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君天与暖央——童养媳?!爷爷你开什么国际玩笑!

君天与暖央——童养媳?!爷爷你开什么国际玩笑!

    外面的脚步声似是朝她这边靠近了,她屏息以待,细听之下,脚步声又停顿了下来,片刻之后,脚步声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好像是走了,她这才放松w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 ”看最|新章节了神经。

    这个叫洛君天的完全是个大坏蛋,无礼又刻薄。

    反观洛云帆就好太多太多了,他们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出来的人,一个是恶魔,一个是天使,一个那么冷酷邪恶,一个那么的温柔亲切。

    一样是姓洛,怎么差这么多琬。

    走到窗边透气,可这口气还不没舒坦的呼出去,无意间看到楼下的人,她不禁又憋起了气息。

    穿着黑衣短袖,白色马甲,黑色修长裤,俊冷迷人的美少年,步伐优雅从容的走向一辆宝蓝色的跑车,他是那种,第一眼惊艳,第二眼更加惊艳,到第三眼仍旧无比惊艳的男人,越是细看,那五官越是好到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他真的是她见过,长的最完美的男孩藤。

    可他长的这么好看有什么用,心肠那么歹毒,他的外表跟他的内心,完全就是两极分化。

    她对他一丁点的好感也没有,可是他就住在她的对面,以后常常会碰到,她不会天真的幻想,他会对她改变态度,如果可以,她宁可他从此之后不要跟她说话,当她是空气,那倒还好过一点,怕只怕这刻薄的3gnovel.cn更新-最快,全文字+手打家伙,以后还会换着法子欺负她。

    13岁的女孩,除了忧心之外,没有别的办法,也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从窗边走开,她打量了一下房间,梦幻而又华丽,像是公主住的地方,可她不是公主,她只是一个孤儿。

    有气无力的收拾好自己的行李,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,几件夏天的换洗衣服,一张跟爸爸合影,还有一叠信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初恋,还没来得及细细回味那份美好,就已成往事了!

    抚摸着信封,她心里酸涩了起来,安斯耀你会很快就忘记我吧!安斯耀你会很快就找别的女孩子当你的女朋友吧,你那么优秀,一定有很多女孩愿意跟你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内心又不舍与不甘了,可是没有用,谁让他们的缘分这么浅薄呢,她已经回不去那个时光了,今生再也不会有机会见面了,但是我会一直一直记得你的。

    安斯耀,再见了!永远的再见了!

    把信压在胸前,心痛的她忍不住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晚餐时分。

    “咚咚,,,,”房间外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唐暖央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,走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外面,一件浅白色衬衣的洛云帆清爽的站在门外“吃晚饭了!”

    “噢!”唐暖央带上房门,跟着他往外走,刚刚睡醒的她,人还懵懵懂懂的。

    “待会你会见到很多人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,不管他们说什么,用什么表情,你只要沉默就好”洛云帆在旁轻声浅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扭过头去看他“你也会在那里么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对她温润一笑“当然!我也是这个家的一员,你要是害怕跟他们一起坐的话,等会可以跟我坐在一起”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唐暖央欣喜的点头,像一个刚刚初生的婴儿般,把他当成是唯一可以依赖的人。

    他是第一个对她微笑,第一对她说不要害怕的人。

    洛云帆掩唇轻笑,看到她的长发乱糟糟的,停下来,用手指给她整理了一下发丝“丫头,努力吧,环境再恶劣,我们总要好好活着”。

    这句话说到了唐暖央的心坎里去了,是啊,总要好好活着!

    鼓足了勇气,做好了心理准备,唐暖央跟着他下楼,走进餐厅。

    富丽的餐厅里,长长的桌子,两边坐满了人,正中间坐着一位老人,正是接她进来的老爷爷,也是洛家的主人洛远山,左边就坐着那个俊美刻薄的美少年,他看到她,立刻就讥讽的勾起薄唇。

    餐桌两边坐着三个大人,五个孩子,个个都很漂亮,特别是其中一个女孩子,一头的金发,五官精致,皮肤雪白,如同瓷娃娃,她是外国人么。

    唐暖央紧张的站着,像人等待被传唤的犯人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过来,到爷爷这边来”洛远山和蔼的对唐暖央招手。

    洛云帆轻推了她一下“去吧!”

