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用嘴巴服务

君天与暖央——用嘴巴服务

    “那证明我性格比你好,而且”伊明臣舔着嘴唇,色眯眯说道“吃杂食有益健康”。爱睍莼璩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洛君天一副恍然大悟表情“是这个原理”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看你,现多健康啊,你都融入了,我哪能落入,这融入是人类必须要常做事”伊明臣一只手圈成一个圈,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,插进那个圈里,表情像教课老师。

    洛君天晃晃食指“你错,我吃已经从杂粮加工成精细米饭了,我对太原生态,没有保证食物,不敢恭维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瞅瞅伊明臣,又看看洛君天,美眸泛着冷光“你们说好真是吃粗粮”轹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,”伊明臣大笑,然后别具深意暧昧吐息“那绝对是粗粮啊”。

    “敢我周边乱吃,你就死定了”唐暖央笑容甜美威胁他,别以她听不懂,他们讲些什么。

    是女人方面,比洛君天无法无天人,就是这个花花公子了,从老到幼,他一概不放过,他已经不能说算女人比换衣服还,而是吃时候,就没打算要酡。

    “暖央,你又不是我老婆,你管我这个,君天会吃醋,别说一直暗恋我,哥心砰砰直跳,乱了一池春水”伊明臣玩世不恭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太熟悉了,才能开这种玩笑,不然还不给洛君天揍死。

    “呆一边慢慢***去吧”唐暖央赏了他这么一句话,拉着她心爱老公,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没料想自已老婆说话这么威武,惊喜同时,不忘回头嘲笑伊明臣“兄弟,你那池混乱春水,可以自已排放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夫唱妇随啊!”伊明臣被嘲笑狗呛,现连暖央都变这么厉害了,嘴巴刻毒简直成了男版洛君天。

    孙惠红小心靠近他“我们走么?”

    伊明臣一改愁苦表情,对认识不到2分钟女孩伸出了魔爪,他很自然揽过她腰“当然!”

    他带着她向外走,孙惠红虽然骨子里风***,也喜欢像伊明臣这样男人,可是村里这么大张旗鼓被一个男人搂着腰走,让别人看到了,还不说三道四。

    她悄悄挣开他手“刚才听暖央叫你伊明臣,名字很好听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叫什么名字,害羞小美女”伊明臣调戏似挑了一下他下巴,谁说村姑都是又黑又胖,他眼前这个很正点啊。

    “我叫孙惠红,名字有点土”她不好意思回答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喜欢吃土特产了”伊明臣性感半眯起深眸,说极富挑~逗性。

    前面,洛君天把脑袋靠到唐暖央耳朵边“他正勾搭你同村姐妹!”

    “我们得想办法阻止他,不能让他糟蹋惠红”唐暖央不是聋子,她是听到那禽兽说着挑~逗性话。

    “关于糟蹋这个词,我反倒觉得用明臣身上会比较合适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敢相信自已耳朵转过头去“你跟我开玩笑么?一个纯真少女去糟蹋一个名声狼藉花花公子么?”

    “这取决于她是不是纯真少女,相信我,她是个中老手”洛君天拧她鼻子,有地方,他可爱小妻子,总是没有眼力架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对他有偏见,一个农村女孩哪会是什么老手,你别是为你哥们谋福利,故意这么说吧”唐暖央才不相信他鬼话。

    “那就看你纯洁少女什么时候被明臣泡到手吧,要不要打赌,我说不用一天”洛君天一看就知道孙惠红对男人有多饥渴,像明臣这种女人一见就流口水肌肉型猛男,还不春心大动。

    “哈,哈,哈”唐暖央干笑三声“那你一定会输,打赌是吧,赌就赌,输了,回去之前天天给我捏腿锤背”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我赢了呢?”洛君天老谋深算浅笑。

    为了表达她对同村姐妹信心,她很干脆说“那就随你怎样”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,到达不许赖”。

    “谁赖谁是小狗”。

    “但愿我以后不要天天抱着小狗”。

    后面伊明臣跟人打着火热,前后洛君天跟唐暖央拿他们打赌来。

    很就步行到了村口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到跑车,就像见到久违亲人一般,那么副有亲切感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”伊明臣后面叫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转过身去,迎面,一把钥匙向他飞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开吧,我要跟后面好好品品这土特产滋味”伊明臣笑那叫一个色。

