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你爱不爱我!

君天与暖央——你爱不爱我!

    洛君天像是刚刚听了天大笑话似,坐床上笑个不停“你不给我机会?唐暖央,我觉得你跟你来我们洛家时到现,变化实太大了,想翻身做主人,都敢跟我这里叫板谈条件了,你充其量就是刚长牙小狼狗,你觉得你能跟我抗衡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争取我应有权利,我并不想跟你对着干,如果你肯支持我话,我会很开心,你不支持我,继续生气挤兑我,我伤心难过也只好默默忍受了”唐暖央站床边,表情跟十八铜人中一员似。

    她不想永远被他控制,像现这样把她当成他囚禁奴隶,她要跟他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明白了,死丫头,我跟你一起来英国留学,除了被亚兰瑟带去色~情场所跟外公强逼我相亲之外,我一直都依着你,让着你,这样还不够好,难道成你还想我给你捏腿捶背,跟像伺候老佛爷那么伺候你?”洛君天真想扒开她心,看看她究竟是怎么想。

    唐暖央泄气坐床上,盘起腿来,跟他对面对坐着“你是不明白,如果你明白,我们也不会一直吵架了”榛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过她手,握住“你说,以我智商,我就不信,我还搞不懂你”。

    “你搞不懂是你自己”唐暖央对自己心很明确,她是爱上他了,他就像一片她误入沼泽地,从留住她脚开始,慢慢吞噬她心。

    喜欢跟爱区别,不于前者清纯,后者火辣,而是于爱比喜欢来加执迷不悔伊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洛君天觉得眼前女孩,变是如此莫测高深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我存你是如何定义,是因为爱还是因为习惯性霸道,不允许你掌控中东西飞了,如果你连自己都没有懂,就算我把心剖开来让你看,你一样什么也不会看到,洛君天,两个月之前,我也是稀里糊涂,直到分开,两个月之后,我想越来越清晰了”唐暖央望着他,血液一会奔流,一会停歇不动,一会留恋,一会心痛。

    洛君天眉头轻压绿眸之上,半晌之后,他说道“说来说去,你就是不想改变主意是么”。

    “女校氛围很适合我,能够好好念书,这个月,我拿了第一名”唐暖央颇为骄傲微笑,她能够证明自己,她只有学习而已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,学习拿了第一,就把我放倒数第一了是不是?”洛君天酸溜溜说道。

    世界上第一个奇葩,是跟未婚妻学习吃醋,这也能算是对手???

    “不是啊,你根本不排行榜上”唐暖央摇头。

    因为学习占据是她大脑,而他占据是他心。

    她不能没脑子只顾恋爱,但是没有他时候,心就会枯萎干旱。

    洛君天深吸了一大口气,以防自己失手掐死她“我就这么不重要?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,对你来说,我重要么,你交女朋友,说跟她同居,连公寓都大方借给她住,而且我觉得她才是你真爱,不然你不会只跟她谈精神恋爱,对她那么宽容,她真是你女神,我是玩具”唐暖央反击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想起他们没有发生过那种关系后,她心里痛症一下就好了,可另一方面,又想他这么反常,会不会真爱上了丹妮丝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洛君天听完哭笑不得用力推她脑袋“你怎么那么白痴呢你!”

    唐暖央被推歪倒下一边,气恼坐直“你才白痴呢!”

    “看上去你很向往柏拉图式恋爱?想要跟我谈那样恋爱?”洛君天试探性发问。8

    “嗯嗯,,,,那样好了!”唐暖央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瞬间一沉,把她扑倒床上,她脸上亲了一口,又吻住她唇,大掌她全身上下摸了个遍,抬起头来说道“你做梦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,丹妮丝那么丰满你不要,干嘛一直要对我这样”唐暖央不服气。

    洛君天捏着她小脸说,笑着说道“因为,你作用就是陪我睡觉,至于丹妮丝,就不会那么直接用肢体语言交流了”

    “下流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个词你用非常正确,坏丫头,什么时候,你才让我下流个彻底呢,你怎么还不长大呢,等你18岁了,一定前凸后翘了吧,那时,我要你天天陪我裸睡”洛君天憧憬那活色生香,肉欲横流生活。

    唐暖央表情困苦感觉18岁就跟18层地狱似,现下到第13层,就到14层了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煎蛋,奶酪面包,特级培根,沙拉,还有香浓咖啡或是鲜牛奶跟果汁。

    等洛君天下楼,唐暖央已经把早餐全部拿到桌子上了。

    他很是意外,走到阳光房那造型别致早餐桌前“这些全部是你做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难不成还是你做”唐暖央脸上清清楚楚写着废话两个大字,她端着调味好沙拉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看你了,什么时候学?”