    唐暖央不自在的走过去,越是靠近爷爷就等于是靠近那个家伙,因为内心极为抗拒,所以走的很慢。

    “乌龟都比你爬的快!”洛君天冷嘲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住口——”洛远山低喝。

    洛君天无辜的耸肩,看似顺从了爷爷,可那种懒懒的调子,又透着一种无惧。

    洛远山从孙子的身上收回视线,拉着唐暖央的手,对在座的人说道“这孩子叫唐暖央,是老唐的女儿,从今天起,她就是我们洛家的一分子了,大家没有异议吧!”

    洛宏国跟洛海珍还有女婿张启明都热情友好的接受了唐暖央,连老爷子都接受了,他们哪还能反对。

    几个孩子见父母们都没有意见,自然也都没有意见,毕竟都是大孩子了,也会看脸色行事了。

    “坐下吧,就坐在这里”洛远山指了指洛君天旁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唐暖央猛的张大眼睛,不会吧,让她坐到这家伙的旁边,这老头耍她吧。

    洛君天阴险狡猾的眯起眼睛瞅着她,笑意越灿烂,越危险。

    小丫头,有本事就坐过来啊!

    洛云帆这时走上前两步“爸,让暖央跟我坐吧,她怕生!”

    “跟你就熟了?”洛君天反问,绿眸射过去,拉长着语气,面无表情的脸,很是可怕。

    洛云帆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四叔,别跟个木头似的”洛君天皱着眉头,敲着餐桌,一副高高在上的腔调。

    坐在下面的洛宏国心情大悦,这该死的私生子,就该让君天这么压一压,不然他还真把自已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本以为洛远山会帮洛云帆说句话的,可是这老头竟然不坑声。

    洛云帆沉默着,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这坏蛋!唐暖央心里不平,鼓起勇气对洛君天说道“是我想要跟他一起坐!”

    她的话一出,两旁的人全都抽气了,连洛远山也不禁抬起了头,这小丫头很有勇气,极少有人敢跟他这个孙子斗的,他这孙子虽然只有18岁,但是那股子霸气跟他年轻时非常的像,无论是家里还是学校,没有人不怕他的,看来,这小丫头身上有无尽的正能量。

    洛云帆心里一动,黑眸微抬,唐暖央坚毅明亮的眼神,如同一团火球,让他冰冷的心第一次暖了,他的世界突然有光照进来,他脸上出现淡的抓不到笑。洛君天最受不了的就是挑衅,谁有这个胆,他就要让这个人跪在他脚下求饶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,过来给我坐下!”他指着唐暖央命令道,冷洌的眸光,口气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唐暖央握起拳头,迎视上去,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根筋错乱了,不怕死的坚决的摇头“我不要!”

    “给我过来!”洛君天绿眸的色彩急剧变喑,这丫头,他算是跟她杠上了。

    见她不动不说话,洛君天被彻底惹毛了,站起来拽过她的手臂,把她按在他旁边的位置“以后就坐这里,敢换位置人,你试试!”

    唐暖央气的胸口起伏着,想到反抗,肩膀却被洛君天死死的压着,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洛远山这是才发话“就这么坐着吧”说着转过头,对洛云帆说道“你也坐下吧!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刚才不开口,是因为他不能再伤了君天的心了,他知道父母是怎么死的,知道云帆是他哥哥,这个孩子表面强悍,但内心也有脆弱的地方,把云帆接来,已经伤到了他的心,不过反过来看看云帆,他同样是心疼,这个孩子太能忍,太懂事了,他总是把自己藏起来,表露出温和无用的样子,只有他明白他内心深处藏着猛兽,暖央这丫头虽然遭受了痛苦,在他看来却反而是内心最光明的一个,因为她敢于去面对。

    洛云帆坐下来,对其他人温和的笑笑,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爷爷都这么说了,唐暖央也不再反抗,冷静下来之后,更是觉得后怕,也后悔的要死,她初到这个家,就跟最可怕的家伙结下了梁子,以后每天睡在他对面不说,还要坐在他的身边吃饭。

    她现在有种想哭的心情。

    小心的转过头去,正好对上他的眼睛,他正阴笑着,对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你死定了!!!!

