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被你踢断了,帮我揉到有反应!

君天与暖央——被你踢断了,帮我揉到有反应!

    他装的那么像,唐暖央还以为他是真的害怕,心想这种富家少爷从小就养尊处优,肯定很害怕见到血光。

    “知道怕就老实的呆在那里,不要乱动,我的刀子可不认人的”她挥舞了几下手中的刀子,企图从气势上威慑到他,所以她瞪大着明亮坚毅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殊不知洛君天是那种只能听好话,吃软不吃硬,越威胁他越要进攻的怪物,他的思维逻辑很奇怪,原本并不打算对付她,没有理由也没有兴趣,可一旦她这么激进的抗拒他,排斥他,躲他像躲瘟疫一般躲的远远的,那反而就挑起了的兴趣,讲不讲理他不管,他向来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洛君天靠在那里,嘴角慢慢向上扬起“你的刀那么大,那么锋利,简直可以媲美倚天屠龙刀了,我怕啊,连骨头都在颤抖呢,话说,这么厉害的刀,你从哪里找来的?该不会从张无忌那里买来的吧,哈哈,,,,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再傻,也听出他话里的嘲讽了,这么说来,他不怕这刀子?刚才那害怕的样子是装出来戏弄她的,她气的握了握刀子“你可不要看不起这刀子,割开你的肉还是绰绰有余的”琬。

    如果她能找到一把水果刀的话,何必还是拿着这把削铅笔的小刀百度搜索“小说领域”看最新|章节,对于她来说,能就地取材到这些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哪是,别说皮肉了,割人头也没问题!”洛君天继续不遗余力的取笑她,实在是太好玩了,拿这么小的刀来吓唬他,她的脑部构造也还真是有够独特的。唐暖央的小脸涨红,虚张声势“不怕的话,你可以来试试看啊!藤”

    面对恶势力,绝对不能输在气势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没有预兆的在那里不笑了也不动了,就那么看着她,探知不到他接下来要做什么,这么静坐不动,反而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人心理最害怕的不是看的到的明刀明枪,而是无法摸到看到的无形之物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他这么不笑不怒也不动的表情给看的头皮发麻,他,,,他,,,到到底想干什么!手里的刀子被她攥出了汗来。

    他们就这么大眼睛瞪绿眼睛的瞪了许久,她的手也举酸了,举麻了。

    “我睡一会”洛君天在那里悠然的打了一个呵欠,闭上眼睛,似在假寐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那里还举着刀子,傻傻的眨眨眼睛,心想,这样就结束了?!!!

    大约观察了他一阵,她把手轻轻的垂下,好酸,揉了揉自己的手臂,她把刀子收起来,放进包里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坐在对面的洛君天,眼睛突然之间张开,身子向前一倾,长腿一跨,屁股一挪,就到了她身体,抱住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唐暖央吓的尖叫,手忙脚乱的想要掏出刀子。

    洛君天抢过她的包,扔远,挑了一下她的下巴“还想拿你那把小破刀吓唬我?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这大色狼”唐暖央挣扎,她近距离的看到他的脸,就能想到他的***,想到他的***,就能想到那恐怖的东西,想到那恐怖的东西,她的大脑就当机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更为用力的勒紧她的腰“再乱动,我就像昨天早上那样趴了你的内裤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吓的不敢动,羞愤的想要打他,双腿更是拼命的合在一起,他要是像昨天那样,企图将那恐怖的东西挤进她那里,她真的会死掉的。

    “不动了才乖嘛”洛君天看她脂粉未施的小脸,因为害羞而红扑扑的小脸,份外的可人,那小嘴天然的红润,看起还蛮可口的样子,挑起了他的食欲。

    他把脑袋慢慢压下来,朝着她的嘴压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呼吸急促“你,,,,你要干嘛”她拼命把头扭向一边,双臂抵在他的胸前,用力的推他,不让他靠过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扣住了她的后脑勺,不容她抗拒的将自己的唇往下压,吻上了她的唇,熟练的撬开,找到她舌头,吸吮起来。

    “唔,,,,”唐暖央吞着他的舌头,往外顶,这混蛋为什么每次都要这样,想亲就亲,也不管她愿不原意。

    香滑软软的滋味,出奇的符合他的胃口,他不喜欢她的人,倒是先爱上她的唇了,洛君天自己渴望吻的更深,他才不管你反抗不反抗,她越是要将他往下推,他就将舌头越发深入进入,又或许把她的舌头硬卷到他的口中,让她也尝到他的滋味。

    这种近乎于霸王式的亲吻,逼的她无路可退,抗拒跟顺从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男人就是这样,吻着吻着就不满足了,手下意识的摸上她的胸,摸上她的腰跟大腿,抚摸她的屁股,压向他的肿胀起来的***,这个过程,完全是出于本能驱使。

