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清晨,从洛君天房间出来的女孩!

君天与暖央——清晨,从洛君天房间出来的女孩!

    唐暖央迷茫了,洛云帆把洛君天说的那么坏,这与她这几日感受到的完全不同,她不自然的笑笑“四叔,他其实也没那么坏”。

    “暖央,你才跟他相处几日啊,你根本就不了解他,现在的你只是被他给迷惑了,想想他之前是怎么对你的,我不是故意说了坏话,而是不忍心你被他骗了,你明白么,他不是真心对你好的”洛云帆看她似乎完中了君天下的毒,心里很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你是为了我好,四叔,谢谢你!”唐暖央丝毫不怀疑他对她关心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看出来,洛云帆跟洛君天之间似乎有很多的矛盾,所以她此刻也无法立刻断定他的话里是否正确。

    洛云帆是聪明人,她这么说,他知道她已经走火入魔,坠入了君天为她设好的圈套之中琬。

    落寞的扯出一丝笑容,他拍了拍她的肩膀“没关系,上去吧,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,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可以”。

    “嗯!”唐暖央点点头,上了楼。

    洛云帆注视着唐暖央离开的背影,久久没有移开眼睛藤。

    “嗒,嗒,嗒,,,,,”

    楼梯上,懒懒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往上走来,冷冷的调子悠悠的响起“我一不留神,某人就在背后搞小动作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回头,看着走上来的洛君天,黑眸中丝毫没有惊讶感“那我说错了么”。

    “没有!完全没有说错!”洛君天脸上泛起灿烂到恶毒的微笑,来到洛云帆面前,与他面对面的站着“我就是在耍她,骗她玩的,你心疼啦”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心疼,她最终会是你的老婆,不管你爱不爱,喜不喜欢,她都是你的老婆,我只是当她是小妹妹,告诫几句罢了”洛云帆和气的微笑,他知道越是表现的在乎,他就越要把暖央掌控在手里。

    他太了解洛君天的脾气了!

    “是嘛,只是当成小妹妹,你对这个小妹妹似乎热心过了头,这个话题上次在医院我已经说过了,还是那句话,洛云帆,你已经被我看穿了,不用伪装了,告诉你,你越是要帮她,我就越是要整她,你觉得整一个爱上我的女孩,会不会更有趣呢,哈哈,,,”洛君天笑的轻狂,凑到洛云帆耳边吐息“这个玩具,似乎越来越好玩了,可惜,你玩不到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拳头握紧,脸上笑容依旧“我没时间去在意这种小孩子玩的游戏,你想玩就玩吧,不过嘛,就算是幼稚的游戏,也有伤害性,到时弄不好你也会有损失,毕竟爷爷是想报恩,不是报复”。

    “四叔的金玉良言,我记住了,你悠着点吧,别对吃不到的肥肉,那么劳心”洛君天扯着笑容,吹着口哨,一副无惧无畏的模样走上楼去。

    洛云“百度搜索本书名+听潮阁看最快更新帆几乎要把指骨握断,总有一天,他要让他洛君天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回到房间里做功课,做到一半停下笔来,想到洛云帆对她说的话,又想起洛君天这几天的对她的呵护关心,这些都是他装出来了?!

    咬着笔头,她心里凌乱了,她也弄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,他分明那么危险,之前还差点了把她给,,,但是那个家伙虽然很乱来,但是他也并非失去理智,完全性的很坏,他有马上停下来,大半夜给她打电话,也有给她揉肚子。

    他有坏的一面,但是也有好一面,她相信她看到的是真的,她相信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房间无声息的打开,洛君天进来坐在她的床上,看唐暖央发呆也不发一语,万分纠结的表情,他的表情变的难得的沉静,这个女孩了似乎是真的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游戏?他真的那么想玩么,为什么在她纯真简单面前,他觉得好无趣呢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完了,无意转过身来“啊——”屁股一歪,她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谁让他一转身就看到洛君天坐在她的床上呢,他来了多久?是不是看到她咬着笔纠结的模样?最主要的是,从刚才到现在,她一直在想他的事情,突然看到本人,怎么会不心虚到心惊呢。

