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用你的心来解开我的心!

君天与暖央——用你的心来解开我的心!

    “不明白!”唐暖央摇头。8

    “说这么清楚都不明白,你白痴啊”洛君天捏着她下巴,抬起另一只手就给了她头顶一记爆栗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唐暖央痛捂住自己脑袋,边揉边生气讲“你逻辑本来就跟正常人有异嘛,我也是实不明白,难道你要我撒谎?那你不如直接说,不管你明不明白,你都必须要明白,无需再议好了,问题是你问,可连答应都得称你心意,这还不如不问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下倒是自知理亏抚摸她脑袋“K,那我就再说明白点,也好让你这智商极低小白痴能理解,对于爱这个东东我很陌生,我既不知道它长什么样,也不知道它存于何处,如果你先表现给我看话,或许我就能明白,到时看你爱我份上,或许我也会试着回报你一点点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抬着头看他脸,看着看着就笑了“呵——”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”洛君天皱眉,她笑看出来极有讽刺意味“本少爷话就这么好笑?”

    唐暖央轻松点头“当然啊,很好笑,因为我发觉原来你洛君天是个胆小鬼,你害怕去爱别人是因为怕别人不爱你,有损你颜面,你从小到大就自私惯了,只喜欢获得别人爱慕与崇拜,而不去付出你真心回报,所以受伤也永远只能是别人,不会是你,洛君天,你真是太自私,太可恶了,我拒绝爱上这样胆小自私鬼,没有人明知是深渊,还往下跳”。

    心仓促乱了步调,洛君天没想到她能一语道破他内心所想,感觉震惊同时,为了掩盖那从未有过慌张,他猛敲她额头“唐暖央,你个牙尖嘴利臭丫头,你敢说我是胆小鬼,活腻了吧你”客。

    “住手——”唐暖央抱着脑袋挡他拳头“你恼羞成怒也不用这么迁怒我,是不是胆小鬼你自己心里清楚,我跟你没什么共同语言,我不会去爱一个不值得人”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你敢不爱我”洛君天掐住她脖子,不过并没有用力,只是吓吓她“反正我不管,一个月内,我要听到你说我爱你!”

    “那不用一个月了,我马上就告诉你吧”唐暖央握着他掐住她脖子手,站起身来,不过他人太高了,她只有仰望他,她故作认真看着他眼睛“洛君天,我爱你!”

    洛君天心跳骤然停顿,从她嘴里说出来三个字,威力竟是如此巨大,不亚于放脑中投放了一颗原子弹威力,他呆怔那里,半天从没法回过神来,内心兵荒马乱如此振奋,有种喜悦正加速由心脏流窜到每条血脉。

    他收紧了手,气息不太平稳开口“再说一次!”

    “洛君天,我爱你!”唐暖央像唱儿歌一般,说很是轻松与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认真点再说一次”洛君天感受到她不用心,气急到抓狂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搞,他身心似乎都不受他控制似,仅仅因为这普通到他隔三岔五就能听到三个字,他兴奋激动简直着了魔。

    “咳,,,你先松手,你被你掐死了”唐暖央咳嗽,表情痛苦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手松开,扶住她肩膀“认真再说一次,我要听!”

    他又发哪门子神经啊!

    她看不懂他反应,莫非他又有什么阴谋阳谋?!

    唐暖央赔笑“你这么爱听,不如用录音机录下来吧,省得我一遍遍说了,反正都一样嘛”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,我只喜欢听你一次次说”虽是相同三个字,可她每说一次,他都感觉是独一无二一次我爱你剑装章节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啊——”唐暖央有点怕怕摸他额头“你没发烧吧!”似乎病不轻啊!

    洛君天一把拽下她手,坐到沙发上,抱她坐到他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沙发那么大,我还是去坐沙发上,要是坐坏了大少爷你**,我可担待不起”唐暖央很是不自挣扎着要从他腿上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本少爷让你坐,断了我自己负责”洛君天按住她,环紧她那纤细腰肢,脸靠她胸口。

    靠!让他占了便宜!

