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承受不住,晕过去了

君天与暖央——承受不住,晕过去了

    大掌揉捏她肌肤,力道不轻不重,他手经过地方,她都觉得仿佛点起了一把火。爱睍莼璩

    “啊嗯,,,,呃,,,,”柔若无骨手环抱着他健壮身体,她呻吟着,仿佛坠入迷雾森林。

    她身体好热,好麻,热浪体内翻滚,渴望那种熟悉充实点到来。

    他舌头舔过她花蕾,轻啃了一下,深陷***中人,对这种轻微疼痛能让人觉得加刺激,手指悄然无声向下滑去,从抚摸她大腿开始,一丝丝由浅而深向核心地带游离,修长手指刺入那条缝隙中,拨开来,里面是一片生机勃勃桃园风景。

    指尖慢慢深入那湿润洞穴,她呼吸急促了,眼睛迷离闭起轹。

    随着他手指抽送,她呻吟声也变为**了。

    到了床上,多圣洁女人都会变成**。

    洛君天嘴唇亲吻着她耳垂“亲爱,手闲来没事,帮帮我吧”趱。

    唐暖央微微睁开意乱情迷双眼“怎么帮啊!”

    她不是假装不懂,是真不懂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起她手压自已硕大上面“好好抚摸”。

    脸蹭蹭红了,她把脑袋往一边侧,不敢看他脸,跟他眼睛对视,她会难为情。

    她上下***,感觉跟拿了一根烧火棍似,烫她身体热了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,舒服,你动作幅度可以再大一点”洛君天靠她胸口,细细密密亲吻,一边享受着她小手服务,一边加速抽送着手指,让蜜液分泌多。

    他双手跟嘴巴都不闲着,极富技巧手法,还没有进入主题就让她高~潮迭起。

    而她笨拙手法,虽然生涩,却还是让他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他们把彼此身体撩拨***翻腾,渴望能把对方给活吞了。

    超长前戏让洛君天忍耐已经到了极限,他叠起她腿,腰向下一沉,凶猛无比挺进,那紧致嫩肉,一层一层缩紧,将他吸住。

    这感觉真是棒呆了。

    他开始疯狂律动,蜜液流了一床,她被这乐此不疲运动洗礼着,他开发了她潜能,告诉她男女欢爱是一件多么美妙事,他不仅把她变成了女人,而且还变成了**。

    承受住了他疯狂掠夺之后,她加沉沦了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他猛烈撞击下,意一瞬间爆炸开来,遍布全身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着虚脱她坐起来,胸口贴紧她后背,让她坐着容纳下他巨大,穿透到达冲击,让他们同时满足轻哼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这姿势像不像我们刚才车上那坐姿,刚才我就恨想像现这么做了,我知道你也很想对不对”。

    他轻揉着她花心,弹琴一般抚摸她因为亢奋而变饱满蜜桃,全身敏感地方全部得到了刺激。

    “嗯,,,我受不了了,不行了,暂停一下可以么”她亢奋要晕过去了,感觉似乎要窒息一般,她既不想这种感离开,可又害怕这种巅峰乐会将她摧毁。

    “你舍得我暂停么”洛君天凶猛挺了一下腰。

    “嗯,,,,”唐暖央带着哭腔,她要溺死过去了“老公,我头好晕,让我缓缓,真不行了”。

    她话刚说完,他突然加速律动起来,不管她能不能承受这了份欲仙欲死,变像一头嗜血如命狼。

    “啊,,,啊,,,,”她疯了一般呻吟,一股股蜜液流到处都是,她要疯了,真要疯掉了“洛君天,你这大禽兽”。

    “再换一个姿势”他让她趴着,从后面深深进入。

    女人都是口事心非,嘴里喊不要了,不行了,其实她们正兴头上,巴不得男人粗暴一点,所以他怎么能让她失望呢。

    扣住她腰,他一下一下而狠让她疯掉再疯掉,叫越惨越是乐。

    她被一次接着一次,完全连贯一起高~潮,乐让她叫都叫不出来,双臂靠床上抽搐痉~挛收缩着身体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有停歇迹象,她强烈收缩,让他也进入了巅峰,他为放纵冲刺着,后一记猛烈深挺,把种子洒她身体里。

