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595君天与暖央——坐同一办公室,老公处处刁难

595君天与暖央——坐同一办公室,老公处处刁难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洛君天捂着肚子,做出很疼痛模样“您还不老当益壮啊?出手太重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——”洛远山宠爱拍着孙子背“别给我装模作样了,跟我进去”。

    祖孙进入办公室。

    洛君天径直走向办公桌,从容坐到那张象征着权利桌椅上,往四周看了一眼“爷爷,你介意我把办公室重装修一次么,这不是我风格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洛远山笑笑,眸光精锐如鹰“这么就想坐那个位置?刖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想,而是你把它给我,爷爷,你不会又舍不得吧”洛君天轻挑眉头。

    “倒不是我舍不得,我是怕你这么毛毛躁躁坐上去,会坐不稳”洛远山意味深长笑,踱步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起来,扶着他坐下,一边说道“爷爷,你这是怀疑我能力么?蔺”

    “能力两字,你是如何来理解?”洛远山反问。

    “您让我给你名词定义么?能力这种东西只有做了才能看到,我有这个信心”洛君天目光沉着自信,透着与身惧来高傲。

    “关键就于你要如何做,这可不是光靠威慑就能全部解决,一家大公司,树立威信固然重要,重要是要让他们看到你每一个决策都带来希望,要让员工对你有信心,甘愿一直跟随,那才叫能力,你懂么”洛远山看着孙子,他已经把所有希望就寄托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懂!你不用担心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”洛君天表情变认真。

    洛远山点头,内心感到欣慰“很好,现跟我一起去开会吧”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往外走,洛君天过去,扶着他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次会议,早三天前就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偌大办公室里,公司高层与各国负责人以及股东全都到集了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洛宏国坐其中,眼睛时不时冲着只间那张位置上看,脸色像是打了霜茄子。

    门外有脚步声传来,洛远山走前面,洛君天跟后面走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落座,洛君天坐洛远山身旁座椅上。

    洛远山望了一眼洛宏国对面位置“云帆呢?”

    他讨厌洛云帆不是一天二天事了,这个横空出事私生子,如今得到重用,他心里怎么可能平衡了,所以一有机会,他就会打压他。

    洛远山看了小儿子一眼,心里是说不出无奈,他气度注定了他不是能胜任大任人,若是他有真本事,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也会考虑把位置给他坐,但洛氏不单单是洛家人,是关系着千千万万人,他不能不为大局考虑。

    会议室,气氛严谨压抑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,,,,”

    会议室外响起手机声,大家目光不约而同望过去。

    洛云帆拿出手机,低头查看着进来了。

    他身后,跟着唐暖央,她脖子上围了一条鹅黄色丝巾,跟衣服很搭,看上去落落大方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一下子黑了下来!

    该死洛云帆,真活腻歪了,怎么就真敢把唐暖央给带来胃,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这家伙从他生活中踢出去,要不然就找人灭他口。

    唐暖央眼睛直视洛君天,眼角有得意光彩,刚才她是故意表现出那种生闷气样子,就是要让他先走,她才有机会后面悄悄跟上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眼睛怒瞪她,死丫头!

    唐暖央用眼睛回瞪,坏家伙!我来都来了,就不会怕你,哼!

    洛远山脸上隐隐透出笑意“暖央,云帆,你们来晚了,过来,加把椅子”。

    秘书赶紧拿了一把椅子,放到洛君天旁边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云帆加了一些步伐走到洛远山身边,洛云帆坐他位置上,而唐暖央则是跟洛君天坐一起,她还对他露出一抹“友好”微笑。

    洛君天郁闷想杀人!

    洛宏国讪讪把手机收好,哼,这一个私生子,一个穷酸丫头,真是物以类聚。

    “人都到集了,会议开始吧”洛远山宣布。

    各项后汇报,有条不紊进行,今天会议,洛远山除了要让大家知道,他准备要把洛君天推上位同时,也想让洛君天观摩学习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很仔细,她喜欢这种氛围。

    会议接近尾声,洛远山说道“这里还要跟大家说一件事,从今天起,我孙子跟孙媳妇会公司上班,我打算让他们先进入财务科学习,大家有没有不同意见?”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有意见——”洛君天旁冷傲开口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阵紧张,不会到了这个地步,他还是不让她来上班吧。

    洛远山扭头看孙子“你不是公司正式员工,不能提意见!”

    爷爷太英明了!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欢呼,紧张情绪也消减了。

    会议解散,洛远山率先离开,洛君天跟唐暖央,还有洛君天跟着站起来,一同出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后会议室里人才陆续离开。

    电梯里,洛君天表情比刚才还要黑,简直跟抹了炭似。

    唐暖央悄悄用手碰洛君天手背,她知道,他是真生气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手避开,插进西装裤带里,把头别开。

    洛云帆用眼角余光看到他们举动。

    一行人,到了顶楼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云帆,你带君天跟暖央去财务科”洛远山对洛云帆说道,他不是看不到孙子那张不满脸,不过暖央那么想来,也就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去管他。

    洛云帆旁轻轻点头“我就这带他们去”。

    他侧身,对洛君天跟唐暖央说“你们跟我来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幽冷一瞥,暗讽“四叔你好像特别爱干这种三八事”。

    “不想让我带你去,你可能找不到财务科哪里”洛云帆装作听不懂他饱含深意讽刺,温和淡笑回答。

    洛君天盯着他脸,想要他脸上盯出一个血窟窿来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闹——”洛君天反手握住她手腕。

    他手劲非常大,唐暖央不禁吃痛蹙眉。

    洛远山无法坐视不管了,一掌拍桌子上“这是我地方,洛君天你好给我收敛一些,暖央是我授意云帆去接,你是不是连我也要打一顿啊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才把手松开。

