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秘密俱乐部,比比谁更持久!

君天与暖央——秘密俱乐部,比比谁更持久!

    蠢字唐暖央听真切,加上外公脸上那厌恶表情,她心里猛发凉。

    她真这么讨人厌?

    洛君天握住她手,对老伯爵眉开眼笑说道“外公,能吃女孩才好啊,胖嘟嘟多可爱啊,我可不喜欢瘦跟骷髅似女孩子,而且我们暖央她很聪明,跟蠢倒不上半点边,她原本说要等你一起吃,是我饿了,非让她陪我一起吃,你要怪就怪我,别老看她不顺眼了,好不好”网游之诛神重生章节。

    老伯爵见外孙言语中处处护着这个女孩,心里头是不高兴“这丫头究竟有什么好,你就这么喜欢她?”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上来”洛君天姿态轻松耸肩樯。

    亚兰瑟趁机老伯爵耳边吹风“爷爷,你不要勉强他了,他喜欢就成全他嘛,您何必这么辛苦去纠正他低级趣味呢,你觉得这女孩跟路边小草一样不起眼,可君天就觉得人家跟玫瑰一样香啊”。

    他连讽刺带嘲笑一番话,让洛君天忍不住回击过去“表哥优雅趣味该不会是收集各色紧身裤,泡泡袖蕾丝衬衣跟黑色靴子吧,哎哟,舅舅当初就该生个女孩才对,表哥你也别伤心,投了男儿身真不是你错,要怪就怪命,不过也好,反正你也没有当男人能力,安心伪娘吧,我会支持你,你喜欢猛男呢,还是猛男呢?”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再拿我衣着取笑试试”亚兰瑟绿眸阴沉,杀机顿现兢。

    “什么取笑啊,赞美好不好,其实我想叫你表姐,哈哈,,,,,”洛君天掩着嘴,笑无比开心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这狗杂种”亚兰瑟被气到失去了理智,冲过去拽起洛君天“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噢,你也说脏话了”洛君天像抓着某人小辫子似,那个开心劲,要有多坏就有多坏,随后,他面色迅速一改,扶着亚兰瑟脸,表情悲戚“节操碎了,风度没了,三观毁!”

    眼见着这两表兄弟就要打起来了,唐暖央慌张站起来想要劝架。

    只听老伯爵那边面不改色,和蔼可亲说道“两人感情这么好,不如找个房间,交流个十月半月,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亚兰瑟跟洛君天赶紧分开,一个坐下,一个去扶起老伯爵。

    他们之因为这么听话,是因为每次只要一打架,这“慈祥”老头儿便会把他们关到一个小黑屋里头,至少关上一天才放出来。

    贵族管教孩子,就是这么暗黑!

    “爷爷,我扶你过去坐”亚兰瑟前一秒还怒意冲天,这一秒已消失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位置上,也笑像朵花一样美。

    唐暖央睁着明亮双眼,愣站那里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她劝解词汇还喉咙里没有说出来,可一眨眼功夫吧,剑拔弩张气氛顿时演变为一派和谐好气象,关键是中间没有过度,仿佛刚才两人要打起来情景根本就没有发生过,看到全是自已魔怔后幻觉,以至她不禁要打往自已手上用力拧一把,以此来确定,她究竟是醒着呢,还是梦里。

    她现对这两人身上流淌血液,半毛子怀疑也不会有了,他们不仅是脸长像,连腹黑调调也是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傻站着干嘛,坐下啊”洛君天面带着笑意,将她往下扯。

    唐暖央这才回神,位置上坐好。8

    亚兰瑟跟老伯爵也坐下来了。

    一桌人,这才一起开动用餐。

    只见亚兰色手法优雅切开牛肉,从一大块上面,只切下豆大般大小肉放进嘴里,吃时候,嘴里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喝汤时,勺子流水行云刮过汤汁表面,没有碰到盘子任何地方,他略为低头将汤汁抿进嘴里妙手狂医TxT下载。

    他吃饭简直就像搞艺术!

    唐暖央本就被老伯爵一个蠢色搞没食欲了,又看亚兰瑟这套贵族式样吃饭法,她是什么都不敢碰了,因为她笨手笨脚,一定会把吃饭变成一场音乐会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吃了?”洛君天转头看疑惑看她。

    “我饱了!”唐暖央摆摆手,心里哀叹。

    “饱了?你平时跟小猪猡似很能吃,今天怎么吃这么一点点就饱了?”洛君天看出她拘束,自己盘子里切下一大块焗龙虾虾肉,放到她嘴巴“吃吧!”

