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关键部位还不打马赛克!

君天与暖央——关键部位还不打马赛克!

    叫还是不叫呢?!

    年轻人在做这种事情,让他怎好意思叫呢,可又不行啊,若是不叫,少爷对暖央小姐又真如四爷说的那样,只是戏弄并非真心喜欢,那被少爷轻薄过的暖央小姐又怎么再跟四爷结成一对呢。

    哎,真是为难死他这把老骨头了。

    浴室里传来唐暖央害怕抗拒的声音,那声音里透着恐慌。

    再也无法袖手旁观了,忠叔想了一个好办法,他走到门口,抬手敲了两下门“咚咚——”敲完了,他就赶紧离开,走下下楼琬。

    这样子即可打断少爷的兽行,也避免了尴尬。

    两声清晰的敲门声,震醒了被***主宰的洛君天,身下还很青涩的女孩,被他欺负的衣衫凌乱,连内裤都扯掉在一边,嘴唇红肿,身体颤抖,满眼的恐惧。

    他这才想起她只有13岁,应该还不到能做这种事情的年纪,看她怕成这样,不由觉得自己未免太禽兽了,他松开的,退开一些“呃,,,,你要是不想让我给你开苞的话,我不会——藤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唐暖央含着眼泪甩了他一巴掌,捂着胸口逃出的浴室,一口气逃回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吃了一巴掌的洛君天,还光着身子,他摸着被打痛的脸颊,转向身侧的镜子,里面倒影出他英气而俊美的脸颊,精壮颀长的身材,还有腿间那条傲气凌人的巨龙,大的让熟女都害怕,此刻更是没有一点软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不禁胆心,那丫头看了他那里,会不会就此留下心理阴影,以后再也不敢跟男人睡了。

    哎,他也真是疯了,怎么对个毛都没长集的丫头动了欲念呢,估摸着以后瞧见他,都是躲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逃回房间的唐暖央手忙脚乱的锁住门,双腿抖的站都站不稳的瘫软下身体。

    胸口好痛,那流氓刚才像是疯了一样的揉她,也不管她痛不痛,还有他那个地方,天哪,实在太恐怖了,她不禁想,难道每个男人都长着那么丑陋恐怖的东西么,心里又是羞耻又是肮脏。

    脑袋靠在膝盖上,她觉得自己才来这么两天,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坏女孩了。

    管家来到楼下。

    洛云帆正跟洛远山在等待着洛君天下来,听到门开了,他们都把视线移向门口。

    进来的只有管家一个人,洛君天并未跟下来。

    “君天还在睡觉?”洛远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管家挨下身来,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洛远方的鹰锐的眸惊诧的睁大了,这臭小子也太乱w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 ”看最|新章节过来了,他脸上闪过不自然,对洛云帆“你先去上班吧,这件事稍后再说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皱了皱眉,老爷子刚才的表情是怎么回事,直觉告诉他,上面发生了不寻常的事。

    纵然心里有很多的疑惑,但他还是没有多问“那我先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

    洛云帆开门走出门外,朝着楼上看了一眼,他要不要上去看看呢?!

    犹豫再三,他最终放弃的往自己房间走去,反正等会在餐厅也能见上面,有什么事,到时再探查也不迟。

    洛远山在房间里,慎重的又问了一次管家“你真的看清了?”

    “老爷!我不敢细看,但是少爷光着身子把暖央小姐压在墙上,这点我是真的看清楚了,暖央小姐反抗的很是激烈,少爷他也太猴急了”管家把他了解到真实情况,一字不落的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真是乱来,他自己才几岁,就想着要女人了,现在的孩子真是不得了”洛远山听的也都嫌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也是吓了一跳,老爷,那你看这事要如何处理才好,这四爷好像是真的很喜欢暖央小姐,他为人稳定,是个不错人选,可是少爷今天又突然对暖央小姐做出这种事,要说不喜欢戏弄,那也太说不过去了,弄不好少爷也是喜欢暖央小姐的,老爷啊,这下子事情难办了”管家在他身边替他分析。

    洛远山点头“是啊,这下子是难办,阿忠,依你看,他们两人谁各合适?”