    “你,,,你还有什么话就说吧”唐暖央推着他脸,量不让其碰到自己胸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说了你爱我,我觉得你是出自真心,我决定接受你爱了”洛君天笑容迷人,像是吃到糖孩子。

    她胜至他眼神中,看到一种纯真,恶魔眼中看到纯真,就好比看到吸血鬼对你温柔微笑一般,你所感受到除了被他这种绝色外貌所蛊惑心动外,还有内心深处那汗毛直立恐慌。

    若是第一次听到说这种话,她会相信,可问题是这个顽劣“放羊小孩”已经骗了她很多很多次,每一次上当,她都告诫自己下一次不要上当了,可等到下一次,看到他温柔,她又信以为真,结果还是骗她,这一次呢,她要不要相信他?她还能相信他么?不,她不会这么笨了,洛君天擅长就是伪装成温柔美男,蛊惑人心,其实这家伙天生就是恶魔体质,而长过于俊美,所以比那些丑陋恶魔加危险,她坚决不能再信他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觉得我是真心,那就当我是真心好了,不过我自己觉得,我说这三个字其实并不难,嘴皮子动一动就可,就好像你对我一样”唐暖央并未直接说自己是假意,而是拐着弯用他真心来反应她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生气,就表示他或许真有对她用心,而如果他生气了,就代表他一直虚情假意,以他那种只许他负别人,不许别人负他个性,是绝对无法容忍别人戏耍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皱拢了眉头,就像他对她那样?他对她是怎么?这个问题连他自己都无解,也还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莫明紧张了,他反应介于生气与不生气之间,这也让她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爱情被迷雾所遮盖,当必须推开他这道心门,方能看到她那道心门时,路途变不坎坷。

    他思索头都要炸开来了,松开她腰,他揉了揉太阳穴“那就先这样,睡觉吧!”

    什么叫那就先这样,那是怎样啊?!唐暖央听不明白他意思,看不懂他心思。

    “好吧,睡觉!”她从他腿上起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起身走到床边,躺下来,就闭上了眼睛,因为她给他这道难题,他头痛连色心都丢一边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缓慢转动身体,看向床上大男孩,或许她永远也不会懂他,心,好端端就失落到了虚无。

    原地站了好一会,房间里静悄悄,他似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走到床边躺下来,拉过一点被子盖身上,闭起眼睛,放松了身心入睡。

    白天吵死去活来,深夜同枕共眠。

    他们梦境中都有彼此,互相伤害却又想互相拥抱取暖矛盾心理,折磨人似是患了精神疾病,或许这种病,叫因爱成恨!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,唐暖央比洛君天早起来,洗漱干净了,就下楼去了笔仙传章节。

    洛君天翻了个身,习惯性往边上抱去,他夜夜逼着那丫头跟他睡一张床,连日下来,他已经习惯早上看到她了。

    昨天发脾气打她事,他早抛到九霄云外了,这会她主动认错,承诺不再跟安斯耀见面,还说了两次我爱你,他心里极好极好。

    “暖央,暖央——”他对着衣室喊去。

    没人应。

    这么一大早去哪里了?他起床下楼,室内找了一圈没人,又到别墅外找了一圈,还是没人,问下人都说没有看到她人,他不禁想起她昨天说过想要离开话。

    大脑轰乱成一片,恐惧感随即袭来,他像无头苍蝇似到处找,秋高气爽早晨,他跑头发都湿了,她不会真偷偷逃走了吧,他不要她逃离他世界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——,唐暖央——”

    从海边看日出回来唐暖央,一踏进铁门,就听到洛君天叫声,以为是洛家出了什么大事,忙跑过去“我这里,这里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转头,看到小跑着过来女孩,黑发飘扬,清灵秀,他突然觉得这丫头长还挺美,他笑了,嘴角咧开由心而发笑容,提起心才放回了肚子里,人还,没逃走。

    唐暖央跑到他面前,上气不接下气“发生,,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他突然一把将她抱住,吓原本就跑直喘气她,差点被气给噎死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起来,发现家里一只小猫咪不见了”洛君天把头靠她肩上,悠悠说道,他那么高,那么壮,要把她给压垮了。

    “小猫咪?家里哪来——”唐暖央说了一半,才反应过来,这只猫咪是谁,她一把推开他“有病!”

    原本就没用力气洛君天,这回被她一推就推开了,他那里嬉笑“反应倒是挺嘛,一大早不床上好好躺着等本少爷醒来,偷溜去做什么坏事了?”

