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580君天与暖央——变态的拷问!

580君天与暖央——变态的拷问!

    唐暖央刚把水放到嘴里,听了他话,惊吓把嘴里水都给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忙用手挡住嘴唇。

    眼神惊悚看向他,难道他看到她跟安斯耀了么?

    洛宁香也是一阵紧张,坐起身来“哥——,你,,,你什么意思啊,我跟嫂子一直一起,没遇到谁啊”。

    她担心是哥哥看到嫂子跟安斯耀站一起,而嫂子为了自保,就会澄清,到时就把她给供出来了觇。

    妹妹态度,让洛君天觉得奇怪,这小丫头干嘛这种反应?

    他朝着妹妹看了看,洛云帆也轻皱起眉头,目光深邃看向洛宁香,这其中似乎还很复杂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问你”洛君天淡淡说道,又看向唐暖央“你自已说——”告。

    唐暖央拿下手,舔了舔唇,手搓着矿泉水瓶子,回答“正如宁香说,我们一直一起!”

    她知道他会这么问,一定是看到了。

    可她不能这里承认,宁香担心她也是了解,之因为这样,她才不能把事情弄一团糟。

    洛君天似笑非笑,表情变莫测高深起来“是么,就没有见到你觉得眼熟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唐暖央回答很坚决。

    她坚决,她紧张,她否认,所表现出来一切都让洛君天感觉血液要沸腾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,可是我有——”笑容他脸上扩散,显得诡异阴森。

    “哦,那恭喜你,遇到老朋友了”唐暖央故作镇定,没有悬念了,不是嘛。

    气氛凝滞起来,如病毒般蔓延全车,,,,

    洛子龙他们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但还是很会看情况,一个个都向后缩起,假装睡觉。

    洛宁香心里砰砰直跳,难道哥也认识安斯耀?然后他看到嫂子跟安斯耀一起,就以为两人有什么?、

    没错,一定是这样,糟了,糟了,再逼迫下去,嫂子一定会说。

    “哥,你一定是看错人了,好了啦,不要这么一脸严肃样子,今天过年嘛,开心一点啦”洛宁香冒险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宁香说对,有什么过了今天再说,不要坏了团圆好气氛”洛云帆另一边,也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洛君天屏着气息,沉默,虽没有再逼问。

    气压一直很低,仿佛神经一松懈,他就会突然攻击人一样,害大家压力大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低头喝水,一路上都没有把头给抬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家。

    老夜子一身唐装,站厅里,看着一群小家伙把年货给搬进来。

    他一样样检查,脸上展露着慈祥笑容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,看来今年这压岁钱,又要加喽”他故意这么说。

    一群人脸上马上就展开了笑容。

    午餐过后,大家上楼洗了个澡,又到楼下来陪老爷子聊天。

    洛君天像没事人一样,今天,他就暂时不去提安斯耀事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年夜饭。

    外面点了鞭炮,预示着年夜饭开始了。

    食物比平时丰盛,餐桌搬到靠落地窗厅里,一边吃,外面边点着烟花,满满当当一桌人,一个也没有缺席,热热闹闹。

    老爷子脸上笑开了花,也只有这一天,特许大家可以吃饭时候,大声说话,大声笑,他自已也会像个慈眉善目老孩童一样,跟家人开玩笑,打趣。

    吃饭到一半。

    “该给我们家孩子发压岁钱了,阿忠,去把红包拿来”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声令下,很手里就多了8个红包。

    大家眼睛顿时就亮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睁大着眼睛等待着,心想爷爷会给多少呢,不会上千吧。

    她心里那个小激动,小兴奋啊,估计每个孩子无法抵抗就是红包诱惑吧,这是一种像施了魔法一样情结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个红包一个红包发过去。

    “暖央,这是你,好好用哦,是爷爷对你一番心意”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唐暖央接过红包,想到去年时候,跟爸爸一起过来,他们坐小方桌着,烧了6个菜,两个人一起过了年,虽然不是很热闹,但是很温馨。

