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我是他妈,哥哥来陪你滚床单!

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我是他妈,哥哥来陪你滚床单!

    “为毛?!”伊容惊叫,她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_字手打昨天可是花去好多精力扮女鬼,学sorry舞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就放柳玄月鸽子,以后他还肯跟她约会么。

    “听过加班这个词吧,刚才我不小心把文件给弄乱了,分不明哪儿跟哪儿了,这些都是重要的合同,你对着电脑里存的文档,帮我整理好”洛君天拍了拍这近半米高的文件,笑容灿烂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怕拿的少了,这小妮子一会就给他整理好了,到9点可还要5个小时。

    伊容盯着半米的文件,困惑了“洛叔叔,你怎么办到的呀”琬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到的?”洛君天听不懂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怎么把这么多的文件弄乱的?你就算把桌下的文件全部扔在地上弄乱也不够这点纸啊,那一定是把橱柜里文件也拿出来一起弄乱了,可你这么有条理的人,照理不会这样啊,洛叔叔,你自己不觉得很奇怪么”伊容抬起着黑白分明的大眼晴,分析给他听。

    洛君天那个汗啊,,,藤,

    “呃——,是这样的,洛叔叔中午陪客户时,多喝了一点酒,想找的文件,翻来翻去的找不到了,在桌上没找到,就拿出橱柜里的找,然后不知不觉就摊了一桌,其中一叠堆的太高,就掉一下去了,于是就全弄乱了”洛君天很是冷静应对,他就不信,搞不定一个小丫头片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倒是符合逻辑,只是真不像洛叔叔你的作风,好吧,可能你最近是内分泌失调”伊容勉强接受他的说法,虽然她仍旧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内分泌失调!!!

    洛君天做了一个深呼吸,黑沉着脸,一口鲜血已经涌上来了,偏偏他还不能拿她怎样。

    “好好整理吧,我也会留下来陪你的”他有气无力的“六夜言情”更新-最快,全文|字手打说道,迟早有一天,他会被这个小屁孩给气死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!就是外面那群阿姨们,又要说我们有一腿了,洛叔叔,我很困扰,你比我大这么多,你这么老,我怎么可能跟你有一腿呢”。

    “容容,洛叔叔不老,事实上,我属于青年这一栏里面”洛君天最听不得老这个字,柳玄月一口一个臭脸大叔,这丫头一口一口洛叔叔,每次听到老,都跟晴天霹雳似的。

    伊容站起来,惦起脚尖靠过去,往洛君天脸上摸了一把“嗯!保养的是比我老爸好,不过跟某个人的没得比,洛叔叔啊,岁月不饶人哪!”

    想起柳玄月那皮肤,那才叫苍蝇飞上去都会摔成终生残疾呢!

    “这某人是谁?”洛君天努力消化掉岁月不饶人这种话,很随性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其实他们挺般配的,我挺看好你们的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伊容听到这样好话,不由的眯笑起来,心里老开心,可是一想要加班,她的小脸又失落了起来“我今天本来约了他的,可是你要让我加班,我去不成了,他一定会讨厌我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想了想,说道“那这样,你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_字手打先去约会,不过9点之前要回公司,可不可以”。

    “为毛9点要回来,我又不会灰姑娘,9点前马车又不会变南瓜”伊容越想越怪,肯定有什么不可告诉人的阴谋阳谋。

    洛君天知道骗不过这头脑发达的小丫头,弯腰敲了她的脑袋一下“因为你老爸9点钟来接你,要是你不在,不仅跟那小子谈不成恋爱,而且连洛叔叔也会跟着倒霉,懂了没”。

    “我老爸他真是的,他说不反对我谈恋爱的,他把女人带回家,我都没说他呢,他太过分了,还找你来监督我,还搞破坏”伊容气的半死。

    “容容,你老爸是紧张你,他一个大男人带大你也不容易,他怕你被男孩子骗嘛,别生他的气,不然他知道是我出卖他,连我都帮不了你了”。

    伊容不说话的想了一下“我不生他的气了,他是我唯一的亲人,无论怎样,我都会原谅他的,洛叔叔,9点我一定会准时回来的”。

    “恩!还有一点,做好安全措施”洛君天也怕这叔叔还没坐稳呢,就直接升级当爷爷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这些老人家思想怎么这么邪恶啊,我们才刚刚开始做朋友呢,哪会这么快,才不像你们那样呢”伊容受不了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4点钟,她从公司出发,在约好的地铁站等他。

    5点10分,柳玄月才到,他背着斜肩的包,黑色的牛仔裤,蓝色的休闲鞋,白色衣服配黑白条纹的围巾,超级帅气的走来。

    一路走一路电晕四周的女性生物,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两百。

    他应该能列为马路头号杀手,女人走路不看前面,后面,连红绿灯都不顾,就光顾着看他的,想想看多危险。

    柳玄月走到伊容面前“挺乖的,没有让我等!”

