    拿着包装好袋子,她双手插大衣口袋里,不去看那两个人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”蒋瑾璃叫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门口冷冷一笑,转过身去“瑾璃,我要是你,我就不会做这种蠢事”。

    她走进去,轻盈拿起店员刚才为她泡龙井茶,喝了一口,大声对店员说“那边是我老公跟他情妇,烦请你们帮忙挑选一条好看项链,麻烦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转向了蒋瑾璃“你要让这里人知道你是小三,你觉得特别光荣,我成全你了,还有别事么?”

    店里客人着蒋瑾璃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太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那么嚣张狐狸精!”

    “男人都是混蛋,要是我还不冲上去赏这狐狸精两巴掌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听着议论声,美丽脸气有些扭曲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则是盯着从头到尾从容唐暖央,仿佛不认识做事这么绝她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放下茶杯,面无表情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走出商场,走人群里,到处都是欢声笑语,她配合着周围笑,笑到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她回到家,大家还没有吃晚饭。

    她上楼换了衣服,洛云帆上楼,送了礼物給她“圣诞乐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她收下,然后跟他一起下楼。

    那天,家人没几个人,都到外面去过圣诞节了,唐暖央假装开心跟洛云帆下国际象棋,一直下到深夜,她全输了。

    她是输了,如此惨烈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公司会议。

    一系列汇报之后,洛远山说起了美国公司事“展经理我打算调他去拓展韩国市场,那边暂时还没有上任主管,你们有好推荐么”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无声,想要长久发展当然是留总公司好,而且去了美国,就要跟家人聚少离多,也是没人愿意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!”

    唐暖央这片寂静中,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洛君天震惊看向她“你想去美国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想去锻炼一下,还请给我这个机会,我一定会好好干”唐暖央没看洛君天,目光笃定看着洛远山。

    她不想留这里,她有机会离开,她必须要走。

    洛远山心里叹息,这小两口还是闹到了要分开地步。

    洛云帆明白她心思,忍了这么久,她已经很坚强了“我觉得暖央很合适,她正是需要磨练时候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洛君天想也不想就反对,他心突突直跳,他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请你一定要答应我,就算不去美国,别分公司也行”唐暖央恳求看着洛远山仿佛等待他救赎。

    “不用问爷爷,我说了不行!”洛君天目光骇人。

    洛远山思考了一会,宣布道“我现正式委任唐暖央为美国公司主管,月底前上任”。

    老爷子很清楚,再逼下去,她就该提离婚了,去美国,起码她还是洛家人。有回来一天。

    有事情,目前已是没有办法扭转。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!”唐暖央感激对他笑。

    她终于能到没有洛君天地方去了,她终于逃出升天了。

    她好开心!开心到她想哭。

    洛君天整颗心脏爆裂了一般,她就那么想要逃开他,那么想要跟他分开?!

    还是说打算去美国跟安斯耀一起?

    他心里慌乱成一团,他一定是阻止。

    散会后。

    唐暖央前脚进了办公室,洛君天后脚就跟进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为昨天事跟我赌气,那我可以解释,只说想让我帮忙挑项链,不过后来你恶毒让我们颜面失,所以我才不会来陪你!”洛君天扳过她肩膀,劈头盖脸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了我们这两个字,你心里,你跟她才是我们,我是很恶毒,所以你们若想好好偷情,就不要来惹我,我走了,你们就可以心安理得一起了”唐暖央挥开他手。

    她对婚姻寒了心,对他也寒了心。

    她一定要离开,不然她会疯掉,她一天也不想多呆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走!”洛君天不习惯没有她生活。

    “就当是放我一条生路吧,我受不了了,我再也再也受不了了,我每天过仿佛地狱里煎熬,我不要去想每天你不回家,是不是去跟蒋瑾璃见面了,我不要一睁开眼睛,就去面对,我还这么痛苦生活着,让我走吧”唐暖央说,克制不住红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