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假装肚子痛!

君天与暖央——假装肚子痛!

    唐暖央捂住耳朵不去听他淫~秽话语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下她手,将嘴唇凑到她耳朵边“我随时随地都愿意替你服务,这丰胸工程得从小抓起”。

    他说着,大掌已经悄然无息覆盖上了她胸前,少女***挺拔小巧而又饱满,混合着玫瑰花香传递处子香,令他立刻就心猿意马起来。

    唇不由自主由耳垂落到了脖子上,身体变亢奋,手部动作也放肆起来,用力揉捏。

    “啊,痛——”唐暖央扯着他手“不要这样,我胸又不是豆腐,每次你,,,我都很痛,住手”猷。

    “停不下来了,丫头,你太可口了,我好想一口就把你吃进肚子里”洛君天下来肿胀发痛,这么禁欲下去,他迟到要疯掉。

    他分开腿,从后面环抱着她,亲吻着她背,手她胸前轻轻抚摸。

    唐暖央神经僵硬了,她害怕这么发展下去,会一发不可收拾,到时她拒绝,他又要生她气了泄。

    要不,给他算了,她心里冒出小小声音。

    不行不行,要是这次从了他,那以后还不天天缠着她,弄不好还会生宝宝,天哪,不行不行,太恐怖了,坚决不能让他乱来。

    “洛,,,洛君天,你看浴缸这么大,我们不用挤一起泡吧,我去那边好了”她小心翼翼,温和说道。

    太强硬反抗经过么多次实战证明,并不能取得好效果,所以她得要改变策略才行。

    洛君天没有答话,沉迷抚摸她身体,由胸口到小腹,到那秘密幽~谷。

    唐暖央水中并起了双腿,推开他手“这里,,,,这里不行”。

    “可以”他声音低沉,修长指尖还是钻了进去,找到那敏感花蕊,按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阵酥麻电流穿过她大脑,她颤抖咬下了唇。

    “很舒服。很乐吧,放松一点,还能乐哦”。

    他加动作,但手劲又控制十分轻柔,一点一点把她送上为乐云霄之中。

    等调动起她***,到时候,她会主动来配合他,到时生米煮成熟饭,她恨死他也改变不了啦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色眯眯想着,腰不由向前挺,撞击她腰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方面被他撩拨浑身发热,发麻,另一方面,她真真好害怕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他肯定又是要把那恐怖东东往她身体里面强塞。

    想办法,想办法,软硬不吃洛君天,究竟用什么办法,才能阻止他继续下去呢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,嗷——,怎么回事,肚子好痛,啊,啊,好痛啊”。

    她突然痛苦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停下手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,,我肚子,君天,不知怎么回事,突然肚子好痛啊”唐暖央纠着眉头,痛要死过去样子。

    “刚还好好,怎么这肚子说痛就痛了呢?丫头,你该不会是装蒜吧”洛君天狐疑瞅着她小脸,他完全有理由这么怀疑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好好,突然就说肚子痛了,就算痛,也不用痛这么突然吧。

    “我痛成这样了,你还怀疑我是装,洛君天你有没有良心啊”唐暖央痛大口大口喘息,就差冒出一头冷汗来。

    “啊哟,啊哟,好痛啊,我受不了,,,,”|

    她双手按着肚子,叫一声比一声痛苦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虽然还是不太相信,但是他也不能证明她是装,弄不好是真肚子痛。

    他按了按她腹部“这是痛么?怎么个痛法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还边上,一阵一阵,很难形容”唐暖央虚弱靠着,一副要昏厥过去模样。

    洛君天手又按到了边上“这里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对,就是这里,好痛,好痛啊,,,,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阑尾炎吧,而且还是急性,症状,还有位置都很像,看来你得开刀了”洛君天按着她肚子说道“我这里切开来,然后拉出里面场子,拿简单咔嚓剪掉一大截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原本还挺红润脸,听完他话后,彻底死灰了。

