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亲了他!

君天与暖央——亲了他!

    叮一声,电梯门开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吃力把五分钟还站顶楼高级公寓卧室里淡定自如,侃侃而谈,五分钟后心安理得靠她肩膀上睡着了家伙,吃力从电梯里扶出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一刻,她是否是被神功护体了,以至于变力大无穷,能把一头沉睡狮子从森林里背到野外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洛君天你醒醒啊,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重”她把他摔公寓外,喷泉与花坛中间那张白色长椅上。

    然后自己哈着腰,双手撑着膝盖,像是刚刚跑完运动员,喘个不停榛。

    洛君天像个睡美男一样躺白色长椅上,他周围全是花。

    唐暖央保持了半弯腰姿态,看着他这张就算不眠不休盯着看上三天三夜,却仍会不经间一次凝望中,被他给惊艳到脸,深深叹息了。

    她凝望他,从他那柔像云絮一样发丝,光洁仿佛是大理石般额头,那深邃双眼,高挺完美鼻梁,花一般柔嫩诱惑唇,他喉结,他烟灰色纯羊绒围巾下跳动心脏,从他身体每个毛孔散发出来气息,,,叶,

    这一秒,找一千万个理由,也无法掩盖一个事实,她想念他了,真狠狠想念他了。

    那些连月来压胸口,死死坚持着,用一切方法不去想人,其实一只像天空雄鹰般,盘旋她头顶,一次都没有远离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她柔柔弱弱叫他,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他脸。

    睡美男连睫毛都没有扇动一下,气息匀称。

    她盯着他唇,闭着眼睛,神使鬼差低头盖他唇上。

    很纯洁一个吻,终结她心痛,也终结她想念。

    这辈子,她会死他手上,那是拂过心头滚烫话。

    她把唇从唇边移开,将耳朵跟脸压他胸口,像个吸毒者一样,体内有叫嚣贪婪,正疯狂撕扯。

    喷泉喷出水,哗哗冲入池中,从被重吸入管道,喷射出水花,如此循序,终而复始,就像他们,无数次破裂后,又归拢到一起,等待下一次破裂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是他们心甘情愿,爱情就是一场心甘情愿自虐!

    洛君天已经醒了,她用手戳自己时候,他就醒了。

    她亲了他,又像小狗一样他胸口蹭来蹭去,他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已空虚又觉燥怒心,服下了一剂温润清热薄荷水,通顺安然极了,他要一直装睡下去,那样她就会一直靠他怀里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被静止了,画面如此和谐温馨,没有争吵,没有尖酸,也没有眼泪,,,

    夜变深了。

    喷泉过了午夜12点不碰了。

    气温降至冰点,四周一片宁寂。

    唐暖央坐地上,趴他胸口,睡很沉。

    他们露宿街头,这么冷天,这么黑夜,仿佛是两个无家可归疯子。

    可谁又知道,她梦里现正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洛君天睁开眼睛,不行,这里睡到天亮,明天都得挂急症。

    他轻轻搬起她脑袋,坐起身来,把她抱到自己膝盖上,拉紧了她身上大衣,扣起上面扣子,这样她能暖和一点。

    看她睡红扑扑小脸,他摸了摸,温柔笑了“真是个笨蛋!”

    抱起她,他像抱起一只小猫般轻松,来到车子旁,把她放进去,系好安全带,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一路,她都睡安稳。

    开了约25分钟,车子停要山坡高处一栋别墅前。

    这是他三个星期前买,那栋公寓是他平时招待同学跟朋友,而这里没有人来过。

    他发给她,明明是这里地址,她却跑到那边去了,还引发了一场乌龙戏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才没空管丹妮丝跟谁上床呢,或许对于别男人来说美女是个诱惑用词,可对于他来说,美女跟路边绿化带里整齐排列一盆盆娇艳欲滴花,他见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身边这死丫头,虽然是女人,不过她不是美丽鲜花,她是铁树!

