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订婚!

君天与暖央——订婚!

    “好的,少爷!”管家在电话那头应道,笑容弥漫在脸上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少爷会这么关心别人,还亲自打电话回来交代,他是看着少爷长大的,他个性跟脾气他是知道的,含着金汤匙出生,个性骄傲,从不会在意别的想法,我行我素,向来都只有别人来巴着他,没有过他去巴着别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样的成长环境,也造就了他不会关心别人感受的坏毛病,所以这通电话包含的含义,是非常重要的,证明他真的很在意暖央小姐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那头挂了电话,心里也轻松顺畅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其实大可以再饿她半天,反正饿一天也饿不死,这会天热,衣服湿了,也很快就会干,又冻不死她,那乡下丫头一看就是铁打的,他还从来没对谁这么仁慈过琬。

    只因她受伤的小脸老是在他了脑海里浮现个没完,心里总觉得不舒服,跟卡着鱼刺的,直到把她送回家,结束整人行动,他心里才安定。

    之前整她,把她扔出喷泉里,这些他可都是眼都不眨一下的,可这会他怎么变的如此婆妈扭捏呢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他扶了扶额头,叹息,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,想她的次数,已经多的有点不正常了藤。

    唐暖央洗了澡,身上不再粘嗒嗒了,从浴室出来,敲门声就响了。

    她过去开门,见是管家端着餐盘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是少爷打电话回来,让我准备的,姜茶驱寒,少爷难得这么细心”。

    “噢,那谢谢他了!”唐暖央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这是洛家,而洛君天是洛家的大少爷,她心里有想法也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管家把餐盘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.net放下后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坐到餐桌,拿起勺子,小口小口的吃饭,她跟食物跟自己不用过不去,吃了饭,她把姜茶也全部喝了,然后钻进床上睡觉。

    睡了一下午,也做了一下午的乱梦。

    她梦到自己回到了童年,还很小的时候,爸爸妈妈拉着她的手,经过小石子路,经过一片茂密的竹林,那栋两层楼的小房子就是她的家,他们一家三口住在那里,好幸福,好快乐,梦里她一直在欢笑,爸爸妈妈明明都去世了,可在梦中她完全没有想起来,他们那么的鲜活,她是他们最疼的宝贝。

    后来,她又梦到了安斯耀,他牵着她的手,在黑暗中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,一定会带她走出黑暗,走回家,她依靠在的身边,紧紧握着他的手,抬头看不到他的脸,可是心里安全温暖极了。

    醒过来,看到华丽的四周,陌生的让她心寒,梦里的人一个个的消失了,她抓不到他们,一个也抓不到。

    从书包里找出那张学生证,上面的男孩子那么漂亮,是她熟悉的脸,可是却感觉好遥远,就跟爸爸妈妈一样,感觉是再也无法见面了。

    记忆中的他有清透的笑容,喜欢穿着白色的衣服,她对他心动的那天,心跳的好快,她只是不小心碰了他的手指一下,就兴奋的整夜都睡不着,他们做过最过分的事,就是不小心碰到了嘴唇,她慌的想逃,他却抱着她不放,那一天心整整悸动到深夜还不停歇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那是否就是爱情,但是那份美好的回忆却已深深烙印在她的心底。

    “笃笃——,暖央小姐,吃晚饭了,您是要在房间里吃还是下去吃”佣人在门外喊,她看她下午请假回来的,估计是生病了,所以才这么问。

    唐暖央随手把学生证藏在枕头低下“我还不饿,呆会我会自已下来吃的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佣人从房间门前退开,下去通报了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还不饿,吃午饭那会都快两点了,倒在床上,她无所事事的发呆,有时候,找个时间,找个空间发发呆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晚上8点,唐暖央下楼吃饭,让厨房给她做了一碗三鲜面。

    她坐在客厅里,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抬眼望了望四周围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可以坐在这么华美的宫殿中吃一碗面。

    大门外,洛君天甩着车钥匙走进来。

    一进门就瞅见做在沙发上,捧着一大碗面吃的稀里哗啦的,虽然说动作不太雅观,但是看上百度搜索本书名+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去好像是很好吃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招呼也不打一声的夺过筷子,拉过面碗,挑起来吃了一口“味道挺鲜美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原本想跟他理论,告诉他这面是她的,可是看了他半天,她摆了一下手“好吃你就吃吧”反正她也已经吃饱了。

