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再也回不去幸福那天

君天与暖央——再也回不去幸福那天

    蒋瑾璃拿着一杯温开水进来,蹲洛君天身边“喝口水吧!”

    洛君天好半晌才回应她话“有酒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但应该有,如果你想喝,我陪你”蒋瑾璃放下手中水杯,心疼伸手抚摸他脸。

    洛君天沉寂着,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蒋瑾璃站起身向外走,过不了多久拿来了一瓶酒,两个杯子辂。

    她盘腿坐他对面,打开酒瓶,倒了两杯酒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起杯子,一饮而,他靠身后墙壁上,颓废至极。

    “这些信我可以看看么”蒋瑾璃看着这洒满了一地信纸,一副想要拿起来,想想又还是先询问他意思模样妲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看,都拿去烧了吧”到了此时此刻,洛君天还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唐暖央背叛他,这是专属于他一个人伤口,一个人难堪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意思了,我不会看,也不会问你!”蒋瑾璃表面表现很温柔,体贴,很懂他。

    然而,她心里偷偷欢笑开来,以君天傲气,他是不可能让别人知道他老婆给他戴绿帽子,甚至他不会去质问唐暖央,因为对这种既定事实,他问了只会让自已没有面子,好面子是男人通病,而这种通病君天身上得到了大放大,他既不能问也不能说,可恨意总要找个地方发泄。

    欺骗这样一个心高气嗷,唯我独尊男人,结果是非常惨烈,她想想都觉得后怕。

    唐暖央,你就准备好去死吧!

    洛君天闷不吭声拿起酒瓶给自已倒满酒,像喝白开水一样,把酒给灌进自已喉咙,烈酒像硫酸一样灼烧过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蒋瑾璃小小抿了一口“君天,我虽然不知为何安斯耀会寄信到这里,或许是与暖央有关,但是我想说,他们分开这么多年,也不会有什么关系,你不要怪她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第三杯酒下肚,但以他酒量离醉还差远,他抬头看她,目光犀利深寒“你为什么会帮她说话?她把我从你身边抢走,你心里不恨她?你们女人都是这么虚伪婊~子么”。

    他听不得有谁为唐暖央求情,一句也听不得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”蒋瑾璃弱弱出声,两滴眼泪就从眼眶中掉了下来,很是委屈模样,深情望着他“我不是不恨她,我是不想看到你那么难过,我有多爱你,难道你不知道么,我努力克制不去恨,不让自已变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你知道那有多难,多少个日日夜夜,我想到你已经不要我了,我心有多痛,我多想去死你知道么”。

    眼泪随着语气加深,情绪激动,流高凶猛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注视着即使被他抛弃了这么多年也仍旧守他身边女人,她把好青春时光都耗费他身上,他却为了一个欺骗他女人,把她伤深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瑾璃,对不起——”他把她拉进怀里,深切道歉。

    “我不恨你,不怪你,我只要你乐,如果是那样,即使你想我永远消失,永远不要来烦你们,我也会照办,不为别,只因为我爱你,一生一世,永远只爱你一个人”蒋瑾璃深情回抱他。

    她要让他知道,谁才是世界上爱他人!

    她亦是知道他现需要就是有那么一个女人,对他是忠诚不二,来抚慰那被人欺骗过后,痛苦难堪心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一个傻瓜!”洛君天确实是被感动了,他不得不承认,他现需要这么一个温暖,一个让他难堪之后轻柔安慰双手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,君天,就让我变成傻傻瓜吧”蒋瑾璃像是宣誓一般,坚韧动容。

    这个拥抱,一切不言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洛君天松开她,继续喝闷酒,一杯接着一杯,除了醉倒,他不知还能干什么,脑中一闪过唐暖央脸,他会恨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蒋瑾璃一边陪他喝,她是小口小口,她不能喝醉,她还要趁着他醉倒,把这些信全部给烧掉。

    君天是个极为精明人,之所以能骗到他,也是因为她抓准他一直心存着怀疑唐暖央跟安斯耀那一点,若不然,她哪能骗到他,虽说这次她做滴水不漏,不过另一半功劳还是于洛君天自身。

