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我们要结婚!

君天与暖央——我们要结婚!

    “啊——,不,救命——”学长吓算了,狼狈后退,坐倒地上,惊恐看着丝毫没有减速跑车,恐惧闭上眼睛大叫。

    车子几乎是贴着他脑门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被吓傻原地。

    不过她认得这个车子,她几乎天天坐,那个年纪越长,个性越糟糕怪物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质感深蓝色窄脚裤包裹着修长结实长腿,上面是一件纯白色竖领衬衣,镶着一圈隐性白钻,显得简洁华丽,阳光反射出钻石光芒,那光又折射到他那张俊美尊贵脸上,耀眼让人睁不开眼睛轹。

    他出现,就好比夜空中飞舞北极光,吸引着周围一阵生物,女生如痴如醉盯着这个差点撞到人,扔挂着迷人微笑大帅哥,哪怕他是杀狂魔,她们也甘愿把脖子凑上去,他已经彻底征服她们了。

    可大学生毕竟不是容易失控高中生,哪怕犯花痴,也是显得那么有涵养,用欣赏目光注视他,但反过来,她们幻想也要比高中生邪恶直接多。

    洛君天摘下墨镜,步伐优雅如豹,他面带和善微笑,走到吓傻学长面前,幽深绿眸下垂,用温柔语调说道“下次再让我看到你,我不介意把你脑袋像西瓜一样撞碎,砰——,好有趣,你觉得呢”粢。

    坐地上男生,吓腿间一片湿意。

    “哇哦,这么大了还尿裤子,真是让人好意外”洛君天从皮夹里拿出一叠钱,甩男人脸上“去买成年纸尿裤吧,你把屎拉到裤子里之前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扶着额头,她想去扶起她这可怜“学长”,但是那只会让洛君天变加恶毒。

    她了解他套路,特别是他发怒时对你亲切微笑,他不动手,也会用嘴巴把人羞辱到想自杀为止。

    四周围观人越来越多,坐地上男生,涨红着脸起来,对唐暖央说道“对不起,我想我得走了,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,再见!”

    男生捡起自已单肩包,走飞,别说追求她了,就算给他一百万,他也不敢。

    “学长,我真很抱歉——”唐暖央满心内疚喊。

    她发觉自已就是一个煞星,谁跟她靠近,就会招来身后这个恶魔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看来你很想看他脑袋像西瓜那样被撞碎”洛君天靠梧桐树上,嗓音是那么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唐暖央猛转过头去,用明亮大眼睛瞪他“你真把他撞死了怎么办?”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技术,我控制很好,当然,第二次见过你跟他一起话,我会撞毫不犹豫”洛君天轻描淡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懒跟你这个疯子讲话”唐暖央气呼呼坐上车。

    这些年,洛君天对她占有欲到了真正变态地步,但凡是接近她异性,他都不会放过他们,用话羞辱还算是善良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着坐上车,靠过去抚摸她脸颊“懒跟我讲话,那接吻吧!”

    他唇往她唇上压。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她用手挡住他唇,转而微笑问“昨天参加瑾璃庆功宴有趣么?她有送上香吻么,***一夜,你们有上~床么?”

    上周,她代表学校去了美国参加一个课题交流,于是,有人告诉了她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并且她百分这一百肯定,是蒋瑾璃自已泄露,她无时无刻不离间他们。

    洛君天收起笑容,松开她,坐正了身体“你消息还挺灵通”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跟瑾璃是好姐妹,我们没有秘密,是她让人转达我,可能是想代替我不日子,好好照顾你,让我不用担心吧,没关系君天,这么多年,我还是那句话,选择于你”唐暖央表现自信而又大度。

    这是她这几年来与他贯彻相处之道,那时她真以为,这个方法真能稳固她“江山”。

    “哦,好吧,我承认我去了,作为朋友,我不能一再拒绝她,还有就是,我们没有上~床”洛君天坦白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!”唐暖央回视他,靠过去他脸上亲了一下。、

    他把手放到她大腿上“这么自信,是不是觉得我现只对你身体感兴趣”。

    “把手拿开?”

