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鲁莽闯进,没穿衣服的裸男!

君天与暖央——鲁莽闯进,没穿衣服的裸男!

    门上写着主人家姓氏,她看了一眼,是姓柳!

    可那男生也姓柳么,说是姐姐家,那他应该就不是这个姓。

    很就有人来开门了,唐暖央听到门内传来脚步声,调正了一下气息,心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白色木门开了,一个美丽明艳大美人覆扶着门框,好奇看着门外唐暖央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唐暖央心里一慌,之前想词全忘了,一时间答不上来,那男生叫什么,她根本不知道,宁香让他做都是什么事呀轹。

    安丝绮靠门上,饶有兴趣耐心等着她说出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憋红了脸,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发,仓促开口道“我找你弟弟!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肯定是找那个小子”安丝绮开心拍手,一双花俏大眼睛兴奋中带着揶揄“小妹妹,你暗恋我弟弟多久了?筻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不是我——”唐暖央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哎哟,不要不好意思嘛,姐姐是过来人,我懂”安丝绮取笑着,从头到脚仔细看了唐暖央一圈“小妹妹,我怎么看你有点面熟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么?”唐暖央不记得有哪里见过他。

    安丝绮想了一会没想起来,也就作罢了“可能是我们有缘吧,进来吧,我带你去见他”。

    “真么”姐姐好随和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,瞧把你高兴,那小子魅力可真大,不过他很酷,到时你可能要受一点点打击”安丝绮用手指比了比那一点点,不敢比太大,毕竟敢这么大胆找上~门女孩不多,她得好好让那小子开开窍,感受一下女孩香气。

    其实她不止一次歪~歪过她家安丝耀喜欢会不会是男生,为此她相当忧虑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想,看来那男生还挺傲!

    “没关系!我能扛住”反正她是来传话而已,他不理,她大不了出来就是。

    “有胆子,我看好你哟,来吧——”安丝绮把她从外面拉进来,关上~门,带着她往里走。

    躲远处洛宁香看唐暖央顺利进去了,兴奋雪地里跳了起来“太棒了!”

    哪知,她脚下一打滑,摔到地上,屁股都摔烂了,这就是乐极生悲!

    唐暖央跟着安丝绮进了屋。

    厨房方向,一手铃着锅子,一手拿着饭勺,穿胖嘟嘟小屁孩从里面出来,看到妈妈,活像见了鬼似,扭头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“调皮鬼,你哪里跑——”安丝绮双手叉腰,母夜叉一般追过去,铃住小屁孩后衣领,把他铃起来,拖到客厅里“又想偷偷溜去外面玩雪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是,绮绮会信么”柳玄月手拿作案工具,被老妈人赃并获了,还有什么可狡辩。

    “不信!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结了,你这不是多此一问嘛”小家伙,像大人一般耸肩,叹息“绮绮真笨!”

    安丝绮头顶冒烟捏起儿子脸“说了不准叫我绮绮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边上笑出来了,这孩子也太可爱了吧,她走过去,蹲下身,笑道“你女儿好可爱,不要拧她了啦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扬起万念俱灰表情“我是男生!”

    “啊?你是男生?”唐暖央无比惊讶,她刚刚还想说,这小女孩大了定是个倾国倾城美人哟,结果,,,,他是男生!!!!!

    “我恨你!”柳玄月深受打击之中。

    “抱,,抱歉——,不过你也不用恨我这么严重吧”唐暖央尴尬了,第一次被小孩恨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亲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算了,亲吧,我知道你们这些大妈,不占我便宜是不会罢休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弄哭笑不得,靠过去,那粉嫩小脸上亲了一下,还别说,亲这么漂亮宝贝,真有种幸福感呢。

    柳玄月捂着脸,叹息“月月又被非礼了,女人都是大色魔!”

    他走开去了,小背影那叫一个凄凉。

    唐暖央顿时就风中凌乱了,,,,

    “真受不了他——”安丝绮翻了个白眼,笑着拉起唐暖央“近家跟我看多了韩剧,整天模仿,别理他,我带你上楼吧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稀里糊涂拉上了楼。

    安丝绮带他来到一个房间前“他就里面,要我陪你进去么?”

