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生宝宝!

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生宝宝!

    柳玄月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注目礼之后,终于还是厚不下这个脸皮,轻拉了拉她的手“好了,别闹了,我这是在工作,别让我下不了台嘛”。

    “我很让你丢脸么”伊容不觉得自己有错,反而是他的话,让她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可你看有这么多人,你嗓门这么大,大家都在看我们,总归不太好”柳玄月想着她怀着孩子,不好过分的说她,看她不听劝,仍旧站着不动,他靠过去,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“8万,8万,,,,”

    伊容听到这8万,就又硬气不起来了,她警告似的瞪了那女模特一眼,走到一边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哎,终于体会到没钱的日子有多窝囊了,从前她可从来不为钱烦恼的琬。

    柳玄月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拍摄现场的其他人都窃窃私语,都没有想到柳玄月已经有老婆,而且连孩子都有了,看上去真的不像,那女模特也尴尬的红着脸走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拍摄,女模特一直还挺规矩的,因为伊容的一双大眼睛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呢藤。

    结束之后,拍摄组非要热情的邀请柳玄月一起去晚餐,伊容当然也一起跟去了。

    泰国料理店,刚吃了一半,这次委托拍摄婚纱设计来了,一个大男人穿的那叫一个花,走进来,身边还带着两个男人,跟他一个调调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向他打招呼,柳玄月也向他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,我的老天哪——”老板捂着嘴唇,挤到柳玄月的身边,拉起他的手“你就是这次的男主角吧,我是婚纱的调计师,叫我潘)7E)7E)7E)7E”

    一滴冷汗滑下,柳玄月往回扯着自已的手“你好,潘设计师,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呢”以他多年的经验来说,这绝对是Gya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太激动了,我有在杂志上看过你哟,我最喜欢你画烟熏妆那张照片了,我珍藏起来了呢,没想到你会到我们这里来工作,其实我早就想找你合作了,月月)7E)7E)7E”说话间,他已经把手放到柳玄月的大腿上了。

    柳玄月将唇往内抿,完蛋了,遇到这种千年死基佬,单独还有应付,可有这么多人在,他还吓唬他自已有艾滋病这一招都不能施展。

    他抓起大腿上的手,假装又握了握“我也久闻潘设计师的大名,幸会,幸会”。

    “月,像你这种优质模特我给你20万拍一辑都不多,我手里还有很多场秀,你要不要跟着我”潘设计师将自己的另一只手覆盖到柳玄月的手上。

    正在柳玄月想着办法脱离魔爪的时候,在旁的伊容出声了“100万拿来,摸我老公的小手,每次25万,摸大腿50万,总共100万,拿来——”

    她把手朝那变态设计师那里一伸,要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你老婆?”潘设计师嗓子尖细,无比崩溃的指着柳玄月身边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他老婆兼经纪人”伊容镇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柳玄月脑筋一转,拉开那潘设计师的手,靠过去“老婆,你要的太多了,不如给他打个折”。

    “打什么折啊,被男人占便宜,要价更高,一边去”伊容故意凶巴巴的把柳玄月拉起来推到一边,自己坐在那死基佬的面前“给钱”。

    “才碰了三下而已,那也太贵了吧)21”

    “嫌贵你拽着他的手不肯放,嫌贵你还敢把咸猪手放到他的大腿上,知道我这当老婆的承受着多大的心理压力,才没有用凳子拍扁你么,我可是孕妇,我经不比刺激的,要你100万这一点也不多,我可是已经拍了照片的,现在存在我的邮箱里,2个小时后自动发布出的,到时我还要一把眼泪,一把鼻涕说你怎么性)7E***扰我老公”伊容说极为凶恶,一副敲诈的模样。

    对付这种人,不给点颜色瞧瞧,还真以为自己是开染房的呢。

    “10万行不行?”自知理亏,潘设计师弱弱的看价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,你当是去菜场买菜啊,100万,少一分都不行”伊容强横的瞪眼。

    “那,,好吧,不过我要先去打个电话,我把支票本忘拿了”。

    伊容心知他是逃走“行,快去快回,可别夹着菊花逃走哟”她故意笑的很灿烂。

    那潘设计师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,带着两个助手赶紧的逃走。

    包厢里的一群人都忍不住笑了,心想这小丫头还真是有一套。

    回到家,伊容用手点着剩下的酬劳,自从卡被冻结了以后,她对卡就没有好感了,对钱存在钱银行也没有好感了,像这样换成百元大钞,放在皮夹里,才有踏实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话说,你刚才真是笨,10万也好啊,干嘛放走他”柳玄月内心很是可惜,现在他们可是极度缺钱。

