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追去找他,那些信!

君天与暖央——追去找他,那些信!

    唐暖央不明白他意思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是她初到洛家来时住地方,说不上怀念不怀念,他莫明为何有此一问?

    眉头皱了皱,心里有诸多不解,她清冷回答“没有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床上望着她隐去背影,眸光渐冷渐寒,仿佛下了剧毒般,血液变暗黑,整个人都笼罩一片阴沉死寂之中辂。

    她背叛了他!

    这五个字已经足以摧毁他们这么多年建立一切,他感觉自已愤怒不能呼吸,想要狠狠将她揉碎,想要杀了她,可即使是这么做,他仍旧觉得不够,不解恨,无论是多么残忍,多么血腥手段施加她身上,都不能平复他恨意。

    他似乎已经走进了一条黑暗岔路中,看不到脚下路,所以所以全都变成黑暗中扭曲鬼怪,他想要回到昨天,回到那个不知道她背叛他时光里去妤。

    内心痛苦折磨中变成怪物,一点点吞噬他对她温柔那颗心执卡者。

    唐暖央房间里呆了很久,她时不时看向门口,心想洛君天这究竟是怎么了?那个她住过房间,藏着什么谜团,让他一直呆下去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她绞脑汁也想不出原因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又是一个小时,佣人上课来叫各个房间没有下去少爷小姐们吃饭。

    唐暖央出去,对面门关着。

    他还里面?

    “大少爷里面,你去叫他一声吧”她自已暂时还拉不下脸来跟他说话,她就让佣人去叫。

    佣人困惑说“可大少爷不是出门了嘛”。

    “出门了?什么时候事?”唐暖央越发不明白了,这天都黑了,他这是要到哪里去?

    “大概1分钟前吧,我亲眼看到大少爷走”佣人如实回答,心想,他们夫妻俩或许是吵架了,不然一个出门,另一个怎么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唐暖央有些木呆呆应,身体僵硬,目光无从适从向前走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着很彷徨猜测,让她有种坠入悬崖感觉。

    吃晚饭时,她没有让自已露出异样,只觉洛君天临时被伊明臣叫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怀疑,晚饭过后,各自找各自活动去了。

    那一夜,洛君天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无数次拿起电~话想要打给他,可是她拉不下这张脸来。

    天亮了,她一夜没睡,眼睛浮肿,眼球上满是血丝,看看时间,早上五点半,外面天空是灰黑色,时间静仿佛停止了转动。

    他彻夜未归讯息,一瞬间排山倒海窒息痛楚向她涌来,眼泪就逼出了眼眶。

    她擦擦眼泪,吸气,然后吐息,拿起手机再也忍不住打给他。

    那时她,因为幸福而软弱,因为相信有未来而努力争取,可后来,她慢慢绝望了,放弃了,她变坚强,变无坚不摧。

    电~话一直没有打通,他关机了。

    她像是傻子一样,不通也接着打,一直打到手机没电了,心也麻木了。

    从五点坐到八点,心也跟着封干了,外面阳光灿烂,是一天。、

    她强打起精神去公司,她办公室里看了一天资料,连饭也没有去吃,天色渐晚,财务科员工都已经陆续离开了,她像是不知外面天已经黑了,仍旧是埋头苦干。

    洛家。

    “云帆,这君天跟暖央似乎不太对”洛远山站窗口,背手而站。

    一旁洛云帆回答他“君天昨晚没有回来,今天也没有去公司上班,而暖央,现还公司”

    “哦,有这么一回事”洛君天颇为惊讶,他今天一早就去外省谈合作,没时间次去注意这两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那臭小子到哪去了?太不象话了?”洛远山被刺激血压升高。

    “我目前还没有去查,要去查么”宁王妃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公司把暖央接回来再说,看样子这小两口是吵架了”。

