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车子半路抛锚,大少爷第一次坐公交车!

君天与暖央——车子半路抛锚,大少爷第一次坐公交车!

    洛君天靠在门上笑的得意,绿眸瞥着洛云帆那张深受打击的脸,真是由里到外都极为的畅快,他来的可真是时候,比掐指算出来的还要准时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怎么可以——”洛云帆握紧了拳头,恨的想到一拳头挥过去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四叔,我怎么就不可以,她可是我老婆,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你激动个什么劲”洛君天看他这般隐忍压抑怒火的模样,语调变的更为轻松,能气到这只阴险的狐狸,可不容易,有机会,他还不尽情的踩踏他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她才几岁么,洛君天你根本不爱她,只为了气我,你对一个无辜的少女做出这么过分的事,你良心过的去么”洛云帆内心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他知道暖央不是自愿的,全都是因为他,她才遭受到这种折磨。

    他一开始就该明白,对她的关注与疼爱,只会为她招来灾难而已琬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,这有什么过不去的,你不知道她有多开心,一开始喊痛,最后***不知道叫的有多嗨,啧啧,,,四叔,你真是太不了解女人了,她们嘴上说不要,不要,其实心里痒的巴不得你立刻埋满她的身体,这男女之事,可是阴阳互补的修行,我这是帮她修成正果,她该谢谢我才是”洛君天说的极为色情,一副经验老道的模样。

    洛云帆气的欲要吐血。

    “哟!脸色这么差啊,亲爱的四叔,我看你是长久禁欲的原故,找个女人释放一下吧,男人嘛,憋坏了可就成太监了”洛君天朝他的裤裆瞄去“不过我想,你的宝贝估计小的也只能当太监了,哈哈,,,,藤”

    他狂傲的大笑,转身回房。

    洛云帆并不被他这番话气到,他只是感到伤心与恨,为什么每一样他喜欢他都要夺去,宁可摧毁也不会让他得到,洛君天,总有那么一天,我也要让你试试伤心欲绝的滋味。

    阴冷的恨意包裹在他的周围,他望了望暖央的房门,他坚定了自己的心,他不会放弃的,永远不会,无论是5年,10年,他都会静静的等候。这一天,他心伤的生平第一次在房间里喝了酒,原本不想恨,可现在不得不恨。

    唐暖央回房穿好了衣服,还是坚持去上学,她要是休息了,别人真以为她昨天晚上被洛君天给,,,,

    穿好干净清新的校服出门,洛君天也出来了,他一身潮爆了的打扮,走到哪里都跟移动画报似的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想,为什么这个家伙可以不穿校服呢,其实她还挺想看他穿起校服的样子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见她,立刻笑嘻嘻过来,很顺手(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.文.字手打)的用力一揽,娇小的她就落进了恶魔的怀抱里“我的小小老婆,你真不用休息啊,不是说腿酸嘛”。

    她这种小清新的打扮,其实也挺粉嫩可爱的,他说话间,往她脸上拧了拧。

    听到说起腿酸这岔,她不禁想起昨晚那令她脸红心跳的摩擦,小脸不由的就绯红了“你能不能不要再说这件事,我腿不酸了!”

    “害羞了?其实也没怎么样,好玩的还在后头呢,跟我老公有肉吃!”洛君天抚摸着她的发丝,那动作,怎么看都像是在摸小狗。

    肉这个字,让唐暖央脑海里不禁冒出那撕了外包装的大香肠,她一阵冷汗狂飙,幽幽的吐出一句话说“我从今天开始吃素!”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洛远山用过早餐,准备去公司了,看到这小两口感情这么好的一起下来,笑的像个和蔼的弥勒佛,心里别提有多欣慰了。

    这样就好了,也不枉老唐的一番托付了,以后两人能互相扶持,相亲相爱,幸福美满的生活,那他以后到了九泉之下,也无遗憾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早上好!”洛君天随意的打招呼,虽然不够恭敬,但是却有祖孙间的亲密感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过来,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”洛远山对孙子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手从唐暖央的肩上拿开,快步的走到楼下,来到爷爷身边“您说吧!”