    “哇哦,白色底)7E裤”半天,洛君天幽幽的吐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色狼——”唐暖央合拢双腿,从地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才知道我色么,不过你放心,我可不敢再碰你了,我还不想弄出人命来”洛君天对上次的事情还心有余悸,虽然他胆大包天,不过那么血淋淋的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你要是再敢对我乱来的话,估计你得去坐牢了”唐暖央在心里笑,看来上次大姨妈实在是太有作用了,能骗到这个家伙实在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也不能怪我,谁让我是男人呢,丫头,过来——”洛君天靠在床头,一条腿弯着,手臂后随意的放在上面,对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过去,不过没有走的很近“干嘛啊!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亲我那一下,是在向我表白?”洛君天目光炯炯的盯着她的眼睛,照理这是不用浪费时间去问的,但是他就是很突然的想要听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,我——,我——”唐暖央吞吐了半天。

    洛君天感觉自己头一次期待,屏息凝神等着她回答,可这丫头就是给他半死不活的犹豫着,每一一次她说我,他的心都跳一下,想说,要说了要说了,结果她还是没能说出来,她是想吊他的胃口,急死她么。

    “我想,,,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,大胆的说出来吧,告诉我吧”洛君天笑,笑的像个卖笑的那么努力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着他,眨了眨眼睛“我想,我刚才可能是疯了,你就当我没有亲过你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笑脸瞬间变成杀气,从床上蹦起来,嘞住她的脖子“臭丫头,你敢玩我,不想活了是不是”。

    “放手,咳,,,,我快透不过气了”唐暖央掰着他的手臂,他的气力太大了,被他嘞住,就怎么也挣不开,实在没办法,只要去掐他的腰,不是说腰部是最痒的地方嘛。

    她一掐,洛君天就受不了的笑了,松开她的脖子,去拧住她的手“胆子好大啊,男人的腰也敢摸,不怕我又兽性大发?”“什么男人啊,你自己还分明就是一个小屁孩,不玩了,我的手快要被你拧断了”唐暖央听出他这话是吓唬她的,因为这个家伙如果要“行凶”,事先都不会支声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放松了一下力道,把她扯进怀里,嘴巴贴到她的耳朵上“我会成为你的男人,耐心等着吧,在这之前,可不要跟别人乱来,不然我一定杀了你!”

    他对她有一种势在必得,近乎于变态的霸占欲,好比是狮子找到最合口味的食物,越是不能马上吃,就越是觉得鲜甜无比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他身边逃脱“神经病,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么,我才几岁,就算给我再多的钱,也不会这么做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破天荒的没有怒,反而笑的很开心“很好,就要保持这么坚贞的气质,我喜欢!”

    听到他说喜欢,唐暖央脸止不住的红了“我要写作业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写吧,我有事要出门”洛君天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外面去么,可是天都黑了哎”唐暖央看看外面的天空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想问我去哪里?”洛君天转过头,勾着笑反问,女孩子都一样,一旦觉得这个男人是自己的,就会开始产生占有欲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,没有别的意思”唐暖央转过去坐在椅子前,拿起笔来写作业,长发垂下,遮起了脸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也可以,我约了朋友去酒吧玩,你要不要一起去!”洛君天笑眯眯的靠在门口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酒吧这两个字,唐暖央拧起了眉头“我还有好多作业,我不去了,你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去么,那里有好多好多的美眉,你不去监视我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还有很多作业”唐暖央心里有点小不舒服,不过她不太懂得吃醋这回事,在她想法中的恋爱,就只牵牵手,就能幸福快乐的感觉,不想那么复杂,更不想那么激烈,纯粹的去感知那点滴的愉悦。

    可是很显然,洛君天跟她的认知是完全相反的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啊!丫头,虽说爷爷要为我们订婚,你极有有可能会成为我老婆,不过不代表,我会失去自由哦”洛君天也不勉强她,退出她的房间,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抬起头来,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起身跑到窗口往下望去,看到洛君天双手插袋,很是悠闲走到一辆跑车前,开车门坐进去,离开洛家。

    盯着越来越小的红点,她心里浓烈的失落了,这种心情,就像是站在冬季一片枯萎的田野里,内心慢慢的就被一种阴云笼罩了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她下意识的竖起耳朵听门外的声音,看着床头的钟过了12点,而四周仍旧是一片的寂静,她心里闷闷的,闭上眼睛数羊,试图让自已睡着,可就是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直到凌晨二点,她才依稀听到门外有零碎的脚步声,那声音很细微,如果你不竖起耳朵仔细听的话,根本就听不到。

