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360式,每一式都很销魂!

君天与暖央——360式,每一式都很销魂!

    豪门童养媳_豪门童养媳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与暖央——36式,每一式都很**!来自    唐暖央!!!

    怎么可能真是唐暖央呢!!!

    他这会终于体会到什么兵荒马乱,乌云盖顶,眼前一片漆黑滋味了妲。

    真希望这是一场噩梦,好让他点从这个化着烟熏妆,穿着火红色超短裙唐暖央手里解脱出来,实是太恐怖恐怖了,,,禾,

    周围人全都给这突如其来事件给弄懵了。

    一直无声垂着头,喝醉醺醺女孩,突然之间跟身手敏捷跟x特警一般跳起来,动作行云流水踢翻了一个女生,豪放坐上男生大腿,拽过他衣服,直接不能直接诱~惑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一直沉睡木乃伊众人几乎要将之忽略过去时候复活了!

    当然,他们眼中是诱~惑,洛君天眼中是恐吓。

    原本靠洛君天上下前后左右女忿忿不平怒视着她,争夺也要讲个先来后到吧。

    带唐暖央过来男生毕维特一脸失望,这个小美人怎么也没能逃过君天魅力呢,,,

    谁也没知道唐暖央就是洛君天口中那个虽然凶悍,但是对他却是百依百顺,床上功夫了得母老虎。

    “36式,我可承认不住啊”洛君天讪讪说道,握住她小手“亲爱,放我一条生路吧”。

    他错了,他真错了不行么!

    唐暖央媚眼如丝抚摸他脸,笑很诡异“我是想让你舒服啊,你家那不争气母老虎才会18式嘛,太弱了,弱爆了,跟我一起,我包管让你今晚尝到欲仙欲死滋味!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好么”洛君天低压声音,求饶“我错了,我真错了,这里人多,给点面子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好,没问题!不要说面子,里子都给你,我可不是你家那母老虎,不知变通”唐暖央弯下腰来,烈焰般红唇凑上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习惯性搂住她腰。

    唇温柔落他脸颊上,绵软让他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然后,转瞬间,她就开张嘴咬住了他脸。

    “嗷”洛君天惨叫,忙把她掰开。

    脸上已经留下两排清晰牙齿引。

    洛君天刺痛,用手摸了一下,指尖上沾到一点血迹,他悚然看她“丫头你太狠了吧,你是要把我咬破相是不是”。

    他是注重脸蛋!

    唐暖央笑,笑娇憨,捧起他脸用力揉搓“帅哥,超级帅哥,你怎行就不懂我心呢,这是爱表现,今晚,我要吃了你,把你骨头磨成粉,把你灵魂绑架我身边”。

    其他人不由打了个冷颤,这么疯狂另类求爱,听人瘆慌。

    “这小妞该不会是发酒疯吧!”有人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八成是醉了,不然她干嘛对君天实施这种暴行”。

    “她该不会饿了,把君天当成鸡腿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过她为什么不咬身边毕维特,而是千里迢迢去咬君天呢”。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分析这个情况,后有一个人得出结论“可能是君天看上去美味吧!”

    洛君天默默忍下来,被误解成她发酒疯,总好过让他们知道这是他老婆教训他吧。

    那面子里子什么子都丢光光了。

    他僵硬笑笑“说有道理,这小美人醉不清”。

    “我醉了么,我醉了么”唐暖央圈住他脖子,嗲嗲抛媚眼“帅哥哥,人家真没有醉,你知道么,你特别像一个人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嘴角隐隐抽搐,他可不就是一个人嘛“丫头,你真醉了,不要闹了好么”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一定要闹,你吧,特别像我”唐暖央故作迷糊眼神精湛了一下,对他轻飘飘吐出两个能损死他字“表舅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听岔气。

    边上人哈哈大笑,除了洛君天跟唐暖央谁也不知这表舅杀伤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他带着随意笑靠到她耳边“我回家再向你解释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捏起他下巴,表情天真微笑道“不好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真是欲哭无泪,脸上维持着僵笑,嘴巴不动发出声音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想怎么样,你不知道么”唐暖央把手摸进他衬衣里,捏住他胸口红草莓,用力拧转。

    “嗷,痛,痛,停手”洛君天痛差点惊跳起来。

    她妖媚把红唇贴他喉结上“这是36式第一式,棒不棒,爽不爽,舒不舒服,还有359式哦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额头冒出一层细密冷汗,毒妇人心,这话一点没错。

    他抓住她手,解救出自已胸前那块肉,附她耳边,小声求饶“老婆我真错了,你就别折磨我了,有事好商量,何必当众对我用酷刑呢,是不是,回家,我们回家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推开他脑袋“别啊,你出来一趟多难得,我也是经过姐妹大力推荐,特地赶来看你这个超级大帅哥,要玩就玩透了再回家,你不是说你玩到天亮,你家里母老虎都一声敢吭嘛”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开玩笑”洛君天笑跟哭似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开玩笑哦,好好笑哦,你这么有男子气概,这么酷,这么拉风,我崇拜想要把你咬成肉条”唐暖央笑天真无邪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别人听来这话好肉麻。

    洛君天听来也确实好肉麻,就跟屠夫拿着刀跟磨具,他耳边墨一样,肉真很麻。

    “她醉成样,不如我送她回去吧”洛君天对其他人说道,这里不能呆下去了,他实不能想像,接下她还会冒出什么惊人之举来。

    以她现精神状态,当场剥了他衣服,拿皮带抽他都是有可能。

    刚刚把唐暖央带过来男生毕维特出声抢夺了“她可是我先中哦,要送也是我来送吧,小美女,要我怀里来,我就喜欢你这种狂野女孩!”