    而唐暖央,已经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能承受他女人,必须要有强壮体魄跟强悍灵魂,像唐暖央这种手,不挂掉才怪。

    “老婆——,老婆——”洛君天退出来,去开了灯,以为她是故意装晕,笑往她屁股上拍去“小妮子,别装了”。

    趴床上女人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还装是吧,那我可要动手了——”洛君天过去翻过她身体,看她闭着眼睛,呼吸平稳样子“真晕了?!丫头,你也太没用了吧”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脸,想到这几天幸福时光,他止不住偷着乐。

    躺了一会,他拉过被子盖他们身上,他决定不叫醒她了,让她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几天来连续“疼爱”,她承受力到达了极限,也该让她好好休息休息了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入眠,这已经是一个习惯了,没有她话,他都不能好好睡觉。

    合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凌晨六点。

    农村人都起很早,天蒙蒙亮就起来烧水,烧早饭了。

    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停村头,试图着往前开,可路太小,只能被迫着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搞错,巴黎跟瑞士跟这里比弱爆了?!!”伊明臣下车,傻眼看着这四周。

    他凌晨两点从一个模特香闺出来,驱车赶来。

    一路上黑灯瞎火,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地方,刚开到目地这天也亮了,他也终于是见识到了这目地庐山真面目。

    他反应跟洛君天下车那会,惊人雷同。

    心里问候了他“好兄弟”洛君天一百遍之后,他徒步踏进村子。

    来都来了,总不能马上就回去,起码要找到洛君天那小子,揍他一顿再走。

    他朝着房子多方向走。

    他好奇东看西看,走到一排靠河房子前,正要走进去,突然跑出一只狗来,对他一阵穷凶极恶,呲牙咧嘴叫。

    “嗨,哥们你冷静点,我不是坏人,我是大大好人”伊明臣冷汗直流,试图跟狗沟通。

    狗伤起,他可伤不起,要是被咬了,得个什么狂犬病什么,这种鬼地方,想打个疫苗都难。

    土黄色狗狗对他叫仍旧凶狠,一副随时准备咬他架势。

    “我走,我走,千万别激动——”伊明臣向后小心退出去。

    而这狗狗显得不打算放过他追了过来,跑到他脚边叫。

    伊明臣火气一下子就来了“死狗,走开,再不走,小心我炖了你”。

    凶巴巴狗狗,看他横眉竖眼凶相,自已气焰反倒弱了。

    “狗还真只有狗性,欺软怕硬”伊明臣小心眼讥讽这条狗,踱步向前走。

    蹲篱笆旁刷牙孙惠红,正披头散发,沾着满嘴泡沫站着。

    忽而,她看到河岸边走来一位型男,高大威猛,帅气逼人,五官英朗,隔那么远,都能闻到他身上过剩雄性激素。

    这种型男,一看就不是这里人。

    她一想到自已这鬼样子,忙吐掉嘴里泡沫,整理了一下头发,走到院外。

    伊明臣正想找个人问问,正好出来一个水灵灵美人,他上前搭讪“美女你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孙惠红被叫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一下,或许你们村上昨天来了两个不属于你们这里陌生人?”

    不属于这里陌生人?!!

    “没有啊!我们这里没有”孙惠红仔细想了想,摇摇头。

    因为唐暖央是这村上,而这帅哥说是不属于这里陌生人。

    伊明臣拿出手机看了看,自言自语嘀咕“不可能啊,没开错啊,难道洛君天那小子涮我?”

    “啊?你找人叫洛君天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这里么?”看这女人反应,应该是见过君天才对。

    “你早说名字不就结了,他们我们村上,昨天来,现自已家里?”

