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你要出卖色相?

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你要出卖色相?

    7点45分,他们坐上了去往另一个城市的火车。

    伊明臣睡醒了起来,发现柳玄月不见了,女儿也不见了,赶紧的开车出去寻找,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消失的,手机全都没拿。

    这两个小家伙,原本他今天想叫来柳家,商量一下,让他们先订婚,然后把孩子先偷偷的生下来,到了法定的年龄马上结婚。

    估计这过程把他们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火车上琬。

    伊容正在大啃鸡腿,柳玄月坐在对面喝着矿泉水,吃着茶叶蛋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能吃啊,胃口真好!”柳玄月若有所思的放下矿泉水瓶子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嘛,而且我胃口向来都很好”伊容漫不经心的回答藤。

    “可孕妇不都会害喜嘛,可我看你,完全没有害喜的症状,会不会是你其实没有怀孕,验孕棒失效了,出现了错误的结果”柳玄月之所以对女人怀孕这么了解,是因为唐暖央怀孕的全过程他都有看,前期就跟个病人似的。

    拿鸡腿的手一顿,伊容快速的眨巴了两下眼睛“不会吧,那棒子是洛叔叔买的,他不会买假冒伪劣产品的,这害喜也不会每个女人都有啊,我可能就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会么”柳玄月狐疑的瞅着她,不太赞同她的话。

    伊容在脑中收索女人害喜时的样子,突然捂着嘴,把鸡腿放在桌上,往卫生间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,伊容——”柳玄月在后面喊,这害喜的反应也来的太突然了吧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伊容回到座位上,脸上苍白“可能你不相信,但是我真的吐的黄水都吐出来了,好难受哦”。

    她靠到他的肩膀上,一副虚弱,病恹恹的模样,一边偷瞄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柳玄月觉得怪,但似乎也是合情合理的,害喜就是这么突发性的,他伸出手臂环住她的肩“那就休息一会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伊容乖巧的点头,心里偷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下午,他们到达D市。

    住酒店很容易被找到,所以还是选择租房子比较隐蔽。

    他们出来都有带上银行卡,租房子时,光挑好的,最后,他们看中了一处欧式小洋房,里面家具都有了。

    拿了钥匙,送走了中介,他们舒服的瘫在沙发上休息。

    “这会,你爸肯定在满世界找我们吧,你不就怕他老人家,一下子黑发变白头什么的?”柳玄月看向一边乐的没心没肺的丫头。

    “安啦,他是绝对不会变白头的,改明我打通电话给他,报声平安就没事了”伊容不以为然的挥挥手“倒是你老爸老妈会担心你吧”。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习惯我离家出走了”柳玄月打着呵欠,站起来往楼上走“我先去补个眠,明天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孩子吧!”

    伊容抽了一口气,明,,,明天,糟了,这可怎么办,看来怀孕已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了呀,一旦让他知道她没有怀,肯定会气的杀了她的。

    焦急的从沙发上站起来,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想着办法,最后终于敲定作战计划。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柳玄月睡的正好,忽然被窝里多了一个人来,吓了他一跳,因为他正裸睡着呢。

    床头灯昏暗的光线下,穿着粉紫色性感吊带睡衣的伊容咬着唇躺在那里,身上还有一股子特别的香气,若有若无的钻进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小肚肚痛,可能是晚上吃了凉的,你帮我揉揉好不好”她抓起他的手,放到自己肚子上的,整个人窝到他怀里,屁股很不小心的碰了一下他那里。

    柳玄月的气息不由的一紧“这,,,这不大好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有孩子了,有什么不大好的,快揉嘛”伊容催促着,身体贴的更紧,小嘴在他脸颊边吐息,上钩吧!

