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你是不是爱上我了!

君天与暖央——你是不是爱上我了!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洛君天松了一口气,好在还活着,他真怕她半夜这么横尸在床上了,他虽然平时对她刻薄了点,可也不想她就这么死了,而且还是被他给害死的。

    “肚子还疼不疼?血止住了么”他声音低柔的问。

    唐暖央睡的迷迷糊糊的,听到他柔柔的声音,心头悸动了,还没有人关心过她这种事,来例假痛经其实很不舒服,浑身乏力,小腹赘胀,整个人半点生气都没有,可这些爸爸也不懂,她又没有妈妈,所以也没有人关心过她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痛啊,小肚子一阵一阵的痛,没关系的,痛几天就好”她淡淡的回答,嘴角勾起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什,,,什么,还要痛几天”洛君天焦头烂额的扶着脑袋,又问“那血还流么”琬。

    “流啊,也要好几天啊”。

    “也要好几天?!!!!”洛君天听的心惊肉跳的“你不怕失血过多而死啊,你把门开开,我过来看看你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都说过几天就能好嘛”唐暖央不好意思的说道,这家伙也真是,干嘛突然这么关心她啊藤。

    忽然,她张开眼睛,睡意也去了大半,她想起洛君天为什么这么关心她了,是因为他以为是他害的她流血的。

    眼睛猛的张大,她从床上坐了起来,笨蛋!笨蛋!该不会露馅了吧,她都跟他说了什么呀,要是被洛君天知道她骗了他,按那家伙的性格,不整死她才怪。

    她吓的浑身冒虚汗,仔细的回想刚才自己说的每一句话,有没有说漏的地方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那边听越怪了“话说,丫头你不是玩我的吧,说话怎么这么轻松,一个正常人流几天血,这还能活么,你是不是已经没事了?”

    精明如他,从她这几句话里,他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唐暖央愣了愣,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,舔了舔唇“我,,我哪有轻松,我是困的,伤口在那种地方是没有那么容易好的,其实我也不知道会流几天,对于女孩子来讲,这本就不光彩,求你就不要问,不要说了好不好,生死由命,我相信我会没事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想了想,慢慢的松懈下气来“你很难为情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,你上次伤上那里,不也死活不肯看医生嘛,你一个大男生都不好意思,我一个女生就更不好意思了”唐暖央控制住慌乱的情绪,回答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沉默了半晌说道“把门开开,我过来看看你”。

    “都凌晨了,天都快要亮了,明天吧,好不好”唐暖央愁眉苦脸,内心很是无力,为什么就不能让她好好睡个觉。

    “自己开门跟被我踢开门,你自己选一个吧”洛君天淡淡的说道,就好似让她挑萝卜青菜那么的简单。

    在他的字典里,就算要做选择题,选项也要由他来出,由别人来答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只会攻击不会防守的藏獒,唐暖央在心里骂过之后,又说道“真的不可以等到明天么,我现在连下床的力气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没事,门踢坏了,明天我会让人来装新门的,就这样了,我过来了”洛君天挂了电话,就下床,往房间外走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喂——”唐暖央喊了两声喂,为免在这凌晨制造出大动静来的,她赶紧下床打开)7E房间。

    门外,洛军天穿着紫罗兰色的睡袍,双臂环胸,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这家伙长的真好看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会开门的”他微笑起来,走进她的房间,把她往里推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房间开着一盏昏黄的床头灯,洛君天把她拉到床边,一起坐下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好意思的抽回自己的手“你看到啦,我脸色苍白,虚弱无力,你想要欺负也欺负不成了,快回去吧”。

    “把内裤脱了!”洛君天看着她白蜡似的小脸,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没当场喷出一口血来“你究竟还有没有人性,是不是人啊,我都被你弄成这样了,你还,,你还想,,,,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我只是看看你的伤口,不知道能不能用创可贴,伤口会感染,用红药水消消毒,细菌感觉会少一点”洛君天说的煞是认真。

    一枪毙了她吧!创可贴!红药水!唐暖央冷汗狂流“不用了,我已经采取了措施了,保证不会渗漏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措施?”洛君天盘根问底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采用大号的创可贴封住了出血点,大尾翼,棉质,强大的吸收力,保证夜晚怎么翻身都不会漏,你就放心吧”唐暖央也用同样严肃的表情回答他,心里憋了一肚的笑。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创可贴?!”洛君天困惑的挑高了眉毛。