    “精神看上去还不错啊”洛君天吃了一筷的面条,看着她,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得多谢你高抬贵手,放我一马,吃吧,吃吧”唐暖央摆了摆手,对于这个家伙她该用什么态度这个问题,她真的已经风中凌乱了。

    阴阳不定的性子,翻脸比翻书还快,都说女人心海底针,要她看,洛君天的性子堪比定海神针,能大能小,能变猴子能变狗。

    “这会倒是开窍了,学会知恩图报了”洛君天心情不错的时候,就一下子忘记早上还跟周八皮的那么对她,跟她谈笑风声起来。

    他老兄能迅速的翻过这一页,可是唐暖央可坐不到,所以只能报以干笑,找借口走开“哦,我想来还有事要做,你吃吧,我先上去了”。

    她真的懒的跟他多沟通,跟他能不说就不说,不能不说就少说。

    “走那以急干什么,我好像没有那么恐怖吧,再说你以为回到楼上锁上房间,我就进不去?”洛君天的声音后很快就变了调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去的?”这个唐暖央还真的问清楚,要不以后睡到半夜,床上突然站一人,那不被吓死,也得吓疯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?!”洛君天故意卖关子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啊,这实在是太,,太不可思议了,你就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告诉我吧”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告诉你了,好奇死你!”洛君天用力拧住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唐暖央使劲的挥开他的手“你不想说也请你不要动手”哼,大不了睡觉的时候啊了,用沙发挡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动手,还喜欢动脚呢”洛君天拧的开心了,看她哇哇大叫的时候,更是有趣极了。“住手——”她挣开他,快步的逃上楼,把门关上,拉过沙发将门抵住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弄好了一切,她坐在床上,盘着腿,她就不信这样他还能进来不成。

    这一晚,洛君确实是没有进来,如果这样他都能进来,她该怀疑他压根就不是人类了,这天晚上,过的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差不多过了四,五天,唐暖央的脸上伤才慢慢的好转,恢复成以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天是星期天,难得大家都在家。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“爷爷,不如下个月,我跟暖央就订婚吧”洛君天突如其来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差点把嘴里的一口饭给喷出来,其他人也全都集刷刷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洛远山倒是没有太多的惊讶,微笑着问“为什么这么急啊,老婆是你的又不会跑掉”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怕她会跑掉啊,反正这早订婚晚订婚都订嘛,这也不正是你老期望的”洛君天回答,他知道爷爷不会反对,还会举双手双脚赞成的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定在下个月,不过君天,这订婚可是会传的满城皆知的,你可得有一些心理准备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!事情是我主动提出来的,我自然是有心理准备,这点爷爷你就放心好了”洛君天自然明白爷爷的意思,这消息一传,蒋家还有蒋瑾璃都会知道,还会来参加订婚宴,如果不处理好,到时瑾璃一定会闹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,对于为什么他主动这么急切的想订婚,是因为他越来越急切要找一个能压的住这丫头的身份,未婚夫这个身份不错。

    嘿嘿,,,暖央丫头,你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。

    这祖孙俩这么三言二语的就把事情给订下来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老半天才缓过神,张嘴想要反对“爷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搭住她的肩膀,大掌捂住了她的嘴“矜持点,别表现的那么开心,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羞答答一点的好”。

    “唔,,,唔,,,,”羞你个死人头啊,我是不要跟你这恶魔订婚,死都不要,死都不要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放开暖暖央,她有话要说”洛云帆脸色隐隐泛青,差点就要站起来就拉开洛君天的手,让唐暖央把想说的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想说的话我都知道,我都替她回答了,是不是啊,暖央”洛君天笑眯眯的说道,从座位上拖起她“我们先走了,暖央有千言万语的悄悄话要跟我说”。

    “唔,,,唔,,,”唐暖央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,你不能这么野蛮,暖央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”洛云帆失控的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阴凉“四叔,我的婚姻大事你这么上心干嘛,爷爷都同事了,二叔,三姑都没有没反对意见,你算老几啊”。

    他带着不情愿的唐暖央往外走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,洛家除了洛云帆一个人眼睛好使之外,其他的人全是瞎子,她反抗的这么激烈,他们难道都没有察觉到么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洛云帆提步要去追,他不能让他们订婚。