    柳玄月到底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,在这夜深人静,灯光暧昧的氛围下,他浑身燥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揉,你不要乱动”他的手轻轻的隔着一条薄纱裙揉动着,上去一些很危险,下来一些更危险,可他的手又是那么渴望上去或许是下去。

    “上面一些,好像是胃痛”伊容感觉到他的气息不稳定,心里暗笑,快要上勾了。

    “上面么”柳玄月往上移了一寸。

    “再上去一点”伊容的唇贴在他的喉咙,低声诱)7E惑。

    “还要上去?”这丫头到底想干什么,柳玄月虽然心里有了答案,却因为欲火焚身而假装3gnovel.cn更新-最快,全文字+手打糊涂。

    伊容急了,拉起他的手直接放到自己胸上“这里啦,我胸口痛,快点揉啊!”

    上帝啊!怪不得亚当跟夏娃会犯错,这让男人怎么忍嘛。

    柳玄月手指有点发颤,经过天人交战,激烈的思想争斗之后,他拉高了被子,蒙住了他们的头。

    手跟嘴几乎同时进攻,爱不爱他还弄不大清,只知道,现在被她勾)7E引的很禽)7E兽。

    他的唇吻着她的小嘴,长驱直入,凶狠无比,漂亮的手揉着她的胸部,呼吸透着原始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嗯啊,,,,”看不出来,他平时一介小新清花样美少年,在床上整个一狼族后裔。

    这火是她一心想要挑起的,可是真的等到他这么对她了,她心里又砰砰直跳,特别是他扯下她的小内内,把男人的那东西抵在她双)7E腿之间那条缝隙中时,她慌的耳朵都嗡嗡直叫了。

    别怕,别怕,可要窃取了他的精子,真怀了,他柳玄月就插翅难逃了。

    她一咬牙,分开双腿缠在他的腰上,弓起身体。

    会不会很痛呢?!

    正想着,身体被一记贯穿,像是从中间被人劈开似的,她叫出来,可嘴唇被他堵着,声音被淹没,她纠结着一张小脸,痛的快要晕过去。

    柳玄月也是第一次尝到男女欢爱的滋味,没想到是如此***畅快的事情,以为她不是第一次,就尽情去放纵,上次喝醉了,怎么也想不起来,这次,他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痛意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特的快乐,随着他越来越快的撞击,这种快乐也像是是能量聚集球一样,聚集的越来越多,直到全身都无法负荷了,才在一瞬间绽开无与伦比美妙的体验。

    原本男女爱爱的感觉是这样的,难怪老爸跟那些阿姨们是乐此不疲,真的很美妙。他快速的律动,只觉腹部一热,他用力向前一挺,热热的液体全部留在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伊容撩开被子,两个人已经喘息不止,满身大汗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太刮目相看了,人不可貌相啊,柳玄月你纯良的表皮下住着一只原生态大野狼”伊容捧着他如花似玉的脸,心里还是不免惊奇。

    小受的外面下,有强攻的实力。

    柳玄月做完了,也后悔了“可以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么”。

    伊容捏着他的下巴,阴笑“你说呢?前一次你可以说醉倒了没感觉,可是这一次,你可没有醉哦,我一良家少女,你要负责到底”。

    “女无赖,每次都是你勾搭我的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我勾搭你,那你可以坐怀不乱啊,你乱了,就要负责”伊容说的头头是道,接着拉下他的下巴“刚才好棒噢,能不能换我坐上面再来一次啊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被她说的心痒痒,这种邀请也太诱人了吧,可若是答应了,就等于承认要对她负责。

    “好不好嘛,这里又没有别人,试一下嘛”她乱摸着他的身体,皮肤又光滑,身体又棒,欺负柳玄月,真是人生一大幸福!

