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在她脖子上种草莓

君天与暖央——在她脖子上种草莓

    “***扰到流氓后果可是很严重”他抚摸她大腿,故意把她衣服弄乱。

    哪有女人跟着老公去上班,他就是不想让她去上班。

    “我不惹你了,你放开我——”为免激发他兽欲,她决定示弱,打迂回战,逃出魔掌再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已经惹了,所以你必须要帮我解决才行”洛君天不打算放过她,继续挑~逗她。

    “放我起来,我已经化好了妆,不想再弄乱了”唐暖央板起脸来,一副冷若冰霜样子榛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想把你弄乱啊,女人穿美美,不就是给男人来弄乱嘛”洛君天啃咬她脖子,心想,如果把她弄满身吻痕,应该就去不成了吧。

    这样想了之后,他故意她脖子上,用力吸允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,痛——”唐暖央痛叫了出来“洛君天,你干嘛,想咬死我么”义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白花花脖子上种草莓”洛君天换了地方,又一口吸允下去。

    意识到他目,她奋力推他“你这卑鄙小人,你别想用这种方式阻止我去公司,我一定要去,非去不可”。

    “爷爷看到你满脖子红草莓,他会建议你家里好好休养”洛君天坏笑过后,继续进攻。

    当一个大男人铁了心想对一个弱女子下毒手时候,就只有认死份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不要啊,啊,混蛋,我恨你”唐暖央边叫边骂。

    脖子一阵一阵像针扎一样刺痛感。

    1分钟后,洛君天抬起头来,看着她脖子,满意极了。

    整根修长脖子,被红果果红包围了,没有一寸好肉。

    不知道,以为她是经历了某种恐怖家庭暴力呢。

    “嗯,嗯,不错,不错,完美”他欣赏着自已作品,晨曦中笑像个天使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副哭了表情摸着脖子“混蛋,我恨死了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衣服那么乱,头发像鸡窝,脖子上还挂着成熟大草莓,这副样子出现公司,你会吓倒员工,原来未来总裁夫人是从疯人院里逃出来,一定会这么说,你还是别去了,乖乖家呆着吧”洛君天宠爱似用双手,把她头发直接揉成爆炸头。

    这道高一尺,这魔总是高一丈。

    他松开她,翻倒一边,抱着被子,继续睡香甜。

    唐暖央摸着脖子,崩溃大叫“啊——,怎么办”

    “小甜心,去看看老公为你点缀,那是爱证明”洛君天吹了吹她飘荡空中乱发,声音温柔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咕噜爬起来,走进卫生间。

    看到镜子中自已,她吓以为见到了鬼,特别是脖子上,那里肉完全成了紫红色人,一块一块,很上吓人。

    她发誓,她要把洛君天拧成麻花,做成人棍。

    她哭丧着脸把头发先整理好,然后拿来粉像堆墙一样往上盖。

    哼,卑鄙无耻小人!

    小人!!!!!!

    你不让我去公司,我就非要去,你打倒我。

    盖粉都从脖子上抖下来了,还是盖不住那个痕迹。

    张望了一下床上洛君天,那眼神仇恨燃起了小火苗。

    她摸摸脖子,这样不行,看来得用什么东西遮一下,对了,丝巾。

    像是得到拯救似,她步跑向衣室。

    洛君天下床,跟她过来,她表情仿佛是已经想到解决办法样子。

    他靠门口看她,只见她拿出了一条丝巾来往脖子上系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让我多了一个带丝巾理由,这个天气,带着刚刚好”唐暖央微笑看着他,用甜美笑容来打击她计划失败。

    你有张良计,我也有过墙梯!

    洛君天含着笑,轻皱着眉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让老公看看,我老婆系了丝巾之后漂亮不漂亮”他扶着她肩膀,啧啧赞美“不错,不错,像迎宾小姐了”。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!”我一口唾沫喷死你!

    洛君天笑意仍旧是那么迷人,勾人心魄了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一把扯下她丝巾,动作之,让她连防卫时间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啊,你干嘛,还我”唐暖央脑子算是转,立刻就想到他是要毁了她丝巾。

    她眼睛却是下意识瞄向丝净大本营。

    这恰好给洛君天提了醒。

    他朝着放丝巾抽屉走去“我想拿下来好好欣赏嘛”。

    “老公,不要——”他们相处了这么多年人,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就已经看出所有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要干嘛!

    洛君天抽开抽屉“哇哦,好多好多漂亮丝巾,你们女人可真幸福”。

    “放下,听到没有,不然我跟你没完”唐暖央吼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下没完法呀,我到想见识一下呢”洛君天笑无绚烂,他会怕她,笑话!

    老公是天,她得顶礼膜拜才对!

