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没良心,误会解除,贵族与乞丐的用餐法则!

君天与暖央——没良心,误会解除,贵族与乞丐的用餐法则!

    刀又插进了沙发里。

    后面那两个肌肉男扑上来,唐暖央正好用力把刀拔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背后——”洛君天那两人仿佛吃人肉长大彪形大汉向唐暖央冲过,眼看她就要被抓到了,情急之下,不禁忘记自己是买家身份,大叫了一声,提醒她。

    反应敏捷唐暖央立刻跳到沙发上,把刀子向后挥去。

    刀锋似乎刮到了什么,那感觉就像是平时用菜刀切到猪肉感觉榛。

    紧接着,“嗷——”一声惨叫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肌肉男脸上被刀子划出了一个大口子,痛捂着脸向后直退,满脸是血,对唐暖央发出野兽一样吼叫。

    显然是被彻底激怒了冶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你撕成拉链”其中一个肌肉男,表情扭曲,狰狞呼喊。

    “他,,,他说什么啊?”唐暖央举着刀,说话结巴了,谁让他模样太过恐怖了呢。

    “他说要把你撕成拉链”洛君天后面用中文给她解释。

    “好,,,好有创意恐吓语哦”唐暖央心里头害怕了,仗着自己手里有刀子,为自已壮胆似冲着那人喊“你敢过来,我就把你切成面条,而且,,,,还是刀削面!”

    后那句,她是顿了一下才加上去。

    听懂中文洛君天跟亚兰瑟太阳穴位置,分别挂下一滴硕大冷汗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把她给我抓起来,扒去她衣服,关进狗笼子,让她跟狗去交配”黑纱女人凶残无比呐喊,这真不是开玩笑,据说这是她用来对付企图逃跑女孩特有手段,被抓回来,就扔到狗笼里,让十几条被驯养好公狗轮番交配。

    洛君天睁直了眼睛,这女人未免也太没有人性了。

    不行了,演不下去了,他要去救她。

    他正要上前,那两个接到命令肌肉男也一起向唐暖央冲去。

    “笨蛋,躲开——”洛君天心提到了嗓子眼,伸手将站沙发上唐暖央向后拉。

    这一拉,精明黑纱女人立刻就看出了问题,也证实了她刚才一记大胆猜想,这几个人是认识。

    “——”黑纱女就要呼救,只觉脖子一凉,一把银晃晃刀架住了她脖子。

    “不准动——”唐暖央被扯下沙发,就顺势把刀子架女人脖子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冷静点——”洛君天对这个状况是哭笑不得,拼命对唐暖央使眼色,她难道看不出来人,他是演戏嘛。

    她现这么一闹,把事情弄复杂了,而那些包围了这栋楼人,他们没有安全出去之前,是不会轻举妄动,换通俗一点说法,不出虎口,外面人没法打虎,他们也会葬身虎腹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把刀放下,伤到我们美丽老板,可就别想活着出去了”亚兰瑟试图用话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混蛋,王八蛋,你们给我废话少说”唐暖央吼过去,不客气拽过女人头发,把洛君天挤到一边。

    她承认,她极度极度不喜欢这女人摸他!

    黑纱女人头开始有点晕了,那是因为她喝了自已让人下药那杯咖啡,她心里对眼下状况看一清二楚,但是刀子架她脖子上,她也没不敢乱来,被逼急了,弄不好真会被割断喉咙。

    她对属下说“你们向后退——”

    两个痛脸都扭曲了肌肉猛男向后退去,一直退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这里,我没空陪你们这些变态神经病玩,告诉你们,刀子不长眼,你们——”唐暖央看了看洛君天,又看了看亚兰瑟,后盯看了一眼被她拽着女人“翻译给她听!”

    苍天哪,到现她还认为他们是一伙,这丫头什么眼力,什么脑子啊!!!

