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冰火两重天!

君天与暖央——冰火两重天!

    豪门童养媳_豪门童养媳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与暖央——冰火两重天!来自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!”洛君天摇头。

    这处别墅是他绝对保密,照理不会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他也不像是骗人,眼睛紧盯着下面车子,车内人陆续从车里下来,不过因为他们关了车灯缘故,完全看不到脸妲。

    会谁呢禾?

    “叮咚”

    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对看一眼,他们两人此刻都摸不到头绪。

    “我下去看看”洛君天沉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穿成这样不宜露面,还是我下去看看吧”唐暖央抓起外套穿身上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你给我回来”洛君天上前拉过她“万一是坏人怎么办,乖乖留这”。

    “要真是坏人,来这么多,你一个人也挡不了啊,到时候我不一样危险”。

    “那一起去总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洛君天披了一件睡衣后,他们一起走下楼。

    这深夜造访大阵人马,让他们纳闷极了。

    走到大门前,洛君天把唐暖央藏身后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外面站着全是刚才派对上朋友们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顿时诧异说不上话来,怎么想,也想不到会是他们,关键是他们怎么知道这里?!!!

    里面跟外面人,搞笑大眼瞪着小眼。

    “暖央”两个人影从后面钻出来,蹦到唐暖央面前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正是蒂娜跟布兰丝佩。

    唐暖央拍了一记额头,原来这些人是她们引来,是她太大意了,让她们到这里来接她,暴露了她地址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眼睛询问,她们又是谁?

    “是我同学!”

    “君天,不请我们进去么”站前面毕维特,笑兴味,打量着洛君天身上睡衣,笑道“哟!这小美女家里还有你睡衣啊”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这里是洛君天家,只听刚来过这里两个女生说,这里是唐暖央家。

    而跟洛君天玩比较亲近同班好友知道他老婆名字,换言之,他们几个已经知道这对未婚夫妻刚才派对上演双簧,耍他们团团转,这会也该轮到他们来戏弄戏弄了。

    “对呀,君天这睡衣还非常合身呢”另一个好友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都来了,不请我们进去坐一坐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出他们是故意来捣乱了“太晚了,改天吧!”

    “大家累不累,要不要进去休息参观一下啊”毕维特拍手,鼓动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累!”群众呼声很热烈。

    唐暖央后面捅了捅洛君天腰“让他们进来吧,不然今晚不会善罢甘休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让开道“请进吧!”

    一众人鱼贯而入,涌到客厅。

    “你去招呼他们,我去拿饮料”唐暖央扔下一句话,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迎面正好撞上,正四下打量毕维特,他吊儿郎当坏笑,拦下她去路“小美人家不错嘛,精致有品味,特别是卸了妆你,加可爱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阵紧张,这男生眼神让她觉得很下流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朋友正调戏他老婆,上前推着他往沙发边走“这里美眉多是,你就别惦记那一口了”。

    “可我就喜欢这样纯情小美人,看上去鲜可口极了,我很想上她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色铁青起来“毕维特,别***跟公狗似,到处摇晃你那根肮脏东西,你敢打她主意,我废了你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你爱上她了么,才那么一会就爱如此浓烈了?你之前还把你女朋友介绍给我呢,这个你怎么就不肯啦,她对你有什么特殊意义么”。

    “少装蒜了,你不是已经知道她是我谁了嘛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”毕维特大笑不止,圈过洛君天脖子“哥们,怎是一个惨字能够形容你啊~~”。

    “闭嘴,不许宣扬,不然明天我把你扔给教务主任那老头,他对你菊花可一直垂涎三尺哦!”

    毕维特惶恐屁~眼一阵收缩。

    洛君天轻飘飘弹开他手,对一众人说“要休息敢紧休息,休息够了给我滚蛋!”

    唐暖央拿了饮料出来,堆桌上。

    一群人纷纷拿来喝。

    “君天,我想上卫生间,你这里有么”一个朋友故意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憋着!”洛君天懒理他们,脸臭臭。

    “咦,可你怎么就知道没有了,好奇怪哦”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奇怪嘛,这里还有他拖鞋呢,这到底是谁家呀?”

