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相遇,观察,怒火燃起的报复!

君天与暖央——相遇,观察,怒火燃起的报复!

    一计不成,唐暖央只好再使用第二计,谁让她对自己狠不下心来,真弄一场重感冒出来呢。

    身体到底还是自己的,她也舍不得糟践哪!

    坐在车子里,她装模作样的咳嗽,一副林黛似的总是扶着脑袋,刮来一阵的微风都能将她刮倒的弱不禁风样。

    "咳,,,,洛君天,要不你把窗户稍微开开吧,不然感冒病毒传染给你就不好了"唐暖央很是虚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扭头对她微笑了"不用!我身体好的很,别说病毒了,生化武器都伤不了我,到是你,病成这样,可得要好好保重啊,一直咳,喉咙怪痛的吧"榭。

    装,继续装!

    唐暖央靠在椅子上,无病呻吟"哎哟,,,好难受啊,我今天其实是不适合出门的,害人也害已啊!"

    她多么希望他能掉转车头,把她又送回家去坨.

    "也不是啊,越是躲在家里,病好的反而更慢,出来晒晒太阳,感受一下快乐的气氛,这情绪一调动起来,这病准马上就有好转"洛君天温柔体贴的抚摸着她的脸,还惊叫了一声音"哇,还真烫!"

    故意不戳穿她,他要看看她还能玩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烫?唐暖央忍不住自己试了试,并不烫啊,她悄悄瞄了一眼洛君天,总觉得他这几天的行为有点不对,过于安静了并不像他性子,当然她知道这家伙有深藏不露,阴险腹黑的一面,对于这样诡异莫测的他,她宁可面对暴怒下直接开骂的他。

    要说他平时很不淡定,可若要跟你玩阴,他能比任何人都淡定,都装的若无其事,这才是他真正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学校,今天全校都不上课,学校大门外,有四个巨大的热气球,走进学校,更是到处都拉着横幅,一派人热闹的景象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一起进学校。

    在路口要分开时,洛君天梳理着她的长发,温柔的说道"呆会我会打电话给你,要是你找理由不来,我可是会全校通缉你的"。

    汗!这显然是威胁很好不好,洛君天的本事之一,就是把威胁恐吓类的话,说出唯美浪漫的意境来。

    "反正我都给你拖来学校了,我哪还会找理由不来"唐暖央从他手抽回自己的长发,往初中部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似笑非笑的盯着唐暖央的背影,丫头,你可千万不要让我伤心,如果你让我伤心,我会折磨死你的。

    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了,他才往高中部走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背后,蒋瑾璃恨的巴不得立刻人就冲到唐暖央的班级把她给杀了,她究竟对君天施展了什么妖术,不行,今天在君天身边的人,一定得是她。

    手伸进手袋里,握住那包强力的泻药,她心里生了计策。

    9点钟。

    其他学校的学生,陆续到达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班级听了班主任的一番激扬的发言,跟同班同学一起走到操场上,她从口袋里拿出了口罩戴上。

    操场上已是人山人海,她夹在中间,又戴着口罩,完全淹没在人海中了。

    她喜欢这种不被关注,享受普通的感觉,她祈祷着手机永远不要响起来,她就这样跟初中部的同学玩好了。

    台上,各校的校长说了一大段累赘的开幕词,听的下面的同学昏昏欲睡的。

    致词结束之后,运动会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贵族学校就是不一样,比赛的行程表都是用液晶大屏幕显示的,每一个不同赛区的场地都有一块。

    唐暖央回想以前的学校,也是有运动会,行程表只是用一块黑板写写而且,不过她还是喜欢用黑板写的感觉,那白色的粉笔灰,大家在操场上肆无忌惮的奔跑欢笑,脏了也不怕,也永远不知道累。

    哪像现在,弄的像做贼,摸了摸脸上的口罩,她说不清的沮丧。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口袋里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八成是洛君天打开的,不会有第二人的,拿出来一看,果然!!!

    她走到一处隐蔽的地方,摘下口罩"喂——"

    "到北边来!"