    洛远山拉着洛君天背过身去,放低了声音说道“洞房的时候,要做好安全措施,暖央这么小,可不能就怀孕了,另外,你小子给我克制一点,别太折腾了,这暖央毕竟还小,不过在我们那个时候,在她这个年纪,当妈妈的也有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听完,顿了片刻,对爷爷举起大拇指“我现在才知道,我们现在的人思想都落后了,你才是真前卫啊,爷爷,我对你怎一个崇拜了得,您放心,措施我一定做好,小小年纪当妈妈也不像样啊”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光贫嘴不做正事,昨天那个没用,今天赶紧去买药吃”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好爷爷,我办事你放心”洛君天没大没小的拍着爷爷的胸口,笑一脸灿烂的。

    “去吧,以后上学,你跟暖央不单独开一辆车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惊喜的一把将老头抱住“您这才像是我的亲爷爷,我不怀疑了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疯言疯语的,赶紧上学去”洛远山嘴上严厉,心里面却是美滋滋了好几天,孙子第一次这么亲昵的抱他,让他享受到了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唐暖央站在后面,看着这孙祖两人又是咬耳朵,又是笑,又是抱的,真是有其爷爷,必有其孙子,他们共通点是,他们认为是对的,那就是对的,你哭死求死也没用,两个独)7E裁主义者!

    哎,想想,她也不算最困苦的,真是苦的是洛家的子孙后代,爷爷是一家之主的时候,都被压制着,好了,等到爷爷退位了,当太上皇了,洛君天这个暴君又要上台了,这日子过的哟,怎一个暗无天日能够形容。

    “下来啊,我们吃早餐上学去了!”洛君天在下面叫。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唐暖央缓过神来,从楼梯上下来。

    吃了丰盛的早餐,洛君天到车库提了一辆玛莎拉蒂,洛家的车库,有各种豪华跑车,轿车,还有房车,像足球大的那么大的地地,停了整整三层,简直可以开车展了。

    有钱人的花法,是你永远想不通的。洛君天喜欢三天两头换车开,不过他也有特别中意,开的次数较多的,洛家唯一没有的就只有公共汽车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到车边,拉了一下车门,打不开,又开了一下,还是打不开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这种开法,到明年的现在你都不会打开”洛君天从后面慢吞吞的上来,按了下手里的遥控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了“我真笨,原来你来没开锁啊”说着,她又拉了一下,怎么还是打不开,这什么破车啊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到她后面,握住车门,向上轻轻一提,车门就上去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盯着像翅膀似的飞在空中的车门,震惊的嘴里能塞下一整颗的鸡蛋,这个世界上,还是车子的门是往上开的?!!!!!

    “你不仅笨,你还又傻又呆,你这孩子,是不是弱智啊!”洛君天拍了她的脑袋一下,按着她的头,把她往车里摁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不服气,想说你才弱者呢,谁家的车好好,车门往上开啊!

    洛君天转而坐进驾驶室,油表都没看,就发动了车子,结果开到半道上,没油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停下了?坏了?”唐暖央询问,心想这种畸形车质量真不咋地。

    “没油了!”洛君天心里郁闷,开出来的时候,怎么就没有人提醒他呢,不过他也有疏忽,连油表也没看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唐暖央明白的点点头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打电话让人来接我们”洛君天说着拿出来手机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到他们前方不远有个公交车站台,一把拿下洛君天的手机“别费事了,也没有多少路了,我们坐公交车吧”。

    “公交车?!”洛君天皱眉,鄙夷,又拽拽的说道“本少爷不坐,与我的身份严重不符合”。

    切,臭屁什么呀,王子病!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暗自嘀咕,不过脸上却是笑的很甜美,把手机递还给他“那你打吧!”

    洛君天拿过手机,拨了号。

    她拿起书包,打开车门下去“大少爷,你在这里等人来接驾吧,我去坐公车了,再见!”对他挥了挥手,她大步往站台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丫头你给我回来”洛君天在车上喊,与此同时,电话那一头也通了“少爷,您有什么吩咐”。

    瞅着跑远的小丫头,洛君天在心里抗争纠结了一会,冷漠不快的说道“没事了!”

    他用力的挂断电话,打开车门下去,走到唐暖央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出来啦?!”唐暖央诧异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出来么,这地是你买的么,我是这里等车,什么车来的快我就坐什么车”洛君天在丢脸的时候,会表现的更加不可一世的傲慢,以平衡那有失颜面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是公交车先来啊”唐暖央脱口而出,然后凑近洛君天,问道“那你也要坐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自在转了转头,咳了咳“看情况吧!”