    爸爸也给了她一个红包,里面装了1块钱。

    时间过如此之,变化也如此之,去年她还家里木桌上吃年夜饭,今年竟然坐如此富丽堂皇地方,跟这些精致富人一起过。

    而且,还爱上了像欧州吸血鬼似男生,她把目光投向一边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拆开来看看啊——”洛君天这时把头转过来,对唐暖央抬了一下下巴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开始动手拆红包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——”唐暖央量不让自已表现像个没见过世面小女孩似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红色袋子里头,是一张金卡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她见到卡,半点都不兴奋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则是一个个欢天喜地样子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是不是高兴过头了,连话也说不出来了?”洛君天看她盯着卡发呆,以为是高兴过头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大家都这么兴奋,故意露出夸张笑容“哇哦,好捧!”

    “你笑容看上去好假,要我告诉你这里面有多少钱么”洛君天一眼就看出来她笑容是敷衍,用手指夹起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,肯定有很多,我知道!”唐暖央见过这种卡,洛君天钱包里有一排呢。

    这些银色,金色卡仿佛是一座宝藏,永远都取之不,用之不竭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这什么,她没有太大惊喜,是她年纪还小没有金钱概念么?

    洛远山似乎是看懂了什么,招过管家,他耳边轻声了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是,老爷,我马上去!”管家微笑着轻声允诺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回来,手上又多了一个红包,交给了老爷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拿了红包,转手递给唐暖央“孩子,刚才那个是爷爷给你红包,这个是我代替你父亲给,拿着吧!”

    唐暖央心中微微动容,乖巧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你偏心”洛君天故作不冲着爷爷嚷嚷“为什么暖央有2个红包,你怎么不替我去世岳父,也给我一份呢,还有你儿子儿媳,都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——”老爷子笑着朝孙子额头上敲了一记。

    洛云帆对面毫不掩饰偷笑了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洛云帆,你笑什么笑,不许笑”洛君天瞪他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不要总洛云帆洛云帆叫,没大没小,有点礼貌懂不懂,作为叔叔,我也给你包个红包吧,我就别跟暖央争风吃醋了”洛云帆笑容和煦,眸子似有点醉倒般水波荡漾。

    “叔叔?哈——,真是好好笑”洛君天仰头大笑,充满了讽刺。

    “都少说一句,今天谁要吵架,我就把谁扔出去”老爷子威严放了一句狠话,洛君天就收敛多了。

    他转而笑眯眯看着暖央“打开爸爸红包看看,今天暖央这么勇敢,他也有给你加哦!”

    唐暖央可能想像成这是父亲给她,满怀期待拆开来,里面是两张一百块。

    “去年爸爸给了一百,今年,他说你很坚强,很勇敢,很乖,所以要奖励你”老爷子慈笑说道。

    爷爷话,让唐暖央眼眶红了,抱着钱,心里很温暖,也很难过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不可以哭鼻子哟”洛君天把手搭她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哭了,我是开心”唐暖央把脑袋轻靠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安慰一个拥抱拯救了她,当她不至于陷入悲伤中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心里无声叹息了,也失落了,,,,

    窗外烟花绽放仍旧美丽,这么砰砰砰,心跳一般震动声中,大家聊着笑着,不管有多大隔阂,今天就暂时放下。

    这是唐暖央第一次感受到大家庭温暖。

    吃过年夜饭,阵地移到了二楼客厅里,一桌子围坐沙发上,茶几上放满了糖果,花生,果脯之类过年必备零食。

    当管家打开电视,看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时,沙发遍地痛苦嚎叫声“n,,,,,,,”。

    但没有一个人敢离场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呀,过年不都看春爷联欢晚会嘛,我喜欢!”唐暖央笑开心,剥了一颗糖放到嘴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手指推她脑袋“所以说,你就是个十足土特产”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如回房看韩剧!那些欧巴太帅了”洛诗菲边上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帅个屁,没我哥万分之一帅,上次看我吐了”洛宁香翻着白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表哥当然不能比啦,不过我们可以暗恋表哥么”洛诗菲小声反驳。

