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今天是我们洞房之夜!

君天与暖央——今天是我们洞房之夜!

    只是,动心两个字用在洛君天身上,让他有些毛骨悚然!!

    这家伙懂什么叫爱情,什么叫心动嘛,以他对他的了解,他压根不懂,一个不懂爱,却又不小心爱上的怪物是非常危险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酒放到茶几上,在伊明臣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,看到唐暖央仍旧跟好朋友坐在一起没有坐过来打算,这怒气瞬间就又中烧了。

    “小呆瓜,还傻着干什么,给我们倒酒啊”他吼过去,横眉竖眼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憋红了脸,当着朋友的面,他把她当成什么了,她回过去“你没手么,你又不是你的佣人,要喝自己倒!琬”

    洛君天一怔,俊脸因为挂不住而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哦——,真的不一样,小央央非常有个性呢”伊明臣很意外竟然有女孩敢跟君天这么说话,大部分女生都会被迷的七荤八素之后,对他彻底的俯首称臣,别说当佣人,给他舔鞋都愿意。

    (百度搜索“六夜言情+”看最新章节不说别人,就说蒋瑾璃大小姐好了,对别的男孩多心高气傲,到了君天这边还不是听话的像只小绵羊,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藤。

    “个性个屁,唐暖央你胆子好大,敢这么跟我说话,让你倒你就倒,还敢反驳我,活够了是吧”洛君天对她瞪着眼睛,意思好像是在说,再说一个不字,你今天就真的完蛋了。

    以唐暖央这段日子以来的了解,她要是不妥协,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,他会纠结于这个问题,直到她认输为止。

    她想想还是别闹腾了,她面无表怕的站起来,拿起酒瓶来,打开盖子,伊明臣是客人,先给他倒,满了之后,她又走到洛君天那边,给他的酒杯里也倒满。

    “说你笨你还真是笨,这是白兰地,你以为白开水啊,倒这么满,你想醉死我们是吧”洛君天找碴。

    “那你之前怎么不说满了,喝不完可以剩啊,我又不说让我们全都喝完”唐暖央不服气的想把酒杯子砸他头上,哪有这么不可理喻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赚钱,你倒是挺会浪费的,知道这酒有多贵,不可以浪费知道嘛”洛君天教训她,说的有板有眼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吧”唐暖央放弃跟这个神经病抗争了,平日里看他也没有多节约啊,今天一瓶酒就嫌她浪费了,说白了,他就是一天不找她麻烦,他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腿一叠“我怎么知道,自已犯的错,自己想办法解决”。

    伊明臣在对面看着,也很想看看女孩能有什么办法解决,君天显然是故意的,不过他似乎对于这种捉弄,非常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了看酒瓶眼酒杯,再倒回去是不可能了,现在唯有一个办法了。

    她拿起洛君天的酒杯,咕嘟咕嘟,真跟喝白开水似的喝了半杯,把酒杯放在他面前“这样总可以了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盯着她,一时间说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“豪气——百度搜索本书名+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”伊明臣对她竖起大拇指“看不出来,小央央年纪不大,酒量这么好”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的话说完,唐暖央就软倒下去,趴在洛君天的大腿上,一醉不起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来没有喝过酒,生平第一次喝,就一口气喝了几大口烈酒,不倒下才怪。

    “暖央丫头——”洛君天弯下腰拍拍她的脸,叫唤了她一声,发觉她半点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君天,我看她是醉倒了,呵呵,,,,真是个有趣的女孩,怪不得你连瑾璃都不要了,那么听话的跟她订婚呢,爱上她了吧”伊明臣奸笑的拷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抬起头来“你不觉是爱这么词对我们来说太过浅薄?从你伊大少嘴里听来,更是让我浑身发冷,该不会是你自己爱上谁了,在这里发情吧”。

    伊明臣哈哈大笑“我无时无刻不在爱人啊,我会爱的她们筋疲力尽,爱的她们缠着我不跟放手,爱的她们***的分开腿,随时欢迎我再去,我可是情圣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情圣,不是禽兽么”洛君天讥笑道。

    “哥们,这话你好似没有资格对我说吧”伊明臣把长腿架在茶几上,面对好友讥笑,反讥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像你这样老少通吃,我说兄弟你老是这么做活塞运动,腰不累么,更重要的是,以你这种撒种的速度,就跟投机买彩)7E票一样,弄不好会让你中个头等大奖的,到时可真是惊喜死了”洛君天抚摸着唐暖央的长发,那姿态,一个趴着,一个坐着,她像可爱的波斯猫,而他则是主人,捋着宠物柔顺的毛发,一派的悠闲。

    伊明臣笑着蹙眉“是不是跟这纯情的妹子呆久了,你的脑子也净化了,难道你跟女人嘿咻嘿咻的时候不戴套么,告诉你,我可是很谨慎的”。

    “就怕百密一疏啊!”