    “呃,不用了,我自已进去找他行了”唐暖央考虑到早替人传话,不想让这位姐姐热诚姐姐觉得自已欺骗了她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给你们准备点心,门没有关,你直接进去吧,加油——”。

    安丝绮偷笑着跑下楼,像是给西门庆跟潘金莲牵线王婆似。

    唐暖央咬了咬手指甲,哎,她怎么就上了洛宁香当,来做这种事呢,想好了说辞,她推开门,一鼓作气走进去,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就不分青红皂白说“你好!打扰了,虽然我们不认识,但请给我三分钟时——”

    正房间里换衣服,光着膀子安斯耀,被突然冲进来女孩吓愣住了。

    而等她看清楚他脸,是猛倒抽一大口气,可能是吸太急,她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神哪!她一定是还没有睡醒。

    安斯摇不敢相信自已眼睛,唐暖央!!!!!

    他日夜思念,已经去了英国,远远离开他唐暖央!!!!

    她就这么突然出现他面前,就像是凭空穿越而来,没有一点征兆。

    “咳,,,咳,,,,”她咳整张都红了,如果可以,她想变成蚂蚁,从门缝里悄悄爬走。

    他步过来,轻拍她后背“要不要紧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不要紧——”唐暖央此刻想死心都有,要是她知道洛宁香说人是他,打死她都不会来。

    眼睛瞄到他光裸上半身,没想到衣服下他,已经有跟成年男子一样躯体了,这让她脸红不知该把眼睛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“你,,,你,,,你把衣服,,,衣服先穿起来吧”她舌头都打结了。

    安斯耀看她脸红成这样,不禁笑了“你把我看光了,是不是要对我负责?”

    “呵呵,,,你开玩笑吧,我什么也没有看见,你把衣服穿起来吧”唐暖央闭上眼睛,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她来会是安斯耀家。

    注视渐渐变成了凝望,他有多少想念她,算算似乎只有半年,但他总感觉已经过了好久好久,久到他再次看到她有恍若隔世感觉,可他仍旧爱她。

    他情难自禁靠她近,张开双臂抱住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脏砰砰砰猛烈跳动,她闭着眼睛,呼吸到他发丝清香,还有他肌肤灼热温度,她紧张忘记去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”他呢喃叫着她名字,找到她嘴唇,轻轻覆下。

    他嘴唇微凉,温柔像是一片羽毛,,,

    唐暖央推开他“请不要对我这样,安斯耀,我不知道这是你家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是洛君天妹妹让你来找我,是不是”安斯耀心情低落,走到床边套上了贴身蓝色羊绒衫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宁香啊?”唐暖央弱弱问。

    她走那段时间里,看来发生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“过来做啊——”安斯耀自已坐到床上,拍拍一旁位置。

    唐暖央摇手“还是不了,我把要说话,说完就走!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关系,就此只能是陌生人么,连跟我一起坐一坐都不可以么,你选择了洛君天,我对你来讲就不再是那个你喜欢依赖安斯耀了么”。

    他声声讨伐,她把头越压越低。

    “过来——”他对她招手“我不会对你怎么样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握了握手指,带着并不轻松步履走到床边,坐下,命运这东西都好奇怪,离散了又会重聚,可是这样分分合合,把原有感情都打散,把现感情也弄乱了,变成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“安斯耀,我今天是替洛宁香来传话,她说想约你去看电影,你愿意么”她平淡如常问,不想说他们之间事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去我就去,你不让我去,我就不去”这是安斯耀回答。

    唐暖央发愁看向他“不要把我牵扯进去,这是你事,我不想过问,你自已决定吧”。

    “那谁事才是你事?洛君天么”安斯耀不紧不慢问。

    “他事我也不想管,不要我面前一直提起他名字”唐暖央提高声音,洛君天三个字就像是插她胸口刀,不去想还能遗忘一会,提起了刺辣辣痛。

    安斯耀软下眼神“他欺负你了?又或许他又有了别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跟你没有关系,回答我刚才问题,你到底愿不愿意跟洛宁香约会,好或是不好,给我一个准确答案,她还外面等我,我不能逗留太久”唐暖央面色沉冷,她不想把事情弄越来越复杂。