    他说着,目光由她腿一路看到她脸上,这个过程中,他已经扒光了她衣服,幻想着如何来蹂躏她。

    洛君天瞳孔颜色加深,恼火看着她超短裙子,谁让她穿着这么暴露,这该死裙子怎么这么短。

    他用手挡住她大腿上春光,暗怒瞪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嘲讽了勾起唇,无惧回视,臭小子,你好搞搞清楚谁对谁错,再来向我瞪死。

    “君天,我今天可是一定要带走她哟”毕维特那边又发难,对于如此鲜猎物,他也不想放弃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毕维特,她不行!”洛君天抱紧唐暖央腰,宣称对她占有权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也太不够意思了,刚才还说对她没意思呢,这样吧,今天就让我一回”。

    “除了她谁都可以让你,这女孩,我要!”洛君天语气不轻不重,但十分坚定。

    毕维特笑容中多了一丝冷意“君天,我看还是让这个小美人决定由谁来送她吧!”、

    洛君天自信点头“好啊!”

    他笃定这丫头不敢跟毕维特走,这丫头可精很,才不会把自已置于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两个男生一起把视线落到唐暖央身上。

    而从他们开始争着谁送她回去当下,她垂着眼发呆,又跟刚才一样安静了,就跟局外人似。

    以至于谁也不知她心里向着谁,她看来神秘都有点莫测高深了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我送你回去吧,刚才你可是先同意了我邀约哦!”毕维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握了一下唐暖央腰,挑起她下巴,用一种只有他们之间才看懂眼神,对她说道“你还是希望我送你吧!”

    唐暖央眨眨眼睛,也不回答毕维特话,也不响应洛君天。

    她视线他们身上来回看,吊足了别人胃口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她不以为然挥挥手“好难选,不如你们剪刀石头布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疯了吧你”万一他输了,她要跟毕维特走么。

    “你不敢玩么,会不会太逊了”唐暖央嘲笑他。

    毕维特伸出手,反正他无所谓,赢了今晚就情玩弄,输了也只好认喽“来吧,君天,这主意不错,公平公正,我们一局定输赢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俊脸渐渐绷紧了,黑沉黑沉。

    他不像毕维特那么无所谓,这可是他老婆,他怎么可能把老婆给别男人玩,可剪刀石头布这种东西,完全是碰运气,谁能保证谁会赢。

    “我不玩!这女人我要定了!”他面色冷凝。

    他承认自已没有这个勇气去输掉她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今天真很奇怪,一个女孩子而已,干嘛这么较真”毕维特看洛君天似乎要动真格模样,不由打着哈哈缓和气氛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是我”

    正洛君天做好丢脸打算说出她真实身份,不然今晚这闹剧是收不了场了,哪知他话说到一半,话就给唐暖央截去了“帅哥,霸道可解决不了事情,就算你是我老公,今天我想跟谁走,也是我自已说了算,你不来,我就直接跟她走喽”。

    “你别越弄越过分了”洛君天脸色急剧变难看。

    “君天,小美人都看不下去发话喽,你还是跟我来一局嘛,放轻松点”毕维特那边笑。

    不是你老婆,你当然轻松啦!

    洛君天想了想,抬起手来,他想好了,不管输赢,他都不会让她跟毕维特走“来吧!”

    “剪刀,石头,布”

    随着口令念出,其他人都紧张看着结果,只有唐暖央不关心。

    都说越想赢,结果就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结果是洛君天出了布,毕维特出了剪刀,洛君天输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,君天,愿赌服输,小美人今天归我了,你要是想话,明天来第二波好了”赢了毕维特得意忘形大笑。

    洛君天面色死灰。

    毕维特过去拉唐暖央“来吧,你是我战利品!”

    洛君天喉结滑动,诅骂句子已经迫喉间了。

    关键时间,唐暖央躲开了毕维特手,不慌不忙说“你是赢了,不过我规则是,谁输了,我就跟谁走”。

    场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分明给洛君天放水嘛。

    毕维特笑脸也滑稽凝固脸上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嘛呀帅哥,抱着我走啊”唐暖央拍拍洛君天肩,搂住他脖子。

    洛君天浮起意,这小妮子是故意整他,让他紧张个半死,不过她也不会傻作弄到自已头上来,她就是要弄他心力交瘁,折腾死他,那她心里才会痛。

    他抱起他,跟其他人道了一声别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门外,寒风冷冽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都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她抱到车边,把她塞进副驾驶座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庄园,开了很久,一直开别墅都两人都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一个气没话说,一个是不知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一停稳,唐暖央就立刻下了车,面无表情进了门。

    洛君天随后慢吞吞进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甩了脚上高跟鞋,赤脚上了楼,抽了两张纸巾,盘坐椅子上,泄愤似擦着嘴巴。

    洛君天无声息坐到她对面“我能解释一下么”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,我听听看你不能狡辩到什么程度”她嘴上冷静,心里面早已火烧火燎了,听到解释这两个字她就来气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去了外公家,中途朋友打电~话给我,才过去,真,相信我!”

