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讨厌蒋瑾璃!

君天与暖央——讨厌蒋瑾璃!

    谁让他是他好兄弟呢,为了配合,他只好装成是安斯耀,听了这话后,伤心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安斯耀——”唐暖央听到脚步声,难过回头叫了一句,而后恼火看着洛君天“你是故意对不对,你太坏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很是无辜耸肩“这可不关我事,谁让他门口偷听,你刚才不是说不乎他嘛,干嘛还这么激动呢”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绿眸内又弥漫起危险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乎,而是你怎么能故意引我说出那样话,洛君天你真卑鄙”唐暖央锤打他,心情也是久久不能平复,她刚才说厌恶,只是想洛君天面前演演戏,好让他不要去找安斯耀麻烦了,谁曾想安斯耀就外面听着棼。

    “笑话,若非你自己说出来,我有什么本事撬动你嘴,暖央啊,你清醒点吧,你跟他之间就是这么没有缘分,这会你向他解释再多也没有用了,别摆脸色给我看了,你再敢表现出意他模样,小心我打死你”洛君天一方面打击她,另一方面又拿出自己杀手锏威胁她。

    果然,双管齐下之后,唐暖央就弱下来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颇为得意搂过她,哼,想跟他斗,他们都还嫩着呢轨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校园某一处,蒋瑾璃连饭都吃不下,坐草地上发呆。

    身后有几个女人向她跑来。

    “瑾璃,瑾璃,听说洛君天跟别校一个男生打架了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精神为之一振“君天跟人打架?不可能,你们开玩笑吧”以她对他了解,他要修理谁,从来不会自已亲自动手,他是把自己看很重要人。

    “是真,听说打很激烈,这会校长都赶去了”。

    “跟他打架男生也挺有名,就是男校那名校草安斯耀,长可帅啦,是他先动手,原因好像是看不惯少爷行为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!!

    蒋瑾璃想起了那个昨天跟着校长一起来医务室探望,昨晚上还扶了唐暖央那个男生,君天似乎是特别讨厌他,说话处处针对他,排挤他,好像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,而那安斯耀看洛君天也一同,话里深藏锋芒,今天大大出手,这都反应出他们之间关系有恶劣,这就奇怪了,两个男生就算性格不合,那也不至于这么憎恨吧,这里头一定有问题,昨天医务室跟派对上,她也同样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,这个安斯耀是看不惯君天什么行为才跟他打架?”她隐隐觉得,能找出症结所。

    几个女生你看我,我看你,犹豫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“说啊,有什么不能说么”蒋瑾璃陪着笑脸,眼睛看过几位同学。

    “瑾璃啊,我们说了你可不要伤心,少爷午餐时邀了其他学校代表一起用餐,他还带了唐暖央,吃饭时候,他旁若无人吻了唐暖央,这安斯耀正坐对面,他看不过去,就打了少爷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脸色变难看,可随后她心里炸出一声惊雷,莫非安斯耀跟君天问题唐暖央身上?

    这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发现,是否就是如她所想,那还得去印证,如果唐暖央真背着君天跟安斯耀有暧昧话,那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她嘴角浮起一丝冷笑“你们帮我去打打打听这安斯耀,有关于他事一件都不要放过,包括之前事”律师大人宠妻无罪章节。8

    “好,我找男校人去打听打听,不过瑾璃你也对这校草有兴趣?“

    “瑾璃对少爷一往情深,我看她是想找安斯耀给少爷报仇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对她们谈论只是以笑概之,唐暖央啊唐暖央,你好别让我抓到把柄。

    下午,唐暖央躲小洋楼里,没有出去,生怕遇到安斯耀,她真没有脸再见他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放学。

    回到了家,第二天她就装病家,不去学校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次倒没有跟她唱反调,准许她请假家,他帮他们制造了这么大误会,就让误会一直延续下去吧,他总不可能蠢,还让他们有机会向对方解释吧。

    为时一周运动会,唐暖央像是人间蒸发似再也没有出现,安斯耀盼着见她一面,找个机会单独谈一次机会,她始终是没有给他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运动会结束后,就是双休日。