    “老爷你问我了,那我也就如实说了,据我的观察,暖央小姐跟四爷更合的来,少爷他脾气太坏了,而且从中还夹着蒋家小姐,你硬是拆散,少爷对你铁定得有怨气,到头来倒霉的还是暖央小姐,倒不如趁着这么四爷自己提出来,你就顺势同意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阿忠啊,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,不能只看眼前而不观望未来,君天的性子我知道,他个性虽霸道,脾气虽坏,但是他擅于找途径发泄,所以他的内心还是很光明的,反观云帆,他虽然稳重脾气好,但是他心里的伤太重了,压在心里,戴着人人喜爱的假面,他的内心很荒凉,暖央也是有伤痛的孩子,我希望有个人能来照耀她,而不是她去照耀别人,我内心还是趋向让君天跟暖央,再看看吧)21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!”管家恭敬的应和,搞不清老爷的意思,不过也正常,老爷的决定,向来都是很玄妙的。

    早餐时分。

    洛君天下楼,来到餐厅。

    “爷爷,早上好!”他语调轻快的打招呼坐下来,瞅见对面的洛云帆,想到刚才有人敲了两下他的房门就离开了,该不会是他吧!

    要是照这么说来,刚才他看到他跟那乞丐丫头亲热喽!

    不对!如果是洛云帆,那丫头刚才叫的那么惨,肯定不会放着不管的,可不是他又会是谁呢。

    洛云帆咀嚼着食物,黑眸悠悠然对上洛君天。

    一双绿眸,一双黑眸,隔着餐桌对视着,互相探究着。

    洛宁香看了餐桌一圈“咦,怎么不见暖央姐姐呢,快要去学校了呢,我可不想迟到”。

    “我上去叫她!”

    “我上去叫她!”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似是约好一般,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的话一出,餐桌是的人全都集刷刷的望过来,这下子可微妙了,你说叫暖央下来吃早餐这种事,本是佣人做的事,了不起就是管家上去叫,怎么演变成了这两人争抢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去叫吧,正好,我把皮夹子忘在楼上了”洛君天先发制人,起身往楼上走。洛远山看了孙子一眼,脸上隐隐露出笑意,这小子有一点他是很喜欢的,做事果断,从不拖泥带水,但不能说他没有智慧,恰恰相反的是,他很善于用计,就跟古代的将军一样,可谓是有勇有谋,那么现在,他又是出于什么心境去与云帆争夺呢。

    若不是也对暖央有意?!

    洛云帆眉头向内收拢了几分,昨天晚上不是都说好了么,君天今天的表现太让人费解了,难不成她改变主意了?

    “四叔,你不舒服么,脸色不大好”洛宁香略为关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洛云帆勾起温润的笑意,低头继续吃早餐,可民里面却又洛君天这举动而忧心了,加之刚才管家上去叫君天时,下来在爷爷耳边耳语了几句之后,表现的又是那么的奇怪,这一切都证明他请求的事将变的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洛君天加快步子上了楼,转了一下唐暖央的房间,发现门是锁着的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来敲了两下“咚咚——,开门,下去吃早餐,上学!”

    在门外等了几分钟,没有一点的反应,洛君天没有耐心的又敲了两下“要我把门给拆开么,我命令你马上开门”。

    威胁过后,里面还是没有半点动静,也不见门有松动的迹象,肯定是因为刚才的事,她生气了,舔舔唇,他一改凶巴巴的口气,柔和的说道“暖央,刚才对不起嘛,下次不会了,刚才我只是一时昏了头”。

    正说着,门哗啦一声开了,唐暖央穿回了她自己的衣服,领着行李袋站在门内,冷清倔强的斜视洛君天,胸口重重的起伏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洛君天慵懒痞样的轻笑“不过就是摸了你几下,不用拿这种杀人似的眼神看着我吧!”

    “混蛋——”唐暖央怒视着,冷冷的从嘴巴里挤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骂我混蛋?我哪里混了?我长这么英俊,跟蛋半点也不形似啊,再说,是你自己冲进浴室的,我还没骂你女色狼呢,另外,对你那样,完全出自于男性本能w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 ”看最|新章节,暖央妹妹,你不会天真的以为男人跟女人,就成天只牵手看日出日落这么单纯吧,告诉你,相爱最终的目的,还是滚床单?”洛君天解释,他像是教坏小孩的巫婆,猛给她灌输这种色情思想。

    “你乱说,你这混蛋,故意给我喝酒,扔下我走掉了,我知道你是故意的,洛君天你跟那男人是一样,你们是坏蛋,是色狼”唐暖央推开他,拿着行李快步的向着。

    洛君天上去拉住她“你这是要走?!”

