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摊开来说,归属权,留在英国!

君天与暖央——摊开来说,归属权,留在英国!

    “表哥,我需要你帮我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话还没说完,就被亚兰瑟给打断了“不,你已经长大了,自己事情要自己处理,不能总是麻烦我,再见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让你出去时候,顺便帮我叫一下护士,瑾璃要上卫生间,我想找个人帮忙一起扶她去,这样算不算很麻烦”洛君天面带笑意,心里鄙视亚兰瑟这临阵脱逃胆小鬼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想让他帮忙抱瑾璃去卫生间么。

    好吧,他承认,他是有么想过橼。

    亚兰瑟表情这才有所松弛“哦,这倒不麻烦,反正我要经过护士前台”。

    他说着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表哥——圳”

    这次叫住他是唐暖央。

    亚兰瑟头痛转过身,并且发誓再也不会来这里了“暖央宝贝,你找表哥还有事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想说,你不用去叫护士来,瑾璃学姐脸皮很薄,哪能让陌生人扶她进去,我来帮忙吧”唐暖央笑意盈盈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额头渗出细密汗来。

    蒋瑾璃一副要从床上跳起来,跟唐暖央拼个你死我活眼神,同时对洛君天散发着贞子一样怨念。

    气氛又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亚兰瑟缓过神来,笑道“哦,好,这样也好,这样挺好,你们就自己看着弄吧,时间真来不及了,我真要走了”。

    他转身,速度飞出了病房,生怕谁又叫住他。

    这会谁他背后再叫一声表哥,那感觉就跟被鬼缠似,充满了阴森悚然之感。

    病房里,三个人心中各怀鬼胎呆一起。

    先打破沉默还是唐暖央,她把手中削了一半苹果放下,擦了擦手,说道“瑾璃学姐不是要上厕所嘛,我扶你去吧,别看我年纪比你小,可我力气大着呢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阴柔柔一笑“暖央学妹,还是让君天抱我吧,我跟他比较熟,他抱我去,我不会觉得不好意思,是你话,我会尴尬,你就这里削苹果吧”。

    说着,她把手往洛君天那里一伸,娇媚叫道“君天,抱我!”

    一股火直冲唐暖央脑门。

    “呃,那要不——”洛君天想说,那要不他就抱她去吧。

    他刚开口,一道冷洌寒光就向他射来,唐暖央似乎用眼神告诉他,你要敢抱,我跟你没完!

    “君天,我熬不住了”蒋瑾璃那边催。

    她不信她赢不了唐暖央这贱人,抢走了她男朋友,这会她倒把自己当正主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夹她们中间,左右为难,一边是受了伤,正住院前女友,另一边是订了婚,他不想失去未婚妻,他头好痛,跟裂开来似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”蒋瑾璃声音委屈,他迟迟不来抱她,让她又是丢脸,又是伤心。

    她不管三七二十一,主动去拉了他手。

    这下子,唐暖央也不能忍了,这敌人已经直接拿梯子爬上她城楼了,她抓住蒋瑾璃手,从洛君天身上拽下来“瑾璃学姐,请你自重,也请你搞搞清楚,他,是我未婚夫,不是你男朋友”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”蒋瑾璃气急发笑“暖央学妹,我想要搞搞清楚人是你才对,当初是爷爷逼着君天跟你订婚,君天他根本就不爱你,我跟他从小就一起,这感情不是你几个月就能离间散,重要是,我们从来没有分过手”。

    “爷爷逼他?洛君天跟你是这么说?”唐暖央无语朝洛君天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,不信你问他”蒋瑾璃很肯定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以手抱拳,心虚放嘴边咳了咳。

    她们现是打算划分他这片国土归属权问题。

    从洛君天表情就知道这一次蒋瑾璃还真没有说谎,唐暖央心里冷笑,把头扭过来,又面对蒋瑾璃“学姐,那就让我告诉你,真相是什么,爷爷压根就没有威胁过他,是洛君天主动要提出跟我订婚,我当时不愿意,他就威胁恐吓我,你难道真相信,他洛君天会被人威胁到么,你们认识那么久,但他真实一面,你还不如我了解他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不能置信,不能接受看着洛君天“她说不是真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是假,他早就拧断我脖子了,就好比你刚才说,他告诉你是爷爷逼他跟我订婚一样,狂妄自大洛君天会允许我们这里诽谤他?别说笑话了”唐暖央现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他想脚踏两条船嫌疑已经浮出水面了。