    他渐渐开始醉了。

    “君天,我扶你到楼上去休息吧”蒋瑾璃抢下他酒杯,去扶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凌空挥开她手“酒呢,酒呢——”

    蒋瑾璃灵机一动说道“酒没有了,我扶你到外面去拿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他这才同意她扶他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楼上,蒋瑾璃将他扶到床上,他还是吵着要酒,她只好又去拿了一杯了,一心想要醉死人,有谁还能拦住。

    一杯酒灌下后,他倒床上,就再也没有反应了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,君天——”蒋瑾璃轻轻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微微张开眼睛,望出去,视线如同蒙了一层百舞,这雾气中,蒋瑾璃脸慢慢变成了唐暖央,她正微笑抬着他,那么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他心痛,愤怒,还有对她爱恨交加酸楚,,,

    猛,他拽住她手,把她拖到了床上,用身体压住“骗子,唐暖央你这坏女人,我对你不够好么,你怎能如此下~贱”。

    “君天,我是瑾——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有说话,声音就被他吞没嘴里。

    浓郁酒气她口中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他粗暴而又火热吻,她感觉到他扯开了她衣服,感觉到他正疯了一样掠夺她,可她感觉不到半点开心,因为他至始至终以为人,都是唐暖央,那个她恨不得见她挫骨扬灰贱人。

    一切变迷乱,她身体变热,她不顾一切回应他,这个她深爱男人,很,他又将属于她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飞机降落。

    别墅外草坪上。

    英国凌晨,笼罩一片灰白之中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昏昏沉沉,似睡似醒中张开了眼睛,她喉咙很痛,像是感冒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向外张望,透过窗户,能看到房子里灯光亮着。

    她惊喜喊道“你们看,灯亮着,我哥果然呢”。

    她欢得不到洛云帆跟唐暖央响应,看他们面部表情都那么木,她有点悻悻然收起表情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——”洛云帆起身。

    洛宁香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唐暖央朝着窗外那点光望去,微微眯眼,那光似凝成一滴血,一丝彷徨她心里像蔓延剧毒一般吞噬麻痹她心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不下来么”洛宁香走了一段路,回头见唐暖央还坐那里,就问。

    “来了——”唐暖央喉咙沙哑回了一声,撑着身子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声音怎么能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感冒了吧!不要紧”唐暖央摆摆手。

    洛云帆脱了衣服,过来披她身上“外面很冷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她声音像破裂鼓风机,听人耳膜生痛。

    “喉咙不舒服就不要说话”洛云帆心疼她,短短几日,她就把自已搞成了那样。

    三人下去。

    朝着别墅走。

    而那里面人,此刻也被外面轰隆隆声音给震响。

    洛君天揉着头痛欲裂脑袋醒来,看看天花板,很熟悉,他混乱到不知自已何地。

    侧头,看到躺身边蒋瑾璃,他先是一惊,而后之前发生事情,全部回到脑海里。

    他从震惊中平静下来,掀开被子下床,找了条浴巾裹腰间,靠床头抽烟。

    他不常抽,只有心烦时候。

    蒋瑾璃也醒了。

    “累话就多睡了一会吧”他淡淡回答,语气说不上冷淡,也说不上热情。

    反正不该发生也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学会抽烟,对身体不好”蒋瑾璃很平和抱着被子靠起身来,两条手臂放被子外面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唐暖央按下别墅密码,短短一短路,她跟坐山车一样忐忑。

    她应该要相信他,他是她老公啊,没错,她要相信他,无论如何都要相信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别紧张,我哥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你向他撒个较,服个软,也就过去了”洛宁香拍拍她肩膀,安慰。

    洛云帆帮忙推开门,率先进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一目了然是没有人,三人直接就上楼。

    一连串上楼脚步声,让洛君天着实一愣,绿眸僵住。

    “谁来了?”蒋瑾璃拉高被子。

    这别墅密码只有两个人知道,洛君天这里,那么来人就是。

    上了楼梯,还没主卧室,洛宁香就先叫着起来,往里面跑“哥,哥,你哪呢,嫂子飞来找你了,她说知道错了——”。

    她一跑进去,看到睡床上蒋瑾璃,张大嘴巴“我天——”