    “云帆,你坐下——”洛远山在那里颇为严谨的发话,鹰一般的锐利目光,有一种威仪在里面。

    洛云帆生生的止住了步伐,眼睁睁的看着唐暖央被洛君天这么强行带走,却什么办法也没有,他坐回椅子上,感觉就像是坐向一团黑暗之中,那飘荡的黑气包围了他,心情跌落深渊。

    “继续吃饭”洛远山不忍看到洛云帆这副模样,但是他坚信自己这么做是对的,即使让他追上去,让他把心里话说出来,结果只会变的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三个人爱情是最可怕,斩断其中一个人,也是为了三个人都好。

    “爸,暖央她不愿意,你应该看出她的挣扎,为什么不给她说的机会,难道你就不顾及她的感受么”洛云帆冷然的淡淡吐出话语,放在餐桌的手,握成拳,露出白森森的指骨。

    这已是他最不冷静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洛远山的表情正了正“云帆,这件事你让君天自己去搞定,他们的事我也略知一二,暖央对君天的想法,只有她自己知道,你就不要多想了,好么,你该把精力放到工作上面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着洛远山,已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他站起身,沉默的离开。

    对于他跟暖央,他们这两个外来的人,在这个家无论说什么,做什么,都是可以被忽略了,只有真正有权势的人,才是主宰者。

    “云帆——,云帆——”洛远山放下筷子,也随即站起来,跟着走过去。

    门外,洛远山叫住了洛云帆“云帆,你不要这样,我会为你在物色一个好女孩的”。

    “谢谢爸的好意,我不用,你留步吧,我先外面走走”洛云帆拉下洛远山的手,眼中是对这个家的失望,是对他的怨恨。

    洛远山看他离开,拄着拐杖叹息一声接着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爷,四爷会没事的,你不要太担心”管家在旁劝说。

    “我怎能不担心,你没看到他刚才的眼神么,那里面分明是充满了对我对控诉与不满哪,那孩子对这个家原本就薄凉,这下子估计是雪上加霜了”洛远山又是一声叹息,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洛君天推进了房间,把手掌从她的嘴上拿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跟你订婚,我不要,我不要,我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她一获得说话权,就是这一通怒喊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着拧拧她的脸“这么生气干嘛呀,跟我订婚不好么,那是多少女孩做梦都想要的身份啊,洛君天的未婚妻,说出去多有面子啊!”

    “我宁可里子都不要,我要去跟爷爷说,我不要跟订婚,你们要是逼我,我就死给你们看”唐暖央恼火的往门边走,她要下楼,她要为自已说句不。

    洛君天长腿一跨,拦住了她“你不跟我订婚,是因为洛云帆?”

    “跟四叔有什么关系,你不要总是牵扯到他,让开”唐暖央推着他挡在门前的腿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因为他,那你干嘛每次都反对,你这丫头好像还搞不清状况,要是你不想跟我订婚,爷爷会考虑你跟洛云帆走的这么近,你是不是喜欢他,到时会让你跟他订婚,可问题呢,爷爷以为我跟你已经睡过了,你可为难死他老人家呢,你说怎么能把侄子睡过的给叔叔呢,这不***嘛”洛君天幽幽的说道,笑的很是灿烂。唐暖央一下子石化了,,,

    过了好半晌才说“你们两个,我一个都不要可以么”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,只能选一个,我或许洛云帆,你不要以为你哭着求着爷爷他就会心软,老人家会语重心长的对你说,孩子,你还小,爷爷这都是为了你好,不是我吓唬你,你自己也应该感觉到了,那老头专制的很,他要为你在洛家谋一席之地,肯定得不择手段啊,你的意见,你的反抗,在他看来就是小孩子闹闹脾气,到头来,你抗议最大的成效,大不了就是让你自己在我们之间选一个”洛君天摸摸她的小脸,大灰狼笑的很得意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是狼窝,打死她都不会来投靠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这段日子算是彻底领教了洛君天这个恶魔有多坏,她负气的说道“那我宁可选洛云帆)21”

    “你敢——”洛君天的面部表情顷刻间由晴空万里变的电闪雷鸣,狂风大作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敢的”唐暖央小声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选洛云帆,我会整的你们两人生不如死,别想过一天的好日子,洛家未来的继承人可是我,不是他洛云帆,要整死他还不容易嘛,你跟了他,我就更为加倍的整你们,保证整的你们欲仙欲死,关键是你还是得每天看到我”洛君天扣过她的脑袋,在她唇上蹂躏似的亲了一口“偶尔我也会对四婶这样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恼火的扯下他的手,用眼睛白他,气的想杀了他,奈何又杀不了他的心情,她感觉自己真的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“想清楚了没有?”洛君天把玩着她胸前的蝴蝶结,老神在在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爷爷,我不喜欢男生,我喜欢女生”唐暖央如困兽,四面都跑不通,她只有想着爬天窗了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洛君天歪着头,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她,然后喷笑了“哈哈,,,连这种借口你都想的出来,看来你可真是走投无路了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,我就这么告诉爷爷,让他看着办好了”耍无赖谁不会啊,以为是他们祖孙的专利么,逼的她急了,她也能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蝴蝶结,抚了抚她的脑袋“孩子啊,你那么说的话,爷爷马上就会把你送去精神病院,他老人家认为这个同)7E性恋跟心理变态是一样一样的,我估计以后只能去医院看你了,该吃药了!”

