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半夜女鬼跟你说sorry,花花公子老爸!

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半夜女鬼跟你说sorry,花花公子老爸!

    “那今天,我就放你一马”柳玄月也不想继续再玩下去,到时玩的太过分到时收不了场,可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毕竟,他不可能跟这个小魔女发点什么。

    他一松开手,她就立刻逃下床,一句话也没有多说,就溜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隐约听到背后传来柳玄月的声音“喂,小魔女,话说你进我房间,到底是来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站在门外,她一直深呼吸,听了他的话后,才想起要道歉的事,她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“哎呀,我进去都干了什么,正事不办,净跟他胡闹了,都是他的裸)7E体惹的祸,妖孽,死妖孽”琬。

    道歉没道成,不过晚上倒是经历了一场庄园历险记,王子为公主复仇抓了暖央姐,好在洛叔叔及时赶来救了自己的老婆,那叫一个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柳玄月在危难的时候还不忘记保护她,这让她心里又是小小的一动。

    隔天,他们从英国回去,本来她对柳玄月的好感正在日益累积,可是在飞机上,他又对暖央姐表现出那温柔的眼神,他对别的任何女性包括她在内,都不会有这种眼神的,胸口那个郁闷,那不快乐,涌现的比之前更加强烈了藤。

    她借着帮洛叔叔之名,又是跟他一番唇枪舌战,虽然最后她也没有输,可是看着他望着自己越来越讨厌的眼神,她的心脏莫明的收缩了,有点后悔跟他斗嘴了。

    从第一次见面的非常讨厌,到一起相处,打打闹闹之后的不太讨厌,之后靠的太近还会心跳加速,他在车上不小心亲了她,从那以后她就开始在意他,这一连串的心理变化,来的那么快,又那么莫明其妙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,他们各自回了家。

    “再见啦,小魔女!”柳玄月钻进出租车里,对有点闷闷不乐的伊容笑的无比妖娆,又是飞吻,又是抛媚眼的。

    看着那渐渐开远的车子,伊容第一次体会到失落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洛叔叔跟暖央姐也回了家,她招了一辆出租车,打开门也钻了进去,告诉司机大叔地址之后,她盘起双腿来思考。

    心跳,伤心,失落,才分开一分钟就想开的想念,经过她那么多的临床实验,她自已这分明是典型的相思病!

    她很理智的承认了,她分明就是被柳玄月给迷住了,也不知是那个吻,还是那具裸)7E体,爱情是什么,她的导师曾理智的告诉她,那只是大脑受到了荷尔蒙的刺激下的产物,没什么好研究的,可是她觉得没有那么简单,那非常有趣,也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之前只有从别人那里询问到的感受,从爱情剧中体会到的感受,第一次从自己身上也感悟到了跟爱情有关的心情,只是柳玄月对她根本就不来电。

    比相思病更惨的是单相思!!!

    带着这种糟糕的心情她回到家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回来啦!”佣人接过她的行李。

    “我老爸呢?”伊容感觉自己有点孤单,有点可怜,她知道这在心理上叫失恋空虚症,她现在急需找个强大的臂弯靠一靠。

    佣人有点闪烁的说道“老爷他还在公司,没回来了,不要小姐在楼上先休息一会吧,老爷一回来,我就告诉你”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伊容看她的眼神,刚才往楼下瞟了一眼,从她的表情跟肢体语言中,她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    他老爸在家,而且就在楼上!

    准又是跟哪位阿姨在滚床单,这种事情她已经司空见惯了,她老爸是无爱不欢的超级猛男哪,没女人他没法活,她能理解的,老爸的性)7E福生活,她不会破坏的。

    耷拉着小脑袋,她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飘过伊明臣房间时,她听到里面传来的激战声。

    “啊,,,哦,,,用力啊,用力啊,好深,好捧,啊,,,,亲爱的,我要死了,我真的要死了,来了——”女人的声音,淫乱的传出来。

    伊容掏掏耳朵,抬起手臂,哇,全是小疙瘩,这阿姨叫的啊,实在是太到位了,话说老爸会不会太猛啦,实力这么强悍,那阿姨体质弱的话,能受的了嘛,要是晕倒了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哎,真是让她操心。