    熄灭了车灯,他把她从车里抱下来,进了屋子,径直抱到楼上大床上放下,脱了她外逃,打了暖气,盖上了他被子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唐暖央把身体向下缩了缩,闻到被子上气味,睡梦里脑中闪过一个念想,这是洛君天床!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”洛君天鼻子一痒,打了个喷嚏,他把大衣忘了车子,又跟尸体似躺长椅上吹了四个小时冷风。

    鬼知道他是跟根三叉神经分裂了,才会干这么白痴事,只要跟这个丫头凑到一起,智商就会降至负数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到房间一侧沐浴区,脱光了衣服,泡到那足可以容纳下1个人大浴缸里泡热水澡。

    一个凌晨一点半,还浴缸里泡澡,喝着红酒极品帅哥,简直能把妖魔鬼怪都全部招来,当然了,那全是母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睡真好!

    唐暖央无比惬意睁开眼睛,全景式四面落地窗,窗外风景如画,阳光下云朵漂浮头顶。

    宽敞大房间,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,黑色真皮大床,就算你上面翻滚上15圈都不会掉下去,恐怖是,床斜对面,是全开放闪亮卫浴间,放着超大型按摩浴缸,水晶镶嵌淋浴房,就连马桶都像是国王宝座,并且她不明白,旁边那一排类似电视剧遥控按钮是用来干嘛。

    她发誓,她用半根脚趾想,也知道这么极奢侈房间是谁。

    一条手臂横过来,压她肚子上,一颗清香脑袋埋了她脖子上,热热气息,像羽毛似,抚摸过她肌肤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她叫道,脑袋不动,眼珠子拼命往边上瞥。

    “干嘛——”他睡气很重闭起眼睛问,声音像是装了低音炮优质音响一般,醇厚醉人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,夜晚疯癫,晨曦照耀下才清醒过来,他们这算合好了?可似乎又没有,介于这中间阶段,让开场白变好困难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之后,她说“谢谢你收留了我一晚,我得起床,回学校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缓缓张开他那跟绿宝石一样价值连城眸,用睡意惺忪却又冷洌目光看着她侧脸“我没说收留你,是你自己赖上来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是我赖上来呢,你分明信息里说,可以收留我一夜啊”唐暖央反驳,这种打印出来就是了白纸黑色东西,他还能混淆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也说你要回学校,你拒绝了,而我也同意了,之后你又来找我,那就是赖上门”洛君天无比之冷静把她钉死板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努努嘴,放弃跟他争论“就算是好了,那又怎么样,赖上门就不准走么”。

    “走是可以走,不过你得为你昨天耽误我泡妞,以及让我发现女朋友偷情后精神损失,后还有你用你脏兮兮身体睡了我这张床之后产生污染后果,这些你全部都得负责”洛君天一本正经,语言利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,你无理取闹!”

    “不负责就别想走”洛君天伸了个懒腰,侧身闭起眼睛“我还要再睡一会,你可以洗床帮我做个早餐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起床,走到镜子前,牙刷只有一只,不刷话,又难受。

    她走到他床边,靠过去,像怕人听见似小声询问“喂——,你这里有牙刷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缓缓张开他那双镶嵌着绿宝石眼睛,目光从涣散到聚拢“没有!或许你可以到楼下花盆里折一根树枝,再沾一点盐巴,学着古人样子刷牙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鼓起了腮帮子,愤愤瞪着他。

    十秒之后,她直起腰来,带着报复一般表情宣布“我要用你电动牙刷”。

    “你敢我就把你按牙科诊所里,一颗一颗拔光你牙”洛君天非常温柔恐吓。

    受到恐吓唐暖央,用不甘心,不服气跟他对峙了一会之后,扔下一句话,转身走了“我去洗脸!”

    她蠢啊,要用就直接用好了,干嘛还来跟他打招呼,要不是实没办法,他以为她愿意把沾有他口腔液体牙刷塞进自己嘴里么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她又飘向了洗脸盘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当唐暖央用他毛巾洗了脸之后,她悄悄探出头。

    看洛君天依旧睡觉,大胆拿起他牙刷,挤压牙膏后,按了上面键,跟吃了熊心豹子胆似,镇定把牙刷放进嘴里我。

    嗯,这款牙刷还真不错,害她刷完之后,想要偷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东西,就是高级!

