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你叫什么叫,不就是看了你的尸体嘛!

柳玄月与伊容番外——你叫什么叫,不就是看了你的尸体嘛!

    他怎么能这样呢,瞧见他握起暖央姐的手,吃掉她叉子上的牛肉的“第五文学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场景,一团火没由来的烧上她的脑门。

    她心里那个气啊,那个火啊,也不管这么做对不对,没有理智的冲过去就拿起桌上的水倒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柳玄月吸了一口气,这莫明其妙的就被倒了一头的水,他真的快要疯了,用修长漂亮的手指拂去脸上的水珠子,他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伊容一看到那诱人的红唇,就想到昨天在汽车上的吻,心里面更是又酸又气,还带着一丝隐隐的抽痛,总之非常非常的难受。

    可柳玄月哪知道自己在睡梦中亲过她,这小疯婆子冲过来就倒了他一头的水,他从震惊到愤怒,整个人也炸了毛琬。

    两人一通激烈的争吵,暖央在旁劝架,最后还是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伊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漂亮洋装,精心的妆容,这些都是从那该死的吻开始的,把自己扔到床上,想着想着,越想越难受。

    没胃口吃早餐,躺在床上独自生闷气藤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之后想想,那妖孽昨天根本就不知道亲了她,又怎么能怪他不负责呢,而且她也知道他喜欢暖央姐,喜欢那一位美丽成熟,跟她老爸是朋友的大美人。

    她自认没有暖央姐那么有魅力,可是好歹也是小美女一枚,再说了暖央姐也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他好歹昨天也舍命救过她一回,怎么也算是救命恩人,昨天没说一句谢谢,今天又那么莫明其妙把水倒在他的头上,他肯定很生气。

    老爸从小就教导上,错了也要敢于面对错误,对了可以尽情的骄傲。

    现在她做错了,她要敢于面对,她应该要过去跟他说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从11点一直磨蹭到了下午2点,她终于鼓起勇气走到他的房间门前。

    “不要慌,不要慌,伊容,你要冷静,你要镇定,进去跟他道个谦,没什么大不了的嘛”她一边鼓励自己,一边抬起手来“敲下去吧,敲吧——”

    手指在快要碰到门板时,又缩了回来,反复这样三次之后,她连自已都看不起自己了,以前那个敢做敢为的天才少女去哪里了,不就是敲个门,说声对不起嘛,又什么可难的,比博士后论文还难么。

    敲,果断的敲。

    她不能再给自己胆怯的机会,经过一番心理激战之后,她终于敲下去了,“咚咚——”两声,不像是敲在门板上,像是敲在她心上一般,很是惊悚。

    没人应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她又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还是没人应。

    难道他去外面啦?!他可能不在房里这个讯息,让她放松下来,转动门把,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到里面,侧卧在床上的美男就那么冲击进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见到美男不奇怪,问题是——那还是一个没穿衣服的裸)7E体美男。

    她顷刻间呆在原地,眼睛一眨不眨的欣赏。

    柳玄月耳朵上塞着耳机,背对着她,背,腰,屁股,腿,勾勒出极美极美的曲线,那腿,修长的简直快要逆天了,那肌肤,雪白雪白的,光洁的没有一丝的瑕疵,像美国随处可见的成人用品店里卖的充气娃娃似的,那腰,这么卧着也没有一丝丝的赘肉,那手臂,不像老爸那么孔武有力,也不像洛叔叔那么精壮,这家伙的手臂是没有肌肉的柔美型,那么搭在腰上,配着那双又细又长的手指,天哪,真是美翻了,这样肌色跟这样的发色,在配上他那张妖孽的脸,一回眸,肯定能百媚生啊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这么看着他,有邪恶的念头都是一种猥琐,人家的身体这么滴纯洁唯美,她要是去精神强)7E奸他,那她真是太没品了。