    “好!不过你有钱坐车么”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连坐车的钱都没有?”洛君天绿眸射向她,挑的老高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多嘴了”唐暖央笑笑,不再说,原本想说,坐公交车要的是零钱,他要是没有,她可以借给他。

    一辆去往学校那条路线的公交车缓缓的停到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车门开了,有人下来,有人上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这一车子的男女老幼,剑眉皱起,浑身起鸡皮疙瘩,他有洁癖,最最讨厌跟别人挤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正在他感到恶心的时候,唐暖央已经快一步爬上车了。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”他叫她,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故意不理,他一咬牙,只得跟上去。

    都说坐交车的以屌丝据多,突然上来这么个高富帅,全车人,除了瞎子以外,眼神全都集刷刷的落在洛君天身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早他一步投完钱了,朝他眨巴了眼睛,没有多说话。

    “请投币!”司机师傅看洛君天一身光鲜,上了车站着不动,就开口提醒。

    洛君天冷着脸,靠在一只铁箱子上,从口袋里摸出皮夹,抽了长崭新的一百块,四下看着,不知该往哪里投。

    全车人都为他捏把汗,这漂亮的大男孩,拿着这张大钞,是准备要全投进去么,坐公车只要一块就够了。

    最后,洛君天终于在后面发现他靠的箱子上写着投币箱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真要把一百的往里塞,唐暖央快速上去抢下来,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放进去,她可不能眼睁睁的看他傻拉吧唧的浪费钱。

    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盯了一会,洛君天开口了“你刚才仍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问的多新鲜啊,当然是钱啊,现在把这个放好”唐暖央把钱递还给他。

    结果洛君天用手指轻轻一弹,把钱弹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!”唐暖央捡起来。

    “受过污染的钱,是没有资格进我皮夹的”洛君天只用直接从银行提来的全新钞票,旧的太脏了,他有一个习惯,钱拿出来了,就不会再放回皮夹。

    唐暖央顿时石化,这家伙究竟是什么品种的怪物,她真是服了他了“你不要那给我好了)21”一百块呢,能买不少东西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露出鄙夷的表情“看不出来你还是小财迷,你喜欢明天送一箱给你好了!”

    车上的乘客听的快要昏厥过去了,这男孩子不是家里真有钱就是个神经病,送一箱钱跟送颗大白菜似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呆了呆,慎重的点头“行!你送吧,我不要我是傻子”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洛君天笑,推了一下她的脑袋“逗你玩呢,还当真了”。

    他一笑,把车上的雌性生物都迷晕了,公车也会有春天!

    “无聊——”唐暖央白他一眼,看到旁边还有两个空位,自已走过去坐下来“过来坐吧,站着不累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微微眯起,盯着座位下方不明的黄色粘稠物,俊美渐渐泛白,胃液翻滚,感觉空气里全是恶心的味道,他是疯了才会做这种贫民的车子,唐暖央这乞丐丫头,把他带到垃圾堆里来了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他拉着旁边的铁杆子,干呕。“小伙子你晕车啊,吃颗薄荷糖吧”旁边阿姨,从裤袋里摸出用手帕包裹的糖,用手捏起一颗递给洛君天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后面看到这好心的阿姨,白色的手帕上买污渍,那双手,特别捏薄荷糖的指尖,指夹缝里全是泥,她心里猛的一沉,糟糕了,以洛君天这脾气,,,

    果然——

    洛君天在看了此情此景之后,头皮发麻,凌厉的大叫“停车——”他要下车,一定要下!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这里不能停,要到下一个站台才行”司机师傅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色发青,摸出手帕来捂着口鼻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“我命令你们立刻马上到下一个公车站台等我,晚一秒全都给我“第五文学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滚蛋”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电话那头保安人员,甚至不敢我问一句,少爷,那你人具体在哪个地方,只是听他这么生气,这以着急,难道是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车上的人全都不明所以,哎,真可惜这么漂亮的混血帅哥,原来是个疯子。

    洛君天恶狠狠的看着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看我干嘛,是你自己非要上来了,我又没逼你”唐暖央受不了他的眼神,嘟哝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