    “是你迟到了好不好!去你家坐哪条线路啊?”伊容用很平静很平静的口气问。

    她想过了,用凶巴巴的的口气呢,他会讨厌,可一下太过温柔,可能更会吓的他逃跑,所以说,用不咸不淡的口气正好。

    果然!柳玄月没觉得她唐突“跟我走就好啊,我带路”。

    地铁此时正好运行到她们的身边,门开了,柳玄月很顺手的拉住她的手腕,把把往里带去。

    伊容内心小小的惊喜了一下,握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到了里面,已经没有空位了,柳玄月只好带着她站到拉环前,他抬起那只被她紧紧握着的手,说道“你可以松手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站着太危险了,拉着比较安全,万一摔倒,我还能找你垫背呢”与其尴尬的放开,不如化尴尬为自然。

    “啊)21小魔女就是小魔女,净想到对自己有利的事了,可我不想让你垫,放手”柳玄月不客气的甩开。

    “小气——”伊容对他扮了个鬼脸,扭开头。

    在他们旁边,坐着一排女初中生,深蓝色的校服,清汤挂面的长发,她们偷看着柳玄月,然后挤在一起咯咯咯的笑,隐约还能听见她们说着好帅哦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伊容瞅了瞅柳玄月,不冷不热的蹦出两个字“祸害!”“你嫉妒啊——”柳玄月一点都不生气,还靠过对她笑的迷倒众生。

    “是啊,好嫉妒哦,这大哥哥怎么会这么帅呢,我们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呢,现在要是他扑下来的话,我们一会幸福死的,然后紧紧抱住,把能摸的地方都摸了”这是伊容从这些女孩脸上解读到的信息。

    柳玄月倒抽一口凉气,小声的问“不会吧,初中生也这么生猛?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为她们只想跟你纯洁的骑个自行车,在小路上绕弯么,实话说,你已经被无数女人歪歪到精尽人亡了”伊容说着,眼角余光瞥见有个大奶妹朝着他们这边靠过来,正确的说是往柳玄月的背上靠来。

    早知道她就不约他做地铁了,原本觉得会很浪漫,现在觉得很惊悚。

    柳玄月正在郁闷之中,忽然被她拽到她那边,与他换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”他不解的看着她,干嘛突然间把她拖到这边。

    “我想告诉你,现在不光只有男人会在车上性)7E***扰女人,反过女人也会挨过来性)7E***扰男人哟,像你这种如花似玉的美男,最容易成为目标了”伊容故意很大声的说道,笨蛋,要不是她,他早就被大奶妹当作健胸器材了。

    旁边那女人脸一红,尴尬的又移走了。

    柳玄月也明白过来,好吧,其实他已经习惯了这些凶猛的熟女,虽然有的时候还是吃不消她们如狼似虎的眼神,他长的是帅,可他不是甜点吧,为毛每个女人都想来揩油呢。

    就连眼前这几位小妹妹也一直盯着他的腿猛看,害的他想用包把关键部位遮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么”有个女生终于鼓起勇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——”伊容占有性的挽住柳玄月,朝女生冷冷的看了一眼,敢跟姐姐抢男朋友,找死!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他,凭什么代表他回答”那女生也挺剽悍,背着书包站起来,跟伊容一样高,胸部发育的比她还要丰满,尖尖的瓜子脸,是个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要不然也不敢跟柳玄月搭讪啊!

    伊容心里的小火苗子又开始扇动了,犀利的眸光回视过去“我就是能替他回答,不行就不行,他电话号码属于特级机密”。

    “我要他自已说”那女生敌视的瞪了伊容一眼,转向柳玄月“可以给我电话号码么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柔和的笑笑“我从来记不住自已的手机号码,你还是快坐下吧”他婉拒,但并不生硬冷酷。

    “那可以借一下你的手心么,我可以把我的号码写在你的手心上”女生拼命的对他笑,完全不管伊容在不在。

    “这个恐怕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个头啊,直接说不给就给行了”伊容挡在柳玄月前面,指着女生鼻子说“知道我是谁么”。

    “女朋友嘛,公平竞争喽”女生回答的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错!我是他妈!”伊容双手一叉腰,喊道。

    柳玄月晕倒,哪怕说是他老婆也行,她竟然说是他妈,这小妮子神经病吧!

