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爱上我吧!

君天与暖央——爱上我吧!

    他脸上满是邪恶笑容。

    "你,,,你那传家宝到底是什么东西?"唐暖央再怎么笨,到了这个时候,也知道自己想跟他说根本就是完全不相同两样东西,他举动,他表情,都预示着他即将要做是多么坏坏事。

    "别急嘛,说会给你就会给你,我不是这么吝啬人"洛君天笑格外璀璨,这笑容并不是他装出来,是心里真觉得高兴。

    "我不要了,你还是别给我,你压我好重,从我身上下去吧"都这样了,她要是还猜不到他接下来要干嘛,未免也太蠢了,什么传家宝啊,都是编出来,骗她陪他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"我喜欢压着你,感受你肌肤温度,这么舒服,我哪舍得下去,宝贝也我体内隐隐***动了,你要乖乖配合我哟,现,我想吻你了"棼。

    "啊,我不要跟你亲,唔——"

    她反对,可他唇覆下,软软触感,灼热气息,有他特有味道,她说不清是讨厌还是喜欢,只是从第一次初吻起,她已经无从选择习惯了,从生疏恐慌到如今熟练自然,她觉得自己也变不是之前那个单纯,什么也不知道女孩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扣着她手指,闭着眼睛,细腻吻着她,撬开她牙齿,寻找到他渴望小舌头,从凉亭里强吻她开始,她味道就让他失控,总想吻深一点,再深一点,慢慢,觉得吻还不够,必须得从里到外,完全拥有广。

    他热情又不失细腻柔和吻,像对她下**药一般,思绪如柳絮般飘扬放松,她睁开眼睛缓缓合上,去体会此刻美妙感觉。

    两人吻忘乎所以,房间里变宁静而又缠绵。

    心就这样不知不觉,无法阻挡沦陷彼此身上,只是爱情这个东西,是蜜糖也能是毒药,甜入你心扉,也能腐烂你五脏。

    洛君天感受到她他身下已经化成了一滩春水,他松开紧扣手,拉起她手,指引她环住自己脖子,让她抱紧他。

    服了他下"**药"唐暖央晕晕忽忽搂着他脖子,糊涂不记得他有多坏,只知她喜难这个人,她不可救药爱上这个坏到无法无天坏小子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嘴唇抽离,亲吻她纤细脖子,锁骨,品尝鲜蜜桃,修长优美手,抚摸着她腰际,来到他渴望已久地带,这是他不太敢胡来,可又总是忍不住探索地带,指尖划过上面那一层柔软毛发,向里深入,找到女人身上为敏感之地,很轻很揉动着。

    "嗯,,,呃,,,,"酥麻感一阵阵扩散,她忍不住呻吟出声,她羞耻觉得好乐,是没有办法用无语言来形容乐。

    洛君天手指被打湿,视觉,触觉,嗅觉,听觉四重刺激之下,那条强壮巨龙肿胀发痛了,色从胆边生,虽然答应过她不会让她痛,但是他真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收回手指,将巨龙抵向那从未开发过处~女地。

    下体如火上一般灼热感,吓唐暖央猛睁开眼睛,她无暇顾及什么时候进展到这里了,慌忙挣扎"不可以,洛君天你不可以——"末日超级游戏系统章节。

    他绿眸蒙着***之火,已是无法熄灭"我觉得你可以了,老婆,你看起来发育已经很成熟,反正迟早你是要嫁给我,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"。

    "不要,我不要,你,,,你那里,,,那里太恐怖了,你答应过我,不会让我痛,你可不要食言"她心惊胆战,因为他随时只要一动,她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"问题我受不了了,我也好痛,你就让我痛释放一次,你知道么,都是因为你,我过着非人生活,暖央乖,就让老公进去吧"洛君天低头吻她脸哄着她,腰部向前慢慢挺。

    天哪,太紧了,他感觉自已正要把大象硬塞进窄小洞口。

    "啊——"他进来,真进来了,她惨叫起来,其实不痛,不过因为害怕,她叫跟杀猪似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得不停下来,生怕撑坏了她身体"怎么了,真有这么痛?"