    "好吧!"唐暖央刻意的吸了吸鼻子,营造重感冒该有的样子,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把口罩带好,她朝着北边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共分东,南,北,天个赛区,最北边的是高中部,南间的初中部,东边的是小学部。

    唐暖央怀着忐忑紧张的心情来到北边,她不时的去手去摸口罩,生怕掉下来。

    "给你矿泉水"走到半路,跳出个学姐来,往她手里塞了一杯矿泉水。

    "谢谢!"唐暖央礼貌的道谢,捧着水继续往前走,她四下寻找着洛君天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人呢?!

    她边四下张望,边往前走。

    迎面,一张熟悉的脸,从拐角走出来,朝他这个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安斯耀!!!!

   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她心里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冷静下来,他离的更近了,要是这时候,她转身往回走的话,也太可疑了吧。

    没法子,她仗着自己戴着口罩,放大胆子,装作若无其事般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,这心就跳的越快,她强装镇定的步伐快要紊乱了,不由的脚步就往边上靠。

    安斯耀原本就注视着前方,所以就算他无心去看,前方的人和物也都一一进入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前方那戴口罩的女孩,内心还是止不住的震动,他认得她,第一次在学校门口让他帮忙买泡面,第二次在街头,第三次在媒体室外,她有着跟暖央差不多的身高,差不多长发,还差不多感觉,然后洛君天那狂妄的家伙说,这女孩子是他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他紧紧的盯的着她看,灿若星辰的眸子一眨都不眨。

    时间放慢了镜头,一呼一吸都变的清晰而缓慢,仿佛走来的不是人,而是那份延续了四个春秋的初恋回忆。

    唐暖央真的很想逃,她觉得自己一步都没法前进了,对他的歉意,还有去交代那份无疾而终的分别,一切都被这一场又一场人生中变数,毁的不成样子了。

    擦身而过时,她走快了一步,他却向后退了一步,主动打招呼"你好!"

    她吓的差点腿软,怎么突然跟就她打招呼了,他不是酷哥嘛,那就酷到底,无视她嘛。"你,,,你好!"她拼命装出不舒服,声音细的比蚊子叫响不了多少,最主要的是,她还结巴了。

    "我看你似乎在找人,要不要我帮你找"安斯耀对她有莫明的好感,可能是她各方面都跟他喜欢的女孩很像。

    唐暖央摇头,变的声音说"我已经找到了,我先过去了"她走的飞快,逃命也不至于如此。

    别的女生都巴不得能跟他说上一句话,可她却要急着逃跑,好似他是洪水猛兽一般,安斯耀若有所思的望着那背影,一个可怕想法在他脑中滋生,又被他强行否决,他久久的凝视她,他越来越想要摘下她的口罩,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远处的二楼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放下望远镜"你怎么看?"

    "实话?"伊明臣也放下望远镜。

    "废话!"洛君天冷冷的甩他一记白眼,这两个字说的特别用力,他心里这会正火烧火燎。

    伊明臣忍俊不禁的笑了"哥们,你别激动,镇定点,坐下来"他搭着他,把他拉到椅子上"说话,你可真阴险的,竟然用这种方式试你的女人,这下试出火来了吧"。

    "你废话可以再多一点"。

    "oK!言归正转,以我多年的男女经验来说,你的女人跟这个帅哥绝对有问题啊,而且问题相当严重,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,他们走的是纯情路线,不涉及**,最有可能就是初恋情人,没看到刚才那小清新路过走的多正统,弄的跟蓝色生死恋似的"。

    "这么说来,他们早就认识?"洛君天心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"绝对!毋庸置疑!不认识绝对没那个气场,见过两次就这么缠缠绵绵,那是不可能的,我估计是暖央来洛家之前的男朋友"。

    洛君天回想起唐暖央在街头看到安斯耀的眼神,一股子狂怒在体内升腾。

    伊明臣说了实话,心里又免替暖央担心,君天发起狠来可是不计后果的,他在一旁劝道"君天,我觉得暖央在来洛家之前的过往,你就不要计较的,你自已还不是有瑾璃,只要她以后跟着你不就行了,别太为难人家了"。

    "我在想,他们有没有接过吻!"洛君天咬牙切齿的的吐出了一句。

    "不会!纯情的孩子最多牵个小手,亲也是亲个额头,他们追求的是精神上的快乐,**他们玩不转"伊明臣吊儿郎当的笑。

    "精神也不行,那是意淫,更严重!"洛君天呼吸浓重,有种一拳锤死这对奸夫淫妇的强烈冲动。

    伊明臣看了他地半分钟"好吧,我没话说了,反正你是横竖要他们死就对了!"