    唐暖央惊恐的放大了眼睛,连吻都不反抗了,死命拉着他扣在她臀上的手,穿牛仔裤果然是明智的决定,起码能有阻挡的作用,没那么容易被他趴下来。

    “唔,,,,”她摇头反抗,双手捶打挥舞,那炎热坚硬的东西,往她那里盯着,他的气息如此的粗重,这些代表什么她懂,但对于从未经历过的她来说,实在是不可想像的可怕。

    她的胸衣是布做的,非常的松,被色魔附体的洛君天推高她的上衣,松开她的嘴,移到下去,含住她娇嫩的花蕾,用手揉捏。

    “啊,,,,好痛,走开,你走开,呜,,,我不要——”唐暖央嘴巴能说话了,可第一句哭喊出来的却是痛,她是真的痛,胸口偶而不小心被女同学轻撞了一下,都会痛很久。

    洛君天回过神,抬起头来,最近他总是控制不了这种冲动“胸部被我弄痛了?”

    唐暖央捂着胸口,缩到角落里“混蛋,我不管了,我要把事情告诉爷爷,你是个大混蛋”很少会因为别人欺负她也掉眼泪的她,靠在膝盖上哭了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这跟被强)7E奸没两样,完全就是一样的,她身体不干净了,以后也没有男孩子会喜欢她了,都是这混蛋害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她哭了,才察觉到自已似乎是真的玩过火了,不过没想到这倔强的丫头也会哭。“你别哭了,我们并没有全垒打,所以你不用担心,我不过是亲了你,摸了几下而且,没有跟你做,你还是处)7E女,安心了吧”他过去拍拍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只是这究竟是安慰还是刺激?!!!

    唐暖央听了更是生气,抬起头来,一拳头挥过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稳稳的用手掌包住她的拳头“丫头,别这么强悍,老实说,得到我的宠爱,跟我接吻,被我摸是你的荣幸,知道有多少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么,虽然我搞不懂自己哪根筋错乱,会对你有兴趣,不过这也算是你的一项优势吧,你该高兴才对!”

    他究竟还是不是人?!!!

    唐暖央几乎听傻过去了,他强吻她,轻薄她,反倒是她占了便宜?这是什么逻辑?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,你是我见过的最坏最可恶最讨厌的男生,你去死吧”她抬脚往他裤裆里踢去,手被握住了,她还可以动脚。

    洛君天闪的飞快,却还是不幸给踢中了大腿“嗷——”他装模作样的惨叫,松开了她的手,捂着裤裆,

    恶魔的本质在于何时何地都能迸发出新的恶作剧灵感。

    他被踢了,心里当然不爽啦,那怎么才能让他爽起来呢,哼哼,,,他已经想到了让她补偿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逃到离他最远的桌子旁,整理着自已的衣服,不理会他的惨叫。

    他活该,她就要踢的他以后不能欺负人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那里痛楚的抬起头来“死丫头,你完蛋,你踢坏我的宝贝,断了洛家的香火,爷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,你就等着给我守活寡吧!”

    “洛家不是还有洛云帆,洛子龙跟洛子赫嘛,少了你,也不会断香火的”想忽悠她,她也不是笨蛋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会断香火,你踢坏了我的宝贝,你要负责,我也没有别的要求,我不能人道,你也别想找男朋友”洛君天在那里痛苦的嚷嚷着,一边捕捉她脸上的细微表情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有了一丝忐忑“那,,,那我会跟爷爷说,是你先强迫我,想跟我那个那个在先,我才踢你的,我是正当防卫”他那里不会真的被她踢坏了吧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搞搞清楚,你现在是什么身份?你是爷爷钦点给我的媳妇,我碰你,天经地义啊,而你竟然踢坏了我的命根子,你这是正当防卫?整个谋害亲夫!”洛君天激烈的控诉她,嘴巴上说的理直气壮,表演上还不忘作出痛苦状。

    莫非真的坏了?!

    唐暖央记得自己刚才确实是踢中了他那里,且还真的挺用力的,还不是被他给气的,只是现在想一想,后果还是很严重的,要是他那里坏掉了,洛家肯定会怪她,到时倒霉的还是她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去卫生间解下来看看吧,说不定好好的”她低着头,说的越来越小声,不是因害怕,而是因为害羞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这么勇气看,万一断了,我会沉受不住打击的”洛君天表情万分之沉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,,,,那,,,,去医院吧,让医生给你看看”唐暖央抬起头,还算是镇定的想了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洛君天幽凉悲戚的叹着气“你觉得我会把那么私密的地方给别人看么,万一医生是个老太婆怎么办”。

    “那可以找男医生啊!”唐暖央头脑机灵的立刻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洛君天顿了顿,绿眸盯着她,十秒后吐了一句“那万一男医生是同)7E性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唐暖央狂晕!!!!