    朋友们故意你一言我一语议论。

    洛君天沉默,不开金口。

    唐暖央表情颓然,有一句没一句应付两个同学询问,弄她脑袋都炸了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留这里睡,你家那母老虎不生气啊,弄不好会撕了你皮,到时你还不得乖乖跟她回家呀”。

    “而且这老虎要虽极为凶残猛兽,弄不好会把你脸上咬出血来”。

    “咬算什么呀,还有36式大刑伺候呢”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还剩下359式,哈哈,,,,”……

    这场持久嘲笑大会洛君天发飙把他们全都轰出去才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半了。

    “看你交都是些什么猪朋狗友”唐暖央没好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怨我么,不知是哪个白痴把地址给泄露了”洛君天被朋友嘲笑了半天,面子都丢到下水道去了。

    “泄露了有什么,我们这又不是中东基地,你不出去泡妞鬼混,会弄出这么多事嘛”真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本来今天是我不对,我不想说,但是你左一个泡妞,左一个鬼混,我就不爱听了,我充其量不过去瞒着你去参加朋友聚会,可你非要把事情极端化,还那里演了那么一出好戏,这下子你满意了,搞不好明天整个学校人都知道我洛君天被老婆修理了”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活该!“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这刁妇”。

    “抱歉,本小姐还是水当当少女,请不要用妇这个词,晚安”

    后两个字,她说极为用力。

    床上,两人背对背躺着,中间隔着很大一块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客气卷过被子,用身体压住。

    洛君天身上马上就只剩下一半被子了,他也不客气扯过来。

    整个晚上,他们都用抢被子这种幼稚发泄行为中度过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冰河时期轰轰烈烈到来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脾气就是这样,她能吵时候,那还不算生气,等她真生气了,她可以一整年把对方当成空气,定力极强,山崩地裂都无法撼动她那张静如止水脸。

    可偏偏洛君天个性急躁,一天二天还好,长此以往,怎一个抓狂了得。

    他无论是说好话,还是吼她,几个回合下来,他还是没能撬动她,就好比一块冰块,用温水泡或是用斧子砍,结果都是白费力气。

    渐渐,洛君天也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他用行动抗议她冷战,隔三岔五出去,弄一身酒气回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视若无睹,她知道他故意做给她看。

    一晃几个星期又过去了。

    2月底过年,唐暖央正寻思着春节这么重要日子,爷爷该会叫他们回去,电~话就来了。

    是洛云帆打开,一直以来,他都是爷爷左右手。

    唐暖央很是开心,跟洛君天冷战了这么久,她都要得自闭症了。

    “真么,你要来英国啊,太好了,太好了,我去机场接你”。

    “女校可以随便出来么”电~话另一头洛云帆敏锐铺捉到了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我还没有跟你说呢,那个,,,我转校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长眉轻皱,黑眸瞬间变冷“到底还是跟君天一起住了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讶异“四叔,你太聪明,我都没说,你就全知道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太笨了!”洛云帆自嘲,握了握拳头,近因为工作太忙碌,他只是忽略了这么一小段时间,就发生了这么翻天覆地变化。

    “啊?你笨?”唐暖央不懂他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那既然这样,你就来接我吧,我后天到,时间我到时传简讯给你”。

    “嗯!好!”

    唐暖央这边笑嘻嘻挂了电~话,那边洛君天就进来了,正好看到她脸上笑香朵花似。

    他有多久没有看她笑那么开心了,他万分嫉妒跟她通电~话人。

    “男人?”他走过来,把车钥匙往茶几上一扔,质问很简洁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容顿时消散,她放好手机,拿起遥控按开电视机。

    无视!赤~裸裸无视。

    洛君天深呼吸呼吸,这是要逼疯他节奏啊,他一屁股她旁边坐下“听说瑾璃就读艺术学校,离我们学校不远,你说我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”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,,

    唐暖央冷不丁拿起靠枕砸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为了刺激她,他可真是什么混帐话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扔开枕头“你再每天摆这么一张面瘫脸给我看,我可就真去找她了,她比你可爱多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抿抿唇,倔强扭开头,他不知道这几句话有多可怕,让她觉得自已时刻站悬崖边沿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我忍耐是有限度”洛君天被惹毛了,踢了一脚茶几,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走后,她蜷曲着身子抱住膝盖,他们之间似乎总是走不出这个这恶劣循环。

    二天后。

    上午1点,唐暖央跟导师请了假,前一天,洛云帆发信息来说下午一点到。

    她这会从里坐车到机场,都要近一个多小时,万一堵车话时间就拖长,早一点出发总没错。

    机场。

    唐暖央抬起手腕上表看了看,12点55了,到了。

    她身边有许多前来接机,都跟她一样盯着出口。

    一点十分,出口又涌出一大批人,她是一眼就看到拎着黑色行李袋,衣着简洁文雅洛云帆,他一直给人非常稳重温柔,很修养感觉。

    跟他比起来,洛君天简直就是个土匪。

    “这里,这里”她对他挥手。

    洛云帆微笑向她走去,到了她面前,不由分说给了她一个大大拥抱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这一切亲昵,归于家人爱,而非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他松开她,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“越来越漂亮了,学会打扮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一来就夸我,人家会不好意思,走吧,今天我翘课陪你去玩,感动吧”唐暖央挽住他手臂。