    “这,,,这也太大了吧”唐暖央心想,这得把嘴巴张多大呀。

    “少装了,你不就喜欢大口大口吃嘛,来,吃掉”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“喂食”,那边祖孙俩不动声色瞄着。

    换作平时唐暖央也就吃了,可今天面对这传说中正宗欧州贵族,她绝不能把自已弄这么粗鲁,豪放,不拘小节,她推开洛君天手“我真饱了,求求你,别让我吃了,成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才把叉子拿开,自己一口吃掉“不吃是你损失”。

    “早就听说这中国人吃东西不讲卫生,还果真是如此”亚兰瑟不放过任何一丝嘲讽机会。

    洛君天继续切割着食物,他吃相同样很优雅,不过他没有夸张把肉切成豆粒“我推测一百年之后,贵族们都会死于同一种疾病,饿死,因为一顿饭花费动作比吃东西还要多,亚兰瑟,怪才得你阳气不足,让我教你,男人要多肉,那热量才会转化成力量,多壮壮阳吧,那么小,实有碍观瞻”。

    亚兰瑟深呼吸“洛君天,你能不能别一直攻击我同一个地方”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行——,表哥,猜个谜语吧,打你身上一物,听好了,小,小,小,小蚯蚓,钻到洞里看不见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亚兰瑟把刀叉一放,扯出一丝阴笑“看来你是非要让我证明给你看才甘心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疑惑“怎么个证明法,你该不会,,,,”他往他腿间瞄去,笑很淫秽。

    亚兰瑟看向老伯爵“爷爷,你不是让我带君天去玩嘛,我们晚上就去”。

    “那样很好,多介绍君天认识些人”老伯爵笑呵呵说道,他们斗嘴从小斗到大,这两小子,他看着还是挺有趣嘛。“这是当然啦,我就这么一个表弟,哪能不带他开开眼界呢”亚兰瑟嘴角勾起邪笑。

    晚餐结束了,老伯爵先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低声问洛君天“你们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说要是带我去认识朋友”洛君天装作懵懂不知模样,事实上他心里早有数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刚才说给我补习英语,还补习么”唐暖央心里央不想让他去,总觉晚上出去,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补啊,你房间里乖乖等我回来”洛君天宠溺似摸了摸她秀发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”唐暖央点点头,她真希望他会说,那我不去了。

    亚兰瑟看洛君天对唐暖央如此好,心想,难道这小子真打算洗心革面,只对一个专情?!这女孩究竟有什么魔力能吸引到他?他真非常好奇黑暗猎杀场全文阅读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到亚兰瑟那边“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亚兰瑟幽然一笑,提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唐暖央突然冲上去拉住他手“你可不可以早点回来!”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莫明一软,似有什么东西冲进了他心房,瞬间就暖了全身,他眼神很自然温柔起来“嗯,马上就回来,有事给我打电话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这时才觉得自己太过冲动了,小脸红红松开他手,她真是疯了,干嘛弄那么舍不得他走。

    “我,,,我上楼了!”她低着脑袋,一路小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亚兰瑟旁发笑“原来你喜欢这样小猫咪啊!”

    洛君天收回视线,去看亚兰瑟“错!她可不是什么小猫咪,她是大老虎”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!”亚兰瑟不信扯笑,接着向外走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唐暖央回到房间之后,脱了鞋子,拿了英语书,还有录音机,盘坐床上,开始自学。

    她想洛君天应该去很回来吧!

    另一边,亚兰瑟带着洛君天去了某个上流社会聚集秘密俱乐部,这里主要是给男人消遣,这里每一夜都是极致***,每个女人都是绝色佳丽,她们有魔鬼身材,天使脸蛋,一个眼神就能勾走你魂,高超纯熟床技,是让男人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但同样,价格也是惊人高,穷苦**丝可消费不起。

    一走进里面,昏暗茶色调,以及空气飘散暧昧气味,就让洛君天看出端倪了,他就知道,亚兰瑟这厮会带他来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自两个俊美少年进来开始,各个角落都散发出强烈雌性激素,好比一头头母狼都到了交~配期。

