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我伤的是皮毛,你伤的可是心!

君天与暖央——我伤的是皮毛,你伤的可是心!

    豪门童养媳_豪门童养媳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与暖央——我伤是皮毛,你伤可是心!来自    一个大男人有喜,这像话么,就算她不聪明,也听出他是糗四叔。

    洛君天接收到她眼神,忙说“哦,看来我没有幽默到你,真遗憾”。

    坏蛋!就会狡辩!

    唐暖央没心情跟他多废口舌,抬了抬下巴,冲着外面点了点“四叔他到底怎么了?你一定知道对吧!”

    洛君天忍不住发火把手里榴莲往盘子一丢,扬起绿眸“你就那么关心他?轹”

    “你一会讨厌他,一会又喜欢他,洛君天你真让我好混乱”唐暖央觉得她面对分明是一条变色龙。

    洛君天迅速又勾起笑意“不用混乱,我不是不喜欢他,我是不喜欢你太过于重视他而已”。

    “少说没用,告诉我,四叔他怎么了?”事发突然,她得先搞清楚醌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”洛君天耸肩,一副诚实模样“我跟你一样,现也是相当相当困惑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撇嘴“算了,我去看看他——”。

    她说着,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走没两步,洛云帆从外面进来了,鼻子上面捂着手帕。

    “四叔,你不要紧吧”唐暖央上前,关心问,他脸还是白不正常呢。

    “把榴莲拿走!”洛云帆气虚指着洛君天手上那一盘榴莲,他把吃午饭全吐了,这会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“榴莲?你是因为这个才不舒服?可洛君天分明说你喜欢啊?”唐暖央不解说,稍后她猛看向洛君天,心里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是明知四叔受不了榴莲味道,还故意说他喜欢,拿到他面前去熏他。

    “干嘛用这么深情目光看着我,低调点”洛君天悠闲悠闲又捡起盘里咬过那颗榴莲,像品尝绝顶美味般享受着,把洛云帆那张痛苦脸当作他乐源泉。

    唐暖央过去,一把夺下他手里盘子。

    “喂,唐暖央,我还没吃够呢,还给我”洛君天跟个孩子似,那里喊。

    她不理他,拿着盘子走进厨房,出来时候,手里拿了一瓶柠檬香空气清剂。

    朝着空气里喷了几下,驱走榴莲味道。

    “没味了四叔,你把手帕拿下来吧,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不吃,还害你这么难受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这才把手帕从鼻子上拿开“不知者不罪!那些明知不故意为之人才叫可恶”。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,眼睛意有所指瞥了一下坐沙发上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四叔这话说极好,不知者不罪,我也是真不知道,你每次说不喜欢,我都以为你是装出来,因为不好意思吃,才会说不喜欢,误会,绝对是一场误会,你说这世界真真假假又假假真真,根本就弄不清楚”洛君天那边干脆就自已往枪口上撞。

    他死不承认自已故意捉弄,又能拿他怎么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自然是已经全都心知肚明了,洛君天这是换了阴险法子整四叔,想想看。他也不可能一下子变那么,都怪她太笨了,脑子弯转太慢了。

    可她还真不能把他给怎么着了,他一句我真不知道,就把事情给推一干二净,他们又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洛云帆盯着洛君天,忽然身边往旁边斜倒。

    唐暖央顺势就抱住他“四叔,四叔,你怎么样,要不去医院看看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洛云帆把身体重心往她身上靠了靠,让两人为接近,一边虚弱说话,一边用眼角瞄着洛君天。

    只见洛君天那张脸已经黑里透青,与众不同了。

    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这话说妙,你会玩,我也一样会!

