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当外遇老公遇见外遇老婆!

君天与暖央——当外遇老公遇见外遇老婆!

    “那你哥究竟喜不喜欢你嫂子?都订婚了,还公然跟前女友来往,不太好吧”安斯耀很随意问,想要确定事情越多,为她心痛地方也越多。睍莼璩浪

    洛宁香摇“我也弄不懂我哥,他似乎是喜欢嫂子,因为他也有护着她时候,可是又似乎是为了继承权,因为嫂子是爷爷钦点,如果他不同意话,爷爷一气之下,指不定会把位子传给谁,洛家可不是只有我哥一个男人哟,哎,不管怎样,可是肯定是,他不会乎任何人,无论是瑾璃姐或是嫂子,他想跟谁一起就跟谁一起,这是谁都管不了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隐隐牵出冷笑“你哥还真是随心所欲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但我哥有这个骄傲资本啊,好了,我们不要聊他了,走吧,我们去看电影”洛宁香没察觉到他表情什么异样,多聊几句,也熟了,她大胆挽着他手臂,往放映厅走。

    安斯耀任由她挽着,拉着,眼睛朝着唐暖央走进去放映厅看了一眼,又对洛宁香笑“走慢一点!轹“

    洛宁香被他笑容弄魂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第三放映厅里。

    唐暖央找了个位置坐下来,放松下神经,总算是躲过了一劫篚。

    接下来只要等他们看完了电影,安斯耀回去之后,她再发信息眼洛宁香会合就行了。

    影片开始播放了,她调正了一下坐姿,准备好好享受这场电影了。

    她背后,洛君天跟蒋瑾璃也坐了下来,带起风吹到前后四周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隐约闻到了这种香气,她皱眉,这气味,,,,

    想转过头去看看,又终究是没有勇气,自嘲笑笑,但就算是他又怎么样,就算用半个脑子想,也能想到他不会是一个人来,那么,她转头,只是自取其辱罢了。

    电影变没意思,别人哈哈大笑时候,她一点也不觉得好笑,常常如芒背。

    或许后面根本就不是她想那个人,只是不认识陌生人而已,想不到跟他相似气味也能让她这般失神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睡着了,这种白痴电影,简直有辱他智商。

    他无聊朝左右两边看看,无意间瞥见前面人,不知道还以为是雕像呢,一动不动都老半天了。

    他莫明关注起她来,那背影那么莫明自胸口划过一阵痛楚。

    另一个放映恐怖片放映里,尖叫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洛宁香吓一次次把头埋进安斯耀怀里,她不是假装害怕,她是真被吓到了,没想到这么恐怖,她几乎都不敢把眼睛睁开了。

    安斯耀则表现很淡定,再具创意鬼也吓不到他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他说道“宁香,我去上个卫生间,不要怕,我很就会回来”。

    “好,,,好吧!那你点回来”洛宁香用手捂着脸,从手指缝隙中看。

    安斯耀起身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买了爆米花跟饮料,他来到三号放映厅,黑暗中找寻着唐暖央身影,影厅并不大,存心要找一个人也并不难,很,他找到人了,并且发现了加有趣情况。

    他装作没有看到洛君天跟蒋瑾璃,无声无息坐到唐暖央身边。

    原本就绷紧了神经,想着事情唐暖央,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也浑然不知,屏幕上播放着什么,是完全没有意。

    一杯可乐放到了她手中,突如其来冰冷触感,激她猛打了一机灵。

    她看向身旁,借着屏幕那变换跳动光,她看清了身旁人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指着安斯耀,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他怎么找到她?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安斯耀把食指放嘴唇中间,作为噤声动作,他亲密把手搭她肩膀上,头靠她头上,小声说道“这里是不可以大声讲话哟,吃个爆米花”。

    他微笑拿起一颗爆米花塞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唐暖央机械化咀嚼了两下,为了不发出声音,她也小声说话“你,称怎么知道我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感受到了你气息啊,别人都成双成对,你一个人不觉得孤单么”他声音低沉忧伤,好似那也挥之不去阴雨天。