    “花你出卖身体的钱,我肝痛”伊容白他一眼,她可是有原则的人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,他这摸都摸了,这钱拿与不拿,都已成定局,你是属于跟这红红的毛主席过不去”柳玄月捏起一张100块。

    “我就过不去了,怎么样,你是唯物主义,我是唯心主义,我可不能跟你一样思想堕落”伊容嘞过他的脖子“从明天起,我要正式当你的经纪人,我来帮你接适合你的工作,赚的钱由我来,你的日程我来安排,我保证让我们的小日子,过的红红火火的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蹙眉“我怎么听着,自己像是你的赚钱工具”。

    “死相——”伊容妩媚的嗲嗲的用手指轻推了一下他的脑袋,小手一路游走到他的小腹,隔着裤子抚摸着“赚钱工具是奴隶,你觉得奴隶会有这种待遇么”。

    “貌似——”柳玄月暗暗抽了一口气,忍耐着说道“貌似没有!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啊,你不是赚钱工具,你是孩子他爸,除了赚钱,还享有特殊的福利”伊容解开他的纽扣“想不想现在就索取这个福利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每次都受不了她这种直接赤)7E的挑)7E逗“你个奸商——”他在沙发上扑倒她,年轻精力就是足。

    伊容笑弯了眼睛,她已经全方w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 ”看最|新章节位把柳玄月这只绝世妖孽给牢牢捆绑了,生活上用孩子压着他,床上用身体勾着他,他想移情别恋,始乱终弃,门都没有,连缝都没有。******

    8个月后。

    医院走廊上。

    “好痛,好痛,我不生了行不行,,,”伊容躺在病床上,叫的那是一个惨烈。

    “理论上来,你现在必须得生,你忍着点,很快宝宝就会出来了”柳玄月在旁安慰她,对于生孩子,他也是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“很快?那多快啊,我肚子痛的实在是受不了了,都怪你,怪你”伊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,早知道生孩子这么痛苦,打死她也不要他的种子,她宁可告诉他,她没怀,这谎言是圆上了,可这生孩子痛苦,她也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爱的代价啊!!!

    那边穿白衣服医生过来“你小声点,生孩子嘛没有不痛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忍不了了,医生你快点把宝宝给我弄出来吧,我快要死了”伊容头发都湿了,肚子一阵一阵的痛,一痛起来,她就抓紧被子,小脸拧的跟麻花似的,

    “医生,她痛成这样,什么时候能生啊?”柳玄月也急了。

    “还早着呢,宫门只开了一寸,至少还要半天,这头一胎就是这样的,别在大呼小叫了啊”医生不当回事的说道,手叉在口袋里离开。

    伊容绝望的躺在那里“还要半天?!!杀了我算了,没病房住,还不准我叫,该死的医院,该死的医生”正骂着,一阵剧痛又传来,她抽了一口气,随手一抓,抓紧了柳玄月的大腿肉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柳玄月大叫,肉都快要被她拧下来了“亲爱的,你不行这样啊”。

    “这叫同甘共苦懂不懂,这孩子也有你的份,我这么痛,你却一点也不痛,我心里不平衡”伊容用力的深呼吸,以减少痛楚,一边边柳玄月说道。

    话都到这份上了,柳玄月也只好认命了“行!那你拧吧,心里平衡点”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,呼——”伊容头上的汗跟蒸笼里的水蒸汽那么往下淌,天哪,时间怎么过的那么慢。

    柳玄月被她拧的肉都麻木了,伊容也叫累了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终于进了产房,要说这医院真是最好的盈利单位,生个孩子连床位都没有了,一整片就睡在走廊上待产。

    柳玄月坐在产房外面,揉着大腿,想着生出来是儿子还是女儿呢,像他还是像伊容呢,之前还没有那种当爸爸的感觉,可是现在心底的这份柔软之感越来越强烈了。

    在外面等了近4个小时,手术室的门开了又关,到第三次开门,才是伊容。

    她已经昏睡过去了,护士走过来告诉柳玄月“是个男孩,跟你长的很像,漂亮极了!”