    安斯耀站起身,拿了一支圆珠笔过来,拉起她手,她掌心写了一个号码“你告诉她,这是我号码,让她打给我,到时我会亲自给她答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着自已手心,胸前有了淡淡忧伤,,,

    想着或许有朝一日,他真成了洛宁香男朋友,那种感觉,并不让人觉得好,但她知道,那不是因为她还喜欢他,因为那一份怅然所失中,并没有痛楚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就要过年了,年乐!”她站起身“我走了!”

    她转身向门外走,不想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”安斯耀急切叫,她走如此急,仿佛一眨眼就不见了“我送送你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想你姐姐看出我们是认识”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装作跟你不认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没有说话,开门出去,安斯耀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迎面,安丝绮端着茶跟点心上来“咦,你们这是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我送送她!”安斯耀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送她!!!”安丝绮惊讶极了,她弟弟是不是改性了?眼睛向来长头顶上,对女孩子是跟石头一样硬他,竟然动心了?!

    “只是送送她而已,你不要想多了,走吧——”安斯耀碰碰唐暖央肩膀,带着她越过姐姐。

    安丝绮美丽大眼睛可疑瞄向他们背影,刚才弟弟碰那女孩动作,感觉两人并不生分,两人似乎不是今天才刚认识。

    难道说两人早就认识了,正热恋之中。

    嘿嘿,,,这小子还挺能藏嘛!!

    唐暖央像是逃难一般走到楼下,门口时候,她推住他胸口“好了,你要送了,就到这里吧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握住她手“你也可以给我打电~话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!”唐暖央抽回手,头也不回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安斯耀苦笑,她还回答真是干脆。

    唐暖央急急往外走,地上冰滑她走路就跟溜冰似,被覆盖草地上,拿着妈妈皮鞋使劲往力装雪柳玄月,看着往外走大姐姐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阵惊慌尖叫过后,她滑行了好几米,重重摔了地上,整个人都趴雪里,嘴巴里也吃到了雪。

    电~话号码!

    来不及去管自已,她赶紧先看向手心,呼!还好还,不然要给宁香骂死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是海狮么”头顶传来一个幼稚童声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唐暖央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对柳玄月微笑“姐姐不是海狮哟!”

    “哦,我弄错了!”

    “这才乖嘛——”唐暖央撑着地面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海象才对”

    唐暖央被刺激摔回地上。

    “海象,海象,我给你吃冰淇淋好不好”小魔鬼微笑从地上抓起一把雪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,你乖,不能这么干哦——”唐暖央恐惧微笑,有种不详预感。

    “肥肥,胖胖大海象,冰淇淋来啦——”柳玄月把雪全部洒到她脸上,笑无比开心。、

    唐暖央铁青着脸,想要揍他屁股,不得某人说,小孩子都是魔鬼,她现也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嫂子,你出来啊!”

    外面,风里冻要僵掉洛宁香,篱笆外喊。

    唐暖央爬起来“弄你妈皮鞋,等着背她收拾吧,小—女—生——”

    她特别加重后面几个字。

    柳玄月嘴巴一瘪“坏姐姐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,哭吧,你这小魔鬼”唐暖央不会上他当了,扔下他步出了柳家,后来想想,她似乎又不应该跟小孩子这么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一到门外,洛宁香就把她拉上了车“他答应了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沉思了一会,把手举到她面前“我没见到他,不过这是他电~话号码,他人不家,我说是他同学,有题目请教,她就把号码给我了,我刚才卫生间里给他打过了,说了你名字,他对你有印象,说让你打给他,到时他会亲自给你答案”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干太漂亮了,我爱你!”洛宁香抱住唐暖央,用力她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〖启蒙书网∷∷无弹窗∷纯文字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