    “你别闹了,回去吧,让宁香发现可不得了”唐暖央心里动容,可是她告诉自已,她没有资格他身边软弱,他们人生轨道相反了,就不该彼此拖累。

    “傻小央,你总是为别人着想,你有想过你自已,你多可怜啊,多委屈,为什么他不帮你来抹去伤痛”他一下一下抚摸她长发,如梦呓般轻声呢喃抚慰。

    他就像以前一样,她害怕时候,用他独有方式保护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鼻子渐渐发酸,是,她心里有多好多好委屈,好多好多痛,她没法对付任何人发泄,也不能痛哭,有时她真觉得自已要死掉了。

    想到洛君天名字会痛,想到他脸会痛,就连偶而闻到跟他相似气味也会痛。

    身体慢慢放松,对坚强说妥协,她把全部力量靠他身上,靠他肩头,别人因为喜剧而哈哈大笑时,她却悲伤独自一人哭泪流满面,,,,,

    安斯耀抱紧她,深深转换呼吸,心跟她一样那么痛那么痛。

    他怨恨命运,怨恨洛家,怨恨那么没用自已,她父亲死了,她流离失所,他却什么都没能做,任由她被命运卷进洛家,他曾安慰自已,只要她真心感到乐,那他也会试着去遗忘,,,

    他们现姿势,从后面看过去就像一对旁若无人亲热恋人,而且是那种爱极深。

    洛君天莫名讨厌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们”蒋瑾璃挨近洛君天,暧昧指着前面,娇羞笑了。

    似乎希望他也能就此受到感染。

    “恶心——”洛君天心里头看烦躁。

    “啊?”蒋瑾璃不解他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看电影吧,别去看别人亲亲我我了”洛君天压低声音说,眼睛看着屏幕,可心里却是一直把注意力放前面位置上。

    他想他真是疯了,好好意起一个陌生人来。

    安斯耀嘴角黑暗中向上勾起。

    另一个放映厅里。

    洛宁香被这环环相扣恐怖剧情,弄神经紧张,忘了去想安斯耀立刻多久。

    旁边位置坐下了一个人,不过那人比较奇怪,一坐下,就把衣服盖身上,靠椅子上睡觉,并且睡非常安稳。

    略长黑发飘洒椅背上,五官俊俏,看气质会觉得是哪家养尊处优贵公子,要事实上,他是一天打五分,只能睡三个小时穷小子,他缺少就是时间,相比起同龄人都拼命谈恋爱,忙着忧伤时候,他只希望能交上房租,能这个城市生存下去,无论靠劳力,智力,或是美色,他都不介意。

    每天这个时候下班,他都会溜进放恐怖片放映厅,睡上一个小时,之后赶往下一个打工地点,选恐怖片影厅原因是因为够安静,没人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阴森卫生间,水滴滴答答往下掉,女主角哆嗦着向前走,观众气氛也跟着进入恐慌压抑之中,突然,镜子里惊出半张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整个场里人都吓捂住眼睛,洛宁香尖叫着扑向旁边,一头撞睡着正香欧阳墨城胸口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被砸醒,胸口那个痛。

    谁干,把他胸膛当成铁做还是怎么着。

    低头,一团不明物体死死占据他身体,拉也拉不开,掰也掰不动,简直要是誓死跟他粘一起,再也不分离似。

    “喂,小姐,你不能这么抱着我了,起来”从不明物体身上发出甜甜香气来说,应该是个女。

    “我死都不要起来,现放哪了?那鬼有没有再出来?”洛宁香把头蒙他胸口,要闷死过去了,吸进去跟呼出来,都是他身上气息,洗衣粉香味混合他身上男人味,产生出一种很好闻味道,让她感觉安心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按了按太阳穴“你这么怕干嘛看恐怖片”。

    “问你鬼出来没有?你罗唆个什么劲”洛宁香伸出手来,往他脸上打了一下“本小姐害怕时候,不准话这么多”。

    无语了,欧阳墨城向后靠,打着哈欠说“已经出来了,就你旁边,去打个招呼吧!”