    “男孩!”那就是儿子,柳玄月没心思去细想护士对他的调戏,心飘飘欲仙的,他有儿子了,有儿子了。

    对一个21岁的大男孩来说,有个孩子叫他爸爸是不可思议的,但是那种自觉自发产生的父爱,还是让他心情很愉快。

    病房里,可爱的小宝宝睡在小床上,小脸红红的,头上倒是很黑。

    “儿子你可真小啊”柳玄月看着这么丁点大的小婴儿,心里又是喜悦又是害怕。

    这么小,真的能养大么。

    伊容到第二天才醒,男妇科医生要解开她的衣服,教她怎么喂奶,怎么按摩胸部,她死活不肯。

    僵持了一会,男医生只好口头教了她,又交代了柳玄月几句才出去。

    柳玄月小心的把宝宝抱上来给她“你会么”。

    “会啊)21”伊容抱着孩子,解开衣服,露出雪白雪白的***,放到宝宝的嘴边“吃饭饭了,不吃会饿肚肚哟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晕倒“他能听的懂么”。

    “他是人类当然懂啊,只是他只会听不会说而已”伊容捏了捏他的小脚,小家伙张开嘴巴,试着含了几次,才终于含住了乳头,拼命的吸吮。

    “他真是个天才!”柳玄月看他这么快就会吸奶,无比的欣喜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也不看看他老妈是谁”伊容无比骄傲,她能感觉到随着他小嘴一动一动的,身体里的乳汁被吸走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据说孩子的智商,大部分是遗传爸爸的”柳玄月悠悠的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瞎说,没有绝对的数据能证明你这说法,妈妈那么辛苦的把宝宝生下来,结果功劳全归爸爸,这也太不公平了”伊容抱紧了孩子,占有性极强的说道,这一刻,她不禁想起自己的妈妈,或许当年她是实在没有办法,才抛弃她的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不禁想爸爸了“玄月,我想我老爸了”。

    “那等你坐完了月子,我们回去吧”柳玄月看着这么个小家伙要自己养,心里也是发毛啊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怕我老爸会打死我们”。

    “不会,只要我们把小家伙往他怀里一塞,当了外公就立马投降了,反正,我在这个地方实在是呆腻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伊容想到自己连生孩子都没好待遇,这心里委屈的紧,要是在自己的城市里,那还不公主式的待遇。

    她跟柳玄月也算是一对落难的王子跟公主了!

    在医院呆了五天,跟隔壁床的孕妇一家也处的很好,这天早上柳玄月跟伊容正在病房里吃早餐,电视机开着,正是早间新闻。

    上面的一则新闻,让伊容跟柳玄月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舅舅!”

    “宁香姐姐!!”

    他们要结婚了!!!这种何等的惊天大新闻啊,这两人不是早分手了嘛,怎么这突然又复合,而且还是今天结婚。

    隔壁的一家人满是称羡,听到他们的话,惊讶的转过头来“你们认识新闻上的人啊?是大财阀跟银行家呢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摇头“不认识,就是在杂志上见过而已”。

    伊容附和“没错!这位人物,我们两个穷苦的小青年怎么会认识呢”。

    他们笑的极为心虚,而后又颇为不可思议的看着屏幕。、

    “哎,想不到我连我舅舅结婚都参加不上,我不孝啊!”柳玄月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伊容安慰的拍拍他“没事,没事,弄不好还会离婚,再结一次,到时你在尽孝道!”柳玄月嘴角微微抽动“你这是在咒我舅舅婚姻不幸福么”。

    哪知才不过隔了几天,还真让伊容说中了,婚礼上杀出个男人来,抢了新娘,这比离婚还惨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个月,正在柳玄月跟伊容筹划着该怎么回去的时候,又一则新闻报来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要跟上次劫婚的大帅哥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抱着宝宝,看着平板电脑上的新闻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话说,洛家有婚事,你老爸跟臭脸大叔是朋友,他会去吧”柳玄月问。

    “那一定的啊,我老爸跟洛家关系可铁了”伊容回答。

    柳玄月把头转过去“别人结婚,你老爸应该不会发火吧,要不我们就这天回去,先试试你老爸看到我们的反应,如果很激烈,我们就逃,如果很温和,我们也就顺水推舟留下来”。

    伊容点头“这主意不错,而且婚礼现场人多,如果他发火,我们也有逃的机会,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伊明臣跟柳家本以为冻结他们的卡,那总会乖乖回家吧,毕竟怀着身孕,各方面都要钱,哪知这两个小家伙还是不回来,而且这一过,就是近一年了。

    伊明臣表面谈定,可内心真是抓狂死了,连泡妞都没有心情了。

    礼堂外,柳玄月跟伊容带着墨镜,宝宝放在篮子当中,用白纱盖着。

    眼见着一群人涌出了教堂,伊容把宝宝放在草众之中“我们溜过去,找机会让我老爸看到,如果他横眉竖眼的,我们就马上往左右两边逃,到这里来集合,带着宝宝一直逃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担忧的看着儿子“我们把儿子放在这里,万一被别人抱走了怎么办”。

    “不会啦,这里这么隐蔽,儿子睡的这么香,他又不会动,不会被人抱走的”。

    “那万一他醒了呢?”