    “亲爱,你已经长大了,你再不跟我***,某一天我真会控制不住去偷吃,我已经是一头饿皮包骨狼了,我只要抛个媚眼,就会有无数女人涌来上喂饱我,丫头,你不能再折磨我了,我无时无刻不想把你压我身下,每天每夜,不停做”洛君天撒娇似靠她肩头,魅惑她每一根神经。

    天晓得,这女人是不是性冷淡,他越是得不到就越想要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我不是小女孩了,以前被你骗惨了,现不会上当了,我们结婚了,我自然会让你为所欲为,不过每天每夜也太夸张了”唐暖央按住他手,不让他上移半分。

    “结婚!那结啊,反正我已经叫了你好多年老婆了”洛君天觉得他们结婚是人生中必然会发生事。

    他心里,她是永远不会离开他,那种感觉就好像,她是他身体一部分。

    唐暖央脸上是难以抑制笑容,靠他肩头,埋他脖子间,呼吸他充满了阳刚味道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他们开车去古堡,每个星期,他们总会抽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亚兰瑟仍旧是行踪飘忽,不过他们回去日子,他也总是会出现。

    唐暖央每次看到那两张极为相似脸,一碰面就争论个不停,就觉得好苦恼。

    就好比今天,一起偷吃了晚餐,房间聊天,可聊着聊着,就互相攻击起来。

    “亚兰瑟,老实说你成天女王身边呆着,当她狗腿子人,你不累嘛”洛君天只有一听他显摆那皇家贵族一套,说会有奚落他兴致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荣幸,像你这种血统不正人,是无法体会”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是炎黄子孙,我信佛”。

    “佛是什么玩意,可以串起来烧烤么”。

    “可以让女王把你狗腿子卸下来当早餐神仙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看情况不妙,赶紧插话“洛君天,时间不早了,我们该回去了”。

    亚兰瑟对唐暖央招手“过来,表哥有东西要送你”。

    “送我?”唐暖央感到奇怪,还是依然坐了过去。

    亚兰瑟速她脸上亲了一口“宝贝,我还没有恭喜你考上大学,一个香吻,代表我心事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现巴不得洛君天废了亚兰瑟,这个无耻之徒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起桌上烟灰缸就朝着亚兰瑟俊脸咂去。

    亚兰瑟敏捷躲开,逃到门口“暖央非常美味,把我食欲都勾起了,我得去觅食了,拜~~~”

    他潇洒离开,即使表现出放荡不羁时,也有一种与身俱来高贵感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——”洛君天正要站起来去追她,被唐暖央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随他去吧,我们也该回家喽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露出笑意,环抱住她“那下次再找他算帐,敢占我女人便宜,他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我支持你,下次狠狠削他”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,甜蜜一起回了他们家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隔了几天,蒋瑾璃抱着大包食物来跟他们一起度周未,那张王牌不启用之前,她要一直跟他们保持朋友关系。

    21岁她,娇柔漂亮让所有男人动心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排斥她,可得做好表面功夫,所以还是欣然迎接了她。

    从早上她们一起做午餐到晚上一起聊天看影片为止,三个人始终像连体婴一样一起。

    蒋瑾璃仗着她青梅竹马,好朋友这个借口,对洛君天碰触,用唐暖央话来说,总是那么不客气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屏幕播放着缠绵爱情片,茶几放放着红酒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中间沙发上,唐暖央喝多了一杯,有点犯困躺他大腿上。

    蒋瑾璃靠椅背上,双腿弯曲着,拿着酒杯,撑着脑袋。

    屏幕上男女开始接吻,滚到床上,脱掉彼此衣服,热烈纠缠。

    因为酒精作用,洛君天控制***能力为薄弱,特别他身边有这么两个如花似玉妙龄少女。

    他身体燥热,喝了一口红酒,反而热了。

    他调正着自已呼吸,感觉腹间有一股热流将他逼到窒息边沿。

    唐暖央他前面,目光涣散盯着屏幕,没有察觉到他异样。

    蒋瑾璃却把洛君天被勾起***片段看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她悄然把唇凑上去,气息过渡到他鼻间。

    女人香气是如此撩人,这样气氛中洛君天有些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是谁,却没有去推开,拒绝,又或许说,他内心其实是还期待发生些什么。