    在美国念书时,她觉得有汗味的肌肉猛男会是她的菜,可今天才发现,她对眼前这个跟樱花似的美少年心跳的更快。

    她调用了所有的脑细胞分析会产生这种心理差异的原因所在,最后得出结论是,之前看到所谓花样妖孽都是残次品,眼前这个才是极品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偷看他的裸)7E体已经看了10多分钟了,在这10多分钟里,她想的不是把眼睛闭上,不是悄悄的退出去,而且把他当成她实验室的标本那么研究。

    柳玄月扭了扭脖子,伸了个懒腰,惬意的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看到站在门口的女孩,原本那慵懒半眯的凤眸,顿时张开到了极致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他惊吓的尖叫出声,忙拉过被子盖在身上,他有裸睡的习惯,这样有利于保持最完美的身材,作为一个专业的模特,这个习惯,也成为他天生的衣架子的最佳优势,下午他看着反正没事做,就洗了个澡,听听音乐,准备睡一会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叫啊,不过就是一具尸体嘛”伊容不以为然的说道,心跳的飞快,这也是以前没有过的,话说有一次看到洛叔叔在休息室,腰上只包了浴巾,那身材,能立马上女人邪恶,不过她别说心跳了,连想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什,,,什么?尸体?你说我是尸体?!!!!”他死了么,柳玄月一阵的昏眩。

    “哦,错了,是身体,是身体才对,不过就是一具身材嘛,我玩医学的时候,在学校的实验楼里见的多了,有白人的,也有黑人的,像你这样的比较少”伊容心想这么说,可能比较自然。

    柳玄月发誓,他现在很想掐死她,是很想很想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他拉高被子把自己包裹住“你看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就一会,我以为你睡着了,原本想走的,谁知道你转过来了,看吧,把你自己给吓到了吧,可不管我的事”伊容撇的一干“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|文字手打二净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是双子座的吧,昨天搂你一下就那么大惊小怪的,今天你看偷看我的***,竟然完全不觉得害臊,你究竟是个什么怪物”柳玄月真是闹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怪物两字刺激到了伊容,不管是天才还是蠢才,凡事女生听到喜欢的男生形容自己是怪物的时候,那种受伤的心情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专门来收你这只祸害千年的死妖孽的天神,我就看你的裸)7E体了怎么样,实话告诉你吧,你这身体没半点看头,就算你转过来给我看正面,我也能心如止水,我强烈建议你变性当个女人算了,那样男人见了可能还会有点儿冲动”她用最恶毒的话,反击回去。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弄死他。

    柳玄月听了,没什么愤怒的反应,反而若有所思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伊容被他反常反应,弄的有点没底。

    ““听潮阁”更新最-快,全文字手打你过来,我问你一件事”柳玄月从被窝里伸出一根手指来,对她魅惑的勾了勾手指,那股子妖气,让女人瞬暗中招。

    伊容研究男女,研究恋爱,问题是,她自己没有实战经验,被他这么一勾,心跳异常之外,头脑还发热。

    理智尚在,可心却牵引她慢慢在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种半梦半醒之间,她坐到了他的床上“你问!”

    “再过来一点”柳玄月对她继续勾动着手指,他手里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银丝,在牵动着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等到伊容惊醒过来的时候,脸都快要碰到他了。

    下意识向后跟他拉开距离,一双细长的手却扣住了她的肩膀,柳玄月笑眯了一双凤眸“伊容小妹妹,我问你,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?如果是就承认吧,反正喜欢我的人有很多,你会动心也正常,你以后对我好点,弄不好我也会喜欢你的”。

    他抚着她的小脸,诱惑她,要是能让这个小魔头以后不跟他做对,牺牲点色相还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伊容的心扑通扑通乱跳,他的手摸在她的脸上,她就一阵不争气的酥麻了,不过她虽然是少女,但不是白痴,一看就知道不对劲。

    脑子一转,她也抚摸上他的脸,原本想说的话,在摸到他的脸时候,脱口变成“哇,好滑,你用什么护肌品的?”

    柳玄月晕倒了一下,然后说道“我用大宝SOD蜜!”

    “国际大牌?!没听过啊!”伊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她确定自己真没见过这个大牌,或许是皇家秘制?!

