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逛街,看到熟悉的身影!

君天与暖央——逛街,看到熟悉的身影!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长着樱桃小嘴,才这么大点怎么就不能吃了呢”唐暖央举着叉子,一副你爱吃不吃的调调。

    洛君天推开她的手“说你是乞丐,村姑,真是半点都没有冤枉你,难道吃饭讲究的是一个饱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服气也不明白的反问“吃饭不讲究吃饱,那讲究什么,还能吃出一朵花来不成”说她是乞丐村姑,他们有钱人才都个个神经质。

    “真是对牛弹琴!”洛君天恨铁不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成刚,坐正了身体说教起来“你作为我未来的老婆,洛家的少夫人,新一代的女主人,可以说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这位置可是身份的象征,你的一言一行大家可都看着呢,要优雅,优雅,再优雅,就这块鹅肝,你要切成十小块,用15分钟吃完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能置信的举起叉子,诧异的指着鹅肝“就这么一块,我要用15分钟吃完?琬”

    “没错!为了体现你优雅的举止,这吃饭也要一门让人看了赏心悦目的艺术,从切到放进嘴里到咀嚼,都得做到无懈可击的完美”洛君天向她传授英国贵族特有的礼仪调教。

    “那天天吃饭都这么费劲,我能活多久啊,算了吧,我不要当什么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也不想管优雅不优雅,我只知道,吃饭跟穿衣服,睡觉一样,图的是自在享受,只要胃口好,吃的饱就行了,这鹅肝你不吃我吃”唐暖央张开嘴,把整块鹅肝塞进嘴里,吃的喷香喷香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真是无药可救了——”洛君天没见过在他面前这么不注重形象的女孩藤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我,你有空说那么多屁话,还不如多吃点”唐暖央用叉子又插起一块鹅肝,递到他的嘴边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屑的重重推开她的手“我才不像你这么低俗”。

    “好吧我低俗,说起来刚才我没吃饱,跑了几圈又饿了,你不吃我吃了,我只知道浪费粮食才是最可耻的”唐暖央卷起袖子,准备大吃一顿了。

    手跟叉子左右开工,吃的津津有味,给洛君天准备的就是高级,味道真好!

    吃到满足的地方,她不禁会流露出幸福的表情,也不虚此行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她风卷残云的,手上,嘴上沾满了酱渍,他盯着她看,从一开始嫌恶,慢慢竟然觉得有那么点可爱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想这个丫头究竟有什么与众不同的,现在他想出来了,可能就是她很真实,就连刻意的伪装,也让人感觉很真实。

    眼看着也消灭了过半食物,他终于忍受不住的说“猪婆,这好像是我的午餐吧,你不是说吃过了嘛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是你的午餐,我也确实是吃过了,可你不是说不要吃嘛”唐暖央停下来,用舌头舔了舔嘴,吸吮了一一下手指

    “喂——,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要吃了,我是让你切小了给我吃,你是猪投胎来的,这么能吃,我快饿死了,立刻喂我,不过我今天就生吃了你”洛君天凶巴巴的喊,她吃的这么香,让他也忽然觉得食物很美味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暖央瞅了他一会,莫明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被她笑的摸不着头脑“你疯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——”唐暖央摆摆手“我是在想,以你优雅的吃相,生吃我得花多少时间啊,幻想起那个场景,我就觉得好笑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俊脸黑了,他可不觉得这个有什么好笑的,这种黑色幽默,他怎么听都具有讽刺的意味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他不笑,还绷紧了脸,也赶紧的不开玩笑了,惹毛了他,她就真得吃饱了兜着走了。

    她拿起刀叉,切下一小块牛排,递到了嘴边“少爷,您请用!”

    洛君天的表情这才有所缓和,心里美美的张开嘴,吃掉叉子上的食物,咀嚼,惊喜道“味道是不错!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饿了!”

    “奴仆,继续伺候本少爷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忍不住翻了下白眼,王子病又大爆发了,奴仆就奴仆吧,上课时间快要到了,她可没空在这里跟他耗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她带着笑切下别的食物来喂他,她就当喂狮子好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感觉今天的食物真的特别对他的胃口,吃到嘴里的每一样食物都好吃极了,他从小到大都是锦衣玉食,什么没吃过,所以他的嘴也是越来越刁,极少能吃到对胃口的,今天不知是着了什么魔。

    或许真像她说的,他是饿了?!