    “对,我要走,如你心意了,不用假猩猩的挽留我了”唐暖央想到以后还得跟这个家伙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指不定哪天就又被他给欺负了,她就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这是真的要走了)21

    洛君天心想这是好事啊,可怎么自己一点也不开心呢,反而觉得有种透不过气来的闷意。

    在他停顿下来的空档中,唐暖央已经铃着包包下楼了。

    餐厅里的人都吃的差不多了,像洛宏国已经要准备站起来走了,门外冲进来一个人,走的太快,把大家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唐暖央气喘吁吁的走到洛远山面前“爷爷,我是来跟你告别的,谢谢你这两天的照顾,我不太适应留在这里,我要走!”

    “暖央你别冲动”洛远山没想到这丫头如此的刚烈“爷爷知道你受委屈了,可是你能去哪里啊,你连一个亲戚都没有人,你要是走了,我怎么向你父亲交代,好孩子,留下来,不管有什么事,爷爷都可以为你作主”。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”洛云帆担心的半挺起身体,心想莫非是昨天晚上被那男人轻薄的事,刺激到了她?!

    唐暖央握了握手里的包“总会有地方去的,孤儿院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爷爷你不用劝我的,我也不会怨恨您的,再见!”说着对洛云帆也点了一下头“再见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头也不回的马上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暖央——”洛云帆一改平时泰山崩顶也面不改色的性格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站起来,大步的追出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横冲直撞的出去,往着大厅尽头的大门,仿佛要逃离命令般的几乎冲一般的冲出去。

    楼梯上,洛君天下来阻挡在她的面前,巨大的阴影笼罩过去。

    她停下步伐,不再向前。

    后面,洛云帆快步的上来,看到洛君天,他不由的放慢了步伐过去“暖央,不要走,我已经跟爷爷说过,让他把你许给我”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我——”唐暖央想说,她谁都不想,无论是洛君天还是他,她都不想当他们的老婆。

    “别害怕——”洛云帆握住她的手“留下来吧,到外面你更加无法生存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瞄了一眼洛君天,她之所以离开的原因是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环着胸,他也不知道自己追下来干嘛,挡在她面前干嘛,但是见他们这么情深意切的模样,他知道自己来干嘛了。

    他一把拉过唐暖央“不过就是看了我的身体而已嘛,不用怕的潜逃的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,以及走出餐厅的洛家老小,除了洛远山之外,全部石化了,,,,

    “看,,,看了君天的身体,哦,天哪,天哪,这么小就会做那种事了?”洛宏国惊声呼喊。

    洛宁香,洛诗菲她们几个女孩红了脸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能相信般的眨眨眼睛“这——,暖央,怎么回来?什么叫看了君天的身体?你为什么要看他的身体?”

    唐暖央脸红似火烧,面对那么多的误会,就算让她解释,也没有这个勇气说出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她的羞涩,更是添加了事情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还是让我来说吧,其实也没有什么,暖央早上找我有事,就莽撞的冲进我的浴室,我当时正好在洗澡,关键部位都没有打马赛克哦,她看到了,结果吓的半死,哇哇大叫,之后更是羞的跑出去,可是是因为不好意思再面对我,所以才打算离开吧”洛君天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心里着急,他还真是会混淆视听。这是哪门子乌龙戏!洛家人在心里暗说着这句话。

    洛宁香看向唐暖央“是像我哥说的那样么,该不会你还对他不轨吧”、

    “暖央姐姐可狡诈,竟然有这种方式占表哥的便宜,怪不得要逃走了,心虚了呗”。

    “这关键部位不打马赛克,是怎么的啊”洛子龙刚不久,在同学那里偷偷看了第一部三)7E级片,对关键部位打马赛克的行为,相当的痛恨。

    洛君天扶住唐暖央的肩膀“说啊,告诉大家嘛!不然真的误会你的!!!!”

    大混蛋,杀千刀的大混蛋,唐暖央真想挥他两拳,然后告诉大家他刚才是怎么欺负她的,可是她才13岁,大家相信她,那她就是被男人摸过的不纯洁少女,万一大家不相信她,那就更糟糕了,她成了不要脸的女孩了。

    分明是他的错,为什么心虚是她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心里很失落“暖央,你诚实的告诉我,是真的么,你冲进君天的浴室?”

    后有恶魔,前有逼供,唐暖央除了承认,似乎也没有别的出路了,她点了点“是!我冲进了浴室,看到洛君天在洗澡,不过我什么都没有看到,真的,,,,没有看到”说到最后一句,她心虚的低下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