    唐暖央用力的甩下洛君天的手,走回房间里,靠在沙发上的椅背上,撅着嘴,苦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唯今之计,只能跟我订婚,洛少奶奶,这是一个美差”洛君天斜靠下来,手撑着脑袋,撩起她的一缕秀发,放到鼻间闻了闻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非要我跟你订婚?”唐暖央不明白的看他。

    “那样你就跑不掉了,小可爱,乖乖呆在主人身边吧”洛君天像抱宠物一样圈住她,由上至下,像摸小狗一样的捋着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唐暖央抓狂的怒吼,就为了能每时每刻名正言顺的欺负她,整她,所以才要跟她订婚,天底下竟然有这么无聊的人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脑子,究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组成的。

    “你喊破喉咙也没有用,以后就跟着我好好混吧,要是你听话,我会也对你好的,要是你不听话,偷野男人,我就杀了你埋到后院!”洛君天用温情语调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话。

    唐暖央感觉脖子一阵冷飕飕的,他是人么。

    她被困在他的房间一下午,看着这个心理扭曲变态的混蛋一会玩电脑,一会看书,跟模样似的摆着各种造型,真是越好看的东西越有毒。

    王子的外表,恶魔的心肠,她想不通她怎么就这么倒霉。

    她在沙发上,坐着想,趴的想,躺着想,离不开洛家就离不开洛君天,横竖都是地狱,她有有选么。

    订就订吧,大不了以后悔婚。

    就这样,唐暖央也抗拒的顺从了订婚的事,她甚至没有问他蒋瑾璃的事,反正以他那奇特的思维,跟他谈只会把自己给气的半死,她不在乎他,也不在乎他跟蒋瑾璃要怎么样。

    半个月过的很快。

    洛远山把订婚请柬发到了每个亲戚朋友的手上,洛家大少爷要订婚,这可是大新闻,而更让别人大跌眼镜的,这女孩不是蒋家的小姐。

    收到请柬的蒋家意外的同时,对洛家也有了不满,当然孩子们的事情,他们也不便多插嘴。

    很快,这个消息传遍了全城,也传遍了学校。

    还蒙在鼓里的蒋瑾璃,下午接收到信息,差点晕过去,她疯了一般的冲出教室,给洛“百度搜索本书名+听潮阁看最快更新君天打电话,眼泪像珠子一样的掉了一路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了一眼手机,见是蒋瑾璃打来的,立刻就猜想到“东窗事发”了,他走出教室,在路上等她,该解决的总要解决。

    不消一会,她的身影就出现了,哭哭啼啼的跑过来,拽着他的手臂就是一连串的质问“你要跟唐暖央订婚?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,你告诉我”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!”洛君天很冷静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骗人,你怎么可能跟她订婚,君天你说过你爱我的,你为什么要跟她订婚,为什么,呜,,,,,”蒋瑾璃哭的昏天暗地,她不甘心,她不能把君天让给那个贱货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,我也没有办法,如果我不跟她订婚,爷爷会杀了我的”洛君天责怪推卸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毕竟还是太年轻了,随心所欲的只为自己着想。

    “我,,我去跟爷爷讲,让他改变主意,君天你是我的,是我的”蒋瑾璃抱着洛君天,死也不肯松手,她心里恨的想要把唐暖央给杀掉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开她“没用的,这请柬都发出去了,已经没办法了,瑾璃,你如果不能接受,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,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”。“你这是要跟我分手么,洛君天我不分,凭什么她能把你抢走,我不要”蒋瑾璃又过去抱住他。

    不远处,唐暖央跑了过来,拿起滚落在草坪上的排球,一抬头,就看了这一幕,她正在上体育课,操场就在附近,球一打就飞远了,所以她才过来捡的。

    三个人霎时大眼瞪小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