    “哈,帅男人是我表哥,这话听来就像是恶毒诅咒”洛宛馨旁干笑。

    洛诗涵也靠过来插一句“而且你永远别想解开诅咒”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我们真是太悲惨,我突然祈祷,我是被领养,那我就可以,,,”洛诗菲双手放胸口,表情天真烂漫,开始无限yy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冷不热飘过一句“停止你危险幻想”。

    “一群花痴!连哥哥都想染指,这群丫头是不是疯了?”洛子赫鄙视那一群窝一起女生。

    “估计都思春了吧”洛子龙取笑。

    洛云帆亲和微笑“调查发现,全球有6%妹妹,内心潜伏着恋兄情结”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,调查还发现,有9%侄女无法抵抗小叔叔魅力呢,特别是像你这种温柔型”洛君天反击。

    “不过显然我们家,你这酷帅哥哥,人气高”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这个我承认,因为我比你长好看,对比太明显了”洛君天臭美抚摸自已俊脸。

    唐暖央受不他臭美,王子病又发作了。

    整个晚上,年轻人们都谈论他们喜欢话题,年纪大则被电视里赵本山小品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时代分割,年轻人喜欢事物,而年纪大人,则喜欢缅怀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大年初一。

    从昨天午夜12点起到清晨,洛君天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,全是朋友发来信息。

    “吵死了——”唐暖央床上翻了一个身。

    洛君天捞过手机打开来看看,调了静音,又放回床头,转身整个人压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重死了,干嘛呀——”

    “唐暖央,我问你,你看来,我帅还是安斯耀帅?”

    唐暖央神经一震,他是打算跟她算昨天帐么?

    她没有把眼睛张开,假装还迷迷糊糊回答“都帅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都帅,一定要有个比较”。

    “你帅!”唐暖央恨识趣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,非常诚实回答”洛君天点头,又问“那你潜意识里,是比较喜欢跟他接吻,还是比较喜欢跟我接吻?”

    问题升级了!

    唐暖央知道不回答不行,虽然这问题那么尴尬“你!”

    “真?”洛君天把头靠下来,用热热气息包围住她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唐暖央心加速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盯着她粉红色唇,邪念顿时就萌生了,他把唇凑下去“那不如先来试试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只觉唇上一阵绵软,自已唇就被掠夺了,他吻一如往常霸道,主导权总他手上,而她只能被动回应。

    每次不吻到断气,他是不会罢休了。

    持续了15分钟热吻后,他喘息把唇移到“试过之后,是不是加坚定我比他好呢”。

    “是!”唐暖央顺从回答。

    苍天啊,她敢说不是嘛,除非她今天想死床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盯着她睡衣下愈发丰满地方,下腹绷紧,忍不住向上顶了一下,无限色情问“那你觉得自已加想他做~爱,还是跟我?”

    唐暖央眼睛猛睁开“你这变态!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!”洛君天笑性感慵懒。

    “都不想!”这是唐暖央真心话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都不想,必须想一个,是我还是他?”他一手抚摸她脖子,另一只手已经从下面摸进她衣服,覆盖上她柔软。

    指腹刮过花蕊,她一阵颤栗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,洛君天,不要这样”唐暖央拉着他手,这样情况,这样反抗,已经上演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样?想让我插~进去么”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脸红,推他胸膛“色狼,请你不要使用这种下流字眼”。

    “哪个字啊?你是说插么”洛君天使坏又用下面顶撞她“你喜欢话,用进入也行啊,进入一下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不行,不行,,,,”唐暖央一连说了无数个,来表达自已抗议。

    这完全就是一个未成少女对抗色狼奋斗史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开心了“那你是喜欢跟安斯耀做是吧!”

    “你神经病,这种事我跟谁都不会做,我才14岁,不像你天天欲求不满”。

    “别逃避话题,你是喜欢安斯耀亲你,摸你,进入你,还是洛君天来亲你,摸你,进入你,不能说都不要,必须远一个,不然今天不准下床”洛君天她脖子上吸允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大变态!”

    唐暖央真是要疯掉了,她说选他,生怕他说试试看,她说选安斯耀吧,估计会被他掐死。

    〖启蒙书网∷∷无弹窗∷纯文字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