    他回来的好晚,他都跟什么朋友去玩了,都玩了什么,这些个疑问全是环绕在她的脑中,卷入梦境之中。

    时间一过,又是一个月,立秋之后的天气仍旧是炎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热的。

    洛远山见这段时间两个小家伙相处的很好,心里乐开了花,一高兴,准备把订婚的事提前,免得夜长梦多,这睡都一起睡过了,君天这小子要是花心不想要暖央了,那可是不行的,男人一定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。

    唐暖央这个月则是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学习上,自从父亲去世之后,她伤心了好一阵子,功课都落下了,她在以前的学校,是全年级第一,在这贵族学校,她也不能落后。

    她早上起来在花园里背英文单词,晚上做实习题,书桌上摊了满满的书,手指写字都写出了老茧。

    这个月洛君天除了上下学跟她一起之外,晚上时常出去,有时整夜都不会回来,她不知道他去干嘛,不过他能不来闹腾她,就是一件好事,只是,她明显的察觉到,他的态度变冷淡了,或许刚来的时候,她巴不得他对她冷淡了,可是经过了这么多事,他说喜欢她,爱她,确定了关系之后,他突然之间又变的冷淡了,这让她心里总归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学校里,也好久没有听到蒋瑾璃的消息了,听说是去国外参加什么比赛了。

    周未休息两天,一大早就不见洛君天的人影,当天晚上他没有回来,第二天白天也不见其踪影,晚上,唐暖央也睡的很晚,大概快11点半的样子,她正要上床睡觉,听到门外有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移到门口,听着声音,想着要不要出去问候他一下。

    咦,从脚步听着,好像不止他一个人,难道还有他的朋友,那算了,还是不要出去了,她退回床边,爬上去睡觉,单纯的人只想单纯的事(百度搜索本书名+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),她一心以为那是男性朋友,不然怎么可能带回家来呢。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闹钟响了,她赶紧爬起床,今天是星期一,有英语测验,她得把课文都复习一遍。

    洗了脸,换了干净的校服,梳好黑色的长发,镜子中少女清新纯净,有明亮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拿了英语课本跟录音机,像往常一样的走出房间,去别墅后的小树林里复习。

    一开门,对面的门也开了。

    两扇门内的人就这么不期而遇的打了一个照面,想要躲都躲不开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真的么,那我们以后一起去啊”银铃一样的笑声跟印入瞳孔的两人,让唐暖央捧着书,怔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蒋瑾璃正跟洛君天从房间里出来,他们有说有笑的,他的手还搭在她的肩膀上,笑容灿烂。

    原来昨天晚上的人是她!!!

    唐暖央呆了,手不由的捏紧了书本,心渐渐的痛了,还有那数不清难堪跟尴尬。

    蒋瑾璃看到她,立刻就不笑了,没想到这卑鄙下贱的丫头,竟然住在君天对门,还真是近水楼台啊,她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她,仿佛在嘲笑上不了台面的小丑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很意外,心想,这丫头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?!“早上好!”唐暖央垂下眼睛,尽量平静的打招呼,走出房间,把门带上,快步的离开,如果可以奔跑,她一定会用尽全力在最快的速度之内离开的。

    她一刻也不停顿的跑到别墅后面的小树林里,心里酸涨难受,就算她对男女之事不精明,她也知道呆在一起大半夜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可既然他还是喜欢蒋瑾璃的,之前为什么要分手,为什么要说喜欢她呢。

    难道那些话,都只是随口说说而已,她有一种被欺骗,被戏弄的感觉。

    洛君天让司机送走了蒋瑾璃,朝着四周望了望,漫步的走过去,从别墅正面转到后面,在林子里发现了唐暖央,她正坐在椅子上发呆。

    他走近,站在她眼前“呃——,其实事情是这样,她是早上来找我的,并非你看到的那样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没有抬头,面无表情,淡淡的说道“不用骗我了,晚上11点28分,你们一起回来的”她从椅子上站起来,抿了抿唇,抬起看他“洛君天,就算我有多可笑,也不要这么戏弄我的感情,你真是混蛋!”

    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,但眼眶还是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