    盘子里食物都吃光光了,他还觉得有点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吃完了!”唐暖央把刀叉放下。

    “明天再来喂我,哦,不,天天都来喂我!”洛君天拿起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,顺便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震惊在那里,脸色突变,纳尼!!!!

    天天来喂他?他真当她他的全职奴仆啊,早上要一起吃早餐,一起来上学,中午要喂他吃,下午要一起放学,还要一起吃晚餐,晚上还要陪他睡觉,她的人生也太灰暗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表情,不乐意啊”洛君天见她面如死灰的模样,心里不悦。

    她乐意才怪,不是不乐意,是极度不乐意!

    “洛君天,我天天喂你的话,别人会以为你的手残废了,我觉得这样不大好吧,你说是不是“她含蓄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已经想好了,为了证明我的手是健全的,你喂完了我,我会再喂你”洛君天很顾全大局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立马就晕过去了!

    这种互相喂食的做法就好像喝交杯酒,有的只有无底线的肉麻,跟他,感觉更肉麻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们又何必多词一举,自己吃不就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反对抗议无效,从明天起执行,现在你可以回初中部去了”洛君天手掌一挥,大家帝皇之风。

    唐暖央甚至都觉得,她应该说,是,奴仆告退)21

    真心真心的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从地上怕爬起来,淡淡的说道“那我走了!”反正有的走就赶紧走,喂饭的事情,她既不答应,也不否认,说不定明天他就又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“嗯!走吧,不用那么恋恋不舍”洛君天向后用手肘子撑着地面,笑容满面。他哪只眼睛看出来她对他恋恋不舍的?!

    唐暖央无语之余,快步的离开。

    依稀听到他在她身后又说了句什么话,不过她走的太快,也没有留心去好好听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天色渐渐的凉了,夏天的尾音也结束了,早晨跟晚上已经很凉了,唐暖央到洛家也快要3个月了,因为发生了很多事,所以也遗忘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成为洛家的童养媳是她来这里所没有料想到的,她有时也想不通,自己怎么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呢。

    不过订婚之后的这一段时间,洛君天虽然也免不了换着新花样欺负她,但好在没有之前那么过分。

    洛云帆出差的日子比在家的多,但偶尔碰面,似乎也是温和依然。

    而蒋瑾璃不是转校而是生病了,她是想等到她跟洛君天订婚这条新闻的热度减退一些再来学校,她这么做还是很聪明的,不走在风口浪尖上。

    期中考唐暖央得了全年级第一名,拿了成绩表,她开心极了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加让她开心的,这是她能唯一证明自己的。

    放学后回家,在车上她都轻哼着小曲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考了全年级第一名,你不会作弊了吧”洛君天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小脸顿时拉长“我才没有,你不许乱说”对成绩优异,靠自己努力考的好成绩的孩子来说,最恨被人说作弊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开玩笑的,你这么较真干什么呀,我是看你平时笨头笨脑的,怎么这么会学习呢,这不是不符合逻辑嘛”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笨啦”唐暖央不服气的反驳了一句,好心情全给他破坏了,这个专门拉她后腿的家伙。

    她侧过身去,气呼呼的不吭声,过了半晌都没换动作!

    “暖央丫头,你生气啦?”洛君天伸手过来,揉了揉她的头发,她也不动,他失笑“看来是真的生气了,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别弄我头发”唐暖央心里头闷的慌,他还来弄乱她的头发,她用力拉下他的手甩开。

    “哎哟哟,,,,还跟我蛮横起来了,唐暖央你胆子日益渐长啊”洛君天拽着她的头发,朝自已那里拉了拉“敢不敢跟我发脾气了?”

    “啊,痛,放手——”唐暖央捶打他的手臂,为什么他总要这么欺负她呢,想想心里觉得委屈了,眼圈也发红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她这样松开她,心虚的说“有这么痛?我分明是轻轻拽着而已啊,你,,,你别哭!”