    揉了揉手腕,唐暖央低头看去,她整个手腕都被他捏红了。

    “暖央这么想来你就让她来,你不要那么小心眼,我安排你们一起去财务科,也是想让他们有朝夕相处时间,这事就这么定下了,听到没有”洛远山用强制命令,来压他。

    “我还能说什么呢”洛君天绷着脸,转身往外走“唐暖央,你识相就给我跟上来,你不想去财务科学习了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脸上露出笑意,大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让这小子妥协,还真不是件容易事,洛远山后面浅浅笑开。

    洛云帆没有上前,很显然,洛君天不屑让他带去,那他又何必上赶着带他去呢。

    他们出去了,他转身对洛远山说“那我也出去工作了!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,中午我们一起吃饭”洛远山慈爱笑道,哎,今天又让他受苦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洛云帆答应了一声,转身也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电梯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双手插袋站着,表情冷漠。

    “老公,还生气啊”唐暖央不想这样一直冷战,伸手摸了摸他手臂。

    “我哪敢生你气啊,你多聪明,多神通广大啊,洛云帆随你差遣”洛君天冷笑,话里全是讽刺。

    他老是这种态度,让她也火了“你这小心眼家伙,昨天是你自已同意,今天你又反悔,你讲话不算话,我都没生气,现倒是我错了,要不是你卑鄙再先,我也不会让四叔来帮我啊”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你一开始,就计划好,等我走了,让洛云帆带你来公司,给我这一个这么大惊喜是么,唐暖央,你心机够深呀”洛君天心情现一团糟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说好了,反正我来了,也有了工作,我就要好好干”。

    电梯门叮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比他一步走出去,进入财务科。

    财室总监早早就门口等了,把未来总裁跟总裁夫人放到他这实习,他也是压力山大呀!

    “少夫人,您来了”财务总监又是点头,又是哈腰。

    “不要叫我少夫人,叫我暖央就可以了”唐暖央不想背着这么大上光环工作,因为那样,就算你真有本事,也会被别人看成是靠关系走后门花瓶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以呢——”财务总监正说着,洛君天也走进来了,他连忙打招呼“大少爷,您来啦,您办公室,我们已经准备好了”。

    相比起唐暖央随和,洛君天简直是一块刀都砍不开冰“带路”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您这边请,少夫人也这边请”财务总监额头汗都掉下来了,少夫人进来时候,他还挺镇定,可等到少爷一进来,这气场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经过办公区,有不少员工偷看洛君天跟唐暖央,这几天他们要谨慎再谨慎,稍后一点错误,被未来总裁大人抓包话,可就别想这里做下去了。

    财务总监打开一间办公室“就是这里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走进去,里面面积很大,有两张办公桌,装修很精致。

    “还算不错,给我泡杯咖啡来,然后把这几年财务报表跟来往企业详细账目全都给我拿来”洛君天坐椅子上,就是一通命令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禁汗颜,财务总监应该是财务科老大吧,哪有下属对上司这么命令。

    而财务总监则是完全被这种浑然天成气势给镇住了,立刻就应允“我这就去办”。

    “去吧——”洛君天挥了挥手,俨然一副上司模样。

    财务总监离开办公室后,唐暖央走到洛君天办公桌旁,提醒他“好像他才是上司吧”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洛君天不否认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能指挥他给你泡咖啡,拿资料呢?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不指挥,他也会做,我只是给他一个好好表现机会,现人都精明着呢,你给他一百个胆,他也不敢把我当他下属,既然如此,又何必浪费时间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想,他这么说也没有错,有谁不知道,他是下任总裁呢,说白了,他现就像是微服私访天子一样。

    过不久,财务总监亲自端了两杯咖啡进来,之后又让人把近来财务报表跟来往公司账目拿了进来,堆满了整个办公室。

    能了解一个公司经营状态非财务可莫属,这就像是一条命脉。

    洛君天喝了口咖啡,就开始看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看吧”唐暖央拿起一些,准备搬到自已办公室上。

    “放下——”洛君天声音冷淡,眼睛仍旧看着那密密麻麻数字。

    “只能你看,我不能看么,我也是这个办公室员工,我有权利看”唐暖央不服气说。

    “要看可以,把椅子搬到我身边来,看我看过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气结“洛君天,你说你现看我究竟有多不顺眼,你要一直这么折磨我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终于把头抬了起来“爷爷让你来公司上班目是可以让你夫唱妇随,这里资料早按年份排列,你搬来搬去,只会弄乱,到时就不是夫唱妇随,而是瞎捣乱了,明白我意思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咬咬唇,把手里一叠资料放桌上,拖了一把椅子过来,跟他坐一起。

    洛君天嘴角扯出一抹似有若无笑,故意看眼慢。

    “你好了没有?”唐暖央等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呢,这得细细研究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头靠过去看,洛君天迅速把手里资料一合“不许偷看”。

    “这又不是什么机密,等一会不是你也要给我看嘛,我看看又有什么不行,洛君天你完全就是欺负人”唐暖央冲他嚷嚷,当她是笨蛋么。

    “你靠过来,我就无法专心,这个理由可以么”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,你完全就是乱讲”唐暖央把座位拉近,靠他身上,抱住他“你不给我看,我就这么一只靠着你”。

    “你确实你要一直这么靠着我?”洛君天邪笑。

    “确定,以及非常肯定”她唐暖央不受威胁。

    洛君天放下手里资料,抚摸她靠他肩膀上脸颊,性感吐息“亲爱,既然我们谁都看不成资料,不如做些别利国利事吧”。

    他手从脸颊一路下滑至她胸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