    “万一万一,我还万一世界未日呢,一个大男人别这么畏首畏尾的”。

    两个不懂事的父母一阵商量之中,把儿子放在草众之中,悄悄的融入人群之中,因为大多是洛家的亲戚跟欧阳孤儿院那边的人,所以谁都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眼见着那边正在集结拍大合影,两人做了一个OK的手势,分别悄悄的过去,站在最边上,瞅见伊明臣在中间跟洛君天站在一起,根本不往边上看。

    该怎么让他见到呢?

    他们正忧愁着,伊明臣突然从人群中走出来,走到照相机前,柳玄月跟伊容觉得机会来了,又怕站在最边上,他老人家眼睛不好使,看不到,所以极尽搞怪。

    伊明臣一看屏幕中搞怪的两个家伙,猛的一声怒吼,他的表情一出,伊容赶紧对柳玄月做了一个撤的手势。

    安斯耀从另一边看到柳玄月,神情一顿,赶紧去追。

    伊明臣则去追女儿。

    “拦住她,给我拦住她”。

    伊容上学那会是短跑健将,不过问题是她这么运动细胞是遗传自伊明臣的。

    安斯耀也紧咬着柳玄月不放“小子,你给我站住——”为了他,姐姐跟姐夫都要操心死了。

    柳玄月跟伊容往约好的草众那边跑,成功躲在树后面,原本他们提起篮子就能跑,没想到小家伙醒了,推倒了篮子,翻到草丛里。

    宝宝睁大着眼睛看着爸爸妈妈,嘴巴一扁,对着他们哇一声大哭了起来,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,嘘——”伊容对儿子拼命的嘘着。

    柳玄月更是用手去悟儿子的嘴。

    追丢了的伊明臣跟安斯耀听到树后草众里传来的哭声,两人喘匀了呼吸,对看了一眼,一起走过去,穿过大树,趴开草丛。

    逗趣的一幕呈现在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一对靓丽时尚的男女蹲在地上,对着趴在地上,撑起小胳膊的可爱小宝宝扮着各种鬼脸,企图让他不要哭。

    两团巨大的阴影笼罩过来,挡去了阳光,世界陷入一团昏暗之中。

    可爱的小家伙趴在那里,脑袋更上往上的抬了抬,那张酷似柳玄月的小脸,别提有多萌人了。

    柳玄月跟伊容悄悄的握住手,屏息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哈喽,舅舅,你越来越英俊了!”

    “嗨!老爸,见到你我真开心!”

    他们在心里同时做着视死如归的打算,刚才伊明臣一副要把他们卸了的残暴模样,让他们心有余悸,想来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伊明臣跟安斯耀是看的又好笑又好气。

    “人都回来了,还跑什么”安斯耀追的满头大汗,他细心的走过去,先抱起地上的孩子“这小家伙跟玄月小时候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”。

    伊明臣的火气在看到这漂漂亮亮的小家伙之后,顿时柔软了,他过来摸了摸他的小脸,翻开尿布一看,见是个男孩,心情激动了“宝贝,我是你爷爷,我们伊家有后了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温雅的浅笑“伊总,这孩子好像该姓柳吧,他该叫你外公才是”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嫁女儿的,我是准备放在家里招赘的,这孩子姓伊”看到是个男孩,伊明臣就想着自己后继有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想不太可能,我姐姐跟姐夫就玄月这么一个儿子,肯定不会让他到你家招赘的”安斯耀非常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柳玄月跟伊容傻眼了,这两人不先来教训他们,反倒把他们当成空气,抢起了孩子。

    真是特么的无语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没关系,反正这孩子是我女儿生的,就是我们的”伊明臣已经认定了。

    安斯耀深沉的一笑“还是等我姐姐跟姐夫到了再说吧,这事,得慢慢商量”。

    “好,商量就商量!”伊明臣转头,从地上像铃小鸡一样铃起柳玄月跟伊容“离家出走好玩么”。

    “老爸,我们是不得以的”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先放手,有话好好说”。

    伊明臣又瞟了一眼,不发一语的把他们铃上车,安斯耀也抱着孩子上了车,同时给姐姐跟姐夫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接到电话的柳家父母,第一时间赶到了伊家。