    蒋瑾璃虽然恨不得吃唐暖央肉,喝唐暖央血,但她也不笨,洛君天这种沉默是金反应,正是说明唐暖央说一点也没错好证据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——”她深受打击用双手捂着脸。

    事实上从第一次洛君天小树林里紧张抱起唐暖央这个贱人,到他要留医院里照顾她开始,她心里就有了隐隐担忧,君天他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孩有过这么长时间关注度,哪怕是整唐暖央时候,他们之间都有着让人不安互动,可她总以为,自已是他心里无可替代那个人,他只是图个有趣玩一阵也就算了,难道他们多年感情,还比不过一个出现他生命中只有半年女孩么。

    “呜,,,,”呜咽声,病房里,静静回荡。

    其实那一刻,唐暖央看着美丽蒋瑾璃哭这么伤心时候,她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她,千错万错,怪只怪爱太深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下来“瑾璃,你不要再哭了,没了我,你可以再找一个男朋友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疯了一般抱住他脖子“我不要,我不要,我谁都不要,我就要你,君天,我爱你,我爱你,我们不要分手,不要分手,,,”

    “你先松开我,有话我们好好说”洛君天不敢去看暖央表情,但他也没有办法残忍扯下瑾璃手臂。

    他不告而别来英国,也是想要让她慢慢淡忘自己,不至于留下伤痛疤痕,因为一直对她欺骗着他对暖央企图心,而她总是无条件傻乎乎相信他说每一个字,所以他内心带着一份愧疚之意。

    他不想伤她太深,因为他其实并没有那么乎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松,君天,我们才是一对啊,大家都说我们才是一对,我不能没有你,我真好爱好爱你,我永远也不会把你让给别人,你是我,是我一个人”蒋瑾璃以为这么死死,用全力,不择手段牢牢抓着,他就是专属于她。

    殊不知,一个人心是不能控制。

    洛君天早已把心缝进了唐暖央生命里头,他自己却还浑然不知,以为得到了某种慢性心脏疾病。

    而唐暖央也把自己心奉献给了洛君天,但是她无法感知到他给她心,心里一直也是空落落难受。

    他们心都悬浮彼此心门之外,因为看不到,所以也接收不到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他们抱一起,洛君天也一直任由蒋瑾璃为所欲为,心痛想要走掉,或许他心里份量重,还是蒋瑾璃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她坚持站这里,后能得到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“瑾璃,你这样,我走了”洛君天不得不冷下脸来,强制性拉下她手。

    蒋瑾璃见他脸板了起来,双手抓皱了床上被子,不敢造次去强行抱着他。

    她低下了头,默默掉眼泪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起身,去拉唐暖央手。

    她也没想就一把甩开,她讨厌他手上残留着别人温度。

    洛君天再次伸过去握住,且这一次不让她轻易就甩开,他用眼神瞪她:倔丫头,你还看不出我想要人是谁么。

    唐暖央回瞪他:看不出,看不出,你洛大少爷玩劈腿玩如此出神入化,不是我这种低段位人能够看透。

    洛君天面露无奈:小姑奶奶,你就不要起哄折磨我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带着嘲讽冷笑回视:不敢,不敢,谁敢折磨你啊,那不是自己挖坑往里跳嘛。

    他们用表情跟眼神交流着,并且交流很顺利。

    蒋瑾璃流泪当下,用余光瞥着他们握一起手,心里绝望跟不甘,体内腐烂发酵,衍生出一种仇恨毒素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是怎么从她手上抢走洛君她天,她就要怎么抢回来,同时她要让她尝到比她现痛上一百倍耻辱。

    为了达到目,她现必须忍下这口气,慢慢,一步一步瓦解。

    “该说也说完了,瑾璃学姐,你现知道我并不是强迫他洛君天要未婚妻,而是他自已要我,请你不要再以女朋友自居,这是对你自己起码尊重,看你英国无亲无故份上,我们会照顾到你出院,这是我对你后仁慈”唐暖央握紧了洛君天手,对蒋瑾璃说道。