    “哎呀,大不了我帮你先问一下人家是不是同)7E性恋嘛,确定不是了,安全了,你在进去行不行”这家伙也太多疑了吧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,他会老实告诉你么,看到我这么英俊完美,他肯定骗你说不是,等我进去了,他把门一关,把我往帘子后面一推,我断了命)7E根子不要说,还有可以会被爆了菊花的”洛君天说悲惨至极,就差抹两把泪了。

    泡菊花?!唐暖央想到那黄色的小花,她不解的抓抓脑袋,不耻下问“我不明白,这跟菊花有什么关系?难道同)7E性恋都爱泡菊花茶?那我们买一包去好了,也不会很贵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薄唇用力往内抿,以防自己喷笑出来,她的理解能力实在是太神奇,他真的不想带坏她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是不好意思在医生面前脱裤子,让我自生自灭吧”他躺在沙发上,把身体转向里面,捂着嘴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肩膀一抖一抖的,唐暖央以为他在哭。

    毕竟他也只有18岁,说是大人,其实也还是小孩,他此刻心里一定很难过,要不然也会哭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地还是很善良的,想想终归是自己的错,她走过去,坐在他后面,用手拍了拍他的手臂“洛君天,男子汉大丈夫,哭了很丢脸的,坚强点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!”洛君天用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“帮你?要我怎么帮你啊?”唐暖央呆呆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看看有没有断,呜,,,,,”他说完就是一阵痛苦至极的痛哭。

    他这呜呜的几声哭,把唐暖央的心都能哭乱了,她已经够被他先前的话给震撼了,让她帮忙看的意思是,让她脱下他的裤子,包括内裤,然后看那又丑又恐怖的东东么。

    她才不干!

    “你还是痛着吧”她果断拒绝。

    “呜,,,,,呜,,,,,”洛君天哭的更里厉害,估摸着这种哭法,沙发都让他的眼泪给泡湿了吧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矛盾纠结,不要当成是那种色情的东西就好了,就当成是以医生的角度,帮他看看就好了。

    她推推他“好啦!一个男生哪来这么多眼泪,我帮你看,帮你看还不行嘛,你转过来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悄悄的沾了点口水涂了两条泪痕出来,一条手臂挡着眼睛转过来“你要对我温柔点!”

    唐暖央郁闷的皱眉,他这话听的好别扭。

    开始吧!她先把视线落到他的下半身,他今天穿的是休闲样式的运动裤,不过这个家伙爱漂亮,普通肥肥的运动裤被他改的瘦瘦的,穿在身上腿更长了,腰部是松紧带的设计,里面有牛筋,只要拉起来往下脱就是了。

    深呼吸一口气,她把双手放到他的腰上,不敢看的半闭起眼睛往下退,心脏扑扑扑的像是装了强力的马达,在这个节骨眼上,她又后悔了,她真的要做这种事情么,为什么她要做这么下流的事,她想买块豆腐撞死。带着想哭,想逃的心情,她趴下了他的长裤,看到他黑色的内裤,她的一张小脸皱的像包子“洛君天,我实在是下不了手,你也有手啊,你自己脱一下行不行?!”

    躺在那里一直偷看她的洛君天摇摇头“我怕!”

    “你怕我更怕啊!”唐暖央脱口而出,这才是心声哪!!

    洛君天鼻子一吸,眼下着又要哭给她看。

    “好了啦,好了啦,我还没见过像你这么爱哭的男孩子,平时看着挺厉害的,关键时候真没用”唐暖央真是怕了他,呼气吐气,呼气又吐气,鼓足了看鬼片的心理挑战,张着眼睛,任由心脏跳到嗓子眼的小心翼翼的脱下他的内裤。

    虽然是做足了心理准备,虽然之前有瞄到过,可这么近距离又看到时候,她还是下意识的大叫起来“啊——,哎呀妈呀!”

    她松开后向后逃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拽住了她,明知她是被他那里的雄伟壮观吓到了才会叫的,却还故意刁难她“怎么了?是不是断了?你看仔细看”。

    “没有,好好的!”唐暖央颤抖的回答,腿软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你叫的这么大声,完蛋了,我那里没知觉了,该不会是内伤吧,快动手帮我揉揉,看能不能有反应”洛君天邪恶的笑,看到她慌张的模样,他心里份外开心,他从来没有因为一个人而变的这么兴奋积极。

    世界上有一种喜欢很变态。

    “什么?!揉?”唐暖央小脸剧变,红,白,黄,绿,紫,简直跟色谱卡似的“我做不了,你自己揉吧,我,,,我,,,喝了,要去喝水,你别拽着我了,放开,放开!”