    见他没有拒绝她,蒋瑾璃大胆贴上他唇,主动热情吻他,抚摸他胸膛,表达她想要他,跟他现想要放纵是一样如饥似渴。

    她佳时机,找准了洛君天弱点。

    男人亢奋时候,你把一头母猪推到他面前,他都有一种吃下去冲动,何况是一个美女,而偷偷摸摸激情是让男人兴奋。

    唐暖央压根就没发现她后面,进行着什么让她吐血事。

    洛君天全身血液都沸腾,他心里一方抗拒,可另一方却又抵不过这诱人美色。

    他揽住她腰,就要深一步之际,靠他腿上唐暖央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脑子清醒了一分,忙推开蒋瑾璃,他真是疯了。

    “我好困,我先去楼上睡觉了,瑾璃,你也好回家了”唐暖央打着呵欠,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她以为洛君天会马上上来,她以为蒋瑾璃不会大胆到这里勾~引洛君天。

    来到楼上,她倒床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蒋瑾璃脸红坐沙发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自然咳了一下“我送你到门口吧!”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”蒋瑾璃突然扑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她太过于气力大,还是他太没有防备,她竟然把他给扑到了。

    “瑾璃,你冷静点,我不可能跟你发生关系,让暖央发现我就完蛋了,起来”洛君天紧张朝着楼梯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发现,我也不会告诉他,君天,我好想要,你不想么”蒋瑾璃深知他此时饥渴,不掉诱惑他,挑~逗他。

    只有攻陷他防线,说不定连那张王牌也不用启动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太危险了”洛君天推她,又可像是被什么力量给消减了力气一般,推不开她。

    “君天,不要欺骗你自已了,以你力量,难道抗拒不了我么,你是抗拒不了你内心那团火,来吧,释放你自已吧”蒋瑾璃手游离到他裤裆上,隔着裤子,她摸到了无比巨大东西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洛君天好想进入某处柔软之地,想到那种滋味,他想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天哪,君天,你好大,我好想好想跟你一起,给我——”蒋瑾璃疯狂亲上他迷人唇。

    洛君天脑中闪过唐暖央微笑脸,他猛一把推开蒋瑾璃,仓促爬起来“时间不早了,我不送你了,门没关,我上楼了”。

    “君天,不要走,求你——”

    他怕自已多留一秒,就会向***屈服,走。

    蒋瑾璃仇恨盯着电视机旁,洛君天跟唐暖央亲昵合照,恨不得用剪刀把唐暖央剪成碎片,凭什么她一个插足第三者变成了未婚妻,而她这个正牌女友,现反倒成了第三者,这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来到楼上。

    虽然放着那么好机会都没有偷吃,可他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到连澡也没洗,就趴床上女孩,他走过去坐她身边,用手轻轻抚摸她长发,内心很是愧疚。

    他靠下身来,趴她背上,磨蹭她长发,她发丝清香让他觉得好安心。

    他庆幸自已没有背叛她,没有让她心痛,没有把她灿烂微笑就成哭泣。

    “嗯,,,,,”唐暖央被他压喘不上气,迷迷糊糊反手拍着他屁股“你干嘛啦,好重,别压着我,还有,不许趁人之危,要不然我跟你没完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豁然开朗轻笑起来,拧她脸“臭丫头,喝醉了都不给我机会”。

    “机会会有,但你还需耐心等待,我是你,别担心”唐暖央闭着眼睛,呢哝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担心,只是我们天天睡一起,你这么折磨我,圣人也会疯掉,老婆,我们结婚吧!”

    他不能再这么下去了,18岁也不小了!

    “结婚啊!听起来很幸福样子,好,我们结婚!”

    “你同意了,那我给爷爷打电~话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掏出手机,拨打了爷爷手机号。

    正开股东大会洛远山,见到长孙打来了越洋电~话,让汇服人暂停,接起了电~话。

    “喂,小子,这个时间段,你那边应该是半夜吧,打电~话来是有什么重要事啊?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跟暖央想马上结婚!”|

    〖启蒙书网∷∷无弹窗∷纯文字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