    “有啊!只是你应该不会去注意”唐暖央说着说着低下了头,她怕看着他的眼睛,会笑出来,她在心里拍着桌子哈哈大笑,哈哈,,他是男生,会去注意才怪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算是个好奇宝宝,他盯着她的腰说道“你掀开来我看看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抬起头来,为难的说“不要了吧,这正封着呢,不能掀开来的,血随时会涌出来的”。

    “就看一眼又不会怎么样,我都不介意了,你介意什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苦都没眼泪,这家伙的漏逻辑不能正常点。

    洛君天被她说的好奇死了,把她按到床上,就要趴她内裤。

    “不能给你看,你住手!”唐暖央真是要疯了,这家伙到底把她当成什么,怎么想帕她的裤子就趴呢,她可是女生,他是女生,男女授受不清这句话,老师教的时候,这家伙一定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看,我想看就能看”洛君天拉开她死命掩护的手,趴下她的内裤。

    唐暖央现在已经不知道丢人是什么感觉了,只想戳死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贴在她内裤的卫生巾,怔了一下,沉着脸抬头看她“就这是大号创可贴?”

    “对,对啊!你看已经吸了不少血了”唐暖央以为他不知道,心想蒙骗的过就蒙。

    “我没吃过猪肉,总见过猪跑吧,你真当我不知道”洛君天用力的往她脑袋上敲了一下“臭丫头,敢耍我!”唐暖央身体一僵,不会吧,看到卫生巾,他就知道她骗他了!

    完蛋了,完蛋了,她瞅着他凶巴巴的神情,心想还是坦白从宽吧“我,,,,我不是有意的,不是看我不知道嘛,所以才——”

    “所以才骗我说这是大号创可贴?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,你用卫生巾来止血,这“第五文学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也没有什么不对的,反正这东西也就是这么用的,可是你呢,什么的大尾翼,棉质,强大的吸收力,防渗漏,说这么多,无非是仗着我对这不在行,想耍我,不是么”洛君天一看到她垫的是传说中女生才会用卫生巾,顿时有种被戏弄的感觉。

    唐暖央缓了一会才反应过来“对不起!”原来这家伙并不是指她流血的事是骗他的,他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到卫生巾上都是血,害怕的给她穿好内裤“血量不少啊,这么下去我看不行啊,虽然很丢脸,但生命诚可贵啊)21”。

    “除了肚子有点痛之外,我觉得血没有那么多了,你不要担心了,多谢你的关心,你快回房去吧”唐暖央抚摸着肚子,假装哼哼,好赶洛君天走。

    哪知,他不仅不走,还掀开了她的被子躺进去,将她揽了过来抱在怀里,大掌覆盖在她的肚子上,轻轻的揉着“这样有没有好一点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温柔好听,让唐暖央着实傻住了,她不是做梦吧!

    “问你话就要回答,别这么傻兮兮的看着我,看上去像个笨蛋”洛君天看她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直愣愣的看着他,看的他心里直发慌。

    好吧,这才是洛君天,看来她没有做梦!

    “好一点了”她小声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睡吧,我给你揉”他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脑袋,声音还是出奇的温柔。

    她靠在他的臂弯里,她闻到他身体上香味,他嘴里的热气呼在他的头顶,他的大掌放在她的肚子上,让她觉得好温暖,好无舒服。

    还没有男生为她揉过肚子呢,她第一次在他的怀里放松了身体,且深深记住了这个夜晚的感觉与味道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揉动,肚子不痛了,困意又袭来,她缓缓的闭上眼睛,在他怀里沉沉的睡去,他的呼吸让她觉得很安心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她睡着了,也闭着眼睛靠了在她的脑袋上睡着了,手还在来回揉动着,只是动作越来越慢,越来慢轻,,,,,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8点钟,家里上上下下都起床了,独独不见洛君天跟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君天跟暖央怎么还不下来,昨天上学迟到了,今天还想迟到么”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发问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!”管家明白他的意思,立刻上楼去叫。

    他先走到唐暖央的房间前,敲了一下没有人英,又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君天听到敲门声,醒了过来,但因为睡的实在是太沉了,还没有彻底的苏醒。

    等他们睁开眼睛要英的时候,房门已经开了,走进了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管家看到睡在一起少爷小姐,震惊的说不攴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的有事么”洛君天不经为然的打打呵欠。