    “你有见过断了腿的人,啦啦文|学更新最快llwx.net,全文|字手打自己接腿的嘛,丫头,送佛送到西,你要理解我现在的心理压力有多重,揉一揉不会少你一块肉的,吃亏的人可是我”洛君天拉着她的手,往自已那里放。

    唐暖央真的要崩溃而死了,而指尖碰到的时候,她又尖叫了,她别开着头,闭着眼睛,红透着脸,心一横,上下揉动。

    “嗷,,,嗯,,,”洛君天舒服透了。

    “你很痛?”单纯的唐暖央哪知道这是他在***,声音听上去挺压抑,挺痛苦的,不过怎么越来越硬了?!天哪,有谁来告诉她,这算是好反应还是坏反应?!!

    “很痛,不过没关系,我能挺住,总算是有反应了,用力点,快点,再快点,,,”洛君天爽翻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没有啦,我手很酸,我不干了”唐暖央不明白她究竟在干嘛。

    “快了,快了,快了来了,千万别放慢,快,再快一点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揉的手臂都要整个断掉了,只觉有热忽忽的东西喷洒到了她的脸上,气味怪怪的,有点腥。

    她张开眼睛,松开那恐怖的东东,摸了一下脸“这是什么”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你打通了我的筋脉,我现在那里不痛了,已经好了!”洛君天笑眯眯的穿好裤子,做起身来,想不到这丫头一碰他,能让他这冲动,这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知半解的,甚至不知道这白色的粘稠物是从哪里出来的,过了很多年之后她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,洛君天这家伙竟然诱骗还是少女的她替他干这种事,气的她当时就想把他给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洛君天抽了几张纸巾给她“擦擦吧,卫生间在那边!“

    唐暖央接过纸巾,就小跑着去了卫生间,用肥皂洗了五次手才甘心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看到洛君天惬意的靠在那里喝红酒,哪还有半点痛苦样。

    “暖央,谢谢你!”他对她举了举酒杯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了就好!”唐暖央窝在一边,低头不说话,这整件事就不对,可是按过程想又想不到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车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到了?”唐暖央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我女朋友来了!”洛君天很自然的回答,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尴尬的。

    车门开了,蒋瑾璃像仙女一样的漂亮,提着竹篮子上来,一屁股做到洛君天的身边,在他脸上亲了一下“等久了吧”说话间,她瞄到对面的唐暖央“你也在啊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唐暖央对她点头打招呼,她毕竟是女孩子,想到刚刚在车里发生的事,心里顿时尴尬羞愧到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此时的蒋瑾璃看到唐暖央已经没有危机感了,一来如果君天跟她有什么,就不会带她一起来郊游,二来,这女孩跟了洛云帆,君天求知不得,第三嘛,她今天这一身简陋的打扮,实在无法跟她相比。

    基于这种心态,她对暖央也是友好了很多“怎么不见四叔,你去了他不去么”。

    “原本是去的,不用临时有工作,他就走了,说等会来!”唐暖央像是回答老师问题般,有点战战兢兢的,她不善于撒谎跟伪装。

    “星期天还工作啊,他真忙!”蒋瑾璃微笑,看到拘束不安的样子,想着乡下人就是这样的,没见面世面,也不去多想。

    “对啊,他好像很忙!”唐暖央局促的笑笑,把身体转向窗外。

    心情很奇怪,她觉得自己像个小偷,心虚,难过,不安,羞愧,早知道来这里的生活会变成这样,她真的宁可不答应爷爷来洛家,而是偷偷的走掉,不管是去孤儿院还是自食其力,起码不用被迫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那边,蒋瑾璃亲密无间的紧挨在洛君天身旁,当唐暖央是空气。

    “君天,我带了很多好吃的,都是我亲手做的哦,你现在肚子饿不饿,要不要吃一点”蒋瑾璃打开蓝子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你做的?”洛君天很是意外的瞅了瞅篮子里琳琅满目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不过我是在我家厨师的指导下做的,你看,我手指都切破了”蒋瑾璃娇滴滴的举起手来,为了证明蓝子里的食物确实是她做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眼就看出她不可能做出这么精细的食物,不过他相信她确实有进厨房试着想做,他假装相信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“看不出来你这么心灵手巧”。“我可是辛苦了好久,你要补偿我?”蒋瑾璃靠在他怀里,闭上眼睛,扬起头,等他来亲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绿眸下意识瞄了一下唐暖央,飞快的在蒋瑾璃唇上碰了一下,不着痕迹的拉开她“我肚子有点饿了,拿你做的,我试试味道看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