    "我要让他们死不了也活不成!"洛君天脸上浮现出残忍的嗜血表情。

    "不至于吧!人家也不知道后面会出现一个你啊,君天,兄弟我就这么跟你说,你若是想把暖央留在你身边的,你就不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,她在你这里受伤了,痛苦了,反而会念着前男友的好,你要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他们也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散了,你对她好,她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"伊明臣看洛君天这次似乎是真的很在乎,生怕好朋友把原本美好的爱情变成虐恋,才这么劝他的,免得他有一天后悔。

    心高气傲的洛君天自然是不会用这种息事宁人的方法"笑话,我要留住她,用得着去求她么,她算个什么东西,敢给我戴绿帽子,我要让她知道背叛我的下场"。

    "哎呀,完蛋了,完蛋了——"伊明臣放弃劝说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注视着下面到处找他的唐暖央,以及失魂落魄的安斯耀,眸子如极地的冰川那么的阴冷冷的。

    寒光从眸子深处掠夺,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"通知各校的代表,晚上开派对!"

    "野兽当算出笼咬人了?那帅哥你随便,对暖央就留点情吧"伊明臣转过头来,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"女校的代表是她们校花,超级漂亮,你再我说一句,我就把你踢出邀请行列"洛君天现在听不得任何人为唐暖央求情。

    伊明臣一下子来了精神"你是说那冰山美人,之前我见过一次,是不错,让我很有食欲!"

    "衣冠禽兽!"洛君天讽刺。

    "嘿嘿,,,,我承认,而且今晚特别想禽兽,就她了!"伊明臣舔了一下唇,色相毕露。

    洛君天现在只想着怎么把安斯耀跟唐暖央废了。

    今晚,就是你们死期!

    唐暖央在下面找了一圈,都没有找到了,于是就找了个地方打电话给"喂,你人在哪里啊?"

    "你没有看到我么,用心看,就能看到,不用心的话,自己是看不到的"洛君天话里是夹枪带棒。

    不过唐暖央听不出来"我又不会超能力,用不用心都一样看不到,你别玩我了,我身体不舒服"。

    "我看你很多舒服啊,干嘛戴着口罩呢,真难看"

    唐暖央抬头,又朝着四周望了一圈。

    "往上看!"

    她的视线跟着往上,这才发现拿着手机的洛君天"这哪里还是操场啊"。

    "我没说说我在操场是啊,我说到北边来,这个方向难道不是北边么"。

    "你——"她反驳不了"洛君天你耍我?"

    "你不也一样耍我么"洛君天语调低沉,听上去平淡无波,却能让人莫明的衍生出的恐怖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愣住"你什么意思?"

    "你自已去想!我要挂电话了,你过来吧"洛君天放下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这边切断了,一具温软的身子从后面抱住他,俏皮的喊"君天——"

    洛君天放下手机,把背后的女孩给拉上来"你还挺神通广大的,知道我在这里"。

    "我想要找你的话,无论你要天涯海角,我都会找到你的"蒋瑾璃甜甜的说道,眼中是对他的一片情深。

    被唐暖央气炸的心在蒋瑾璃身上得到了安慰,这个女孩才是一直死心塌爱他的,无论是他冷落她了,骂她了,或是不顾她的感受订婚了,她都一如既往爱他。

    在看到无情的背叛面前,这份本并看不出发光点感情,突然就魅力四射了。洛君天笑着抱紧她"真的么,天涯海角也能找到!"

    蒋瑾璃狂喜,早上她还觉得没有希望了,可是这会他的态度又变回以前那般甜蜜了"嗯,那当然了,因为我爱你,有心灵感应,所以无论如何都能找到"。

    "还是瑾璃乖,奖赏你一个吻"洛君天低头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这是自他订婚之后第一次主动来吻她,蒋瑾璃幸福的快要哭了,她搂住他的脖子,热烈的回应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穿过人群,走上二楼,来到阳台上。

    入眼,便看到拥抱在一起接吻的洛君天跟蒋瑾璃,轰的一声,她脑中一片空白,傻在那里,心一点点的痛了,碎了,,,,

    看吧,他就是个骗子,今天花言巧语的说爱你,明天说不定就给你当头一棒,且毫不知错。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不知是该前进还是后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