    “伊明——”唐暖央正要说什么,洛君天拉过她,向前走了。

    她挣了挣手“你干嘛啦,他就要对惠红下手了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不愿意,明臣是不会硬来,所以这发展权完全孙惠红身上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再动了“她一定会拒绝”。

    “是么,我看未必!”洛君天打开副驾驶座,把唐暖央先塞了进去,而且自已坐上驾驶座。

    “哇,这是你车么,好漂亮啊!”孙惠红眼睛发亮摸着车子。

    “甜心,哪有你漂亮啊”伊明臣打开车门,绅士一摆手“请进——”。

    公主式待遇把她完全给俘虏了,她欢喜坐上车。

    伊明臣也坐了进来。

    跑车有后座很窄,两人挤里面,正好能有充分理由做“肢体动作”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开离,介于是农村,因此洛君天开很慢,万一路边跑出一个人来,可是要出大事。

    唐暖央时刻关注着后面,仿佛一个色情偷窥狂。

    伊明臣先把手放她大腿上,试探她反应,可没想到“土特产”直接把手伸进他裤裆,握住他哪里,这让他惊讶,甚至是惊慌了。

    现农村小姑娘,会不会太猛了,他想来,这些没有经过外面大千世界污染妹子,不追上七七四十九天是不会让你牵她一下小手了,可这妹子是直掏黄龙啊。

    孙惠红她感觉到他那里很是粗长,心里莫明兴奋了,她***起来,眼睛直对他抛媚眼。

    “嗷,,,,”男人不喜欢女人这么做才怪,伊明臣内心是既“惊慌”又享受。

    接着,她把头弯下去,嘴巴凑近他那里。

    唐暖央还纳闷她把头弯下去,这是干嘛,给她一百个想像力也完全猜不到。

    “哇哦——”洛君天一看就明白,惊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伊明臣要华丽丽被女人反奸了,而且是相当重口味,直接就用嘴去征服了。

    “甜心——”伊明臣被吓坏了,捂住自已那里,为防止前面听到,他压低声音说“这个可以慢慢来!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洛君天耳尖,听完直接喷笑了。

    也有伊明臣吃不消女人,这孙惠红果然是***啊,就冲着昨天错酒装疯想摸他那里,他就知道这女人有多风***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是听到了,可是她很不明白啊,于是她悄悄洛君天,问“什么可以慢慢来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洛君天憋笑,

    “废话,不然我问你干嘛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趁其不备,扣着她后脑勺,一下将她按自已裤裆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挣扎着爬起来,脸跟火烧一样,想一拳打死他“你这个大变态”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用行动示范给你看啊,你不是不懂嘛”洛君天很无辜样子,不过她小嘴,隔着裤子都让他***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完了他话,风化了,,,,,

    她正面临着三分钟崩溃一次打击,脑子里不断轰一声,过了一会,又轰一声,比礼炮还震撼。

    后座,孙惠美悻悻然坐直身体“那好啊!”

    她以为他是个大胆热情男人,没想到胆子这么小。

    伊明臣不敢说自已是情圣,泡妞高手了,这地方“人才”辈出啊,他不是不给她吃,而是这太唐突了,进展到跟**似,而他享受猎艳那种过程,真一见面就脱了衣服上,他反倒没兴趣。

    呼!真惊险!

    他发觉自已今天似乎是一个纯情处男!很怂,很呆萌!

    车子开到街头,围观是意想中,有那么多人围观,是意外中,不知道以为发生车祸了。

    为不伤到广大人民群众,洛君天只能靠边停下。

    他们从车里下来,说跟动物园狮子逃出了似,那个轰动啊。

    “我好想告诉他们,我不是来血洗小镇,他们这么看着我,让我觉得我是外星人”伊明臣双手捂住胸口,再次恐慌了。

    “外星人轮不到你来做,我才是”洛君天是直接无视。

    来到馄炖店,他们吃了早餐,洛君天跟伊明臣昨天都消耗了太多体力,饿极了,分别都了两大碗。

    “少爷们,你们模样像是五八年闹饥荒那会穿越过来”唐暖央美滋滋吃着小馄钝,取笑他们。

    “还别说,这东西味道不错啊,回去我得让厨房给我做”伊明臣大加赞赏。

    “是不错,里面料可以换成鲍鱼,加点松茸跟鱼子酱也可以”洛君天优雅秘嘴巴极刁,连他都说好吃话,那是真好吃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着他们交谈声,直接选择当他们是空气。