    唐暖央这会是硬不起来,也软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些丝巾形状大有问题啊”他拿起抽屉里一把剪刀,恶毒坏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——”唐暖央张大了眼睛,不顾死活扑过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毫不留情咔嚓一刀拦腰剪下去。

    “修剪好了,还给你”他手一扬,把丝巾扔还给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着全都剪断丝巾,气不断抽气再抽气“坏蛋,大坏蛋,你这个无聊,小心眼,幼稚,卑鄙小人——”。

    她会生气他意想之中。

    “放弃吧,老公是为了你好”洛君天不对她生气,算是跟她扯平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自私鬼——”唐暖央转身出了衣室,坐沙发上生闷气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着耸肩,他才不怕她闷气呢,只要能不让她去公司,他总有办法哄好她。

    他进去浴室洗澡,神清气爽出来之后,到衣室里换了西装跟皮鞋。

    他穿好了出来,一件黑色西装,白衬衣,成熟度一下子提升了不少,而衣服穿他身上,就显得熠熠生辉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仍旧坐那里,闷闷不乐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走喽,你乖乖家等我回来——”洛君天笑容满面说,她这样也没法出去见人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唐暖央冷哼,把脑袋扭开。

    “消消气,别气坏了身体,我会心疼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后看了她一眼,走出房间,来到楼下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已经起床,陆续进餐厅吃早餐。

    “暖央呢,怎么没下来?”洛远山问着孙子。

    “哦,她啊,昨晚着凉了,患了重感冒,今天估计是不能去公司了”洛君天把想好理由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你不让她去吧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让她去啊,关键是她不听我,感冒了,总心死了吧,你说给她机会,这下子你可以不用给了,就她那样,还是适合相夫教子”洛君天喝着果汁,心情是极好极好。

    洛云帆盯着洛君天,不予置评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,他口袋里手机响了一下!

    是条简讯!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打开了看了一眼,又面无表情放好,仿佛是一条无关紧要垃圾短信。

    洛君天喝着果汁,绿眸警惕性盯着洛云帆“谁发来?”

    “一个下属!”洛云帆简洁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洛君天拖长了语气“这么早就给上司发短信,是个女员工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猜对了,就是一个女员工,财务科”洛云帆,目光清明看着他。

    洛远山筷头动了动,去夹菜吃,边吃脸上露出会心笑意。

    这群孩子啊,还真是有活力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,洛远山带着洛君天跟洛云帆去公司。

    门外停着老爷子专用座驾。

    洛君天先坐了进了,洛云帆扶着老爷子进去后,自已一只脚跨入,又拿了出去“我把一份文件给落楼上了,爸,君天,你们俩先头吧,我随后跟上来”。

    “你事怎么这么多呢,别是个借口吧”洛君天心里一直防着他去搭救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不相话,你问一下爷爷吧,他昨天晚上让我去他那里拿,是份计划书”。

    洛远山立刻反应“哦,对,有一份计划书,我让云帆看,你上去拿,今天开会要用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才把心放下来,坐好!

    洛远山暗笑,这精明小,想骗到他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车子向外开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又折回屋里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洛氏。

    高耸入云建筑,象征一个帝国企业强盛。

    门口,公司主管与高层已站立两旁迎接,员工站后方。

    今天是少爷正式进入洛氏日子,洛氏改朝换代时刻已经到来,

    洛远山一生经营着洛氏,从洛君天这么大时候,就已闯荡商场,他有两个儿子,却没有把位子传给他们,传位给洛君天,有人说是他看好他孙子确实有个能力,有人说他老了,不得不退,也不得不传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说都没有错,他确实是老了,大儿子死早,小儿子没有能力,他把全部希望都寄托给从小就个性张扬孙子,洛君天像他,他一直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总裁早,大少爷早——”

    员工们恭敬弯身,待他们进去之后,女员工后面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,比报纸上还要帅”。

    “他是总裁,我以后上班都是动力”。

    “可惜那么早就结婚了!”

    “切,不结婚也轮不上你啊”。

    营销部经理转过头来咳了咳,示意她们收敛一点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着洛远山坐专用电梯上了顶楼。

    看到秘全是年轻小姑娘,洛君天调侃了起来“爷爷后宫很不赖嘛”。

    洛远山往孙子后脑勺上打去“臭小子,爷爷一把年纪了,去糟蹋这些小姑娘会遭报应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不找一群老头呢,还能凑桌麻将打打呢”。

    “秘书是公司形象,这些可爱姑娘们,年轻,有朝气,我这老头也会受到感染”。

    “没事啦,你直接感染也行啊,爷爷,我相信你一定还老当益壮”洛君天色色挑眉。

    洛远山往他身上揍了一拳“臭小子,你还敢开你爷爷玩笑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