    唐暖央洛家别墅呆人都要发霉了,闲来无事,她只能把洛家每个角落都玩遍了,有时会呆洛君天书房里一整天,那里有一墙壁书,她从来不知道,原来那家伙会是个喜欢看书人。

    一早,伊明臣就来了。

    这次运动会,他拿冠军拿到手软,本来安斯耀算是个强劲对手,不过那家伙正处于失恋期,经常发挥失常。

    他一来就直往三楼跑,门都不敲就直接推开洛君天房门。

    里面,洛君天跟唐暖央正睡觉,眼见着大灰狼把小白兔抱怀里,睡那叫一个香,小白兔呢也乖乖窝大灰狼胸口,睡也很安稳。

    谁说肉食动物眼素食动物不能共存,他们就融合很好嘛。

    洛君天听到房间里动景,皱着眉头醒来,看到坐沙发上伊明臣,烦躁骂过去“这么早你来干嘛,打了激素睡不着,找女人玩去,别来打扰我睡觉”。

    “哥们,都8点了,你该不会是昨天操劳过度肾虚了吧,啧啧,,,真是禽兽,暖央能活着真是奇迹,小心夜夜这么搞,到时搞出人命”伊明臣戏谑道,眼睛瞄着唐暖央露被窝外大腿,看直了眼。

    “闭上你狗眼”洛君天把她大腿盖住。

    “看看嘛,又不会掉块肉,也太小气了吧,你以前可不是这样,女人如衣服,可以共享吧,我真心觉得暖央不错,要不,改天也让我共享一下”伊明臣故意色迷迷搓着手,口水直流模样。

    洛君天抓起枕头就扔了过去“共享你个鬼,出去!”

    “嗯,,,,”唐暖央睡意朦胧张开眼睛,看着洛君天“你跟谁说话呢?”

    “妹子,是你伊哥哥我哟——”她顺着声看过去,对上伊明臣那花花公子笑脸,吓拉高被子“你,,,,你怎么会我们房间里?”

    伊明臣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事情似,眸中晶亮“听到没有,听到没有,君天,暖央说我们房间,这话等于是承认你是他男人哪,哇,你们要不要这么甜美,真是过上夫妻生活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乐滋滋笑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,我口误,口误行了吧”唐暖央脖子都红了反琼瑶之总领太监全文阅读。

    “什么口误啊,两人都睡一张床了,别不好意思了,没关系啦,反正已经订婚了,大不了以后早点结婚嘛”伊明臣笑是很是愉“妹子,采访你一下,你还吃消么,君天床上可是一等一凶猛”。

    “伊明臣你别乱讲,我们是清白”唐暖央羞红了脸,喊过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愣住,转瞬就想打死她。

    伊明臣大为震惊似直起了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而后过了十秒,拍手拍脚喷笑出来“哈哈,,,暖央妹子,你这话拿去骗三岁小孩都不会有人信啊,天天睡一起,若还不碰你,莫非我们君天不能人道了?宝贝报废了?”

    某人脸色已是超级难看,谁让他真还没有碰到这丫头呢,这下子被朋友笑惨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说了,总之,总之,我们就是清白,信不信由你”唐暖央用被子捂着脑袋,不去跟他理论。

    “害羞了,真是可爱!”伊明臣笑咧开了两排雪白雪白牙齿。

    “有事你就说,没事就你给滚—出—去——”洛君天被说成不能人道,宝贝报废,心里崩溃厉害,为了保全面子,偏偏还不能表现出现。

    伊明臣疑虑盯着他“君天,莫非你真硬不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伊—明—臣——”洛君天似要杀人一般咬牙。

    “镇定,镇定点,不要生气,当我没说,不过我还真想不到你会这么,,,这么,,,”伊明臣调动起脑细胞,找合适形容词。

    “我窗户没有防护罩,除了视眼开阔之外,还有一个作用是,可以把人扔下楼”洛君天用亲和微笑语调,很含蓄恐吓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说正事,说正事”伊明臣识趣转移话题“我今天来,是想告诉你,矿泉水里下药事情,我已经帮我查清楚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都差点忘了这一岔了,因为这段时间他都专心对付安斯耀,“矿泉水事,不都是这丫头弄出来嘛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钻出被窝,不服气为自已辩解“我没有,都说与我无关!”

    “不要狡辩,钻出去,别出声”矿泉水事情,洛君天早就不怪她了,他就看成是她醋意大发,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这次真错怪暖央了,那瓶装有强力泻药水真是别人给她”伊明臣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惊讶,问“谁给她?”