    “应,,,应该不是阑尾炎吧,症状不像,你让我单独到那里去靠一会行了”满是纠结小脸,扯出一丝僵笑,看上去像木偶一样不自然。

    妈妈咪啊,她才不要别切开肚子。

   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,小妮子想骗我。

    洛君天温和而又慈祥笑了笑“那怎么行呢,这急性阑尾炎穿孔话,可是要死,我得立刻叫救护车才行,亲爱别怕,有我,我会一直陪你身边”。

    说着,他拿起放浴缸旁手机,拨了个号,放耳边。

    “你打给谁?”唐暖央叫都不叫了,怔怔看他,心里有不详预感、

    “医院啊,叫救护车啊,你都痛成这样,我怎么可以坐视不理呢”洛君天这边说着,电话也通了“喂,我老婆她阑尾发——”

    炎字还没有说出来,他手机就被她抢了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,打错了”唐暖央按掉手机,游到泳池对面,把手机放远。

    洛君天手还放耳边,一副受到惊吓样子“亲爱小央央,你不要任性,开刀虽然可怕,但是会打麻药,也不是很痛”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是阑尾炎,相信我?”唐暖央哭丧着脸说道,总识到自已现看起来很好,她忙捂住肚子,趴浴缸边沿“痛是痛,但比刚才好一点了,你别管我了,我休息一会就会好”。

    “刚才痛那么死去活来,我打了一个电话,这就不那么痛了,这病也太怪了吧”洛君天似笑非笑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丫头为了躲避跟他上床,真是什么办法都想出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弄不好是吃坏东西了吧,哎哟,现又弄,等会不会拉肚子吧,洛君天你千万不要靠近我,要是我拉屎话,会臭死你”唐暖央故意这么说,洛君天这人有结癖,她这么说了,他应该就恶心没有半点性趣了吧。

    洛君天眯着绿眸,像是微笑,又像是冷笑看着她“那我会把你连同这浴缸一起扔到大海里”。唐暖央顷刻间,连喊痛声音都变小了。

    她可不能忘记变态加霸道才是洛君天本性,狮子偶而收起爪子,时间一久,会误以为是只狮子狗,这可是非常危险事情。

    “还痛么”他展露出温柔笑容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来有那么点毛骨悚然“有一点!”

    她不敢再撒谎说很痛很痛,也不敢大肆表演,他现就像是随时会发怒雄狮,白痴都知道,他这个眼神加上这个调调等于是说——唐暖央,我已经看出你撒谎了。

    她只要稍微那么一刺激,说不定就拔到了狮子胡子,不怕他动,就怕他不动,那里一副危机四伏,随时攻击恐怖模样,这应该就是传说中威慑力。

    “从痛要死了,到好一点了,再到还有一点动,似乎这肚子痛正朝着好起来方向发展,是不是再过3分钟能完全好呢?”他拿起一旁红酒,惬意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这人身体构造原本就很复杂,一会好,一会坏,好奇怪哟!”唐暖央腼腆而又心虚,带着那么一点讨好跟卖萌笑道。

    见他似乎没有过来打算,她慢慢放松了身体,惬意平躺着,头枕浴缸边,下面水不断循环往上冒,跟电视看到过温泉似。

    大冬天,外面冰天雪地,泡这么大温泉式浴缸里,真好舒服。

    万全是至尊享受啊!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泡到这么奢侈花瓣浴。

    洛君天勾了勾嘴角,把一旁小木桶拿下来,放到水面上,推给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哦,这里面是什么啊”唐暖央拉过小木桶,看到里面全是零食,当然了,洛君天零嘴全是上等美味。

    她对他笑甜甜。

    他对她还是挺好,这家伙有时候还是很善良,很可爱。

    “笑像个白痴,唐暖央,别怪我没有警告你,要是吃到水里,我就把你做成小包装肉条”洛君天那里被他看极为不自然,为了掩饰,他就这么凶巴巴恐吓她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,我会小心,谢谢你啦,帅气小洛子”唐暖央笑依然很甜。

    这是唐暖央一生记忆中都非常幸福时刻。

    洛君天保持帅气转开头,下巴扬高高,眼角眉梢有着温柔得意光彩,嘴角也微微上翘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得到老师夸奖,但依然很骄傲孩子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沐浴着阳光与温泉,充斥着玫瑰花香空气里全身心放松享受着美好时光。

