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那个我已经死了,朝着反方向走

君天与暖央——那个我已经死了,朝着反方向走

    “宁香,,打电~话给医院”他隐忍而又镇定对洛宁香说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,哦——”洛宁香扔下筷子,慌张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她手都颤,键都按不稳,她不敢去想出了什么事,可脑子里还是冒出嫂子自杀了么这种恐怖想法。

    蒋瑾璃装模作样关心“四叔,暖央她不要紧吧!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”洛云帆用深寒入骨目光回应她辂。

    洛君天握着碗,绿眸平静死寂注视着洛云帆怀里,像是睡着了唐暖央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,喉结滚动着。

    “女人除了一哭,二闹,三上吊来挽回失败婚礼之外,似乎再没有别意了”他讽刺她,因他不再相信她姝。

    “让你失望了,这次她很创,她不是想挽回你,她是想放弃自已,你想她死,你可以满意了,因为她如你心愿,真想去死了,你以后可以不用再讨厌她,不用再折磨她了”洛云帆站那里,表情冷清,嘲讽他无情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轰然炸痛,他该去相信么,他该去相信一个信中如此背叛他女人么?

    他望着紧闭眼睛,仿佛已经死去唐暖央,内心矛盾如同有两只手撕扯他,难道她真有如此痛苦?

    不,一切都是假,这女人骗了他这么多年,让他相信她是纯真,美好,她心机早已深不是他能识破,他如果相信,她只会心里嘲笑他是一个白痴。

    表情冷漠到了极限“除非她现已经死了,不然我不会信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说不上此刻是震惊还是无语,他目光发直看着他,声音低哑问“君天,我很想知道,这个我们身边呆了这么多年女孩,你究竟有多么恨她,才会让你对她如此丧心病狂,她是我们亲人,即使你不爱她,即使你后悔跟她结婚了,即使你让她见到了你跟别人女人一起却还是那么理直气壮伤害她,可你至于这么期盼她死么,你究竟想把她伤成怎么才罢手,你一开始就不爱她,又何必要娶她,把她禁锢你身边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那里,如磐石一般动也不动,他胸口窒息着,他努力表现不乎,还是被那颤抖眸光给出卖了。

    他别开头“少说那些没用,死了就送去殡仪馆,没死就送去医院”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洛宁香睁大了美丽眸子,不是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嘛,他们一起那么多年,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哥哥会无情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不要说这样话,暖央毕竟是你妻子,是我们不好”蒋瑾璃假装愧疚劝他,心里却是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她投放这颗炸弹,威力猛出乎她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吃饭——”洛君天冷冷扔下两个字,端起碗来继续吃。

    其实他说出那句话时候,他心里一阵阵荒凉,没有她日子,他会怎样,她是他身体一部分,她死了,他换来一身残疾。

    两败俱伤已是注定。

    洛宁香起身步走到洛云帆面前“救护车很就来了,嫂子她情况怎样,四叔你不是一直跟着她嘛,怎么还会让她出事?”

    “她上飞机之后就感冒了,白天她一直哭,我想她应该不想让我去打扰,就不没过去,谁知道她发烧发这么严重”洛云帆粗略把事情跟洛宁香说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她真可怜!”洛宁香不由同情起她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机械化吃饭,那张脸始终没有多一分表情。

    救护车很就来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陪着唐暖央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呆别墅想找机会再劝劝洛君天,她这可不是为了唐暖央,而是担心哥哥会被爷爷打死。

    洛君天直到救护车离开,都是一副事不关已模样。

    男人心狠起来,真是可怕!蒋瑾璃心里嘀咕,背过身去,微笑开来!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“脑膜炎?”洛云帆倒吸一口气,本以为只是普通感冒发烧。

    这种病,拖久了真会要人命。

    “你是他丈夫么,我需要你这里签字,因为我们即将要用药,本身有一定危险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他丈夫,不过我是她家人,我可以代为签字么?”

    “好还是让丈夫来一趟,我们不能保证这针打下会对她产生什么影响,麻烦你,通知她丈夫赶过来签字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沉着点头“好吧!”