    “表哥,看不出来,你也敢来这种地方?你等会该不会想当面上演春宫戏,来证明给我看吧”洛君天吊儿郎当把手搭他肩上。

    “来了这里,不沾腥是不可能,这里女人都是男人玩物,等会喜欢哪个,管上就是,我来买单,不过嘛,我要跟你来场比赛”亚兰瑟绿眸变邪淫至极。

    “什么比赛?”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突然有一种极为不好感觉,越是表面严谨保守贵族们,思想越是变态。

    “我要跟你比比谁时间持久!”亚兰瑟不紧不慢说,并不把这种事看有多重。

    “表哥,说实,这个你肯定会输,只是,我今天没这个兴趣做运动,不如还是找别人比,让我看看你实力就好了,厉害话,以后就不笑话你了”洛君天心里揣着那丫头手里温度,对风流事,就没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敢比吧,成天笑别人不行人,往往自己才是那条小蚯蚓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舔唇“你激将法对我来说无效,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”。

    “没用家伙,女人翘着屁股让你玩,都没有这个胆量,还敢大言不惭”亚兰瑟耻笑走上前,坐到一张椅子上。

    属于这个糜烂之夜,第一场好戏,就要开演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承认这一次被亚兰瑟给将到了,他过去坐到亚兰瑟对面“我不是怕跟你比,只要这里女人能挑起我性~趣血腥冲击!”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!马上就让你血脉喷张”。

    亚兰瑟话音刚落,全场一面漆黑,紧接着,一小束强光打某一处,两人金光***,光着身子交缠一起,互相爱抚,画面要有**就有多**。

    洛君天还真是结实被吓了一跳,他还是第一次看两个女人,好吧,他要流鼻血了!

    “怎么样,有没有反应?”亚兰瑟转头微笑“你喜欢么,要不就她们,我们一人一个”。

    “一般般吧,对我来说,这太老了,而且太脏”洛君天故作淡定回答,心里却大骂,这该死亚兰瑟,这该死生理反应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我也不怎么喜欢,有种被她们反奸恶心感,不过没关系,这里没开过苞清纯少女也有”亚兰瑟极为冷静,像评价商品一样。

    洛君天哑然失笑“清纯少女也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,为了钱,为了生活,总有一些女孩愿意出卖灵魂,这是她们自己选择”亚兰瑟丝毫没有同情心。

    “表哥,我今天才发现,你有多可怕”洛君天随性而说,心想,要是让伊明臣知道还有这种极乐天堂,他一定住这里,不想回去了。

    台上那两条“蛇精”被一个衣冠楚楚老头子带走了,洛君天不禁替他捏了把冷汗,大爷,你可悠着点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来了一个女人,这一次跟前面两个不同,手里拿着鞭子,狂野十足,眼睛里满是兽性光芒,一直洛君天跟亚兰瑟身上打转,仿佛用眼神就已经把他们衣服趴光一样。

    洛君天冷汗直流“表哥,你有没有能力让这个妖怪先下去,我不想成为她意淫对象了”。

    不过很,还没等亚兰瑟开口,就有人下手了,一个看上去很斯文,戴着眼镜中年男子把女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未了,那女人还不舍对洛君天做出狂野撕咬动作。台上形形色色,各种类型绝色美人,走马观灯似过去,真是挑战男人忍耐极限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否认他现下面已经要抗不住了,不过一想到唐暖央对他摆臭脸再也不理他,或是发起飚来咬死他下场,他决定还是忍着。

    俱乐部里,还剩下不到几个人,这些人跟他们一样,都没看中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就是今天贵那一个了,绝色少女”亚兰瑟压低声音说道,接着又发起愁来“可是只有一个咱们怎么分呢,要不然来个计时,我玩好了,你再玩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鄙夷嗤笑“谁要吃你剩下,白送给我都不要,你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”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或许能借机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灯光打铁笼上,女孩还很小,白色轻纱下面,是如露珠般清稚嫩身体,黑色长发垂到腰上,蓝色眼珠子,绝***人。

    所有男人都直起了眼睛,洛君天也不例外,不过他倒不是惊讶于女孩有多美,而是,竟然是一对双生子!!两个长一模一样女孩!

    搞什么鬼!!!!

    亚兰瑟绿眸首次散发出异样光芒“就她们吧!”

    “两个很贵!”洛军天笑像哭。

    无弹窗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