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私奔生孩子!

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私奔生孩子!

    “嗯,,,,,”柳玄月趴在吧台上,轻轻的哼了几声,就再无反应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醉了,这可怎么办好呢,总不能让我一个弱女子驮他回去吧”伊容在旁嘀咕着,早知道他酒量这么差,就不灌他了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站了一会,还是束手无策,忽然她想起刚才他的那一帮模特朋友,要不找他们帮忙吧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的,她又退回来,不行,不行,刚才她那么没有口德说他们,这会铁定不会帮她,弄不好还借机报复什么的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她自己想办法把他出弄出去吧琬。

    “柳玄月,你醒醒啦——”她使劲的拧他的手臂跟大腿。

    他吃痛,人也清醒了一点,皱着眉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伊容赶紧的拉起他,让他把手臂搭在她的肩头,她吃力的扶着他往外走,他把全部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,害的她一下子往边上冲了好几步,差一点一起摔在地上藤。

    看不出来,他人不胖,却这么重。

    用了吃奶的劲才把他弄出了夜店,来到路口招了一辆计程车,把他给塞了进去,自己也坐了进去“哎哟,我的妈呀,累死我了”。

    “小姐去哪里啊?”前面的司机问。

    伊容本想说他家的地址,可一想他住的那么高,她弄他上去,那真会没命“随便给我找家酒店吧”。

    “好!”司机问道,从后车镜中瞄着伊容跟喝醉的柳玄月,笑容别提有多暧昧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车子停在一家外墙刷的花花绿绿的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姐,到了!”

    伊容往外面一看,看着那招牌,以及上面挂着男女接吻的图案,挑起眉头“怎么来这种酒店啊?”

    “情侣酒店啊,现在的小情侣约会,最喜欢来这里了”。

    什么情侣酒店,她看是情)7E趣酒店吧。

    伊容也懒的换地方了,反正有房间,能睡就好“行!就这里吧,司机师傅,你能不能帮我把他扶出来”。

    “可以,可以!”

    她下了车,在司机的帮助下,把柳玄月给弄出了车。

    付了车钱,司机收好后,还不忘记揶揄“小丫头,这“听潮阁”更新最-快,全文字手打他都醉成这样了,今晚还能有戏么”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啦,等会洗过澡之后,就生龙活虎“六夜言情”更新-最快,全文|字手打啦,司机大叔,你有空也带你老婆来玩玩嘛,老夫老妻的,更要调节调节,不然零件可要生锈的”伊容不慌不忙的回了一句,直逼的司机大叔老脸通红。

    老不正经的,敢来调戏她,找死!

    伊容架着柳玄月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把他弄进了酒店内,登记好了之后,让酒店的服务生帮忙一起把柳玄月给扶进房间的。

    她把他床上一扔,自己坐在床边喘息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总算是把气给喘匀了,她先看了看房间,乖乖,连皮鞭子都有,床头放着一篮子的套套,还有各种情)7E趣用品,震)7E动棒之类的。

    她侧头去看柳玄月,又去看看震)7E动棒,脸不由自主的就烧红了,她承认她邪恶了。

    这么干坐着实在是无聊的紧,把他搬到这里,她也累了,她向后靠倒,脑袋撞在他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醉酒的柳玄月,只觉被一块石头给击中了腹部。

    他呻吟,想睁开眼睛,努力了半天,却仍旧是睁不开,石头还压在他的腰上,他下意识用手去推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——”伊容把头挪开,横过来,蹬了鞋子上床,躺在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身上的重量没有了,柳玄月纠结的表情也慢慢的趋于平稳,呼吸也平稳了。

    伊容用手撑着脑袋,闲来无事,看他的脸,哇,睡着了的柳玄月还真是个大美人,黛眉凤眼,鼻子又窄又挺,唇喝了酒之后,红的似要滴血,肌肤白如玉石,他要是个女人,保准是个倾城的绝世佳人。

    可偏偏他是个男人,所以就变成了妖气极重的妖孽,说他女气是有点女气,可是又不是那种娘娘腔,这种干净脱俗美貌跟他自身那气质配的非常好。

    想起第一次见他时,那妆化的可真够妖的,不过拍成海报的话,应该非常有诱惑力。

    哎,谁说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呢,一开始她是怎么看他怎么讨厌,现在是怎么看他怎么喜欢。

    她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。

    柳玄月的黛眉微皱,手抬了抬,又无力的垂下去。

    她又爬进了他一些,盯着他的嘴唇,怎是一个诱人了得,她邪恶的把指腹放到他的唇上,轻轻的摩擦,好柔软哪!