    洛君天掌心用力拍拍身边座位“把四叔放下来吧,我给他按摩按摩,保准他立刻清醒百倍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白了他一眼,不要以为她傻,这话横听竖听,都很恐怖。

    她扶着洛云帆坐到洛君天对面沙发上“我给你去倒温开水吧,你喝了舒服一点”。

    “好!”洛云帆冲她柔柔一笑。

    洛君天那里马上做出呕吐状。

    唐暖央进去倒茶,洛君天立马踢了一脚茶几,挖苦洛云帆“你怎么就不干脆说你食物中毒,死了呢,这演什么男版林黛玉啊”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演?”洛云帆靠那里,幽幽反问。

    “要个狗屁证据,就你那蹩脚演技,也就骗骗老弱妇孺,不过你确实挺奸诈了,很会抓住别人弱点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轻轻笑了“无凭无据你可不要冤枉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弯腰,猛抓起拖鞋朝他脸上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似乎是早已猜到洛君天会偷袭,洛云帆轻巧把身体一侧,拖鞋从他身侧飞过,可他没料到是,这是声东击西前奏,另一只鞋紧接着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可没能躲开,拖鞋不偏不移砸他脸上,掉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洛云帆淡若煦阳脸轻微僵化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此刻表情像是终于从臭气熏天下水道钻出来,沐浴芬芳阳光下那么舒畅“洛云帆,你以为识破我伎俩时候,说不定那只是我引你入计第一步骤哦,如果你水平只有这么一点话,以后怎么对付我呢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又如何肯定,我不是故意那你低看我呢”洛云帆僵化着吐出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闻了我脚香味了,就别那里死撑啦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拿着白开水出来,不知道外面刚刚发生事情,把水放洛云帆面前“喝吧,有点烫,你慢慢喝,胃会舒服点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那里吃味勾了勾唇,倒不见她对他有这么好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洛云帆拿起水杯,一口一口慢慢喝。

    唐暖央正要把头抬起来,无意间看到躺地上鞋子,这不是洛君天嘛,他鞋怎么会跑到这边来呢。

    “老婆,把拖鞋捡给我吧”洛君天那边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鞋什么时候会自已长腿跑?”唐暖央讽刺他。

    她能预想到他又了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跑,是飞,咻一下,就跑那里去,拦都拦不去”洛君天略带烦恼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捡起两只鞋,没好气扔到他面前“麻烦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”。洛君天挑起眉毛斜视过去“你一个小屁孩有资格跟我讲成熟幼稚问题么”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我一个小屁孩都能分辨成熟跟幼稚,所以你做出这样事就不觉得可耻么,你简直就是个还穿着开裆裤调皮鬼”唐暖央实没想到,刚故意用榴莲整个四叔,这会又用拖鞋砸他,让她怎么能不无语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冲我张牙舞爪跟狮子似,活腻味了是吧,去做饭,我饿了——”只要一听她为洛云帆抱不平,他就来气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你老妈子,今天你做”唐暖央一听他指挥语气就来气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不吃,大不了都不要吃”洛君天把身体往另一边侧过去,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洛云帆那边放下了杯子“都少说一句话,我去煮饭!”

    唐暖央转过去,面对洛云帆时,态度立刻就不一样了“那怎么好意思呢,算了,还是我去煮吧”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做吧”洛云帆提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煮一下很要,你休息吧”。

    “暖央还没有试过我手艺吧,反正我坐着也不见得能好好休息,不如跟你一起去煮饭呢”。

    他都这么说了,她也不好再推让“那好吧!”

    洛云帆起身跟唐暖央一起去厨房。

    “四叔,请留步——”洛君天那边阴阳怪气叫。

    洛云帆料定他会叫住他,笑转过身去“叫我有事么”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事啊,没事干嘛叫你呢,我想问问,你打算做什么菜?如果烧不好,我到时可是会摔盘子哟!”洛君天对他笑无比阴森。

    话没有把洛云帆吓倒,倒是先把唐暖央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四叔你还是坐下吧,算我请求你了”她可不想待会吃饭时,上演飞盘子杂技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唐暖央这么恳切表情,他不想为难她“傻姑娘,你一个人包揽,辛苦是你,那今天我就放宽了心,等着品尝你手艺喽”。

    “好,你去坐!”唐暖央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洛云帆又坐回沙发上继续跟洛君天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厨房里传来炒菜声音,唐暖央跟个陀螺似,一会转到这边,一会又转到那一边,这边炒着,那边炖着汤,米饭电饭堡里面也煮开了。

    不到一个小时,五菜一汤就煮好了。

    她把菜一盘盘端出去,筷子跟勺子,米饭也全都盛好。

    “可以吃饭了!”她解下围裙,对沙发上两位大少爷喊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起身来到餐厅。