    客厅里。

    柳玄月跟伊容犯人一样的坐在中间,隔着茶几,四位长辈像黑袍法官那么坐着。

    伊明臣,安斯耀,安丝绮,还有柳镇南盯着这对离家快一年的儿子女儿,还有篮子那漂亮的的小宝宝,心里是又无奈,又好气,又好笑。“先订婚吧!”安丝绮果断的说道。

    柳玄月抬起头“妈,我们不打算,,,”

    “什么打算不打算的,孩子都生了,知道有娘没爹,有爹没娘的孩子有多惨么,容容挺好的,也不算委屈你,我呢,这么年轻就当奶奶了,也是福气,从明天起,回学校给我好好读书,孩子我来带”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柳玄月感觉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就不要跟婆婆争了,这样挺好的”伊容对此相当满意。

    安丝绮看的出伊容这小丫头很喜欢自已的儿子,巴不得能栓住他,那声婆婆叫的也甜。

    柳玄月瞅了一下伊容,又瞅了一下安丝绮,他人生中最怕的两个女人啊!

    “这订婚呢是肯家要订的,不过亲家,我想说,我们伊家就这么一个女儿,所以我是不打算把她嫁人的”伊明臣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安丝绮跟柳镇南顿时呆了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意思啊,你不想嫁女儿,难不成是想让我儿子入赘你们家?”。

    “正是此意!”

    “荒谬!我们柳家可是书香门第,有头有脸的人家,决不可能入赘”安丝绮大怒,不给伊明臣面子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反正我的意思呢就摆在那里,孩子呢“听潮阁”更新最-快,全文字手打,我会请保姆带的,我们伊家的孙子,不用你们多操心了”伊明臣也是霸道的宣言。

    “这分明是柳家的子孙,你不嫁女儿没关系,这孩子我们得要”安丝绮也让步。

    宝宝睁着大眼睛,一会看爸爸妈妈,一会看奶奶跟外公,打着呵欠,还不知道自己是个被争来争去的香饽饽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折中的办法!”安斯耀插嘴“不如让玄月跟伊容结婚之后再生一个,一家一个孩子,那不就公平了,也别叫什么外公外婆了,都叫爷爷奶奶吧,这样谁都不吃亏”。

    “嗯!这个方法还不错!”伊明臣点头。

    安丝绮虽不服气,但也不失为一个还算听的过去的办法“行!不过古话产中,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长孙一定要姓柳”。

    伊明臣想想自己反正还年轻“那好吧,不过第一这孩子要叫我爷爷,第二要经常来这里住,第三,二胎若是女孩,以后他得管公司”。

    “好,你爽快,那我也爽快,就这么定了”安丝绮想,反正姓柳就行!

    “亲家母,亲家公,那以后多多指教喽”伊明臣想,自己生的是女儿,本来就该嫁出去的,现在得到两个孙子,自己百年之后,也总算是有人继承了,姓柳也好,姓伊也好,血管里总归是流淌着他的血,怎么算,这买卖值啊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家“六夜言情”更新-最快,全文|字手打父母不管柳玄月跟伊容有没有异议,就这么给他们规划好了人生,还给了他们再生一胎的军令。

    趁着他们聊的欢,柳玄月拉着伊容悄悄上楼,来到阳台上,两人手牵着手望着远方,有气无力的站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当回去念书,我不想当医生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再生一胎!”

    他们不要从此没有自由。

    悲戚的说完,他们转头看向彼此,忽而,两人同时默契而又邪恶的挑了一下眉,一起说出心里的想法“不如,我们再一次私奔吧!”

    楼下的长辈兴致高昂的商量着他们未来,小到婚房,大到未来的职业。

    而楼下的一对,忙着找绳子逃走,找不到绳子,找了两床被单捆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一人抓着一边,慢慢的往下滑。

    柳玄月想起一件早就想问的事“伊容,我们的孩子明明是晚出生一个星期,可为什么医生告诉我是早产了半个月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——”伊容装傻的眨眨眼睛“我不也不知道哎,只能说是目前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,等我做好思想准备给你生第二胎的时候,我再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老婆我是谁啊,我可是天才,老公,我也问你一个问题,你爱我么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迷人一笑“这个问题,目前用逻辑不能回答,等到我想跟你生第二胎的时候,再告诉你吧”。

    “讨厌,那今天就生!”伊容踢了他一下,笑的很是甜蜜可爱。

    夕阳下,两只小壁虎挂在墙上,一边往不爬,一边晃悠着聊天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本世纪,最最浪漫的一次私奔行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