    平静的飘过去,她走进隔壁的房间。

    推开)7E房门,就像是来到未来世界,银色是主打色调,床是需要爬楼梯上去的,满满一墙的书,她坐在悬空的升降椅子上,手动遥控,想到哪里角落去拿书,就要哪个角落去,床下有台大百度搜索“小说领域”看最新|章节书桌,同时放着六台电脑,她早上起来,从床尾的扶梯下滑下来,就到电脑区了,这里每一台都用特殊的功用,而且谁动她的电脑,就能启动报警系统,自动拍下犯案者的脸,传到警察局的电脑系统里。

    伊明臣就有过一次,看女儿不在家,想看看他的宝贝平时都在研究些什么东西,就打开了她的电脑,结果他成了通缉犯。

    伊容坐进像蛋壳一样的沙发上,捏着软软的沙发体,捏出各种的形状,心里闷的慌。

    隔壁的叫声依旧高亢,小时候老爸怕她半夜哭了听不见,所以特意没有设隔音板,这导致后来老爸一戴女人回来,她就得戴上耳机。

    那老头,也不管少儿不宜,她有可能乖乖不把耳机拿下来嘛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小时。

    隔壁的女人的叫声从癫狂降到求饶,然后又是一阵要死要活的叫,这到底有完是没完了。

    伊容本来就心情不好,这鬼叫还给她一刻都不停歇,她实在是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隔壁,带上眼罩,一脚踢开)7E房门,走进去“阿姨,麻烦你的音量关小点好么”。

    伊明臣见女儿回来了,赶紧推开身上的女人,下来穿起了长裤,对床上的女人使了个眼色,让她马上走。

    床上还光着身子的女人,气结的瞪了伊容一眼,也不好说什么,下床拿了衣服进卫生间穿。

    “我的宝贝儿,你回来啦”伊明臣过去摘下女儿的眼罩,熊抱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老爸,你以后能不能换个房间啊,考虑一下花季少女的纯洁心灵,OK”伊容无视伊明臣肌肉发达的胸膛,推开他,坐到一旁。

    伊明臣看出女儿有不开心的事,走过去坐到她的身体,像小时候一样的抱着她坐到自己的腿上“怎么了宝贝,谁欺负你了,老爸去废了他”。伊容抬头,看着年轻英俊的老爸,看着亲切的老爸,搂着他,靠在他的怀里“老爸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姑娘家了还撒娇,是不是太累了,明天我去你洛叔叔那里一趟,好好骂骂他,看把我的宝贝委屈什么样了,心疼死老爸了”伊明臣对这个女儿可是疼到骨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,是他的心头肉,从她还是小宝宝开始,他就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她的,现在她已经是大姑娘了,他又该担心会被男孩子骗上床。

    “跟洛叔叔没关系”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,跟老爸说说,别扁着嘴,苦着脸了”伊明臣拍拍女儿的脸,极为耐心的哄着。

    伊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“老爸,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伊明臣反应很大的叫道,看着女儿漂亮的小脸,脑子冒出一个可怕想法,不会是给男孩子给始乱终弃了吧。

    他心脏那个抖啊,那个颤啊。

    “喜欢了一个男孩,有让你这么惊讶么”伊容没想到爸爸的反应这样的,她还以为他会很平静且高兴的跟她谈论他的恋爱经验,然后传授给她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,也不是,恋爱嘛,在你这个岁数也正常,很正常,老爸不反对”伊明臣调正了一下心情,故作轻松的说道,其实他心里紧张的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那个该死的臭小子是谁?有没有跟他的宝贝上过d5wx.com百度|搜索“第五文学”看最新|章节床?有没有做避孕措施?

    天哪,他要疯了!!!

    自已天天跟女人上床觉得正常,可一想到自已女儿被男人给OO)7EXX了,他就有种想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不喜欢我!”伊容失落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喜欢?”伊明臣心情顿时开朗“所以说,你们其实是还有交往,也没有那个什么什么是吧”。

    伊容明白老爸的意思,想起前天差点那个什么,还有那个吻,小脸羞红了一下“没有啦,哪有这么快”。

    “哦,那还好——”伊明臣谢天谢地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老爸,你说我要不要主动出击呢,把他推倒床上,一阵狂风暴雨之后,他就是我的人了”伊容色迷迷的开玩笑

    伊明臣刚刚放回肚子里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上“不行,绝对不行,你是个女孩子,你要矜持,身体是女人最后一道防线,哪能这么轻易给男人夺去了,知道那样的女人叫什么么,叫荡妇!”