    想小便了,盯了盯身后马桶,又看了看前方洛君天,她表情困苦起来,真是变态,他怎么干脆,旁边再建一个厨房呢,那样吃,喝,拉,撒都一个房间解决了。

    心里争斗了半天,还是决定到楼下去上卫生间。

    到楼下找了一圈,她发现一件没有天理是,楼下竟然没有卫生间,这看上去昂贵别墅,跟它主人一样变态。

    唐暖央接受了这惨无人道事实之后,又回到楼上,盯着钻石黑马桶,就比有个人你耳边,一直“嘘,嘘”催着尿。

    转头对杀气腾腾目光扫射了洛君天一遍之后,她像去世界银行金偷金条似,小心翼翼掀开马桶盖,苍天,她竟然闻到了一阵玫瑰花香味。

    世界上是无语事情,莫过于你掀开马桶盖,然后你觉得转开了香水瓶感觉。

    她速脱了裤子,坐下去,这么“香”厕所,害她都不敢尿了。

    手扶边上,不小心碰到了那一排,用英语单词写着清洗,烘干,香氛键。

    于是,正唐暖央到处找寻厕纸,却怎么也找不到时候,惊悚事情发生了,只觉屁股一阵一阵温热,吓她失声尖叫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从床上蹦起来“发生什么事了——”他转头看着惊吓要从马桶上站起来唐暖央,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指着她,严肃命令道“坐下,不要动”。

    就算他不说,看到他目光炯炯盯着她,她不敢不穿裤子说站起来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,红着脸,捏着裤子,胆战心惊感觉那温热水流全方向冲刷着她屁股,持续了三分钟之后,温热吹又吹了过来,把她屁股烘干,然后她又闻到到玫瑰花香。

    “好了就站起来吧”洛君天那边含着笑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你头扭过去”唐暖央觉得好丢脸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不介意看你”洛君天一副恩赐她表情。

    唐暖央克制着用电动牙刷捅死他冲动,吼道“可是我介意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迷茫似眨了两下眼睛,倒头,抱着被子,翻过身边,被子下他,露出性感大毛腿。

    唐暖央这才赶紧提起裤子,速穿好,盖上使用过后,仍旧散发芳香,,,,,马桶!

    她洗了洗,手到床边“你什么时候,送我去学校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唐暖央,那马桶比你还贵!”洛君天翻过身来,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,然后话锋一转“不过你喜欢话,可以天天使用,前提是,你得跟我一起住”。

    要从一个逻辑思维以光速跳跃到另一个方程式,显然中间会出现错乱,引发短暂脑死机。

    唐暖央就这么一个情况,当她想跟他认真讨论什么时候送她回学校时候,他却回了她一句马桶比你贵,她恨这该死马桶,相信么。

    “一起住!!然后便于你能随时随地一抬眼,就能看到我洗澡么”除了她打算脱光了任他为所欲为,放弃挣扎,不然疯了才会住这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很动人“思想别这么邪恶嘛,你要是觉得不公平,你也能看我洗澡啊,或许我们一起泡,想想看,听着音乐,喝着香槟,泡着温泉,这大冬天过多滋润啊,比起那修女学校好太多倍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很坚决说“我不换学校,洛君天,你要是一直气下去,不肯支持我,那我也不会怪你,虽然你找女朋友,我心里也很不舒服,但是我也会忍住,以后即使我们不能一起,也不会埋怨任何外力因素,顺其自然那么发展下去”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之间连几年时间都禁受不住考验,又怎么去畅想长久未来呢。

    洛君天很是沮丧,他真从来没有这么沮丧过“你确定不会埋怨,不会难过么,那为什么吻着我不肯放,为什么靠我胸口,像要扒开我衣服,把自己装进我身体里似,丫头,你明明是很爱我,我给你机会,为你腾了那么好位置,让你坐进来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了,假如有一天,我不再给你这个机会,就算你跪我面前求我,我也不会给了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总是把自己放一个至高无上高度,来让我膜拜你,爱着你,你觉得满意了,就赏赐我一些关怀,我惹恼你了,你就把我拖出去重重打,你若做错了总有理由,我做错了那就是罪无可恕,你给我机会,我就必须感恩戴德么,那我可不可以也有我自己权利,我也可以不给你机会”唐暖央受不了他每次都跟皇帝似,用话回敬他。

    无弹窗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