    “以前爸爸把我托给邻居,他每星期回来两次,那就我就给自己做饭喽,不过那时我只会炒鸡蛋,这些是,是学校烹饪课上学”。

    “女校还真是什么都教,我真该去建议她们再加开一堂如果迎合男人课,那样以后毕业,就能出得厅堂,入厨房,人前贵妇,床上荡妇,那这个女人,就完美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说完,头顶就被铁器给击中了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明白,丹妮丝怎么会说出洛君天纯洁这样惊世骇俗话来,简直就像是说恶魔变成了天使”唐暖央收回叉子,扯着嘴角笑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明白,你昨天怎么会去哪里?”洛君天揉着脑门。

    “是你发给我地址啊!”唐暖央强作镇定说道,这事她昨天从公寓出来,也一直纳闷,只能说丹妮线比他们都早来了一步。

    洛君天目光深邃了一分“你确定看了我给你地址?”

    “当,,,当然了!”唐暖央硬撑。说慌可是会变成长鼻王,我给你地址根本不是那里,而是这里,说,你从哪里得到那个公寓地址?”其实她不说,他也隐约能够猜到。

    看来是瞒不过去了,唐暖央承认“好吧,我手机昨天没电了,没能看到地址,之前表哥给过我一下你地址,我心想不会错,就去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并不惊讶“我就知道是这样”。

    “我说洛君天,你是不是太败家了,那个公寓买下来要不少钱吧,你住了没几天,又买一栋别墅,你当买白菜啊,爷爷要是知道你这么乱花钱,肯定要说你”唐暖央想着刚才那套惊人卫浴,他生活过可真是要怎么就怎么舒服。

    “哟,还没成我老婆呢,就制约起我经济来了”洛君天戏谑说道,一边吃着盘子里早餐。

    “制约你?不敢,不敢,除非是我活腻了,我只是表达我看法而已”唐暖央连连摆手,为刚才自己多嘴感到后悔。

    他花他自已家里钱,让她操什么心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,咧开嘴角,露出钻石般白牙齿“你概念里,钱是一块,一百,慢慢叠加金额,而且永远是静态,我观念里,钱是每天后面多了几个零,永远都动态跳动着,穷人钱是省出来,富人钱是花出来,今天我花了一亿,明天我可以赚到十亿”。

    “你就自大吧,只有会精打细算,又吝啬人,才能成为大老板,省一分是一分,积少成多道理,你懂不懂,富家少爷,就会给花钱找理由”唐暖央极度不认可。

    “我花钱从不找理由,我可是洛君天!”他以她眨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唐暖央翻了个白眼,我可是洛君天这句话,真是狂妄到了一个境界!

    “对,对,对,洛君天这三个字就跟金子似,价值千金,可以当作传家宝”她跟他没有共同语言。

    “算你说对了,以后我每签一次名,肯定比金子贵,不夸张说,堪比南非特级白钻”洛君天自信满满,仿佛已经成真。

    “嘁——”唐暖央嗤笑“你就吹牛吧!”