    他正在严厉的教育女儿,卫生间里跟他上床的女人走了出来,听到他的话,伤心的捂着嘴哭了“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荡妇,我恨你,恨死你了!”

    美女梨花带泪的跑了,伊容抽了嘴角笑了,拍着伊明臣的胸“老爸啊老爸,你也太损了吧,人家跟你睡完了,你说她荡妇,哎,你这个坏男人”。

    伊明臣不以为然的笑了出来“没错,你老爸我是个坏男人,但我是个好爸爸,我不能让你也变成像她那样的懂么,老爸太了解男人了,十个男人九个坏,心里就惦记着怎么把你骗上床,上完了还不要你了,这男人提起裤子没什么损失,你呢,身子给骗了,心给骗了,你想想看,多不值啊”。

    “咦,不对,怪了,要是每个老爸都是这么教育女儿啊,那你的桃花林就灭绝了,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女人心甘情愿的跟你上床呢,仅仅为了满足生理需求?老爸你的威名肯定远扬了,刚才你坚持了3个小时呢,要是我不来,说不定还会更长,天哪,老爸的性功能太厉害了”伊容想了想,又说道“我给你在门口挂个表,记录每次的时间,看从中能不能推测出,男人在一个月里哪几天最厉害”。

    伊明臣华丽丽的吐血身亡了。

    “女儿,我是你爸,不是你实验室里的小白鼠,能不能不研究我么,去研究你洛叔叔,他比我厉害,研究他去”伊明臣很没有义气的出卖好哥们。

    “他我可不敢,绿眼珠子朝你一瞪,有时怪可怕的,我要是研究他这个的话,一准把我从窗户里扔出去”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他不敢,有你老爸在呢,放心的去研究他吧,你洛叔叔可有趣啦,绝对男人中的奇葩”伊明臣说着,握了一下女儿的手,语重心长道“你现在就好好做研究,谈恋爱呢,可以,老爸也不是老古董,但是有一点,不能发生关系,你长大了,但是老爸要保护你到出嫁为止,谁碰了你,就一定要娶你”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老爸,跟你聊天真好,我心情变好了,我得去,,,,”伊容的眼珠子转了,轻声的自言自语道“我得策划策划”。

    “策划什么”伊明臣又紧张了。

    伊容从爸爸的腿上站起来,往房间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,宝贝,容容,你策划什么呢,告诉老爸吧”伊明臣跟着女儿跑出去。

    生个女儿,真的迟早会得心脏病。

    在门口,伊容把老爸往外推“哎呀,你别管我了,快去找你的情人去吧”。

    房间砰的一声关上。

    “宝贝——,你就告诉爸爸你要干嘛好么,我心里没底,很慌张啊”伊明臣哪还有泡妞的的心情啊。

    哎,看来,以后他得看着她点才行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空旷的大房间里,吊顶非常的高,里面除了一张床之外,就什么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整片的落地窗,月光从外面高高洒进来,铺展到床上,柳玄月抱着被子,睡着像个天使。

    突然,整个空间里响起悠扬激扬的音乐,把他整个从床上激了起来,要不是他够年轻,心脏够结实的话,这会估计已经被吓休克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床上,拿起一边的睡袍穿上,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这深更半夜的,他公寓里竟然传来古典音乐,这也太诡异了吧,柳玄月胆子挺大的,不过这一刻,也止不住的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声音好像是从电脑那边传来的,刚才一回来,他是开了电脑,可是他只是挂了QQ而已,之后也关掉了啊。毕竟是个男人,还不至于吓的逃走,他拿起放在一角的吉他,屏息凝神的向着电脑房靠近。

    无论是人是鬼,他都要去会一会!

    走到里面,黑暗的房间里,电脑诡异的开着,那个亮度,就算屏幕上什么也没有,也足够惊悚,更何况里面还有一个人,不,正确的说,是里面有一个女鬼对着他拉小提琴。

    只露出一只血红色的眼睛,其余的都被长发挡住了,一身白色的衣服,黑发随着拉动一抖一抖的。

    柳玄月站在电脑前,人已经整个僵化了,不是说他不怕才不走,是怕的已经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不过比害怕更强烈的心情是,这鬼太牛了!是贞子还是咒怨?!!!