    手机早已没有电了,他来到医院外公用电~话厅给洛君天打电~话。

    嘟嘟响了好几声,才有人接了电~话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是洛君天冷静却又疲惫声音。

    “需要你来医院一趟,马上过来吧”洛云帆直截了当说道,若不是必须让他签字,这通电~话他是不会打。

    “她又玩什么把戏,要死了,交代临终遗言么,那你告诉她,我没兴趣听”洛君天以为是唐暖央让他打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捏了捏听筒,深呼吸“她至今昏迷,医生说是脑膜炎,必须到丈夫签字,你晚来一分钟,医院都不会给她用药,我想,她即使是到死了那一刻,应该也不会想要看到你脸,你以为她下辈子投胎,还会想到遇到你这个混蛋么,来不来随你好了”。

    他愤怒切断电~话,靠电~话厅玻璃门上,慢慢沉静。

    窗外下了朦朦细雨,这个深秋,是如此感伤。

    洛君天怔怔放下手机,身子绷像钢铁一样硬,他不想暴露自已此刻那翻江倒海痛楚。

    “哥,四叔打来么”洛宁香正问着,洛君天就猛站起身,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

    一口气走到楼上,洛君天倒躺沙发上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着。

    洛云帆靠着玻璃窗,仰头看着黑夜。

    洛君天侧躺沙发上,有液体滑落他眼眶。

    医生焦急等着家属,唐暖央躺病床上,任由那泛滥病毒侵蚀她大脑,她能感觉到自已正一点一点从这个让她绝望生活中抽离,她会化作一把尘土,随风吹到很远很远地方,,,

    洛宁香绞着手,楼上着急走来走去,好像是又发生什么事了,可究竟是什么事么,不会是,,,不会是,,,嫂子死了吧。

    楼上,一连串急促脚步声传来,洛宁香看到哥哥从楼上飞驰下来,张口正要说话,这人就像一阵风似从她面前掠过,朝着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去哪里?”蒋瑾璃去追他,生怕他又回到唐暖央身边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,我也去——”洛宁香撒开步子往外冲。

    洛君天根本不去理会她们,发动车子,像箭一样射出去。

    洛宁香穿着拖鞋追了几百米,见已经消失无影无踪,除非自已变成哪吒,脚踩风火轮,不然绝不可能追上时候,她放弃了,手弯腰撑着膝盖,大口大口喘息着。

    蒋瑾璃杵门口,粉拳攥紧,心有不甘,但是她不相信洛君天还能原谅唐暖央。

    洛云帆正医院跟医生交涉由他来代签这个字。

    医生一开始是不同意,但是时间紧迫,经过商量了之后,就同意让他代签了。

    就他拿笔要签下去时候,洛君天来了。

    他抢过他笔,就家属签字栏里,刷刷写下自已名字。

    医生放好签好表格,立刻进去,护士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走廊上,空荡荡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洛君天扔下笔,手插口袋,步伐懒散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只因为她坚持要上班,没有乖乖听你话,你才这么对她?”洛云帆他身后质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停下脚步,侧身冷笑“是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是不会告诉洛云帆自已遭到了背叛,他人生不允许别人来嘲笑,特别是他洛云帆,他不会让自已留下任何笑柄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,看来你还是老样子,我一直以为暖央对你来说不同,如今一看,是我高估了你”洛云帆对他失望笑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,这是你逼我不要放弃暖央,你不要怪我!

    “呵——,我哪有你痴心,可你这么痴心有什么用呢,她唐暖央心里没有你存”洛君天狠狠讥讽。

    他恨洛云帆对她这么好,恨他对了表现出来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“而你心里有你,你却不想要是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想不想要是我事,她对我来说,没有那么重要,实话跟你说,我跟她结婚,是想要顺利继承公司,是她自已蠢,以为我们能白头偕老”这些话,他想让洛云帆转给唐暖央。

    他要让她明白,别以为这些年他有多么乎她,他要让她感到挫败。

    洛云帆点点头“她是蠢,她真是我见过蠢女人,走吧,洛君天,不要再来卑鄙伤害她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转过身去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恨她,所以报复她,把她推远了,他们正以反方向加速走出彼此世界。