    他抓住她的手,吞了吞口水“那你要对我温柔点”。

    “保证很温柔——”伊容一骨碌爬到他的身上,再来一次,中奖的几率会高一点吧。

    柳玄月要是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是想窃取他的种子,一定会掐死她。

    他躺着不动,她低头像品尝美食般的吻他,双手在他手上游动着,他那里很快就变的坚硬肿大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他难耐的揉捏着她的大腿,闷哼出声。

    她坐起来,抬起臀部,慢慢将粗大的坚硬,一点点揉进自己的身体,两人都舒服的要命,对于初尝云雨的他们来说,已经上瘾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他的身上,前后耸动着,天哪,这样貌似更好。

    做到一半,柳玄月受不了她这慢吞吞,不温不火的做法了,翻身把她压在下面。

    一整夜,他们都在研究彼此的身体,没有节制。

    虽然技术还缺乏了一点,但持久力还是很不错的,像他们这个年纪,更忠于身体,而不去顾及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柳玄月去洗澡,发觉自己那里有血迹。

    他裹着浴巾跑出来“伊容,伊容,快点起来,我们去医院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医院,我要在家休息”打死她也不能去啊。

    “笨蛋,你流血了,你不是怀着孩子嘛,这血肯定来的不正常”柳玄月以为昨晚太激烈了,伤到了孩子。

    只有伊容自己知道,这是她的处子血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啦,事实上,,,事实上,,,”伊容捏着被子,绞尽脑汁的想用什么话来圆谎。

    “事实上什么?”柳玄月追问。

    伊容硬着头皮,想了一个蹩脚的借口“事实上摩擦的太厉害了,所以,所以我被你擦伤了,才会有血的”。

    摩擦的太厉害!!!!

    柳玄月站在那里,俊脸一层一层的由内往外红。

    “你睡觉吧,我去买早餐”他快步的出去,很是不好意思,心想自己有那么强悍么。

    伊容抹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两人在D市躲了一个月,这爱情的感觉,由床跟每天的朝夕相处营造。

    柳玄月已经准备好要当爸爸了,但结不结婚还不在考虑之中。

    他使她变成了女人,她也使他变成了男人。

    月经超过4天没来了,伊容趁着柳玄月出去买水果,把几天前买的验孕棒拿出来测,当她屏息凝神的看到出现两条红线的时候,她欢呼的跳了起来“啊——,我有了,我有了,太棒了”。

    看样子柳玄月的精子还是很给力的,现在她已经是正式的孕妇了。

    她把棒子“毁尸灭迹”之后,坐到楼下,等着柳玄月回来,从今以后,她不用装了。

    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,不用想,也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柳玄月开门进来,手上什么也没拿,兴匆匆的过来“你的银行卡呢,拿出来,我去试试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卡么,干嘛用我的,你不会连钱都要跟我算吧”伊容用一种轻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_字手打视的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我刚出去水果超市买水果,结果刷卡的时候,说没有余额”。

    伊容站起来“你的卡被冻结了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么,我现在是想,你的是不是也冻结了?”没有钱,怎么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给我老爸打过电话,我想他不会这么狠心的”伊容嘴上这么说,心里还是相当的没底。

    两人出去一查,结果是她的卡也被冻结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下子变成身w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 ”看最|新章节无分文的穷光蛋了,别说养孩子了,连他们自己也要要饭了,两家的父母就是想用这个房法快他们叫回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伊容这边刚怀上,就传来给她断粮的噩耗。

    站在自动取款机前,柳玄月揽过伊容“凉拌!”

    “可是快要秋天了,凉拌不好吧”伊容靠在他的身上,哭沮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之前房子只付了一个月租金,这一个到了,付不出来,房东就把他们给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到街头,伊容说道“要不我们回家吧,我会说离家出走这出意是我想的”。

    “现在回去罪加一等,别怕,我会养活你的,我可是打工达人”柳玄月并没有她那么悲观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跟宝宝只能靠你了”伊容忽然有一种要跟他流浪天涯的感觉,不错哎。

    当天,柳玄月就在意大利餐厅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,他这出色皮相,让餐厅里引起不少的***动。