    柳玄月的眉头再次皱起,随着她越来越过分的蹂躏,最终费力的抬起手,挥开在他的唇上胡作d5wx.com百度|搜索“第五文学”看最新|章节非为的手指。

    他是喝醉了,他是睁不开眼睛,但意识还是有一点的。

    “还挺犟,不让我摸,我就亲”伊容对这唇可是预谋已久了,从进了这个房间,按他脸,揉他唇开始,这邪恶的种子就已经埋下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是放在案板上的鱼,待宰的羔羊,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,美人啊,我来了——”伊容豪迈的大笑了几声,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柳玄月只觉有坐大山压来,他想挪开,就全身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伊容捧住他的脸,嘴巴压到他的唇上,他满嘴的酒气,不过惊奇的是,闻着一点都不能难受,反倒把她也醉倒了。

    她光用嘴压着他的唇,他快被她给蒙死了。

    她这是想强)7E奸还是谋杀啊!!!

    柳玄月感觉快要到了窒息的地步,那感觉就好像被人捂着口鼻一样,求生的本能让他不顾一切的拨开脸上“东西”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伊容跌下床,屁股重重的着地,她气咻咻的爬起来,看他在床上难受的喘息,才意识到,自己刚才差一点谋杀了他。

    心里有点愧疚,吐吐小粉舌又坐在他的身边,见他又安稳的睡着了,她也打了个哈欠,躺在边上打算眯一会再说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眯,就眯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柳玄月头痛欲裂的张开眼睛,入眼便是一张可爱的小脸,他的眼珠子又往下瞄,她的头靠在他的怀里,她的手抱着他的腰,她的腿架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天哪,,,,他们发生过什么了?!

    眼珠子在这个诡异的房间里360度的转了一圈之后,他的汗流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搬开她的脑袋,从床上下来,身上的衣服穿的好好的,应该是没发生过什么吧,趁着她还是睡觉,他赶紧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说实在话,他心里虽然觉得两人没有发生什么,可也不是百分百的确定,因为他昨天真的醉的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做过的事。

    伊容醒来,见柳玄月已经走了,出了酒店后马上就打电话给他“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一听她张口就这么说,吓的灵魂都快要出窍了“呃,,,我有急事就先走了,我现在很忙,我要挂了”。

    “先别挂”伊容喊住他“明天有时间么,星期天,一起去玩吧,你不要说没空,是你欠我的”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柳玄月心理本就理亏,加上她说的又那么惊悚,只好先答应了。

    伊容打车回了家,伊明臣在家门口等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一整夜,你跑哪里去了?连电话也不接”伊明臣昨晚吃过晚饭出门时,她还在家,回来后以为她早就睡了,哪知道早上起来,她不在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加班,昨天洛叔叔叫我去加班了,手机开了震动没听到,不信的话,你打电话问他啊,我好困,我上楼睡觉了”她故意打着哈欠,快速的溜上楼。

    要是让老爸知道,昨天她跟人去情)7E趣酒店开)7E房,非杀了她不可。

    伊明臣果真打给洛君天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是反应极快的给圆了谎话。

    这事情也就算是过去了,之后的半个月伊容每次都用同一招找柳玄月出来玩,还三不五时的总是在洛君天面前夸奖柳玄月,她自认为这朋友关系发展的挺好。

    可这个世界的往往就是那样,你以为能按照你预想好的演练,而一个极小的过错就能引发大事件,用一句白话说,全都赶巧了。

    原本的良性循环,在那一晚全部颠覆,伊容一心认为跟柳玄月的关系正进展的如火如荼,就差临门一脚,结果暖央姐一回来,他就态度大改了,还当她的面向其表白,气的她跟他闹翻了走人。

    哪知洛君天小心眼的看到老婆跟柳玄月这臭小子一起吃饭,为了教训这个臭小子,他打电话给死党伊明臣说伊容怀孕了。

    战事全面点燃,可怜又无辜的柳玄月被抓去伊家严刑逼供,伊容更是将错就错的说自己怀孕了,伪造了验孕的结果。

    话说,柳玄月,伊明臣,洛君天跟唐暖央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伊容有这个本事,都信以为真。