    “也好,您先去休息吧,我带暖央回来后会带她来见你”。

    洛远山点头“去回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转身步向外走,出了家门,驱车去公司。

    8点半。

    唐暖央放下手里档案夹,一不小心被侧边铁针给刺到“嘶——”。

    尖锐刺痛感让她从自我封闭中激醒过来,一滴血掉到面前纸上,苍白纸上血慢慢晕开来。

    她盯着这滴血,像是麻药过后伤口,手指刺痛一下传到了心里。

    她目光这一团血中失去了焦距,她想着他昨天电~话,想着他现有可能一起人,她心如刀割,那一刀一刀割下去,真是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湿润雾气眼眶中弥漫,,,,

    门外有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唐暖央跌落谷底心慢慢复苏了,她胜至觉得自已现可以不要尊严扑进他怀里,只要他不离开自已,爱情折磨她如此软弱。

    办公室门被轻轻推开。

    她提空中,满怀期待心,看清来人之后,她似要明亮心又再次熄灭了。

    “四,,,四叔,是你啊!”唐暖央闷闷出声,垂下眼去。

    眼泪垂眼一瞬间,终于全部滑落。

    洛云帆进去时正好看到她落泪一幕。

    他心一阵抽紧,不多想,急步过去抱住她脑袋压自已身上,轻轻抚摸她秀发“没事了,没事了,有我”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是冲动人,随着年龄增长,他是把自已隐藏极好,可是看到她眼泪,他一下慌了神,这些年,他从未见过她眼泪,她君天身边如此幸福,他有千百万个不甘,也说服自已放她走,但这所有努力,敌不过她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唐暖央本来就脆弱,努力压抑情绪,他安慰下,反而控制不住宣泄了“我找不到他,也不知他去了哪里,他就这样子走了,不说是什么事,电~话也打不通”。

    她边说,眼泪就那么洒他衣服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,安静下来,别哭了,我会帮你找他”洛云帆动作轻柔像是捧着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他多么想要给她满满爱情,免她伤心落泪,他多么想自已爱情也能治愈她伤痛。“我不明白,他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对我,他这段日子对我那么好那么好,我真不能接受他又要变成那个无情残忍洛君天,四数,我心里很害怕”唐暖央有些语无论次诉说这一天压她心里慌。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,我会一直站你这一边,如果君天欺负你,我会像小时候一样帮你,四叔永远都不会放任你一个人伤心”洛云帆抱紧了她一分,轻轻合上幽深清澈双眸,脸上有一种悲伤渴望。

    他发誓,如果君天敢伤害她,他一定要让他痛苦百倍,如果他不好好珍惜她,那么,他不会说服自已去放手,无论用什么手段,他都要让她站到他身边来。

    这样安慰,对唐暖央来说完全没有作用召唤圣剑。

    她用哭来发泄,等她发泄够了,理智也回归了。

    她松开他,尴尬说“不好意思,让你看笑话了!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我面前你就不要装深沉,起来,我们回家了”洛云帆帮她桌上文件整理好,拿了她包,拉着她起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像是一个要受保护动物一样,被他扶着向外走。

    电梯里,洛云帆轻声问他“吃过晚餐了么?”

    唐暖央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没吃么,那先带你去吃饭吧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吃,我还不饿”唐暖央半点胃口也没有,管胃里空像火烧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想吃还是不饿?暖央,你越长大越软弱了,我记得你刚才洛家时候,可是非常强悍,那时君天老是作弄你,不让你好好吃饭,你就非要大口大口吃给他看,现也一样,他越是要伤你心,你就越要把自已心保护好”洛云帆语调轻柔像微风,习习送入他耳中。

    唐暖央抿抿唇,努力扬起笑容“你说对,我要把心保护好,他想莫明其妙来伤我,我不会让他得逞”。

    “有这股斗志,那就对了”洛云帆跟着她一起笑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带她去了餐厅吃了饭,才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路上他就告诉她,回去之后要去见爷爷,唐暖央知道洛君天不回来,这事是瞒不久。

    走进洛远山书房,老爷子正戴着老花镜,眼睛上方压着两条苍劲花白眉毛,显然他内心很焦虑。

    看么唐暖央,她舒解了眉头“回来了,过来,跟爷爷说,发生什么,爷爷一定给你做主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过去,张了张嘴,低头学沉默了一会,泄气说道“我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爷爷派人查过了,君天他去英国了”。

    英国!唐暖央心里一惊,有什么东西,下降很,嗖嗖嗖,以光速沉没。

    她整张脸发白,挺直脊梁站那里,木愣愣说“我想去找他!”