    那些年他们一起晒太阳,一起种花,一起度过春夏秋冬,她梧桐树下奔跑,笑那么美丽,他们接吻,他们拥抱,她给他做饭,洗衣服,她说过要守护他身边,要好好爱他,要永远跟他一起,,,

    霸道爱,让他学不会宽容,他恨她,恨她推翻了那些年回忆,让他如今想起来,全是一场可笑戏。

    夜,停止是呼吸,时间仍旧寂静中汹涌向前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洛云帆靠病床边假寐。

    他从上飞机到现,没有好好睡过觉,他本身是个易失眠,且睡觉时不能有一点声音人,所以即使是再疲劳,环境不合适话,他还是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无迷雾中昏沉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外面天仍旧是黑。

    她听到耳边有心电图滴滴声音,还有那加湿器咕嘟咕嘟喷洒出来水蒸气,她混沌大脑一点一点组织拼凑起那些发生过事。

    她睁着空调眼睛,一动不动直到天明。

    窗外鸟儿喳喳叫,晨曦中有光线非常非常美,她一直相信,那是天使撒给人间希望之光,把人从绝望中拯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暖央,你醒了”洛云帆坐直身体,想去看看她醒了没有,没想到她早就醒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轻轻点点头,对他感激微笑,张张干渴嘴“水”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倒”洛云帆站起来倒过水,走到她床边,扶她起来,喂给她喝“慢点吞”。

    “咕,咕,,,”

    病房里回响着她吞水声音。

    等她喝够了,她把水杯推开“谢谢,喝了水喉咙舒服多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把水杯放一边,扶她躺下,她平静模样,让他放心多了。

    稍后,医院护士送了早餐进来,这是洛云帆昨晚就订好,他怕一离开他视线,她就又会干傻事,所以订了早餐,现看来,他是小看她了。

    他喂她吃,她也乖乖张嘴吃下去。

    病房门开了,洛君天走进来,后面还跟着蒋瑾璃跟洛宁香。

    “胃口不错嘛”洛君天看了一眼碗里汤,又去看她脸。

    目光中充满了讽刺。

    “暖央,你身体好些了么,我们买了水果”蒋瑾璃把水果蓝放一边。

    她特意加重我们这两个字,就算舞剑人,无意间一挥,插进了别人心脏一般。

    唐暖央他们脸上带过一眼,用手点点他手里汤。

    洛云帆温柔笑笑,明白她意思,继续勺给她吃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蒋瑾璃看她这副淡定模样,反而觉得自已无趣了。

    他们找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洛宁香抱着花瓶,说去是把花插起来,实际是逃离战场。

    吃完了送来早餐,唐暖央打了一个饱嗝,靠躺下来,她脑袋转向窗外,盯着天空中那朵白云,从这一头飘到另一头。

    她安安静静呆着,像一朵寒冷冬日,孤独绽放白莲。

    她哭过了,绝望过了,也死过了,如今她又醒了,世界仍旧残忍没有一丝改变,必须要改变是她自已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跟你说一件事,我跟瑾璃确实是发生了,你要生气呢,也无可厚非,不过我不想跟你说对不起,相比较我坦白,你会喜欢我狡辩对不对”洛君天坐那,用一种无所谓口吻说述说他无情。

    她越是坦然,把自已弄清高圣洁,他就越要刺激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忽略心底那碎到不能再碎,却还是要经受心,她缓缓把头扭过来,对他可能微笑“谢谢你能这么说,让我觉得清醒多了”。

    她那天,狠狠对自已说,永远不再去信仰什么爱情,她恨洛君天,恨这个男人,一辈子恨他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她眼神清澈干烈像是已看破了红尘。

    洛君天咬咬牙关,笑容阴怒“这才像你,那个脆弱,想要去死女人,跟你完全不搭”。

    “那个笨女人已经死了,连我也看不起她,她已经消失了,再也不会回来”唐暖央心里为那个自已立了墓碑,那个自已为了洛君天什么都肯做,那个自已太爱洛君天了,所以变那么无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