    洛君天别墅里呆了一天,女校那边老师打电话了,告知唐暖央,希望她能早点回去上课,并电话里跟她说,她成绩很优异,老师跟校长都很重视她,让她不要因为别原因,荒废了学业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唐暖央真要纠结死了。

    不换学校话,就不能看着洛君天,不看着洛君天话,蒋瑾璃随时会出击,可是换了学校,她就要辜负学校老师们,经过这段日子,她已经跟她们建立了很深厚感情,她不想换到别处去读书,对于她来说现阶段,应该以学习为主才对。

    哎,到底该如何去抉择呢。

    “丫头——”一个宽阔强壮胸膛撞上她背,肩部被重力压垮,属于洛君天独有香气汹涌将她包围,他一只手拿着生菜,另一只手拿着紫甘蓝“我们今天吃哪一种比较好?”

    唐暖央拉起他两只手,看了看这只手,又看了看那只手,她已经有一道选择题做不出来,他又给她出了一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两样兼顾就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那也行啊,一样切一半,不就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菜是可以一样切一半,可别事情就不行了”。

    “别事?”洛君天板过她身体“说来听听,我来帮你选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干笑“算了吧,你还帮我选,那答案你不说我也知道,洛君天我真很为难,我也好想像切生菜跟紫甘蓝一样,一样一半就好了,因为我也两边都不想放弃”、

    洛君天瞅了瞅她手里手机,又看看这张满脸愁云小脸,向来精明他,一猜就中“该不会是转学,搬来跟我住事,你又改变主意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改变主意,我压根就不没有决定过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终选择是学校,不是我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有终决定了,能这里烦恼嘛”唐暖央看他脸色逐渐阴下来,紧张抱住他腰“老师给我打电话了,希望我能好好专心于学业”

    洛君天以为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了,他微微叹息“我没有不让你学习,全天侯呆我身旁啊,去别学校,你一样可以好好学习,拿第一名啊”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话,但是女校真特别适合我,那是一个可以抛开其他杂念,用力读书,学知识地方,老师们对我都很好,她们这么重视我,我不能,,,,”唐暖央低下头“不能辜负她们!”

    后那句话激怒了洛君天,他拽下唐暖央手“你到底有没有脑子?你不要身福中不知福,就算考试靠第一,拿很多硕士博世学位又怎么样,你人生中重要事,不是考试得一百分,而是要当洛太太,哪怕你门门考零分,你未来一样可以锦衣玉食,你想要任何东西,只要你点下头,立刻就送到你面前,唐暖央,你人生不是靠学习来改变,而是靠我洛君天来改变,你什么都不用多想,跟我一起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,我真像一个废人,一个傀儡,那我还有什么梦想,什么期待可严呢?”唐暖央也有点火了,他总是这么霸道要控制她一切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你梦想是什么,有了我,你还有什么梦想是不可以实现,或是非要实现,唐暖央你不要激怒我,以为得到我太容易了,就不珍惜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嘛,我怎么不珍惜你了,你跟蒋瑾璃急症室那样那样,我都忍了,没有走掉,你就不能站我角度为我想想嘛,你洛君天是从来不乎别,也不屑别人乎,可是我乎别人对我关心,也乎那些关心我人啊”唐暖央上前,委屈抱着他、洛君天冷笑“你乎那些阿猫阿狗,就不要来抱着我,松手”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我不松!”她现有多爱他,连她自已想想都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宁可掉了尊严也要紧紧抱住心,他怎么就不明白呢。

    “不松开当然好,明天我就跟你一起去学校办理转学手续”洛君天也抱紧她,口气是无庸置疑霸道。

    这次,当唐暖央想挣开时候,她已经被死死禁锢他怀里,一分一厘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温柔时候,她会忘记他是洛君天,只有这种决定霸权主义时候,她才会想到,他可是洛君天,一个你跟他讲道理都没用大少爷。

    可是她爱他。

    就这一条,就已经让她无路可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洛君天就带着她去女校。

    无弹窗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