    同时在老街找了一处相对便宜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样子过了两个月,有一天柳玄月路过一家摄影工作室,上面要找模特拍一组婚纱照,酬劳是4万块。

    这种赚钱的好机会,他怎么能错过。

    他进去应聘,没想到一屋子全是应聘者,不过柳玄月这张明晃晃的绝世美颜一出现,秒杀一切,加上他天生衣架子的身材,一进来,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人还真多”柳玄月习惯成为焦点,所以大家都看他,也不会觉得不自然,走到前台报名那里拿了一张表“有笔么”。“有,有,有”前台的女孩看呆了,听到他的话,忙找出笔来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柳玄月微微一笑,电晕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海选没有丝毫的悬念,对本身就是专业模特,又外形出众的柳玄月来说,这种机会就是白送给他的。

    跟他搭档的女模特眼睛发亮,瞅着柳玄月,像是要吞了他似的。

    拍摄定在第二天,签约后先付一半的订金,柳玄月铃着两万钱回到租住的房子里,伊容正在喝牛奶,看育儿书。

    “给——”

    伊容看着两叠毛主席,别提有多亲切,她拿起来看了看“行啊柳玄月,你去卖身啦?被富婆包了?”

    “狗嘴里吞不出象牙,我卖艺不卖身,我接了一个婚纱照摄影,人家要模特,我就去了”柳玄月坐下不合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?你要跟别的女人拍婚纱照?”伊容猛的站起来“这比卖身还严重好不好,你都没跟我拍过,你怎么能跟别的女人拍,我不同意”。

    她像是母夜叉似的叉着手站在那里,柳玄月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“不拍的话,也行,要赔双倍违约金”。

    “双倍就双倍,十倍,一百倍都行,这点小钱,对我伊家来说九牛一毛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鼓掌“我孩子她妈真酷,行,拿钱来吧,8万,要现金哟!”

    “才8万有什么,,,”伊容突然想起他们现在连8000都没有,势气顿时焉了,垂头丧气的坐下来,低头说道“你还是出卖色相吧”。

    “我这怎么能叫出卖色相,不过就是摆摆造型而已”柳玄月忍不住辩驳。

    “不行——”伊容抬起头来“明天我得跟你一起去,有谁敢米西你,我就弄死她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无力的垂下脑袋,他的人生自从有了这个小魔女之后,就没有一天安生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.

    “靠近一点,亲密一点,手搭在新娘的腰上,好极了”。

    摄影师在前面说,柳玄月一身白色的新郎服,帅翻天了,他听从着摄影师的指挥,跟穿着婚纱的新娘模特,做出各种亲密的姿势。

    伊容看的快要杀人了,那女人有必要搂的这么紧么,有必要将嘴贴近么,有必要靠在他的怀里么,分明就是占她老公的便宜。

    拍完了一套衣服,柳玄月下来,伊容黑着脸,把茶杯塞到他手里“抱的爽么”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是拍婚纱特辑,难道你要我跟你一样拉长着脸么”柳玄月对于她的生气,有点哭笑不得,也有一点开心。

    新娘模样提着白色婚纱过来,伊容趁机大声说道“现在流行拍酷酷的婚纱照,那种发花痴的笑,已经不好看了”。

    “月,你的助理好没礼貌”新娘自然的搭了一下柳玄月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是啊,她脾气不大好”柳玄月憋着笑意说道。

    伊容气急反笑“月?叫的可真亲密,小姐,你知道我是谁么”。

    “助理啊!”女模特嘲笑的说,看着眼前这么穿着宽松衣服的女孩,鄙夷的模样。

    伊容一把拽过柳玄月,霸气的说道“听清楚了小浪***,他是我孩子爸爸的,我是他孩子的妈妈,他是我老公,我是他老婆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夫妻?”女模样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。

    “没错!收起你的狐媚功夫,我的眼睛可盯着呢”伊容爽快承认,完全不管别人的异样眼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