    洛君天欲哭无泪了,真欲哭无泪了,,,,

    其实唐暖央自己也糊涂了,要说他们不是一伙吧,刚才三人坐一起,又是喂咖啡,又是摸腿,哪有可能对陌生人会这样呢,一看就是老相识,可是回想起刚才那些被戴着手铐脚镣女孩,她又真不敢相信,洛君天跟亚兰瑟会下贱到跟这种坏女人有勾搭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来翻译”亚兰瑟靠到黑纱女人耳边,温柔说道“实话告诉你,外面已经将这里层层包围了,我并不想要你脑袋,我只是想把我妹妹带走而已,想活命,带我们出来,反抗话,我会让你脑子很搬家”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女人心中恐惧。

    “一个你惹不起人,我只给你一次活命机会,再不识相,外面人不动手,我这捅人不眨眼妹妹,发起飚来,真会割下去哦”亚兰瑟继续她耳边,用煽情温柔语调,威胁恐吓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想,翻译个话,怎么翻这么久。

    “全部退出去,送贵客离开”黑纱女人考虑再三,还是保命要紧。

    门口肌肉男退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老板说,你可离开”亚兰瑟笑眯眯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推了推黑纱女人“走——”

    四个人向外走去,沿途虽然有不少打手想上前,可他们主人命还他们手里,谁都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跟进来时一样,出去路也同样是九曲十八弯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终于到了外面,唐暖央绷紧到此刻神经,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黑纱女人因为药物,人已经要昏迷过去了,察觉到架她脖子上刀松懈,她猛推开唐暖央手,跑出了几句,人扑通一声,倒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,黑市打手冲了出来,有几人扶走了倒地上女人,有几人向洛君天他们直冲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很,从暗中冲出了一支训练有素军队,跟打手对峙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过唐暖央走到安全地带,扔了她手里刀“你真是会胡来!”

    “你才胡来!”唐暖央吼回去。

    黑色轿车开到他们面,亚兰瑟打开车门速钻了进去,对还站那里洛君天跟唐暖央说“马上就要开战了,不想吃到子弹,就赶紧上来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飞拉开车门,把唐暖央先推进去,随后自己才上来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不远,唐暖央听到背后有枪声,还有大斗声响起。

    真像是黑社会火拼啊!

    她从来没经历过这样事情,现人慢慢冷静下来,回想起刚才坐事情,才觉得后怕,双手隐隐发抖。

    洛君天握住她手“现知道怕了?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跟那个坏女人究竟是不是一伙?”唐暖央困惑了。

    亚兰瑟哑然失笑,嘲笑道“小丫头,你还没搞明白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搞不明白,那坏女人说认识你亚兰瑟伯爵,可她迷昏了我,再我以为上当受骗时候,你们两人又跟小白脸,午夜牛郎似任那坏女人左拥右抱,又摸又亲,这让我怎么明白,怎么去明白”唐暖央说到摸时候,眼神鄙夷射了一眼洛君天。

    洛君天吐血了“这是为了救你这个小妮子,出计谋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计谋?跟老女人恶心***?”唐暖央怎么想就怎么窝火。

    “是美男计,小妞,我们为了救你,可算是牺牲色相了,这及有可能对我们造成不可磨灭心理阴影,多悲惨啊,你还不谢谢我们”亚兰瑟想起刚才他摸到那老女人大腿,没当场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美男计?!!我看你们是为自己谋福利吧,而且我只看到你们笑,没有看到你们有多悲惨,你们这对变态表兄弟,我严重鄙视你们”唐暖央只相信她眼睛看到。

    “君天,这丫头真没良心,你要死要活找了她一天,饭了不吃,眼泪也哭干了,甚至都产生精神方向臆想症了,你冒着生命危险,深入虎穴,还牺牲**,这下倒好,她还鄙视你,我说你为什么还紧张这个没良心丫头,你有被虐倾向还是怎么,你表哥我真是想不通啊”亚兰瑟声情并茂用中文对洛君天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很是惊讶,好吧,她承认自己听完之后,心里哗一下就被感动了!

    她盯着洛君天,心里浮起了小小泪光。

    “亚兰瑟,请你不要这么夸张,谁眼泪哭干了?”洛君天受不了反驳,把他说跟个女人似,他以后怎么这个丫头面前树立威信。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你喽”亚兰瑟准备冤枉他到底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你们跟那坏女人真不是一伙喽”唐暖央问。

    两人俊美男生,用同一种挫败眼神看她,异口同声说“当然不是了!”

    谁会吃饱了撑着,玩这么恶心还危险游戏!