    拉了三分钟后,他也分不清是恐惧还是麻木了,只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,走不了,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忽然,画面一改,里面女鬼突然跳起来韩国团体的那首sorry,在那里对着他又是搓手,又是拍脚,在那里sorry个没完。

    柳玄月想对这个女鬼唱一首,他想哭却是哭不出来!

    “sorry啦——”女鬼的脸挤满了整个屏幕,快要钻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柳玄月张了张嘴,喉咙里却是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电脑里的女鬼把长发一摘,又挖出红色的隐形眼镜,用纸巾擦了擦的脸“哈喽!玄月哥哥,三更半夜,没有打扰到你吧!”

    “你)7E)7E)7E说)7E)7E)7E呢)7E)7E)7E)7E)7E”柳玄月瞅着小魔女的脸,想把手伸进去掐死她,他这是造了什么的孽。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,你是第一个没被吓的逃跑的男人,你已经通过了我的考验,我们做朋友吧”伊容笑的很灿烂,刚才他神情酷酷的进来,站在电脑前那个淡定啊,她真是对他刮目相看了,原本只是想借机跟他道个谦,拉进一下两人的关系,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。

    柳玄月扶着双腿坐下来“这个你怎么弄的?”他现在最想知道这个。

    “我入侵了你的电脑”伊容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黑客帝国啊?”柳玄月没心情笑,大半夜的,他被吓个半死,换成谁都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生气啦?”他的表情跟口气告诉她,他内心相当不爽。

    “那我应该怎么样呢,哇,好酷的创意啊,我太喜欢了,不过下次能不能不要扮成那样唱那么白痴的歌,鬼得有鬼格懂么,不伦不类的,你想超脱出三界之外啊”柳玄月很少去毒舌别人,不过这一次,他真的是气坏了。

    哪有这么整人的。

    伊容也笑不出来了“我想跟你道歉嘛,就想说找个别致一点的方式喽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真够别致的,我被震撼到了,也被雷的外焦里嫩,伊容妹妹,算我拜托你了,你就放过我吧,离我远一点,怪物——”

    电脑里的女孩在他骂完之后,神情落寞的转过身去,过了一会,她转过来了,张大了眼睛对着屏幕,泪花儿就一直滚啊滚啊,轻轻一眨,两行清泪就掉了下来,非常可怜的样子。

    柳玄月看到她哭了,双手往胸前一环,冷笑“你就装吧!一看就是眼药水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转过去)2C往眼睛里滴了两滴眼药水又转过来的么”

    伊容在那边悄悄把手里的眼药水扔了,在那里死命的拧着大腿,好痛啊,好痛啊,眼泪啊,来的凶猛些吧。

    于是乎,又有两行,三行,四行的泪从眼睛里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真哭了啊——”柳玄月看她不像是演戏“你不要哭了,你不是怪物行了吧”哎,小女生真麻烦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可以做朋友么,我因为太聪明,太优越,太漂亮,太可爱,所以我都没有朋友”伊容鼓起脸来卖萌,装可爱。

    柳玄月心里不太愿意,可又拒绝不了,卖萌得永生嘛“哎呀,算了,就跟你做朋友吧,不过你得把一招教给我)2C我也有想整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行啊!没问题,我明天就教你吧,就明天晚上吧,我去你公寓,你想黑谁都行”伊容很爽快的答应,同时巧妙的得到了第一次约会。

    柳美人啊,你就乖乖投入我的怀抱吧,她一边笑的天真无邪,一边用手抚摸拧痛的大腿。

    隔壁。

    伊明臣贴在墙上偷听到女儿说明天去你的公寓,惊吓的下巴都快着地了,完了,完了,连旅馆都不去,直接跑人家男孩子家里去了,还是晚上。

    他脑中已经冒出女儿跟男孩子嘴亲嘴,一起倒在床上的画面了。

    不行!他得想办法阻止才行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。

    伊容心情极好,哼着小曲下楼。

    “宝贝儿,早上好啊”伊明臣穿着西装笔挺,俊朗有型,完全不像一个18岁少女爸爸。

    他看女儿穿的比往常都漂亮,看来晚上真的要去约会。

    “老爸,你站在这里干什么,等我啊?”