    “跟瑾璃一个班女同学,说是不喜欢暖央,看她不顺眼,想要捉弄她,所以才会把加了泻药水给她,只不过结果是暖央没喝,反倒是你跟瑾璃喝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这事是瑾璃指使同学去做?不会,她不是这么坏女孩”洛君天有点不相信。

    伊明臣摸了摸下巴“我也不相信瑾璃会做这么恶毒事,可爱情让人变疯狂,很难说她不会这么做,她痛恨暖央痛恨紧,不过眼下那位下药女生说,瑾璃对此事并不知情,都是她一个干,理性点来说,弄不好这些都是事情败露之后,瑾璃给那同学钱,让她一人承坦下来”。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是真不知情”洛君天不愿去相信,管明臣就都对。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你怎么想了,真相只是她自己才知道,不过有一点,这事跟暖央真没有关系,她也是受害者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再一次被窝中出来“她不会不知情,这件事就是蒋瑾璃做”妻妾斗,嫡女有毒。

    “你心地能不能善良点,不要总把人想那么坏”洛君天敲她脑袋。

    “心地善良人必须变愚蠢,那我您可不善良,你不记得当时我把水拿给你时,她阻止了,要是她不知道水有问题,她又怎么会阻止你呢”唐暖央喜欢实事求是。

    “可她后也喝了水,要是水有问题,她又怎么会喝”洛君天心里其实清楚,可嘴上忍不住包庇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因为她想跟你共同进退,要死也死一起,所以即使凶手是她,也足够让你感动到扭曲事实,我无话可说,你洛君天都自愿把智商降为负数了,我还能如何”唐暖央撩开被子,下床“我起床了,你们聊吧!”

    她并不是想让洛君天怎么去惩罚蒋瑾璃,她想要是公平,错就是错,对就是对。

    她走进卫生间,把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妞性子很烈嘛,而且也聪明,一眼就看破你心思”伊明臣倒是很喜欢这样性格,没有一般女孩造作,性格直率可又不愚钝,反而很会观察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这样,所以才不讨人喜欢,大度一点,就放瑾璃一次,那才是聪明做法”洛君天撑着额头,心里烦乱着。

    “兄弟,要是暖央表现出大度,那就太假了,情敌见面纷外眼红,她跟瑾璃,就如同你跟安斯耀一样,试问,你会宽容他么,将心比心,你做不到,别人也一样做不到,要我说实话呢,这矿泉水事多半是瑾璃主使,不过她也是因为爱你才做这样傻事,咱们跟她都是多年好朋友了,就原谅她一次,但你要找机会,告诉她这么做是错,让她以后不要做了”伊明臣看挺透。

    “你说女人是不是特别麻烦,而且总是让人难以理解”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不好理解,男人女人都这样,爱不到就恨,恨到后,发现还是爱,于是追悔莫及”伊明臣很有经验样子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爱情会把正常人变成疯子,那可真是太恐怖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边正躺床上跟伊明臣高谈阔论,楼下,又有人来造访。白色豪华轿车停洛家门口,米色长袖上衣,长极脚踝蓝色长裙,美丽飘逸。

    唐暖央洗过脸,换下了睡衣下楼。

    一个进来,一个刚好又从门外进来,两人以不可逆转情况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真是说曹操这曹操就到!

    唐暖央对蒋瑾璃印象是一次比一次差,面对她甜美笔容,他有种想要做呕感觉。

    “暖央,你起好早哦”蒋瑾璃笑容柔美来到她面前,跟她好姐妹似握住手。

    “早么,都过了8点了,我今天可是特意睡了懒觉起来”唐暖央抽回自己手,不给面子回答,因为她实是看不惯她虚情假意,明明是这样恶毒人,却要把自己扮演这么无辜善良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时间,今天又是阴天,以为还很早呢”蒋瑾璃不大自然陪笑,哼,几天不见,真把自己当成女主人了,可恶。

    “蒋小姐我是来找君天么,他还没起来,你楼下等吧”。

    “我去他房间叫他就可以了,这里我熟着呢,暖央你不用这么客气招呼我了,又不是外人,我上去了”蒋瑾璃满面甜美可人笑,可话里处处有喧宾夺主气焰。

    无弹窗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