    下一瞄,她立刻往回走,想去阻止唐暖央进来“嫂子,我哥不——”

    她到门口,而唐暖央也刚好到门口。

    洛宁香尴尬极了,还试图去挡唐暖央目光“嫂子,不如,,,不如先下去吧”。

    她是遵从爷爷意思,来当和事佬,所以才是以这种方式来热场,哪知一进去,会看到这场面,有哪个女人会受得了看这种场面,同样身为女人,她同情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拨开洛宁香。

    她没有进去,直直站门口,眼睛张着,呼吸停顿,一眨也不眨盯着洛君天。

    她世界正垮塌,轰轰烈烈,却又无声无息将繁华化为荒芜。

    痛铺天盖地而来,可是,比起心痛,比绝望还要可怕是,她站这里,却仿佛站一条裂缝中,她感觉自已要被切成两半。

    洛君天目光冰冷,抽着烟,没有一丝丝愧疚。

    “暖央,对不起——”蒋瑾璃装模作样道歉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对不起”洛君天拉过蒋瑾璃,揽胸前“我不喜欢偷了情还带有罪恶感,理直气壮一点好!”

    “君天,你不要这样,去跟暖央认错——”蒋瑾璃推他。

    “认了她会好过一点么,我就不做这种无用功了”洛君天觉得越这么说,他心里就越畅,那种被背叛难堪得以舒解。

    他用余光看着唐暖央,想要看看她会表现出怎么痛苦来,他期待去看她表现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实太过分了”洛云帆怒气翻腾。

    见过暖央脆弱痛苦他,现想要把床上那混球给杀了,他怎能用这种方式伤她心,他根本不值得她那样去爱。

    唐暖央手指动了动,黯然转身向外走,她走很慢,走很轻,随时会崩溃掉。

    “嫂子——”洛宁香担心叫她。

    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”唐暖央喉咙发不出声音,那声音像是对自已悄悄话。

    洛宁香靠近,勉强听清了,她停下步子不跟过去。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”洛云帆要走过去,被洛宁香拉住,她对他摇摇头,现还是不要打扰她好。

    洛云帆焦急无用盯着她往下走。

    “暖央,不要去做傻事,答应我好么”他知道她现想死心都有,这连日来,她神经已经脆弱像稻草,如今这致命一击,早已击碎了她对未来所有期盼。

    唐暖央恍若未闻,一直麻木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靠床头,目光寒冷中,抖动着,握紧了放蒋瑾璃肩头手,心脏阵阵抽紧。

    呵,干傻事,她唐暖央会有去死心才好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印刻着那些信内容,他恨她入骨,可是他心里除了恨,还有痛,她看到他跟瑾璃一起,他们再也回不去了,,,,

    幸福像镜子落地般,碎拼不起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,你好是给我去死掉,不要再回来,不要再出现我面前。、

    洛云帆转身,大步到床边“把衣服穿上,去跟着暖央,去跟她说你错了,不是我吓唬你,这几天她状态很不好,弄不好真会做傻事”。

    “那好!那种脾气女人,我厌倦了”洛君天冷漠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,,,你说什么?”洛云帆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种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——”洛君天看着洛云帆,目光酷寒残忍“让她去死!”

    他话换来洛云帆一记重拳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根本就不配得到她——”洛云帆喘息跑出房间,他不要让自已做后悔事,如果暖央他眼皮底下出事,他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已。

    洛宁香已经被这混乱场面弄呆了“哥——,四叔——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嘴角带着血丝,靠躺床上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,君天”将瑾璃去摸他嘴角。

    “出去——”洛君天疲惫拉开她手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我怎么走,我要照顾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出去——”洛君天~怒吼,怒气一瞬间爆发,像火舌一样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蒋瑾璃震裹着被子跳下床去。

    洛宁香瞅了瞅蒋瑾璃,又看了看哥哥,想到或许去寻死嫂子,以及追去四叔叔,重重叹了一口气,好混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