    女儿太机灵,也是一种困扰,伊明臣笑了笑说道“是啊,今天晚上陪老爸去参加派对吧”。

    “派对什么的太无聊了,我才不去,你找个漂亮点的情人去吧”伊容笑容轻快的拍了怕他的肩膀,走下去,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来“我今晚可能不回家,你不用等我,拜拜老爸,我爱你——”。

    晚上不回家!!!!伊明臣猛的倒抽了一口凉气“丫头,你晚上必须得给我回来,9点之前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老爸,我成年了,自己有分寸的”伊容没有回头,举起手来挥了挥,就走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容容——”伊明臣在后面叫着,内心一阵焦急,这丫头从小就野性,不受管束。

    该死的,这究竟是哪家的臭小子,这下子可怎么办,以男人的直觉来说,晚上那可是最危险的时候哪!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来到公司,洛君天还没有来,伊容借由到他办公室拿文件的名义,靠在他舒服的转椅上,拿他电脑玩了一会游戏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,她赶紧关了电脑,站起来拍拍椅子,装模作样的整理起桌上的文件来。办公室的门开了,洛君天走进来,看到伊容那么早就在他办公室了,笑着过头拍拍她脑袋“今天这么乖啊!”

    “总裁,您不能拍我的头,要是让别人看到,要说潜规则的,我被您潜,那多可怕的事啊”伊容一脸的严肃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一出一出的,行啦,要拿什么东西拿了就出去吧”洛君天拿这个古怪精灵孩子没办法,走过去,脱了西装外套挂在椅背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椅子有点烫,电脑的的鼠标也不是放在原来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绿眸眯起,他抬起头来,正要质问,她却抢先说道“就坐了2分钟,本想说帮你电脑开个机的,不过开了之后吧,又想说洛叔叔你不喜欢别人动你的电脑,所以我又关了,哎哟,你设了密码,我哪进的去啊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有时怀疑,这丫头会不会读心术,他这还没说话呢,她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您去泡咖啡”伊容趁这个时候,赶紧走出去,穿着嫩黄色短裙加白色的蕾丝衬衣,走路一步一莲花的,乍一看不像只有18岁,有模有样的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端着咖啡进来了,在那里报行程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那里听着,每天看她那么报都不用看表,刚开始他真怕她记错,不过事实是,一次都没有,咖啡冲的也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这两份文件9点之前打好,各准备30份,开会的时候要用”,

    “是,总裁”伊容拿起捧在怀里“总裁,我今天想提前半小时下班”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洛君天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“嗯,有事,你不反对我就当你准了,谢谢,我去工作了”伊容笑眯眯的捧着文件就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跑出门外的女孩,摇头笑了,有时看她挺成熟,有时看她吧,到底是只有18岁,看到她,他就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,那一口一个洛叔叔直接把他划分到中年去了。

    伊容笑容满面的走到外面,秘书室的那些美丽的白骨精们也一个不落的来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姐姐,早上好!”她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她从她们的笑脸后面看出了羡慕嫉妒恨,不过职场嘛就是这样的,她空降当了洛叔叔的首席助理,年轻貌美,而且她们不知道她的身份,她天天这么自由的进出总裁室,加上总裁对她又特别的宽容照顾,所以她们以为洛叔叔跟她有一腿。

    等她了办公室之后,外面就悄然议论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次她跟总裁去英国了”。

    w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 ”看最|新章节“这么早来办公室,在里面呆这么久,肯定又在下媚药了”。

    “年轻就是本钱,男人不都喜欢嫩的嘛,总裁是男人,你以为能免俗啊”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要不然也不会选她坐这个位置啊,有一次啊,我看到总裁还摸她的头来着呢,笑的别提有多灿烂了”。

    伊容靠在门口听,看吧,就说这群阿姨嫉妒她,听完了她往嘴里扔了一颗薄荷糖,走到办公桌边,翻开文件看了一遍,扔在一边,手指飞速的打了起来,两只手灵活快捷的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,她就完成任务了。

    喝花茶,玩游戏到快到9点的时候,她拿着打好的文件,准备跟去开会。

    走到外面,她突然想上厕所,她把文件往其中一个秘书的桌子一放,就小跑着去上厕所了,回来的时候,洛叔叔也正好从办公室出来,她拿起文件夹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哪知道那群阿姨那么坏,抽出了一页纸。