    唐暖央很无力向上翻了白眼“你醒就醒好了,干嘛要我等你,又不是没断奶小婴儿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今天可能心情真很好,她这么说,也没有生气,而是瞄向她胸口,叹息道“就算没断奶,估计从你身上也很难取得什么吧”

    唐暖央顺着他视线,往自己胸口看了一眼,顿时脸红如潮“洛君天你这大色狼,大色狼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色狼,我是饿狼,一只饥肠辘辘饿狼,你这种小白兔呢,就正合我胃口”洛君天邪恶舔着舌头,模样撩人。

    只是面对这么俊美饿狼,小白兔们弄不好会反扑。

    唐暖央慌张将手抱胸前“你脑子里除了这个,能不能想别,你真,,,真,,,,很下流!”

    “别我都没兴趣,狼天生只对猎物感兴趣,暖央,时间还早,要不,咱们去睡个回笼觉吧,顺便把昨晚被打断事继续完成,我祖传染色体一直为你留着呢,你就别虐我了,服从我吧”洛君天向她靠近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唐暖央大叫一声,撒腿就跑,这什么该死体,她今天一定要去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跑什么呀,给我站住——”洛君天追上去。

    一大早,乘着第一道光芒万丈晨曦,他们花园里,树林里追赶,嬉闹,声音响彻了美好清晨霸行九霄全文阅读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学校里,运动会进行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因安斯耀跟洛君天均已知道她秘密,所以也没有刻意躲藏必要,但她想还是可能避开为好。

    但洛君天不这么想,他会特意安排他们见到面,看看反应如此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整天,唐暖央还是被洛君天带身边,想想这也许也不算是坏事,起码不用冤枉她私会谁,也不必担心会单独遇到。

    蒋瑾璃早上到了学校,就去找洛君天了,她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,她每年都以体虚为由,不参加运动会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”她打听到他操场那边准备看铅球比后赛,马上就找来了,可是一跑到里面,看到眼前景象,她笑容就从脸上剥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正牵着唐暖央手,笑容满面,心情看上去格外好。

    她心一下就碎了,他昨天不还跟她一起,厌恶唐暖央嘛,怎么今天情况完全变?她恨恨看向唐暖央,一定是昨天晚上她主动爬上了君天床,让他开心了,卑鄙贱人。

    唐暖央无意中一瞥眼,看到了蒋瑾璃,她用手肘顶了一下洛君天“你女朋友来了,要不要换只手牵一牵?”

    洛君天这才发现蒋瑾璃那里站着,他半点也不心虚跟她打招呼“一起来看铅球比赛吧!”

    一起?!唐暖央心里冷笑,他还真是不避嫌,女朋友面前不怕牵未婚妻手,未婚妻面前也不怕吻女朋友,当然,她这未婚妻他向来不放眼里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看跳高,你们看铅球吧”唐暖央想把手抽出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把握紧她手“我准你去看跳高了么,给我呆着!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把他举动看眼里,心里恨能把牙给咬进肉里,不过她恨唐暖央,她不出现话,君天就是她。

    纵然心里恨,但不到后,她不会轻易服输,她面带甜美笑意走过去,很自然挽着洛君天手臂“我来晚了,你跟暖央倒是还挺早”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比平常起早”洛君天笑着回答,眼睛朝着手臂看了一眼,想着要不要把手抽出来。

    四周同学偷偷摸摸指着他们,窃窃发笑,少爷可真猛啊,能把旧情人跟未婚妻都搞服服帖帖,这齐人之福可不是人人能享受起呢,有哪个女孩会甘心便宜另一个女人,让出这俊美皇太子呢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真很不舒服,她暗暗使劲,对他说“放开,我想去厕所!”

    “憋着!”洛君天轻吐两个字,眼睛看着前面。

    “我真想去小便”唐暖央生气低喊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么,我让你憋着,也是真让你憋着”洛君天扭头,语调是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唐暖央负气回视他,被逼终于忍不住说道“洛君天,要么松开我,要么松开她,你自己选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注视着她气白了小脸,笑容嘴边变越来越丰盛,他靠过去,薄唇亲密贴她耳朵上“你当众说你爱我话,我就选你!”

    无弹窗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