    他用力掰开她头,用手指把她推远。

    洛宁香倒靠椅子上,摔个四脚朝天,她气坐起来,想找他理论。

    可一眨眼功夫,他已经站起来,换到别座位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!没风度家伙——”洛宁香朝着他扮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来,看到空空如也座位,咦,安斯耀怎么到现还没来?!不会是不回来了吧,又或许去买去了,她再等等吧。

    喜剧片时长较短,电影放完了,放映厅灯全部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梦境中惊醒似站起来,拽起还坐安斯耀,一边喊“糟了,糟了,你走——”

    正要起身洛君天全身猛剧烈震动,有点不能置信似看着前面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哦,是暖央——”蒋瑾璃也是无比惊讶。

    唐暖央脖子僵硬转过去,看到坐一起洛君天跟蒋瑾璃,心力一阵崩塌。

    她还拉着安斯耀,并且拉紧,握紧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好久不见!”安斯耀打招呼,含笑眸中,是大胆镇挑战,他不会把过那么痛苦暖央再交给他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就这样僵化着,你看我,我看你。

    这是外遇老公,撞到外遇老婆事件。

    洛君天怒气胸腔翻滚燃烧,绿眸聚起风暴足以把人撕碎“唐暖央,你好解释一下!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是不是也应该解释一下呢”唐暖央不怒,她只觉得痛,那种全身骨头都要散架痛。

    她是因痛生怒,生恨,他质问她时候,怎么不看看自已再干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他将刀子插进了她心,还残忍绞动了,他知道她现感受么,他能体会么,哪怕他能体会其中万分之一,也会清楚她有多么多么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事轮不到你来过问,立刻回答我,跟安斯腰这里干什么”洛君天表情骇人,像随时都会扑过去拧断她脖子。

    她怎么敢背着他出来跟安斯耀约会,她就这么甘不住寂寞。

    一想到,他们刚才那么亲热抱一起,他感觉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,洛君天你何必这么生气,拜托你不要一副很意我样子,我会觉得好作呕”唐暖央想到之前他们躲被窝里亲嘴,她以为那就是真正爱情,她不知道这个时刻为什么会想起来,可能觉得人生实很讽刺吧。

    止不住泪光盈满了眼眶,她不想这场她输一干二净战役上掉泪。

    她拽拽安斯耀,鼻音很重要说“我们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出去吧,这里空气不好”安斯耀反过来拉住唐暖央手“别难过,你还有我!”

    “嗯,还有你——”唐暖央现疲惫只希望安斯耀能带他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两人手牵着手往外走。

    一直坐位置上洛君天霍然起身,冲到他们面前,粗暴将唐暖央拽到自已身边,对安斯耀就是一拳头挥过去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住手——”唐暖央往前挡了一下,洛君天拳头收避不及,一拳打她眼睛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唐暖央只觉眼睛火辣辣痛,单手捂着,痛蹲下身来。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”洛君天跟安斯耀被吓坏了,同时紧张叫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忍着痛,对安斯耀说道“你走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你都这样了我怎么能走,你心里我是那么无能懦弱人么”安斯耀失控朝她撕吼,他想要保护她,守她身边,她却她身心俱损时候,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离开,看到了还能让他怎么离开。

    蒋瑾璃一直远处冷静“观赏”,突然间,她表情一改,冲过去拉住安斯耀“带暖央走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抱起唐暖央,向外大步走。

    “放开——”安斯耀甩开蒋瑾璃追上去。

    很,蒋瑾璃又追上去抱住他腰,速低声说道“笨蛋,你不能去,你现去,只会加速让他们合好!”

    洛君天抱着唐暖央穿过大厅,

    “唐暖央你可真是痴心,为了救你情郎,甘愿替他挨打,真是可歌可泣呀”。

    他讽刺她,手握着她身上,露出森然白骨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不见你感动掉眼泪啊,爱情啊爱情,你不懂,还不许我懂么”唐暖央笑,痛到累了,痛不想哭,只想笑。

    洛君天想要将她扔地上,活活掐死她。

    他忍耐到上了车,把她扔进后车座,自已也坐了进去,捏住手腕“说,你是不是故意”。

    “不是!我是偶而发现对他还有感情,也想约出来重温一下,不是只有你洛君天才有念旧对象,我——”唐暖央拍拍自已胸口“我唐暖央也有!”

    〖启蒙书网∷∷无弹窗∷纯文字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