    “你诅我呢,先管好你自己吧,这小丫头这么小,你也忍心下毒手?以你的体力还不闹出人命来,听我一句,养养再吃,你得克制点,咱们再怎么混账,也不能残杀小幼苗啊”伊明臣看着可爱又灵秀的唐暖央,真心替她感到担忧,天天呆在君天这只禽兽身边,真是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上闪过不自然“谁跟你我们,你是你,我是我,别拿我跟你相提并论,少妇这重口味,我可下不了口”。

    “对,我口味重,你呢就光想祸害国家幼苗,我知道,你现在心心念念就等着吃你大腿上的小宝贝了,你啊才真是造孽,我玩的起码是标准的熟体啊,花样多又敢玩,这要是用这小丫头身上,她保准以后见了你就吓的逃跑”伊明臣调侃。

    “喝你的酒吧,师奶杀手,人家是老牛吃嫩草,你是嫩草啃老牛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老牛啊,那些姐姐还没到30好吧,而且个个丰满迷人,那才叫女人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冷哼一声,低头看趴在他腿上的小丫头,脸红扑扑的,可爱极了,只想一口吃了她。

    伊明臣瞅着洛君天火辣辣的邪恶眼神,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什么,这些禁忌的游戏,也不知这丫头玩不玩的起。

    *****天色暗了,房间里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伊明臣拽着洛君天去泡吧了,唐暖央躺在洛君天的大床上,睡的格外的香。

    深夜,洛君天才回来。

    他先走到床边,看了看睡的正香的女孩,红红的小嘴,怎么看怎么诱人,他低头在她唇上亲上了一下,结果一发不可收拾的吸吮,她的香气是纯天然,他很喜欢。

    “嗯,,,,”被打扰睡眠的唐暖央在梦睡中嘤咛,用手推开在她身上的重量,侧过身子继续睡,丝毫没有危机感。

    洛君天舔了舔唇,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走进浴室,脱去了身上的衣服,踏进淋浴房洗澡,年轻的身体,有着这个年纪特有的瘦长唯美之感,活脱脱的花样美少年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床上又翻了个身,睡梦中都梦见自己尿急了,她闭着眼睛爬起来,往浴室跑去,因为三楼的房间(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.文.字手打),卧室跟浴室的方向设置都差不多,所以她并不知道,自已在哪个房间,连喝醉了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浴室门猛的被撞开,洛君天惊跳了一下转头去看,只见唐暖央光着脚丫子跑到马桶前,旁若无人的撩起礼服,脱下小内内,坐上马桶上小便,表情也慢慢放松了。

    之后耷拉着脑袋,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洗完了,关上水龙头,从淋浴房里出来,走到她面前,看她半天都没动了,心想,不会是又睡着了吧。

    他捧起她的头。

    唐暖央感觉到脑袋被捧着,迷糊的睁开眼睛,这是什么东东啊?!!特级火腿场?!!还是撕去外包装的,但是什么牌子香肠有这么大这么粗的!.

    这要吃多久才能吃光啊。

    她抬手碰了一下,呀,还是热的!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她的举动,那被她碰过的地方,急速的膨胀,变的更大更粗,且坚硬如铁,她的小手只是碰了一下,他就产生了这么强烈的反应,刚才酒吧那些女孩,在他周围又是跳艳舞,又是露胸诱惑的,他都没有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唐暖央表情懵懂,似梦似醒似醉,唇红嘟嘟的,肌肤也是百里透红,她是这么纯真,这么青涩,刺激的洛君天那里充血肿痛了,快要兽性大发。

    他拉起她的手,放在自己的巨大上面,来回的摩擦。

    她要靠两只手才能完全握住这热乎乎的超大型火腿肠,她感觉到手被一双大手给包裹着,而手心下面,热的发硬,一层光洁的光皮在她的手心里前后来回的动着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,她甩甩头,努力不让睡意将打败自己,好好看清楚,是做梦还是真的!