    伊容这么一喊,那女生傻了,连边上的乘客也傻了。

    这个妈,未免也太粉嫩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保养的好,其实我已经40岁了,很不可思议吧,他就是我儿子,你说我有没有资权管啊,小女孩,好好念书,别年纪小小就出来勾)7E搭男生,我儿子可是很纯情的,再说了,像你这样的儿媳妇,我是看不上眼的,一脸的狐狸精相,刚才还跟我顶嘴,像你这样的啊,我儿子喜欢,我都不同意”伊容一副长辈高姿态。

    那女生被吓唬的一愣一愣的,退回去坐好,低着头都不敢抬起来了。

    伊容嘴角露出笑意,跟她斗。

    柳玄月真是想要掐死她,竟然说是他妈,在其他人惊叹的目光中,他忍着先不跟她算帐。

    下了地铁,柳玄月就嘞住她的脖子,拖到一边“什么,你是我妈,伊容,你还真敢瞎说啊,就你,生的出像我这样一个儿子么”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说不定我以后生个儿子比你还漂亮呢”伊容仰起头来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!”他又一次嘞紧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咳,,,我快被你嘞死了,你听我说,刚才那种情况,我又不能说你是老婆,我只能说是你老妈啦”伊容拉着他的手臂,故意这么为难的说。

    柳玄月敲她的头“你还不如说是我老婆呢”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下次我一定会说是你老婆,行了啦老公,放开我,我真的快不能呼吸了”伊容心里乐的不行。

    柳玄月放开她“你刚才叫我什么”他怎么觉得自己又被占了便宜呢。

    “啊?什么啊”伊容装傻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老公,丫头你可真敢乱叫啊,你净占我便宜是吧”柳玄月一语道破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啊,我是配合这老婆来叫你老公的啊,再说,我叫你老公是便宜你,自个偷着乐吧”伊容反驳过。

    “算了,别乐了,你做我老婆,那我后半辈子算是毁了,哭都来不及”柳玄月很直新的表达自己的感受。

    伊容一听,脸色沉了下来“我就那么不好么,我哪里不好了?”

    “说不上来,反正不是我的菜”柳玄月才不管她是板着脸还是苦着脸,说完拉拉衣服就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伊容气咻咻的跟上去“那你喜欢什么菜?我有空可以帮你物色一下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这整蛊专家物色的,我可不敢随便的接收,走快点吧,教教我怎么去黑别人的电脑”柳玄月很自然的环住她的肩膀,朋友式的交谈。

    可对伊容来说,他的手往人她的肩膀上一放,她就没法专心了,一直关注着他的手,还是就是侧头看他的脸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问的什么她都是随口敷衍,一门心思就观察他的脸,手,研究他身上的香味,他嘴巴一张一合,那红唇怎么看怎么诱惑。

    到达了公寓,柳玄月开门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伊容一进去就到参观了起来。

    房子很大,但是很空,一看就知道是他一个住,客厅里就圆形的大沙发还有大大的电视机。没有厨房,只有烧水的壶跟冰箱,不过的衣帽间倒是衣服很多,绝大部分连标牌都没有拆,色彩丰富。

    他的卧室更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,这大的空间里头就只有一张床,连一把椅子,一只台灯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里就像是一座后现代的华丽空城,住着俊美飘逸的王子。

    “喝可乐还是咖啡?”

    “这两样也太南辕北辙了吧,有矿泉水么”。

    “有!在冰箱里自己拿”柳玄月说了一句,就转声到外面,打电话订了披萨。

    伊容把包仍开,在他大床上滚了几圈,想不到他一个男人住,被子还弄的挺干净的。

    柳玄月打完了电话,走进房里,看她在他的床上乱滚,站在那里似笑似讽“伊容小妹妹啊,我的床特别软吧,是是不觉得特别舒服呢,瞧你这滚的,真是***啊”。

    “滚一下你不会这么小气吧,再说你家又没有地方坐,我只好坐床上啦”伊容爬起来,盘坐在床上,双手合十,搞怪道“贫尼有礼了!”

    他看是贫嘴才对!

    柳玄月本想一把将她拽下来,可一想,这丫头说她根本就不会听,心思一转,他有了主意,他弯下腰,捏起她的下巴,魅惑舔着红唇,眨着凤眸“你这么喜欢滚我的床单,那玄月哥哥来陪你一起滚吧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