    “自已家?”这个词还蛮意思“他们这里买了房子了?果然是洛君天风格”。

    “暖央家房子一直啊,干嘛要买?”孙惠红越听越糊涂。

    伊明臣听完了也诧异,后知后觉明白过来“你是说这里是暖央家乡?哈,怪不得老爷子让他们来这里呢,美女,能带我去么,我是他们朋友”。

    孙惠红喜滋滋走出来“当然可以啦,我这就带你去”。

    她带着他,一路往南面走。

    “你跟暖央他们是好朋友,那你一定知道他们城里做什么工作吧?”孙惠红很好奇,心想,婚都节了,一定工作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还英国留学,暂时不用他们工作”。

    “可暖央说她老公就要工作了”。

    “哦,你说君天啊,他可能是要接手公司了,不过也没那么简单,你要知道,洛家那么大集团公司,不是简单说接~班就能接~班,老爷子肯定会先带他一阵,反正他悠闲日子到头了,看来以后我得叫他一声洛总裁了”伊明臣挑眉一笑,为有人跟他一样痛苦而开心。

    “哇,集团公司啊,听起来有钱样子”孙惠美惊讶,因为听暖央口气,他们好像生活很一般似,

    伊明臣大笑起来“哈哈,,,君天可不是土豪,是大财阀,懂么”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孙惠美点头,虽然理解,但还没有理解够透彻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一栋两层楼房子前,带着院子,跟周边房子差不多格局。

    “这是这里么?”伊明臣用一根手指推开门。

    “是啊,,估计没这么早起床,我帮你去叫他们”

    “我自已去好了——”伊明臣上前,用力拍了拍门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从睡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大早,谁啊!”唐暖央睡气很浓问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,你睡吧,我下去开门”洛君天起床,套起长衣长裤,打着呵欠下楼。

    一开门,看到一张熟悉脸。

    “你来晚了”他手撑着门,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晚么,我看一点也不晚,这说是你说比巴黎瑞士还要好地方?哇哦,大大惊喜啊”伊明臣捏着拳头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要带上辣妹,有事做就不无聊了”洛君天表情暧昧眨了一下眼,他应该明白他话里含义。

    伊明臣啧啧摇头“禽兽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禽兽不如!”洛君天笑着搭上他肩膀。

    楼上,唐暖央裹着披肩下楼“是你啊,伊明臣,你还是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小央央,你这话完全伤哥心啊,你这么不欢迎我么”伊明臣过去揽住唐暖央肩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是很欢迎你,下次你度蜜月,我跟洛君天也要去”唐暖央不跟他客气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梦想,我想你们有生之年都实现不了了”因为他不可能会结婚。

    唐暖央轻笑“这可说不定,搞不好哪一天你遇到深爱女人,到时你自然想结婚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听会哈哈大笑“老婆,深爱这个词用他身上,就跟一杯清水里倒上一大碗猪油”。

    “完全无法融合意思么?”唐暖央去理解他话。

    “宾果!就是这个意思”洛君天打了一个响指。

    伊明臣无语“你们夫妻俩一搭一唱损我,还说挺欢乐嘛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接过唐暖央抱怀里“这叫夫妻同心,你不懂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懂,也不想懂啦,你们这么下去,非把人给羡慕死不可,小央央,你气色看上去真好,这几天被君天滋润够了吧,他肯定日日夜夜,抓着机会就折磨你,这家伙套路,我是清楚”伊明臣指着她脸,明知唐暖央脸皮波,还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少那里胡说八道了”唐暖央脸一阵通红。

    他们进到屋里。

    一直站门外孙惠红也跑进来“暖央,晚上睡好么”。

    “很好啊,谢谢你带他过来”唐暖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事情!你们这里没早餐吃吧,要不然都到我们去吃早餐”孙惠红说话间,眼睛一直盯着洛君天跟伊明臣看、

    “不用啦,等会我去街上买点就行”唐暖央婉拒,一来考虑到两个大男人不喜欢吃粥,二来她也不想去打扰别人。

    伊明臣摸摸肚子“说起来,我肚子也好饿,你们这里有东西吃么?”

    孙惠红说道“我们这里大馄钝不错,我骑车去帮你们去买吧,你们喜欢吃鲜肉,还是虾仁鲜肉?”

    “美女,我开车送你去吧,我饿死了,我得先去吃点东西才行”伊明臣自来熟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也一起去吃吧,正好我可以买点米回来”唐暖央想了想还是这样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买米回来自已烧饭,好好玩感觉啊”伊明臣兴致勃勃拍了拍手“出发吧——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受不了看着他“伊明臣,我发觉你完全是杂食动物,不管处哪个环境,你都能很融入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