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野餐,你的刀子好锋利哦!

君天与暖央——野餐,你的刀子好锋利哦!

    洛云帆心里咯噔一下,俊逸的脸一白再白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连白痴都看的懂,她真的看到少爷的***了,而且看的还挺全。

    洛远山站在那里是想笑又不能笑,这两个小家伙在他看来,还是挺合拍的嘛。

    洛宏国跟洛海珍,还有洛宁香他们一众的孩子,全都是傻了呆了,看外表真的看不出来,像暖样央这样的女孩会这么色,这么的胆大包天,又或许说是心机重,这么小就懂得利用身体了?

    “有没有看到都没有关系,我原谅你了!”洛君天靠过来,万分体贴的在唐暖央的耳边低语琬。

    什么,什么,他原谅她?!!!

    唐暖央不能置信他是如此的倒打一把,颠倒事非,明明是他欺负了她,明明该是他道歉才对,他竟然说原谅她了,这天杀的大混蛋。

    她握着粉拳,想要揍向他那长好看的脸,可是她一打他,冲动起来,爷爷跟洛云帆追问起隐情来,被洛君天摸遍了全身的事情也会随之暴露,她不能说藤。

    她现在除了忍,什么也不能做。

    “小脸怎么憋的这么红啊,不要不好意思了,虽然我也不知道你刚才是不是故意的,不过我真没有怪你的意思,至于有没有看见,我都不在乎,你就别耿耿于怀了”洛君天轻轻的拍拍她的脸,笑的温柔至极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要是走“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|文字手打了,这事可就真的说不清了”洛远山趁势赶紧挽留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不谙世事的唐暖央哪反驳得了这两个狡猾的祖孙,要走的气势也渐渐微弱。

    洛云帆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管家下来之后反应这么的奇怪,为什么君天的态度也会突然有所改变,他不知暖央是出于什么原因要去找君天,只知眼下的结果把他原本的计划全部的打碎了。

    人生有时真的不能错过一个瞬间,如果他能早一点料到唐暖央醒过之后会去找君天理论,或许他能在她还没有醒来之前就守在她的床边,那么后来的一切,也将随之改变。

    可是命运从不会给任何人扭转的机会。

    管家上前拿过唐暖央的行李“去吃早餐吧,还要去上学呢,今天是星期五,明后天就是星期天了,到时你可以在家里多休息休息了”。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唐暖央有气无力应了一声,不然还能怎样呢。

    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去餐厅的,也不知是怎么吃的早餐,吃的是什么,又是是什么味道,统统都不记得了,后面试着回想,也是怎么都回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在学校度过了一天,陌生的同学,陌生的老师,还有必须要过的未来,对她来讲,这仿佛是一张编织的网,她逃脱失败了,所以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晚上吃晚餐,洛君天也乖乖的坐在那里吃饭,唐暖央则是埋头吃饭。

    “君天啊,星期天有什么安排啊,你昨天不是还说要带暖央出去走走的嘛”洛远山不紧不慢的问,手里拿着筷子,慢吞吞的夹菜吃。

    “跟朋友约了去野外郊游,去野餐”洛君天回答,他没有说是跟蒋瑾璃去,而是改说跟朋友一起去。

    “郊游,野餐,嗯,很不错的安排,带上暖央一起去吧,让她也放松放松心情”洛远山点头说道,尽管他看的出来暖央现在很排斥君天,可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,倒不如一起去郊游,当着朋友的面,君天应该也不会做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!没问题!”洛君天答应的极为爽快,爷爷这么问的时候,他就猜到爷爷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听要跟这个家伙去野外,吓的脸都发白了“爷爷,可不可以不去,我不想去郊游,我想留在家里”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多出去走走才对,爷爷跟你保证,这君天啊不会欺负你了,安心去玩吧”洛远山安抚她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想去,我还有好多功课没有复习,我没时间去玩的”唐暖央现在怕极了洛君天啦啦文|学更新最快llwx.net,全文|字手打,不敢跟他单独呆在一个空间里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,你不懂的功课可以问君天,他成绩很好的,要不以后天天让他给你补习?”洛远山和蔼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又是摆手又是摇头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喜欢自学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心里郁气了半天,终于忍不住说道“爸,你就不要勉强暖央了,能够自习的话,还是自习好一点,若是真的不懂再问也可以,问我也可以的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,那我以后有不懂的地方问你好了”唐暖央也是慌不择路了。

    她越是这么唯恐避之不及,洛君天心里更是不爽“暖央,明天10点出发,你不下来的话,那我也只好不去了,跟你在房间里好好复习”。

    他很刻意的加上复习两个字,意思之诡秘,让唐暖央害怕,留在房间里似乎是更加不安全,脑中不禁回想起早上的片段,她不禁抖了抖身子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没有人啊,到底是去野餐呢,还是在房间里复习”洛君天老神在在的靠坐在那里,半是建议,半是威胁。

    他是最不喜欢别人来拒绝的的,因为在他百度搜索“小说领域”看最新|章节的世界里,他要主宰一切,包括她这么闯进他的世界的小乞丐。

    她越说不愿意,他就越要拉她去,至于是出于什么心态跟打算,他已经不想去细想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在桌下悄然的握起了拳头,脸上却浮现笑容,抢在唐暖央回答之前说道“野餐也挺好的,要不我也一起去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也去么”唐暖央眉心一松“好吧,即使大家都会去,那我也去好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勾着嘴角朝着她跟洛云帆看了一眼,一丝不爽的冷笑在唇边泛开。