    洛君天表情颇为真诚,以假乱真,男人这种时候,他们通常会垂死挣扎到无话可说为止。

    “你就编吧,编吧,我早就打电~话到城堡去过了,压根就没有什么表舅,洛君天,你那么会虚构,你怎么不去当作家啊,肯定畅销”唐暖央没打过电~话,可这不明摆嘛,蒂娜一早就接到消息他会去,还敢撒谎说是中途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下子没话好说了“好吧,我承认,我都承认”。

    “这么就无话可说了?怎么不继续想办法圆啊,说你跟表舅中途又约外面结婚了,再不济,你说表舅正好就约那个庄园里,你迫于无奈碰到一群朋友,迫于无奈拉了进去,后迫于无奈抱了那些女生啊,你说啊,你说出来试试,指不准我就突然脑壳卡死,相信有这坑爹表舅存呢”她小嘴咻咻咻向他放着刀枪棍棒。

    他听太阳穴突突突直跳。

    “要打要骂随你吧,我错了,我认错,下次绝对不会了行不行”他讨饶,完全放弃了挣扎。

    谁让他这次彻头彻尾欺骗了她,她背后诋毁她,后还被她给当场抓获呢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手里纸巾揉成团,又抽了两张,擦着眼睛上妆。

    想起他今天所作所为,气过之后是伤心“洛君天,你既然这么喜欢自由自,干嘛要让我跟你一起生活呢,我没有超高床上功夫,也达不到你说百依百顺,你那么不满意我,还留我你身边,你这不是玩自虐嘛”。

    “暖央,我只是觉得生活太无聊,并不是觉得你不好”洛君天察觉得虽然她火气没那么旺了,但是她伤心了。

    她这样,还不如跟他狠狠闹一回呢。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很无聊是不是,没让你好好得逞,还给你半个月脸色,仔细想想话,你现对我已经好太多了,起码你会欺骗一下,怕我知道,可是洛君天,我怎么就宁可你像以前一样我行我素,坦率一点呢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用纸巾又用力擦了擦眼睛,擦很痛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已根本就管不住他,他要纸醉金迷,跟她喜欢简简单单,根本就是背道而驰生活,或许有一天,等他连她也厌倦了,或许一切也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到她身边,把她抱到自已腿上“我发誓,没你想那么复杂,我也是一时兴起,老实说,一点也不好玩,一进去我就想离开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安慰我,以后你想去就去吧,藏着掖着,反而让人难受,我没什么能力来管束你,说难听点,你一句滚开,我也就无话可说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发觉到自已悲哀,洛君天用他行动告诉她,他不需要爱情,他只需肆意放纵青春。

    她算什么,这段时间得宠女生而已,以为他怕她么,他只是不想费心花时间哄而已。

    越想心越痛,越想头越沉。

    “我,对不起,以后不去了,也不会去让那些女人接近,暖央,你原谅我这一次,就一次”洛君天棒高她脸,让她看着他眼睛。

    他对她可怜无助,完全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原谅不原谅,别一副我对你很重要样子,我知道这只是你哄人把戏,你真,你假,我从来都分辨不了”唐暖央拉下他手“我去洗脸”。

    她从他腿上下来,来到洗手台,打开水龙头。

    水拍到脸上,从流淌到水池中,分不清是水还泪,她对他太认真,他对她却犹如一场戏,真正自虐人是她,明知会痛,仍旧去贪婪那片刻温存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着,看到洗头发都湿透了唐暖央,心里头酸仿佛是吃了辛辣味酸梅汤。

    她他心里重不重要,他自已也搞不懂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跟她一起会感觉特别踏实,一切烦忧都消失不见了,她就好比他身边升起太阳,虽然有时候会讨厌阳光太烈,有时候也会渴望有清凉风吹来,但是没有她,那就是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唐暖央洗完了脸,镜子里自已恢复了清丽,刚才艳丽妖娆假面具已经摘去了。

    用毛巾擦干脸上水珠子,看看还坐着洛君天,安静转开视线,走到床边躺下来睡觉。

    今晚这事情闹,洛君天叹气,早知道会弄成这样,他就真不去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之后,他起身去洗澡,一轮冷战是否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等他洗完了裹着浴巾,站窗前喝红酒解闷,楼下突然来了好几辆车子,停他家门口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搞什么?!

    睡床上唐暖央也爬起来,往外看去“谁?”

    豪门童养媳_豪门童养媳全文免费阅读_君天与暖央——36式,每一式都很**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