    当眼前的景致不再晃动模糊,看清了手上那东西之后,唐暖央惊恐的尖叫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,闭嘴”洛君天正舒服着呢,低沉着嗓子命令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睡意吓跑了,脸红羞困的要死,想要从这恐怖的东西上移开视线,却又因为害怕都转不开视线了“你,,,,你放开我的手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改用上面的嘴还是下面的嘴为我降火?!”洛君天也不敢碰她下面的嘴,闹出人命可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唐暖央僵硬的抬头看他的脸“我都不要,你就放过我吧”。

    “是你先勾)7E引我的,我现在很难受,你得帮我弄出来,不然我今晚上可无法入眠”洛君天绿眸迷离,欲火焚身。

    唐暖央怎么也不明白,自己怎么就勾)7E引他了?!

    “你要我把什么东西弄出来?”她想不通,能在他身上弄出什么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会知道,害怕我进入你那里,就努力点”男人也怕弄的不上不下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努力法,你先放开,让我站起来好不好”神呐,她能不能不要做这么丢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她,将她从马桶上铃起来,扯下她的小礼服,撕了她的内衣内)7E裤扔在一边,扣住脑袋,就是一阵昏天暗地的强吻。

    “唔,,,唔,,,,”唐暖央一阵恐惧的挣扎。

    他的大掌覆盖上她的胸口,惊喜的发现比之前长大了不少,他用手指轻捏着她的花蕾,感受她在他怀里颤抖。

    她的纯真洁净是他独享的,他喜欢她稚嫩却又隐隐透出香气的身体,犹如一朵还未真正开放,却已有饱满花苞的百合花,他喜欢这么抱着她,就算不做,只是这么肌肤相亲,也会有满足感。

    洛君天沉沦迷醉的抚摸她,亲吻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却是时时都在害怕他要把那东西放进她的身体,可随着他的抚摸,她的身体变的好热,小腹滚滚的烫,腿间一片的湿润,那些液体不知从哪里来的,每次他这么对她的时候,都会莫明其妙的出现,滑滑的,粘粘的。

    他松开她的唇,咬她耳朵“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,我带你去洗个澡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洞房,我想回自已房间”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有可能会放了你么,别怕,只要你乖乖照我说的做,我保证不进你那里,但如果你要逃,又反抗的话,别怪我不管你死活,狠狠的要了你!”洛君天细吻着她的肩膀,恐吓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吞了吞口水,进气多出气少“你保证不进那里,你说话算话么”。

    “当然算话!”

    “那,,那你想让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先洗澡!”他架着她往淋浴房走去,关上门,打开水龙,哗哗的水从上面流下来,打湿了他们的身体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好意思去看的他身体,也不想让他盯着她的身体看,于是背过身去“我自已会洗,你洗好了出去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挤了沐浴露,从后背往前涂摸,覆盖在她的胸上,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,与他紧紧贴在一起,那巨大的昂扬顶在她的腰上,如同一把枪抵在她的腰上,让她不能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他的手一圈一圈轻轻的揉着她的胸,又抚摸到她的小腹,再往下她就要叫了“那里不用了,不用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用,你洗澡光洗上半身么”他不顾她的百般阻挠,来到她的私密部位,用指腹在外围揉着,气息也是越发的深重了。

    那一跳一跳的巨大,吓的唐暖央大气都不敢喘,也不敢骂他,生怕在这个时候激怒他,他会直接把东西挤入她的身体里。“洛,洛,洛君天,你洗好了没,我感觉干净了,你可以不用帮我洗了”坏蛋,名义上是给她洗澡,实际上就是借机揩油。

    “干不干净由我说了算,别动,站好”洛君天的大掌来到她的双腿间,利用沐浴露的顺滑在她腿间抚摸着。

    她怕极了他会上去一分,拼命的推着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洛君天突然间将她的身体提高,将巨大挤入她的大腿之间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不要,你说过不会那么做的,洛君天你这个骗子”唐暖央吓的夹紧了双腿。

    这一动作让他更是***,疯狂的律动着,她的双腿柔滑细腻,身上的处)7E子香,能让男人瞬间欲火翻滚,他也是用了极大的耐力,才不把火种埋进那里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吓个半死,发现没有预期的痛,才冷静下来,感觉到大腿内侧热热的,他那东西在滑动着,正好摩擦到她那敏感的地方,虽然没有进去,也不痛,可是她感觉一种非常非常奇怪,从未有过的愉悦感在小腹间燃烧,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,她那里别碰触的频率越来越多,一种无法言明的快感在脑海中绽放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她禁不住呻吟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