    来到这个家吃的第一顿饭,就让唐暖央食不下咽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老爷子集合大家到大厅,说有事要宣布。

    唐暖央求救般的往洛云帆那里看了一眼,还未等他看过来,一道黑色胸膛就挡了过来,差一点就碰到她的鼻尖,一种很复杂的香水味穿来,带有男性的气味,好闻到会让人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她那时还不知道这是法国最有名的调香师,特意为洛君天量身调的一种香氛,在之后他也一直延用,成为她人生中最最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他有本事救你么,他自身都难保!”磁性的重低音,带着含笑的恶毒,在她耳边热热的化开。

    她害怕的当下,又因他不经意的靠近,而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她没胆量抬头去看那张俊美的脸,走的更快,看那漂亮的芭比娃娃坐下来,她也赶紧坐到她的身边,只有不是跟洛君天坐,跟谁坐都行。

    “芭比娃娃”拧过头来,看了看唐暖央的衣服,又看了看她的鞋子,蹦出一句话来“真难看!”

    唐暖央感觉自己“石化”了,然后一榔头敲下去,碎成一滩子石块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陆续坐下,唐暖央身边,始终没有人坐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在“芭比娃娃”身边,一改冷酷刻薄的样的,很是宠爱的抱抱她“我的小公主,你是最漂亮的,不要跟丑八怪比”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丑八怪当然是指唐暖央啦!

    “呵呵,哥你也是最英俊的王子!”洛宁香幸福的靠在的洛君天的怀里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是兄妹,一对蛇蝎心肠的兄妹!唐暖央心里闷极了,往边上挪了挪,难看就难看吧,丑八怪就丑八怪吧,她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。

    洛云帆坐在洛远山身边,略微担忧的看着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们家多了一个新成员,有个想法,我酝酿了好几天了,刚才终于有了最后的决定,我打算让暖央当我们洛家的童养媳!”洛远山在那边说道。

    大厅里听的懂童养媳是什么意思的几个大人,纷纷呆了。

    这是要把这丫头许配给谁啊?!!

    唐暖央还有点发呆,童养媳?!就是媳妇?让她当洛家的媳妇?可是让她当谁的媳妇?

    “爸,这不大好吧!”洛宏国心里极为反对,这种穷酸人家出来的孩子,要是许给他的两个儿子,他可不要。

    “我主意已定”洛远山表情肃穆,似是看出他的心思,又加了一句“放心,不是你的子龙跟子赫”。

    洛宏国一听,也不敢多说了,洛海珍随后问“爸,那你这是打算让谁娶暖央?”

    不是子龙跟子赫,就只有君天跟云帆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俊脸冷酷无比,洛云帆表情平静。

    他们都看着唐暖央,她感觉快要晕过去了,她才13岁而已,怎么就给她订下婚约了呢。

    “君天!”洛远山的两个字,就决定了唐暖央的命运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到这两个字,脸色顿时死灰。

    洛君天更是不能相信的怒喊“爷爷,你开什么国际玩笑,你让我以后娶这个丫头当老婆?你是不是得老年痴呆症了?就她这样的,配得上我么,你也不看看差距,就这么乱点鸳鸯谱”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跟谁吼呢”洛远山拐杖用力一掷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对你吼啊,问题是太荒唐了,我有女朋友的,你又塞个给我,让我怎么办?给洛云帆吧,反正他们很合的来,给他,我不要”洛君天抓狂的快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咬紧了唇,很是难堪,他当她是什么“爷爷,我不喜欢这个人,我也不要当洛家童养媳,请你收回刚才的话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是那种只许他讨厌别人,不许别的讨厌他的怪胎,所以当他听到唐暖央说不喜欢他,拒绝他的时候,他就受不了了,怒意的看过去“你凭什么拒绝我,乞丐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乞丐!”唐暖央回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还敢顶嘴“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|文字手打——”

    “都不要说了”洛远山喝止住“洛君天,爷爷就这么跟你说吧,娶了暖央,我就把公司给你,不想娶,你就别想进公司”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这是在威胁我么”洛君天干笑。“臭小子,我就威胁你了,这个家我最大,还轮不到你来主持大局”洛远山对这个长孙是又爱又气,再过几年,真是压不住他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蹦着气,这老头真的什么都干的出来,洛氏是他的,他绝不可能放弃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不喜欢他)21”唐暖央急切开口,打死她也不要跟这个恶毒的家伙结婚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——”洛君天心里正烦着,她的拒绝,让他更为烦躁。

    “你才给我闭嘴——”唐暖央脱口反骂过去。

    他不想娶她,她更加不想嫁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