    “好好学生唐暖央也会翘课么”洛云帆笑容温润,有银亮精光。

    唐暖央抓了抓头发,不好意思吐了吐舌头“又被你看穿了,四叔,我有时侯真怀疑你会读心术”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会!你想学么”洛云帆看着她,深不见底黑眸里,有着一汪温柔感情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了解她,是因为他收集着她一点一滴,虽然不够多,但对他来说,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“想啊,要是我也有那种本事话,也好想看看某个人心里究竟有没有我?”唐暖央说着,心情不由就低落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手劲稍大捏了她一下“如果你觉得他心里没有你,看清楚了岂不弄伤心,还不如不去看好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缓缓回过神,笑着点了点头“你说也对,还不如不看”。

    “嗯!这就对了!”洛云帆轻轻将她一边长发拨到后面,笑格外柔软。

    洛云帆如以往那样,机场附近租了辆车。

    他从小跟母亲一起生很简朴,所以到如今就算有再多钱,也不习惯过于奢侈。

    车子由机场开往市区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之后,先找了一家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“四叔,你这次来会呆几天啊?你住酒店么?”

    洛云帆想了想说“住几天还不一定,这次没什么工事,主要就是来看看你跟君天这边呆怎么样,你跟君天不是有套别墅住嘛,我就住你们那里吧”。

    “哦,那也好啊,只是”唐暖央表情纠结“我怕,洛君天见到你,态度不会好,你好心好意来看我们,那家伙对你又总是那么恶劣,有时候想想,他太让人寒心了”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一直就是那样,未来也不会有改善一天,你就当没有听到好了”洛云帆轻松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他像你一样好脾气,那这个世界就太平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笑温润“可惜君天从小就是这个样子,改不掉了,对了,过年了,你们应该也要回去,爷爷可讲究啦,你们要是都缺席话,这团圆饭他铁定吃不下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前几天也是想这个事,待会你跟洛君天去说说吧,我近不想跟他说话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吵架了?”洛云帆笑意加深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架早已吵完了,现是冷战”唐暖央没怎么留意他表情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会帮你说说他,这道菜味道不错!”洛云帆咀嚼着,俊逸脸上,煞是愉。

    吃过了饭,他们又到别地方去转了一圈,一起欣赏英伦风景,美丽教堂,塔桥,本来还想去泰茵河畔走走,不过距离他们所地方有点远,打算改天再去。

    休闲时光总是过很,一眨眼天色就暗沉了。

    “糟了”唐暖央想起每天4点半,洛君天会停车场等她,冷战期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这会都已经六点了。

    可是奇怪,他怎么没打电~话给她呢,难道手机没电了?

    她从包内侧袋中翻出来,按了一下,电还满格呢,那他怎么会没来电~话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暖央?”洛云帆看她拿手机发愣,走近她,扶了一下她肩。

    “哦,没怎么,时间不早了,我们回家吧”唐暖央放好手机,心里忐忑,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因为以洛君天性格,发现她请了一天假,到天黑了还没有出现,他是绝对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出她心中所想“那我们就回去吧!

    “嗯!呆会到了那里,洛君天要是说话难听,你不要往心里去”唐暖央提前给他打预防针。

    “放宽心吧,你可别忘了,我跟他一起生活时间比你长”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!”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唐暖央心脏砰砰直跳按了大门密码。

    门应声而开,她先走进去屋,看到洛君天鞋子脱玄关处,这么说,他人家!

    她自已换了拖鞋,又拿鞋给洛云帆换,两人并肩走进屋里。

    客厅大沙上,洛君天双手环胸前,两条长腿搁茶几上,俊脸就跟蒙了一层冰霜似,阴恻侧,像从地狱爬到人间阿修罗。

    看到洛云帆,阿修罗阴气一瞬间变为杀气,他眯起绿眸,死死定他脸上,维持着一个动作,好半天不动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这情况,原本她是不想打破冷战法则跟他说话,可似乎不得不说了。

    她吸了一口气,面无表情说“四叔今天来,我去接机了,之后我陪他逛了一圈,就是这样,他好不容易来一趟,麻烦你不要摆出仇人架势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鬼魅一样,幽幽把视线从洛云帆脸上移到了她脸上“之前拿原子弹都炸不开嘴,怎么这会主动张开了?早知如此,我是不是一早就该把洛云帆给叫来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们吵架事,暖央跟我说了,君天,你早该给我打个电~话了,她啊,听我话了”洛云帆完全不把洛君天骇人表情放眼里,笑弯了眸子,抬起手来抚摸了一下唐暖央长发。

    豪门童养媳_豪门童养媳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与暖央——冰火两重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