    后半夜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走了。

    柳玄月像犯人一样别扣留在伊家,由伊明臣看守着,等着第二天叫家长。

    伊容回房了,这报复的快感一过,她感觉事情大条了,她这没孩子,万一明天柳玄月的爸妈来,又抓她去验一次,那不是全露馅了,到时候,别想叫柳玄月负责了,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理她了。

    伊明臣从气的吐血到说服自己接受事实,命都快去了半条,到了后半夜,困意来袭,他也扛不住了,靠的沙发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伊大叔——,大叔——”柳玄月叫了他几音,看他没有反应,悄悄的站起,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不逃的话,明天老妈老爸跟舅舅来了,他就要倒霉了,现在不逃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小心的转开)7E房门,一只脚刚迈出去,就看到伊容鬼鬼祟祟的站在门口,吓的他原本就吊在喉咙上的心,差点直接从口中蹦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柳玄月压低声音指着她,以为她是不让他逃,所以才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伊容不由分说,一把捂着他的嘴巴“嘘——,跟我来!”

    她带着他往下走,柳玄月看她不像是不让他走,反倒是像要帮他逃跑的,要不然早就叫了。

    两人蹑手蹑脚的下楼,光着脚丫子,穿过厨房,从后门出去。

    就算是夏天,到了后半夜也非常的凉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我的理解,不用送我了,你快回去吧,要是你让爸爸发现是你放了我,连你也会遭殃的”柳玄月握着伊容的手,那是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关键时刻,她的觉悟挺高的,本来以为这次她非要整死他不可呢,是他错怪她了,可能她是良心终于发现了。

    伊容另一只手覆盖上他的手,用力一握“不用谢我,因为我也要逃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——”柳玄月大叫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伊容把手指压在他的嘴唇上“小声点,别一惊一乍的,要是惊醒了我老爸,我们就都逃不掉了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拉下她的手“不是,这你是受害者,你逃什么”他真是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,,,我当然也要逃啊,我不逃的话,怀着身孕,让我还怎么见人,总之,我留下来,日子也不会好过,我也必须要找个地方躲躲”伊容心虚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——”柳玄月拍了下额头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准备赖上我了,我逃到哪里,你也准备跟去?”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小魔女没有那么好心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赖这么难听好不好,两个人也有个照应,再说了”伊容鼻子一吸,挺了一下肚子,哭相就表露了出来“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呢,你不看在我的份上,也要看在你儿子的份上吧”。

    “儿子?我的天哪——”柳玄月听到这两个字,就不住的腿软,哭死的心都有了,他才20岁,他还不想当爸爸。

    伊容哭相一改,试探的问“难道你喜欢女儿?”

    柳玄月呼气,吐息,又呼气,再吐息“我们加起来才38岁,你觉得就我们这样,能当爸爸妈妈么,会不会太离谱啦”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,我老爸老妈加起来才36岁就生了我呢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的风俗就是早生早育么,可是我觉得你老爸才36就当爷爷,他更崩溃,另外,这孩子真的是我的么,我记得我那天是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啊”柳玄月这会相信她是真的怀孕,但是不是他的,他还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意思,当然是你的啦,不相信的话,生下来验DNA啊,我不怕的”伊容向他挺挺肚子“你不带我走,就是始乱终弃,孩子生出来,不认你”。她说着,假装低头抽泣。

    柳玄月头都要炸开来了,冷静的想想,孩子是无辜的,他拍拍她的背“好了,别哭了,我带你走,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吧”。

    伊容窝在他的怀里,偷笑的同时也忧郁了,她根本没怀孕啊,怎么先把孩子生下来啊!!!过几个肚子还不大的话,谎言不就穿了?

    要不,找机会,真的造一个算了?!那样的话,柳玄月就是她的了,哈哈,,好主意,就这么办,先跟他私奔,找机会扑了他,反正他们的关系已经是孩子他爸他妈的,发生点什么也正常啊。

    “我们快走吧,等我爸醒了,我们就逃不掉了”伊容甜蜜的拉着他的手,开心的跟去郊游似的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天亮时分,才走下山,拦车去火车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