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538君天与暖央——亲到了熟悉的唇,狠狠被修理了!

538君天与暖央——亲到了熟悉的唇,狠狠被修理了!

    洛君天绷紧了心弦,他敢保证,这会是一个超级烂游戏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?”伊明臣饶有兴趣追问。

    亚兰瑟从他那张薄润唇中,无限暧昧吐出“舌尖诱惑!”

    一听名字就很色情!!!

    女孩们红了脸,但是一想到是跟这么俊美男生接吻,心里又很是期待榕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色跟打了霜似,对着亚兰瑟咻咻咻射着毒箭,他这是想要玩死他是不是,已经9点4分了,还玩什么屁游戏,赶紧选完结束吧。

    “哇噻,这么妙游戏,亏得表哥想出来,君天你有福了,不过如果你嘴巴不适话,兄弟我可以代劳”伊明臣笑跟偷到蜜罐子老鼠似。

    跟众美女接吻游戏,简直就是专为男性而设后宫嘛悫。

    洛君天思维敏捷捂着嘴巴“说起来还真是,今天早上不小心咬到舌头,到现还痛呢,好兄弟,拜托你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不负你众望,好兄弟”伊明臣一脸决绝,仿佛去是一去不返战场。

    洛君天对他露出欣慰笑意。

    亚兰瑟那边像看小丑戏般,嘲讽勾了勾嘴角“你们别急着商量,我还没说完呢,既是游戏,那肯定得有规则跟趣味性才行,这玩法是这样,先把君天眼睛蒙上,然后众位佳人会你周围走动,你得伸手去抓,抓到一个,就得跟她接吻,我跟明臣会帮你计算时间,跟那位女孩接吻时间长,就会被列到未婚妻候选者名单内,怎么样,很刺激,很好玩吧!”

    好玩他个鬼!!!!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亲切而真挚问候了一次他家祖宗十八代!

    伊明臣移动到洛君天身边,凑到他耳边“兄弟,我帮不了你了,绿眼珠人都太邪恶,太难斗了,你们真是天分一对表兄弟!”

    “明臣兄,别跟君天再说悄悄话了,过来——”亚兰瑟那边笑容妖艳对着伊明臣招手。

    “亲爱表哥兄,我来了!”伊明臣屁颠屁颠过去,为了回报他那个兄字,他后面也了个兄。

    激洛君天狂掉了一地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再恶心点没关系,大不了他把上个星期吃都吐出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双手盖额头上,怎是一个天昏地暗能够形容。

    “少爷,该把眼睛蒙上了”管家拿着黑我丝绒布过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了看表,9点5分了,他速战速决,要是那丫头回来,看到这个情景话,拿刀直接捅他还是轻,就怕看到后,从今往后,就把他当成空气了。

    “来吧,蒙上吧”。

    管家拿起黑色丝绒布,蒙上了他眼睛“好了,少爷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眼前一片漆黑,什么也听不到,蒙还真是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亚兰瑟满意微笑“美丽公主们,准备好了么,王子要来抓你们喽,我数到三,一,二,三——,开始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开始抓人,而女孩们则是跑作一堆,表面上不让了抓他,可又放机会让他抓到。

    城堡外,出租车稳稳停靠下来,唐暖央付了车钱之后,打开车门,从里面下来,深秋夜风,吹来很是冰凉。

    她抱了包身体,看到前方城堡里灯火通明,听到从那里面传来欢笑声。

    出租车拖着长长尾气离开了,消失漆黑夜,唐暖央就站门前,回想起自己从游乐场出来,站空荡荡街头心情,即使此刻离那么近,她还是觉得很孤单,很遥远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她融入,却永远被孤立世界,当她害怕想要退回,想要转身逃出原来世界,却发现回头路已经被斩断了。

    好冷,她抱了抱身体,戴上连衣领上帽子,向里面走。

    天知道这鬼宴会什么时候结束,总不能一直让她外面吹冷风吧,里面人一定很多,她贴着角落上去吧,应该也不会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她背了背身上包包,低着头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宴会大厅举行,而要上楼就必须经过大厅。

    虽然她这一身淡蓝色休闲运功服外加白色球鞋造型,这华丽场景下简朴让人不得不注意,可因为正游戏当中,屋里里正跑作一堆,乱作一堆,都无暇去顾及这突然闯进来女孩。

    “抓呀,赶紧,这么多美眉等着让你亲,王子你还不出手——”

    “呵呵,,,,”

    唐暖央一进去,就被好几人撞到,不是她去冲撞她们,而是她好好站着,她们莫明其妙来撞她,为什么撞到她全是女孩呢?!

    耳边听到喊声,还有满屋子充斥女孩子笑声,空气里回荡叫交融一起复杂香水味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啊!!!

    王子?亲亲?

    谁是王子?谁跟谁亲亲?唐暖央好奇抬起头来去看。

    眼睛定前方那个蒙着眼睛,无论是身高,长相,气质,外壳,内核都很像洛君天帅哥身上时,她大脑当机了,心脏短路了,灵魂破灭了。

    支走她真正目,原来是因为,,,,

    喉咙发涩,胸口一阵阵绞痛,越来越强烈,越来越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她捂着耳朵向前跑,女孩们原本就你推我撞只顾自己乱跑,而笔直向前唐暖央,被她们推撞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只觉鼻间掠夺清气息,这气息像晒过太阳后甘香,他靠着感觉,伸出手把她抓到自已面前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个趔趄,肩膀被一双强劲有力大掌拖住扯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她惊叫仰起头来,想看看是谁。

    映入瞳孔人,让她瞬间僵化了。

    她与他,真一段让人寒心孽缘,可命运就是这么不依不饶非要把他们死死缠一起。

    站高处观看伊明臣跟亚兰瑟,见到洛君天抓到女孩子,也呆掉了。

    “这下君天倒霉了!愿佛祖保佑他!”伊明臣为他捏着一把汗。

    无弹窗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