    "好痛啊,好痛啊,我感觉有一股鲜红血液正向外涌,我死定了"唐暖央喊极为悲惨。

    "可我只是进了一点而已"洛君天煎熬难受,虽然怀疑她是装出来,但想到上次血崩,他一时又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"你,,,你一点对我来说就已经痛不欲生了,出去啊,我要痛死了"唐暖央推着他腰,腰部以下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"好吧,我相信你真痛,不过那只痛一会,适应了就不会痛了,女人第一次都这样,忍耐一下下就好"洛君天今天是无论无何不能退回去了,他小心向前又挺进了一分。

    这下子她真感觉了有一丝痛了,她恐惧张大了眼睛,抓紧他手臂"痛,痛,痛,,,"

    "马上就不痛了"洛君天被包裹地方舒服要疯了,男人到了这阶段,女人哭死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握住她腰,准备冲破那层障碍,那么从今以后,她唐暖央就完完全全是他人了。

    "我不——"这下子真逃不掉了!

    "咚咚——,君天,你不里面"关键时刻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听外面敲门者声音,像是洛云帆。

    救星来了,唐暖央忙喊",他!"

    洛君天一把捂住她嘴"谁让你出声!"。

    "唔,,,唔,,,,"唐暖央嘴巴被他大手掌捂严严实实,拼了全力去发音,也只能发出这种呜呜声。

    门外洛云帆清楚听到了唐暖央声音,心里不禁一沉,他就是怕她会被洛君天为难,实放心不上才上来看看,果然又被他掳去了他房间。

    "君天,我刚带暖央回来,她有东西忘我这里了,我听到她你房间里,能否开一下门"。

    "明天早上再给吧"洛君天对着门喊了一声,这该死老狐狸,净坏他好事。

    "我上都上来了,要是你不开门,那我自己进来了"。

    洛君天火大起身,套上睡袍,下床去开门。

    唐暖央忙爬起来把睡衣给穿上,她舒了一口气,得救了。

    打开门,洛云帆淡笑站门外,洛君天火大看着他"有话说,有屁放"剑芒。

    "什么事情,让你这么着急火烧"洛云帆盯看他脸,额头上清清楚楚写着四个大字,欲求不满!

    心底浮现冷笑,有种恨不得杀了他冲动。

    "四叔,像你这种过着太监生活清心寡欲人,永远不会明白夜晚对男人来说有多精彩重要,你不说有东西要给暖央嘛,给我就行了"。

    唐暖央适机钻出来"四叔啊,你来正好,能不能麻烦你叫人把对面房间打开,锁上了,我进不去"。

    洛君天转过头看她,笑眯了绿眸,威胁道"唐暖央你找死是不是,请我回房去床上乖乖躺好"。

    唐暖央求救般瞥了洛云帆一眼,她要是进去话,洛君天肯定会拉着她继续做刚才事,虽说她不想害了四叔,但是她眼下也没有别办法了。

    "你看他干嘛,我里面欺负你还是谋杀你,以后我不准你看他,不准你对他笑,命令你立刻回房,不然我要你们俩都好看,原本就还有帐没算清楚"洛君天很恼火她看向洛云帆那求救跟信赖表情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对他表现过信赖,却一再信赖洛云帆这只老狐狸。

    "房门锁了?"洛云帆不信过去转了转唐暖央房间里"还真是锁了呢,没事,我立刻让人来开,这种举手这劳,你刚才让君天做也可以啊,他不会那么卑鄙小气,不帮你"。

    可他就是有这么卑鄙小气!唐暖央感激谢道"谢谢,麻烦你了"。

    "不麻烦,事实上我觉得,你们虽然订婚了,但年经还小,好还是分房睡"洛云帆拿出手机,给管家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"你说很对,我也这么觉得"唐暖央猛点头。

    洛君天嘞过她脖子"你也这么觉得?丫头,你现是要跟洛云帆站同一条阵线上是不是,你知不知道,我讨厌人就是洛云帆这个家伙,你跟他交好,就是与我为敌,我女人竟然与我为敌,以我个性,你认为我是怎么对付你,对付他?"