    唐暖央笑笑“哦,对不起,那我误会你们了,主要是我阴影也比较多,我以为又是洛君天整我,报复我踢了他一脚”。

    “我你心里是这般小心眼人?”洛君天严重受内伤。

    “是!”他之前是很小心眼嘛,她又没说错。

    洛君天必须要深呼吸,不然会气绝身亡“臭丫头,早知道我就不去救你,让你自生自灭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已经来救我了,而且这一次你还不错,我这人恩怨分明,你们来救我,我谢谢你们!”唐暖央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试探性问“那是不是可以抵消掉之前错误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,都说恩怨分明了,这是两码事”唐暖央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“好吧,所以你是打算坚决不相信我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按逻辑分析,我不会相信你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逻辑?”洛君天倒是很想听听看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嘴里幽幽吐出四个字“色狼本性!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亚兰瑟一旁实是忍不住喷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个鬼,全是你惹出来”洛君天一掌拍过去。

    亚兰瑟挡下他攻击“我觉得吧,暖央话很精辟,色狼本性,送到嘴边肉,不可能不吃,虽然吧,你终没有吃到!”

    他后一句话,让唐暖央心中一亮。

    敢情,洛君天说是真,他没有跟女人发生关系!

    一瞬间,她心里被堵那块地方就四通八达,豁然开朗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解释嘴皮子都磨出老茧了,她愣是认为他狡辩,而别人不经意一句,却让她信了,这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呢?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你们别吵架了,我肚子好饿”唐暖央抱着肚子,心情好了,胃口自然也来了。

    亚兰瑟对司机说了一句“找间餐厅!”

    洛君天肚子这里咕噜咕噜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唐暖央用看外星人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我是人,不吃东西,当然会饿啊!”洛君天凶巴巴呲牙,俊脸发红。

    讨厌身体发出不明响声,那是非常糗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哟,还不好意思了,脸红了”唐暖央去拧他脸,头一次想用可爱形容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下她手,严肃说“别动手动脚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收回手“不动就不动,那以后你也别来碰来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挺会伺机报复呀!”洛君天一边眉毛挑老高老高。

    “跟你学”唐暖央平和回答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斗嘴斗到了餐厅。

    三人进了餐厅,要了一间包厢。

    不消一会儿,一盘盘美味佳肴上来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君天饿不行了,看到食物,眼睛都发绿了,当然,某人眼睛原本就是绿。

    亚兰瑟也饿了,不过他还是慢条斯理把餐巾围好,一切显得很优雅。

    “那个,,,表哥,我们可以吃了么”唐暖央盯着那些菜,咽着口水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你们可以放开肚子吃,这里没有外人,不必拘束”亚兰瑟客气说道

    “十五分钟之后,你会后悔说不比拘束这个词”洛君天边上皮笑肉不笑说,另外他已经开始吃了。

    亚兰瑟不太明白笑“不,我从不会后悔,弟妹,情吃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!那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得到了允许,唐暖央兴奋撩起袖子,左右开工,她左手一块牛肉,左手一块烤鸡,连刀叉都懒用,直接用手抓,用牙齿扯。

    这鼓子豪气劲,配上一曲豪迈水浒传主题曲,那就再适合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真好吃——”唐暖央露出满足跟享受表情,用脏兮兮手拿叉子,去弄沙拉吃。

    嘴巴塞鼓鼓囊囊,像只蛤蟆似一鼓一鼓,她还拼命往嘴里塞,神奇是,她竟然全部都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亚兰瑟目瞪口呆,目光比了见了鬼还要恐惧1倍。

    “老天,她怎么办到?”他惊呼出声“刚才我生怕她会噎死,可是她奇迹生还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不禁心里感慨——让一个从小受用餐礼仪教育贵族跟个乞丐,双方暴露本性情况下同桌吃饭,就是这样结果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唐暖央柔顺发丝“你这孩子是饿了几年才会有这种吃相,早知道我直接给你一头烤全牛让你啃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理他,只管自己吃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一盘盘食物她风卷残云之下,变越来越少,越来越少,洛君天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他用刀叉先夹切后放到嘴里,哪有她直接拿起来往嘴里塞来,他将手里刀叉一扔,看着亚兰瑟,英勇就义说道“表哥同志,当贵族真会饿死,我决定暂时抛弃这个身份,你保重!”

    无弹窗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