    “也好,矛盾总要当面解决,让宁香跟云帆陪你去吧”洛远山立刻应允,并安排了飞机过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退出书房时候,整个人像是灵魂出窍一般,走路都是发飘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洛云帆送她回房,替他收拾东西,她完全无法找到回来路。

    洛宁香外面跟朋友逛街买衣服,让爷爷一通电~话给急召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人就这种匆忙情况下上了飞机,去找洛君天。

    飞机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面容平静靠着,眼睛闭着,像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向洛云帆打着手势问:发生什么了?

    洛云帆对她摇摇头,意思是现别问。

    洛宁香也只好暂时作罢,她隐约知道是哥哥跟嫂子吵架了,然后哥哥一声不响,独自就去了英国,当然,也能说回,他们那边也有个家超能吸取全文阅读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任务,就是陪嫂子去英国找哥哥,顺便当和事佬。

    窗外是一片漆黑,就像唐暖央心境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英国。

    玻璃别墅内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地上,已经看了两个小时信了,地上到处都是信纸。

    他已经无法站起身了。

    他赶来了英国,是想给唐暖央一个机会,给自已一个希望。

    哪怕是就算这些年唐暖央真偷偷瞒着他通信,他也奢望只是普通交流,他都已经对她宽容至这个地步了,可她还是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他来英国做第一件事,就是来到别墅查看了那一箱子递。

    信是安斯耀邮寄来,比单独那一封来稍微几天,那一箱全是唐暖央写给安斯耀信。

    唐暖央笔迹他认得,一眼就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他想既然这样,那唐暖央手里应该也有安斯耀信。

    他进入别墅,翻箱倒柜找,杂物间里一个不起眼角落里,找到一只已布满灰尘塑料箱子。

    掀开来,里面有她一些学过书,而那些信则是埋下面,字迹跟邮寄来那那封信,以及递包装上字迹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她藏还真是隐晦。

    他把递箱子扔杂物间,坐地上,一封一封拆信,那里面内容简直让他不敢相信,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唐暖央信里告诉安斯耀,她永远爱他,跟洛君天一起,只是想要过上富足生活,做洛家女主人。

    她还说,她非常讨厌洛君天,一切都是假装,并说自已演技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她说,等到有一天得到了钱,她就离开洛君天,跟安斯耀一起。

    信中有无数我爱你,我想你,有无数缠绵悱恻,胜至于还有两人偷偷见面时,情难自控后,唐暖央拒绝他,之后她回到英国写给安斯耀信。

    就是这封信,成了压垮洛君天一直试图原谅唐暖央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信上写着:斯耀,那天晚上很抱歉,你那么需要我,而我其实也非常想要你,请谅解我不能成为你女人,管我有千万个恶心洛君天,可是我还是不得不把洁净自已奉献给他,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一定会恨我,但是我没有选择余地,蒋瑾璃已经被我彻底铲除了,那天真又傻可怜女人,以为能赢我,努力那么久,终究还不是失败了,我当洛家女主人日子不远了,请你耐心等待,如果你是爱我,就请等我跟你重逢一天,我永远爱你!他没力气去把撕信,没有力气去发火,心脏像是放火里烤,又扔到冰水里泡。

    他无所适从又是捂嘴,又是皱眉,绿眸里有水气氤氲,一丝一丝化成浓烈到极致恨,,,,

    这些年他对她那么好,而她回报给他就是这一堆让他难堪欺骗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够狠,有够狠,,,,”他笑,绿眸里那一团恨,始终没有落下,凝心头成了一个解不开死结。

    ps:要虐了,亲们受了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