    开会时候,资料发下去了,洛君天翻开来,看到第四页就发现不对了“怎么少了一页”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!”伊容凑过来看来一眼还真是,她马上就想到了她刚才在外面放了一下,肯定是那个时候被那些阿姨对了手脚。

    想不到这么狗血的事会发生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她,也不忍心去骂她“到楼上拿原始稿去打一份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伊容转过身去,说道“对不起,我太粗心了,给我2分钟就好”。

    她走到电脑前,很冷静的打这一页的内容,打出来,分到每个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背下来啦!”洛宁香小声的问,这小丫头也太厉害了吧。

    “嘿嘿,,,,”伊容笑的露出小酒窝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开会回去,伊容把文件狠狠往那个秘书办公桌上一摔,狞笑起来“姐姐们,你们这样,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一点,谁干的?自已站出来承认吧”。

    四个秘书被吓了一跳,然后统一摇头说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这么集心,真是让人感动,那我只好让总裁把你们都开除了,姐姐们,你们应该知道,我有这个能力吧”伊容瞥过她们“这年头,工作可都不好找呢”。

    几个秘书你看我,我看你。

    “你她干的!”有三个秘书,同时指向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是你们让我干的”那名秘书叫冤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说,我们可没有,都是你一个人干的”。

    伊容只是略施小计,就把她们逼的起了内讧“好了,不要吵了,这次我就放你们一马,妹妹我呢,不喜欢勾心斗角,下一次再干这种事,我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四个秘书顿时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发起飚来,还真是恐怖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办公室听到小丫头在外面发飚,嘴角露出了笑意,这时,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,他拿起听筒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宝贝呢?”对面一开腔,就是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这里找宝贝,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”洛君天开完了会,心情也放松了,听到老友的打来的电话,不由的凋侃起来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正经的,君天,你今天得帮我一个忙”伊明臣想来想去吧,就只有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什么忙,你说吧”洛君天对他焦急,很是感兴趣,很久没看他急了,唯一一次是抱着不到一个月的小女婴跑到他家来,要他跟暖央帮他养着,当时把他们给吓的。

    “听着,现在发生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,我家宝贝今晚要跟男孩子去约会”。洛君天顿了一下,回答“这很正常,她都18岁了,又不是8岁,你不会舍不得女儿被男人那个吧,这早晚都会啊,连你这也管?”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少说风凉话,她才18岁,要是,,,要是跟男生那个什么了,万一有了怎么办,我又不能打死她,所以我坚决不能让她乱来”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,真可怜,那你效仿人家美国的父母,给你女儿准备一盒避)7E孕套放在包包里吧,顺便教她几招床上秘技”洛君天戏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你,这不是纵容她乱搞男女关系嘛,不行,不行,这样,你今天想个办个留她在公司加班,9点钟,我来接她,你给我亲自监督着”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累不累,今天约不成,明天也可以约啊,再说了,有你这个活榜样在,小丫头估计对男女之事早已通晓,到现在你才想起来管,会不会太晚了点呢”洛君天喝了一口咖啡说在道。

    “你少在这里给我说教,明天的事明天再说,今天的事今天就要解决,你给我拖住她,朋友一场,你不会这个忙也不帮吧,你这当叔叔的也太不称职了”伊明臣的口气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放下咖啡杯“我说不帮,你肯定杀到我办公室来吧”。

    “绝对的!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帮你,不过就这么一次,我可没闲工夫天天帮你管教女儿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,好哥们就是好哥们,另外,你帮我旁敲侧击的打听一下,这臭小子是什么人,能把我女儿给迷去,那丫头向来很挑剔的,我可以肯定,那臭小子长的一定不错!”

    洛君天脑子里立刻就冒出柳玄月那张颠倒众生的小脸,不会是他吧,那太好了!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,洛君天——”伊明臣见他突然不讲话了,就叫了两声.

    洛君天回过神来说道“好,我知道了,我会帮你留意的,我还是哪句话,年轻人谈恋爱,不要管的那么紧”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给我看紧了,不然我拿你开刀,我挂了”伊明臣挂了电话,心稍微的安了点。

    下午4点,伊容对着镜子涂着口红,给柳玄月发了信息,约好见面的地点。

    正要起身,洛君天拿着一叠的文件进来,放在伊容的桌上“你今天不能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