    唐暖央整理好头发,巴不得立刻下车,她宁可走回家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我相信你是靠自己努力考了第一名的好不好,那——,那得庆祝一下,不如我带你去玩好不好,一切由你做主,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”洛君天自觉刚才过分了点,因此打算补偿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转过头去,幽然的问“真的是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么”。

    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

    “好吧!我想去逛街,然后到夜市去吃烤鱿鱼”唐暖央一直向往可以到大城市,像普通女孩子一样,逛逛街,不一定要买东西,然后去吃冒着孜孜香气的鱿鱼。

    洛君天表情犯难了,第一,他不喜欢逛街,人多,第二,她说的夜市烤鱿鱼,他觉得能吃的可能性极低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带你去看歌剧,然后去吃意大利菜!”他没有拒绝她的请求,只是提出了更好方案。

    “歌剧我听不懂,意大利菜我也不会吃,你刚不是还说一切由我做主嘛,你还君子一言了呢”她才不要去听那种鬼吼鬼叫的音乐呢。

    洛君天发觉自已这次真的是极蠢,他怎么能让这个乞丐丫头来决定去哪里呢,公车事件这个血淋淋的教训可还在眼前摆着呢,他真是自掘坟墓啊!

    这会不听她的都不行了“好,听你的,去你想去的地方,满意了吧!”

    “满意,满意,太好了,那你先带我去市中心,然后逛累了再去夜市”唐暖央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去市中心逛街,显得有点兴奋。

    她开心,洛君天可开心不起来,他面无表情的吐了一句“要是再带我去像上次公车那样的地方,你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唐暖央立刻就笑不出来了,喊冤“那不能这样啊,我怎么知道城市的卫生情况,我不也没去过嘛”。

    “是你要去的,责任当然由你来负”。

    “这不公平,你不讲理”就知道这家伙没那么容易说服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讲理了,你没去过,可主意是你想的,你想安全点的话,也可以考虑去听歌剧,听大餐啊”洛君天循序渐进的诱导。

    “哼!你别想恐吓我听你的话,负责就负责,我要去夜市”唐暖央坚决不动摇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了,我也就不劝你了,那里要是又乱又脏,回家之后,我就把你先红烧再清炖”洛君天的计谋没有成功,火气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“谁怕谁啊!”唐暖央小声反击,心里却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车子来到市中心,这是一个无论什么时间都人流如川的地方。

    洛君天停好了车下来,一看这人潮,心情就怎么也好不起来,好在倒不是很脏,勉强可以忍受。

    唐暖央“六夜言情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走到前面,他跟在后面,她进了什么店,他也会跟进去。

    回头率高达1000%的洛君天,感觉自已像是被关到了动物园,走到哪里都有女性围观他,好在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眼神。

    走进一家卖小饰品的店里,唐暖央拿起一枚黄色的发夹,很是喜欢。

    “这种便宜货你也要,没品味”洛君天在她耳边低声的批评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发夹多少钱?”唐暖央不理会洛君天,举起手里发夹子问。

    “15块钱!”老板回答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便宜点,10块行么”唐暖央跟老板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老板考虑一下,说道“那行吧,就10块钱卖给我好了,看看还有什么喜欢的没有,都给你优惠点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书包里拿出钱包,从整整齐齐叠放的钱里头抽出一张10块的递给老板“我今天就买这一个发夹就好了,下次还会来光顾的”。“小姑娘你真会说话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找了一面镜子,把发夹夹在自己的黑发上面,转身对洛君天挑衅似的笑笑,走出店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干笑,跟出去“我(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.文.字手打)说你没品味,你才故意要买的是吧,你存心跟我作对”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那么无聊呢,只是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就不能喜欢呢,你喜欢华丽,我喜欢朴实,这本就是有冲突的啊,我只是忠于我内心而已,没有针对你”唐暖央实话实说,并无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还挺有自己的个性的”洛君天眯着绿眸笑,随即话锋一转,拧起她的脸“但是——,我讨厌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唐暖央吃痛“洛君天你这坏蛋,大坏蛋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不喜欢我喜欢的风格,你这喜欢廉价物品的小乞丐”洛君天便本加利另一只手也去拧她的脸。

    小情侣在大街上做这种事原本是不会引起什么关注的,偏偏洛君天生来就是个吸光体,于是,唐暖央发现有不少的目光都朝他们看过来。

    她欲哭无泪的朝着四周瞄了一眼,一抹熟悉的身影让她瞬间定格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