    “瑾璃,你好好养伤,很就能回国”洛君天巴不得她明天就能走。

    蒋瑾璃平复了心情,擦了擦眼泪,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“我不回国了,我也打算来英国留学,不过你们放心,即然今天已经说清楚了,我也会自已好好整理,我原本就有打算来英国学画画打算,不会跟你们一个学校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咯噔一下,鬼才相信她话,不,还鬼都不会信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阵剧烈头疼。

    不过她说不是为了他们才来英国留学,她是来学画画,他们又没权利不让她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就这么怕我?”蒋瑾璃扬起笑容。

    “学艺术到法国去还不错,英国貌似也没什么这方面好学校吧”洛君天很委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我是冲着你们来么”蒋瑾璃轻笑了一下,又说道“君天我虽然爱你,但人生中不单单只有爱情,我早一年之前,就定好了那间学校,不信你可以去问我朋友,不能因为你们比我先来,我就不能来了吧”。

    她说很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当然,唐暖央还是完全不相信,可她话,又让她挑不出漏洞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没辄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们对彼此都那么没有信心,怕我存视为大隐患,那大可以回国去,不过那样话,我觉得你们也未必能长久,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喜欢过君天人,从前,未来都会有,无论怎么,反正我已经决定好了”蒋瑾璃从床起来,支撑着下床,朝卫生间走,中途故意摔倒。

    “瑾璃——”作为男人,作为前男友,洛君天自然是下意识就去扶她。

    蒋瑾璃挣开他手“不用,不用你扶着我,免你未婚妻又觉得我不够自重了,我没有关系”她假装坚强又艰难站起来,又一个趔趄,摔地上。

    这出苦情戏,演怎一个出神入化能形容它到位。

    演再逼真,可唐暖央不信,有严重到这种程度?她有没有真受伤还得打个问号呢。

    见洛君天第二次要去抱她起来,唐暖央跟孙悟空火眼金睛一样,已经看出这妖精鬼把戏了。

    她冲过去,从后面拉开洛君天“我来,我来,这种体力活哪能让君天做啊”。

    这话听洛君天很是别扭。

    唐暖央拉住蒋瑾璃胳膊,将她从地上拽起来,架着她往卫生间去“瑾璃学姐,你真轻,就跟那羽毛似,以后你要小厕所叫我一声,我扛你去一楼上卫生间,都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蒋瑾璃从她那雪白牙齿缝隙中,挤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!”唐暖央回视他,微微而笑脸上,有点高深味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乏力走到一边坐下,同时又担心里面会打起来,不过没有武器,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她们从里头出来了,唐暖央扶蒋瑾璃到床上去躺着。

    蒋瑾璃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对洛君天使了个眼色,洛君天站起来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待他们出去之后,床上直挺挺躺着蒋瑾璃猛睁开眼睛,那感觉就跟诈尸似。

    楼下咖啡厅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唐暖央口气不好冲洛君天嚷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不是英国女王,就算是女王,她也得拿出理由来拒绝不准人家留英国吧”洛君天口气也很毛躁,她烦,他比她烦。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心里正偷着乐吧,洛君天得宠女朋友留英国了,又能如鱼得水踩两船了”他所作所为,让唐暖央不得不产生这样猜测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你瞎说什么呢,如果我想她留英国,我会跟你偷偷来留学么,刚才我已经选择握了你手,你这小妮子,别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”洛君天蹙眉,表情臭臭,但也算是向她解释。

    唐暖央靠桌子上,瞅着他“洛君天,你老实跟我说,你是不是还依然爱着她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像听到伏地魔咒语似,痛苦用双手盖住额头“要我说多少次,你才能竖起耳朵,带上脑子听一回,我说了,我不爱任何人,任何人,是任何一个人,你懂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很慎重点头“懂!你这么说,我就懂了,凡是人类你都不爱!”……

    洛君天压着沉黑绿眸,心里一通乱码般呲牙咧嘴之后,活生生被气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止,唐暖央随后又追问了一句“洛君天,我很好奇,那你究竟会爱上哪个品种动物?”

    无弹窗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