    饭菜香味飘洒餐厅里,充满了温馨感。

    “我随便煮了些家常菜,希望四叔你喜欢吃”唐暖央谦虚说道。

    洛云帆微笑拉开椅子,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希望我喜欢吃”洛君天吃醋臭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唐暖央白了他一眼,为了不吃饭时起争执,她假笑对他说“那也希望你喜欢吃啊,可以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啊!”洛君天靠过去,她唇上速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洛云帆笑容也速阴沉了。

    “吃你饭吧——”唐暖央有点难不情,用眼神对洛君天说,今天要不是四叔来了,我才不会跟你讲话,冷战期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洛君天坏笑笑,拿起筷子吃起了米饭,大加夸赞“嗯!老婆米饭煮真好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多吃两碗”唐暖央随口回答他。

    “我要吃那个,给我夹!”洛君天点着那碗糖醋排骨。

    “你手断了?又不是很远,自已不会夹啊”。

    “那个太滑了,夹到一半要是掉下来,到时恐怕我们三人衣服都要被染色了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那么烦呢”唐暖央夹起一块排骨,往他碗里递去,因为她一点也怀疑他会故意把夹起来糖醋排骨扔到四叔身上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握住她伸过去手,吃掉她筷子上排骨“味道真好!”

    他握着她手不放,唐暖央脸红挣扎“吃了就放开吧,我也得吃饭呢”。

    “想让我放开你,除非你喂我一口汤”洛君天耍赖。

    唐暖央脸红了“你自已喝!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会放”洛君天态度很散漫,很坚决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面对耍无赖洛君天,唐暖央是完全无能为力,加上洛云帆,她也不想弄太僵“算我怕了你了”。

    她勺起一点汤,送到他嘴边。

    “吹凉了给我!”洛君天抛着媚眼说。

    “你别给我得寸进尺”唐暖央想把汤直接塞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“太烫东西,我真不能喝!”洛君天满脸愁绪,一副可怜模样。

    唐暖央崩溃了,二话没说,把汤放到嘴边吹了吹,再送过去“洛少爷,洛大爷,洛老爷,这回总可以了吧,罗嗦,今晚睡沙发!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那么恶毒吧!”洛君天怕怕笑。

    “我会!我不跟你开玩笑,张嘴——”唐暖央凶巴巴命令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,谁家老婆像你这么凶啊”洛君天听话把嘴张开,唐暖央立刻把勺子塞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这一番看似斗嘴胡闹之后,唐暖央内心冰凌消融了不少。

    看来要打破冷战,还是得逼对方说话,只要开**流,无论说好话坏话,都能让关改善。

    “就会来这一套”她嘀咕着,嘴角有了笑意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他们这么亲密互动,这饭是再也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起点,他就错失了太多机会,都说日久生情,暖央对君天,是否也已生了情。

    洛君天放了唐暖央,食欲很好扫荡着桌上菜,只要是她做,就算有时味道怪怪,他也觉特别好吃。

    他用眼角余去瞟失意洛云帆。

    哼,狡猾老狐狸,你伤我只是皮毛,而你自已伤可是重要那颗内脏。

    没错,他是故意当他面这么做,洛云帆喜欢唐暖央,他早就看出来了,他要让他知道,他永远也别想得到她。

    对一个暗恋者来说,还有什么比看到心爱人跟别男人亲亲我我加揪心呢!

    “四叔,你吃啊,我老婆手艺还行吧,我现天天吃她,都上了瘾了,一天不吃,我就浑身难受”洛君天笑容满面说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极为别扭,她不是那么会联想到那方面人,可为什么他话,让她觉得很色情呢。

    她桌下踢了他一脚“你别乱说!”

    “亲爱,我说是做菜,你以为是做那个什么啊,你别想歪好不好,小色女,天黑了就会胡思乱想”洛君天捏了捏她脸,笑容别提有多暧昧不清了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唐暖央脸一阵通红,看看洛云帆脸就红了,关键是她还百口莫辨。

    她脸憋红了半天,憋出两个字来“吃饭!”

    豪门童养媳_豪门童养媳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与暖央——我伤是皮毛,你伤可是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