    "君天,你放开暖央,不要总是用这么卑劣手段"洛云帆上前去解救。

    "洛云帆你算哪根葱啊,洛家上下叫你一声四爷,你真把自己当回事了,本少爷才是洛家未来主人,原本我就看你不顺眼,你不识趣处处跟我作对,以后等我执掌大权时候,我第一个处理就是你"洛君天对洛云帆原本就有恨之入骨,有除之而后愿望。

    洛云帆黑眸内平静没有半点波浪,挖掘再深,也无法看到底,如同那一潭幽寒了千年古井"真有那一天,你就管处理我好了,不过眼下,你就放了暖央吧"。

    "她是我未婚妻,我想抱她,需要经过你同意,我就不放开了,有本事你打我啊,明天我就把你这个野种给扫地出门,找你那不要脸狐狸精妈妈去吧"洛君天恶意刺激,他就是不爽他那永远都很淡定,温和亲切模样。

    洛云帆拳头一阵握紧,俊逸脸上,有着深隐忍,他心里翻滚着滔天巨浪,脸上绽放出温暖如春笑"君天,你听不进我话,那我也没有办法,不过管家上来了,那就一定会惊动爷爷,你这里强迫暖央做她不喜欢事,她待会如果向爷爷告状,你也没好果子吃"。

    "哈哈,,,又是爷爷,你们除了会把他搬出来还会什么,不过很遗憾,我并不怕"洛君天低头看唐暖央"丫头,亲爱四叔要因为你而倒霉了,我得谢谢你,给我一个好理由把他踩脚底下"。

    唐暖央小脸发白,她心里纠结一番之后,颓废下来"对不起,我错了,我不回自己房间了,四叔,你回去睡觉吧,我们,,,也要睡了网游之猎杀苍穹TxT下载!"

    "暖央——"洛云帆恨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,想要为她争取,却只能眼睁睁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"明天见,去睡吧,我跟君天,我们好着呢,没事!"唐暖央抱住洛君天,表现出两人感情很好样子。

    洛君天愉笑"四叔啊,记住一句话,识时务为俊杰!"

    说完,他把房间轻轻合上,门即将关上一瞬间,他给他一个得意冷嘲笑容。

    门外洛云帆久久站立,他望这道门,对自己说,总有一天他要让洛君天体会到什么叫痛不欲生滋味,亲情算什么,血脉相连又怎么样,他们内心对彼此憎恨,早已无法逆转。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容一沉,把唐暖央铃到床上"死丫头,我警告你后一次,他妈别向那些男人摇尾巴,洛云帆也好,安斯耀也好,让我知道你跟他们纠缠不清,小心你——"

    "小心我脑袋么"唐暖央抢下他话,用一种异样眼光看着他"洛君天,你吃醋了?"

    "什么"洛君天收敛起怒气,仿佛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"我说,你这么见不得我跟别男生有交流,你是不是吃醋?"

    洛君天指着自己,像是听到天大笑话般,大笑起来"哈哈,,,,你是说我吃醋?我吃你这个乞丐丫头醋?"

    "要不然干嘛这么激动,吃醋不就是这样嘛,因为心里喜欢对方,所以看不得他跟别人好"唐暖央嘴里说着,脑子里掠过洛君天吻蒋瑾璃样子,那一刻,她好想好想冲上去拉开他们。

    "我发火是因为,属于我洛君天东西,是没有人可以染指"洛君天傲慢晃着手指,上前两步,挑起她下巴"我永远不会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,因为,只有女人为我心碎份,你以为就凭你这三无小丫头,能撼动我心,不要异想天开了"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服他话"洛君天,就算你有多狂傲,你也只是个人而已,你又没有比我多些什么,一样有心脏,你怎么就能断定你不会去爱一个人呢,我希望你以后会深深爱上一个女人,而后那个女人抛弃你,让你知道,你也一样会为了爱而心碎"。

    "你该不会想当那个女人吧!"洛君天并未生气,反而笑为明媚。

    "大少爷,我有自知之明,像我这种三无女孩,哪敢妄想得到你心啊"唐暖央回答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"想一想没关系,灰姑娘本就该对王子仰慕,我理解,我允许你来爱我"。

    唐暖央受不了翻了个白眼,见过自大,没见过这么自大"算了吧王子,你还是去允许别人吧,因为我不是什么灰姑娘,我不会傻投入到王子怀抱,谁知道王子是不是魔鬼变呢"。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一暗"你讽刺我是魔鬼?"。

    "我没有啊,打个比方嘛,你看上去很像天使"不过不是白色,是黑色,唐暖央心里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"哪好,你来爱天使吧,限你一个月内爱上他,亲口对他说我爱你"。

    唐暖央无语了,干笑"奇怪了,为什么不让天使来爱我呢"。

    洛君天想了想,语重心长回答"因为啊,天使要先观察观察,他体会到了爱,说不定就能激发爱,明白这个逻辑么"。

    无弹窗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