    孙惠红刚才主动不成,现很是尴尬,一直用调羹搅动着,也没有食欲去吃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到她也是非常头痛,时间改变一个人她知道,她自已也变了不少,但是她竟然会那么做,她还是被打击到了。

    “惠红,你不是要上班么,先走吧”唐暖央开口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厂里面我是自由人,打个电~话就行,你第一次回来,我得陪陪你”孙惠红友好说。

    “真不用了!”她心里想什么,唐暖央清楚,所以有一点反感了,脸也微微板起。

    孙惠红也不是不会看脸色人,她笑笑“那她吧,我去上班了,有需要打电~话给我”。

    她告辞,然后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故作不解“怎么让你同村好姐妹走了?再玩一会嘛”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少那里幸灾乐祸”唐暖央桌下踢他。

    “接受不了事实同志,不是好同志”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——”

    伊明臣看他们“我从来不知道,你们这对夫妻喜欢偷看别人嘿咻”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偷看么,话说,伊明臣你也有怕时候啊?”洛君天想起他刚才反应,还是想笑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想让暖央偷师回去嘛”伊明臣死鸭子嘴硬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她口技了得,让你爽直接车里就**了”洛君天哪能轻易放过调侃机会

    “你说我开始后悔刚才阻止她了,要不晚上去找她试试”伊明臣要面子,对好友这么轮番讽刺,他只好硬着头皮跟他抬杠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手半遮起嘴巴,靠向伊明臣那边,偷偷说“那你可要把你好兄弟洗洗干净再去,我估计,她连洗澡机会都不会给你,直接把你扑倒,后,别让她腰脱皮了,那可是很痛,哈哈,,,,”

    伊明臣英容僵化“说你好像试过似,你对她这么了解,该不会趁着暖央不时候偷吃过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吃土特产,实太疯狂了,一上来就要吃棒棒”洛君天表情还是说不出欠扁。

    “拜托你们俩别说了成么”唐暖央听想把头埋进土里。

    菜场买了米跟油,还一些小菜,又买了一瓶煤气回去。

    两个大男人成了苦力。

    至于蜜月二人行,变成好朋友三人行,她已经无力计较了,反正日子还长着。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唐暖央围着围裙厨房烧菜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伊明臣院子里“虐待”一只爬进他们领地癞蛤蟆,肥胖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用树枝驱赶,拿水去泼。

    “丑八怪,走开走开,后退,听到没有,后退——”伊明臣命令它。

    “伊明臣你怎么这么笨啊,它听懂人话那你就是它儿子,看我”洛君天跑进厨房,拿了一根肉骨头扔给他。

    伊明臣石化了,,,

    “那是狗么?”

    “看它这么穷凶极恶,一看就是食肉动物”洛君天很淡定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靠,人家是一只畸形青蛙,吃虫子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去抓条虫子来呢?”

    伊明臣语塞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里面赶出来“洛君天你把肉骨头拿去干嘛了?”

    “喂青蛙!”伊明臣很回答,他渴望看到洛君天被老婆修理画面。

    “青蛙?!他疯了吧他,青蛙哪呢?”唐暖央寻找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脚边,要爬上你脚背了”伊明臣迅速后退,他不是怕,是嫌脏。

    唐暖央低头一看,原本红润小脸立刻变白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她尖叫着跑出屋里,仿佛见了鬼似。

    她从小到大,害怕不是蛇,而是这种长奇丑无比癞蛤蟆,一看就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洛君天担心走进来“老婆——”

    伊明臣也走进来“暖央,你怕青蛙?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们说那是青蛙来着,那是癞蛤蟆,史是恶心,恐怖动物”唐暖央愤慨极了,她现满身鸡皮疙瘩还没退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