    洛远山把他们三人的互相看在眼里,心里不禁发愁了,如果云帆跟君天真要是全部喜欢暖央这孩子,这最终总得伤一个人的心,哎——,现在他只能看暖央是喜欢谁的,照理她跟君天都有过肌肤之亲了,问题是她是被迫的,现在还不知道这孩子内心是怎么想的,要是她心里偏向的是云帆,他们是两情相悦的,那又该如何是好呢。

    晚餐后,唐暖央就飞快的躲进房间,把门锁上,生怕半夜狼来敲门。第二天.

    唐暖央找出自己的旧牛仔裤穿上,裙子实在是太危险了,把头发扎起来盘成一团,万一要逃跑,也不用怕被抓住头发,穿运动鞋,有利于跑的更快,最后,她在包里放下花露水,刀子,万一他等会对她乱来,她可以拿刀子吓他,也可以用花露水喷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哪里像是去野餐,更像是去参加野外生存训练。

    她打扮成这样下楼,把等在楼下洛君天跟洛云帆看懵过去了,她跟自已有多过不去,才会弄的这么丑?!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,可以出发了么”唐暖央走过去,她现在才不介意美丑,安全第一!

    洛君天上下指了指她“你就穿这样?我们可是去野餐,不是去做苦力”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这么穿!”唐暖央面无表情,不给他好脸色看,他的恶行,她记的牢牢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怕你呆会太丢脸,别的女孩都美美的像天鹅,只有你像丑小鸭”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关心!天鹅跟鸭子都是禽类,只有你才会喜欢,而我是人,跟你说的,完全不同种类”唐暖央没好气的回答,说的话夹枪带棒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色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暗暗的笑了,这丫头还真是不给君天面子“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看的,女孩子过分打扮,反而会失了特色”。

    “她这样还真是有特色,有乞丐的气质”洛君天讽刺了一句,带着墨镜就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后面怒瞪了他一眼,他才有色魔的气质!

    洛云帆走过来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嗯,好!”唐暖央面对洛云帆,心情顿时就从讨厌变为感激了,她边走,边对他微笑的说道“这几天,谢谢你了,谢谢你昨天救了我,也谢谢你愿意陪我一起去野餐”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说,野餐我也是好久都没有去过了,心里是真的想去”洛云帆轻描淡写的解释,并不刻意去讨好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你人真好!”他的谦逊与体贴,让唐暖央更是喜欢他,但这种喜欢,从一开始就是没有心跳的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门外,房车已经等候在那里了,洛君天早一步做进去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跟唐暖央上了车,果然看到洛君天靠在沙发上,叠着腿,双臂横放在沙发椅背之上,有一种傲然于世的霸气。

    他们坐下来,车子也正好开动了。

    还没有出大门,洛云帆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了电话“我今天有事,明天早上可以么,真的不能延后一天么,那好吧,我过来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拿了车内的对讲机,让司机停车,同时对暖央说“抱歉,公司有急事要马上处理,必须要马上处理,你先跟君天去,我随后处理完了,会赶过来的,自己小心点!”

    “你要走啦!”唐暖央慌张之余,下意识拉住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到她无助恐慌的目光,真是恨极了这该的工作“我等会还会来的,有紧急的工作要去处理”。

    “噢!”唐暖央纵然有一百个不想他走,可他要去工作,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瞅了瞅沙发上的洛君天,她真是感觉糟的不能再糟了,因为洛云帆一走,就意味着接下来要跟洛君天单独呆着,这该死的破车连跟前面司机通话都要用对讲机。

    车子停了下来,洛云帆起身走下车。

    车门关起,又缓缓的开动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上去巴不得跟着洛云帆一起走似的”洛君天靠在那里笑的极度危险。

    唐暖央捏紧了包包,镇定的回答“是又怎么样,没有人会愿意跟畜生呆在一块的”。

    她这时还不知道,用话激怒他是多么笨的事情。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一睁大,抬起身,挪到她的身体,轻佻的用手指勾了一下她的下巴“有多不愿意啊?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——”唐暖央被昨天的事吓怕了,立刻逃到对面,在她心里,他现在简直就是个大淫魔,她绞起腿,全身戒备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会吃了你,这么害怕干什么,我只是想问问你,到底有不愿意,过来——”洛君天对她勾勾手指,臭丫头,竟然敢这么骂他,长途漫漫,看他怎么整治她。

    “我疯了傻了才会过来,之前在学校你救了我,我还以为你是好人,我真是太笨了,你对我好只不过是想便于你欺负我,洛君天你这大色狼,流氓,恶魔,我不会怕你的,你敢过来,我就要你好看”唐暖央从包包里,翻出一把小刀子来,这是她自己带来的,用来削铅笔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她手里的小的可怜,连豆腐都切不开的刀子,愣了一下,差点当场喷笑,不过他没有笑,而是装模作样的惊呼“哇噻噻——,好锋利的刀子啊,银光闪闪,我好害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