    那时侯她觉得他说话,完全就是不可能,而后来,当他那一份份上亿合同上,龙飞凤舞签下洛君天三个大字时候,简直可以等于同一颗1克拉南非特级白钻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着耸肩,觉得没有必要为个东西辩解,以后她就会知道他是不是吹牛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吃到一半,抬起头来“洛君天,我能问你一件事么”。

    “想问就问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跟丹妮丝继续交往下去么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呢,反正你要去当修女,我一个人这么孤单,不找人慰藉一下怎么行,我对当和尚没有兴趣”洛君天吃饱了,擦了擦嘴角,绿眸向上一飞,抛出一个炸弹后,又递上一块上面洒满了巧克力豆糖“不过要是你我身边话,我可以把丹妮丝甩了”。

    可怜丹妮丝,完全成了他手上全功能武器,一会化成利剑,一会变成榔头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,你爱她么”唐暖央心里,这个才是大疙瘩。

    他们继不继续交往这个疙瘩犹豫青春痘那么大话,相不相爱就是挤破了青春痘之后,那四溅开来黄色液体遇水融化面积。

    爱这个字眼对洛君天来说,等同于被点中了笑穴,他哈哈哈笑个停“丫头,我是不会爱上任何人,你问这个问题太滑稽了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爱我么”唐暖央内心迫切想要知道,嘴巴刹不住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声戛然而止,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。

    玩世不恭表情一瞬间变严肃起来,他看着她,看着她眼睛,却无法她眼中看到自已。

    时间被强力胶粘住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紧张手心冒汗,既然说了,那后悔也来不及了,她想要听一听他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想,,,,我应该不会爱上你,因为我不会爱上任何人”洛君天淡淡吐息。

    这是他答案!

    这是他认真想过后给她答案。

    她好像被抢打中了太阳穴,砰一声巨响,子弹对穿过她大脑,还没感觉到痛,生命体征就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不爱她,一点也不意外答案,为什么她扛不住呢。

    脸部表情不知是麻木了多久,她扯了扯脸上肌肉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她僵硬低头继续吃早餐。

    她爱上他了,他却不会爱上她,多么讽刺啊,她觉得好丢脸,心好痛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没事吧”洛君天伸手去摸她脸。

    唐暖央飞躲开他手,挥开“我没事,我没事,你不碰我!”

    她现就跟易碎瓷器一般,不碰都要破碎了,被他碰了,会灰飞烟灭!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爱你,你伤心了?”这么明显他都看不出来话,那真成瞎子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咬了咬,抬起头来“你吃完了么,送我去学校吧!”

    她故作不意模样,让洛君天心抽紧了“下个月你还会来么”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看吧!”唐暖央模棱两可回答他。

    他会继续跟丹妮丝交往,虽然不爱,却仍会天天一起,而她也不比丹妮丝,不丝任何一个女人占便宜,他也同样不爱她。

    他心里,女人都是他消遣,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是她要太多,太贪心了,她突然不想见到他,那些无所适从痛,兵荒马乱她体内逃窜。

    洛君天似乎是还不甘心就这样放她走,咳了咳,靠近她一些“我说过只要你留下来跟我一起住,我就跟丹妮丝分手,而你放弃了,也就等同于同意我跟丹妮丝继续交往,亲爱,是你亲手把我拱手让人,你真确定你要这么做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目光有些空洞“你说你不会爱上任何人,我又何必去担心,我何必去争取呢”。

    反正到后,谁也不会赢!

    先爱上那个人注定是输家。

    “你想还真是透彻!”洛君天牙齿咬紧“但我可不保证,哪天会跟她从精神恋爱转到肢体恋爱哦!”唐暖央眼中有忽闪泪光“别玩我了,洛君天,你一直都是胜利者”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收起了碗筷拿进厨房。

    她不是他对手,因为她没有骨气爱上了他,爱上了一个只有带给她伤痛家伙。

    洛君天翘着腿,转过椅子,她说他是胜利者,可他怎么有一种输什么也不剩苍凉感,那种熟悉空虚,又将他紧紧包围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车子停女校门口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送我回来,我走了,你保重!”

    唐暖央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住她手“平时你可以给我发信息,下个月中旬是圣诞节,我们可以一起过么,学校也会放假”。

    “到时再说吧!”唐暖央挣开他手,走下车。

    她敷衍话让洛君天生气了“什么叫到时再说,你以为我是光等着你一个闲人么,我要事先排好,如果你不想话,就直接说吧,我也好另做打算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握着车门,呼吸困难转过头“我没兴趣跟一个另有打算人一起过!这就是我回答!”

    无弹窗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