    唐暖央迷迷糊糊的看了洛君天一眼,又看了管家一眼,尖叫了起来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她推开洛君天,从床上下来“不是这么回事,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”。

    管家从震惊中缓过神来,镇定自若的微笑道“大少爷,暖央小姐,老爷让我上来叫你们,并且提醒你们上课快迟到了的!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”洛君天在床上又打了具呵欠,困倦合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是的,大少爷!”管家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他越走越快,走到楼下,他覆盖在洛远山的耳边说了一句话,惊的老爷子忙站“听潮阁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起来“两人都一起睡了?生米成熟饭了?”。

    “我想应该是的,两人穿着睡衣,还抱在一起”。

    “这混账小子,他的裤腰带怎么就这么松呢,暖央没事吧”洛远山担心的问,这毕竟才13岁,虽说在古代出嫁早的,也都结婚了,可眼下毕竟这才是初中生,万一有孩子了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看上去没事,还能下地呢,不过脸色不大好看,估计是给大少爷给折腾的,但是暖央小姐不(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.文.字手打)像是被强迫的,应该是自愿的,因为我看到她抱着少爷,脸上还笑眯眯的呢”管家把他看到的一字不落的描述出来。

    洛远山原本皱起的眉头,慢慢的舒展了,露出了笑意“这么说来,这臭小子泡妞倒也挺有两下子的”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相貌好,哪有女孩子见了不心动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臭小子长的是好,跟我年轻时挺像的”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管家想说不太像,又怕老爷子不开心,只得附和“是,是有点像”。

    一个纯中国人跟中欧混血像,这可能么,况且一方还是绿眼珠子,深眼窝,高鼻梁。

    楼上房间,唐暖央尴尬极了,她想起醒来的时候,她抱着他的腰,靠在他的胸口,还感觉很舒服,天哪,好丢人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夜没好好睡,这会还困的厉害,闭起眼睛又在她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那里扭捏了一阵,看他许久都没有动静,才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,看到他平躺着睡着正香。

    这坏家伙睡着了看上去又漂亮又善良的样子,安静唯美,他放在被面上的手,让她想起昨晚他为她揉肚子的感觉,小腹渐渐的就热了,好似有一双温柔的手在抚摸,而这双手,又渐渐跟洛君天的脸,洛君天的气息慢慢的结合一起,胸口也热的,心突突突的跳个不停,似要融化。

    这个感觉好奇妙好强烈,似是每个毛孔都被这份热量给撑满了,他的脸在她眼前,也变的光芒万丈起来,讨厌的,害怕的,恐惧的心情一一消退,取代而之的是温柔,喜悦,甜甜的心情。

    少女有点傻乎乎的站在床边,嘴角有甜美的微笑。

    不知是过了多久,太阳晒到了洛君天的脸,他翻了一个身,张开眼睛,看到站在床边的女孩子“你傻站着看我干嘛”。唐暖央如梦初醒般,难为情的转过身,背对着他“我哪有!我是想叫醒你的,现在你醒了,我去刷牙了!”

    她逃一般的逃到卫生巾,心砰砰乱跳。

    拿起牙膏跟牙刷,手抖的怎么挤都挤不好。

    两只大手从后面伸上来握住了她的手,火热宽厚的胸膛贴住了她的背,氲绕了一整晚的气息又浓郁的扑鼻而过。

    “心里想什么,怎么紧张的连牙膏都挤不好了?”洛君天满含调侃的声音在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“没想什么,你,,,你能不能不要贴我这么近”唐暖央本就紧张,他这么一贴近,她就更紧张了,说话都结巴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似乎是看出她心里所想,身体慢慢俯下来,将她圈紧在怀里,下巴垫在她的肩膀上,声音低沉魅惑“你是不是爱上我了?”

    唐暖央大脑一片空白,转过身来推开他,赶紧辩解“神经病,你不要胡说,我没爱上你,现在不会,以后也不会,请不要再说这种无聊的话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,如果没有爱上我,那你刚才为什么站在床边偷看我睡觉,而且还边看边笑,你敢说对我没有非分之想,丫头,你别口事心非了,承认吧,又不丢脸,反正你是我老婆嘛”洛君天靠在墙上懒懒的坏笑,一副痞痞的,不正经的模样,似是调戏,又似是开玩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