    “老便宜了,7瓶一块,谁都用说好,你看我的脸,就是证据啊”柳玄月跟她玩上了,这大宝他是在太姥姥那里看到的,她的梳妆台上常年放着那么一瓶,还有黄瓜洗面奶。

    “7块?!”伊容傻了“你说的美元还是欧元?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敲了一下她的脑袋“笨,我们是中国人,说的当然是人民币啦”。

    伊容一怔,意识到自己被耍了,心里把他爆揍了一顿之后,说道“我们言归正转吧”她抚摸她的脸“不瞒你说,我好像真的对你动心了,现在,轮到你喜欢我了,表达一下吧,先亲个小嘴怎么样,然后趁着某人光溜溜的,展示一下怎么样”。

    她的眼珠子亮的像母狼,小嘴嘟的向内侧吸住,一只小手准备拉他的被单。

    小样,想戏弄她,本姑娘三岁就会把老爸情人的裙子剪成面条,五岁就会往她们的高跟鞋上涂强力胶,十岁就会往了她们的酒杯里放蟑螂了,她可是整蛊行家,老公的情妇看到她,无不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嘛,太快了——”柳玄月死死的拉住的被单,笑的有点像哭。

    “不快,一点都不快,我的同学,见面不到一小时就这样了呢,玄月哥哥,玄月哥哥)7E)7E)7E)7E”小魔女在心里坏笑,用台湾腔调叫的那两句玄月哥哥,激的内脏都起鸡皮疙瘩了。

    她使劲的拉着被单,他使劲的拽着被单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小,不能这样的,不然会被爸爸妈妈打屁屁的”柳玄月学着她的台湾腔,把爸爸妈妈叫的无比童真跟幼稚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不说,拔拔麻麻怎么会知道呢,来嘛,妹妹等不及了,玄月哥哥,哥哥)7E)7E)7E)7E”伊容的颤音一声比一声肉麻,小嘴更是快要碰到他的唇了,哼哼,,,顶不住了吧,小样,你就乖乖的投降吧!你是玩不过我滴。

    柳玄月心里那个汗啊,这小丫头跟他来真的啊,他受不了的一把推开她,包着被子缩到角落里“不玩了,不玩了——”。

    他的模样,像极了楚楚可人,遭受侵犯的小可怜。

    伊容乘胜追击的爬上床“为什么不玩了呢,多好玩啊,玄月哥哥,你是处男么?你不举?你不喜欢女人?你爱爆菊花?还是说,你喜欢被人家爆菊花?究竟是什莫原因呢”。

    柳玄月漂亮的脸一点点阴沉下去,头上被射了四把箭,处男,不举,同)7E性恋,小受!!!

    他要是穿了衣服,他一准扭断她的脖子,他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现在没穿衣服,而这邪恶的小魔女真有可能就那么扑过来,把他给吃干抹净了,或许国外长大的孩子都是吃狼肉长大的。

    “伊容妹妹,我不是你的菜,快回你房间去吧,你要是乱来的话,我真会告你非礼”他板起脸来,眼下也只能把这个小魔女先支走。

    “玄月哥哥,我现在饥肠辘辘的,已经不挑嘴了,再说了,我一个18岁的柔弱小女孩,奸你这人高马大的男人,谁信呐”伊容爬过去,心里乐的不行,原来这调戏柳玄月这么好玩啊,一时间她早已忘记了进来他房间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柔弱?苍天啊,快劈下一道雷来,把这小魔鬼给就地正法了吧”柳玄月真是没法了,对女人最有一套的他,在她身上完全吃到瘪了。

    伊容一听他骂她,心气一时又涨起“好啊!那我们今天就看看,是谁把谁给就地正法了”她拉住他的被单,笑容坏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柳玄月从她的笑容中,知道她的干嘛,拉紧被单,红唇一咬,冷汗也流了下来,这种时候了,他还不往搞怪的把脸一扶,贞烈的说道“你要是敢对我那样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这话听的好耳熟啊”伊容歪着头想了想,打了一个响指“我知道,我的台词应该是,你叫吧,叫破喉咙,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,美人,你就从了我吧,哈哈哈哈,,,,”

    她捏着他的下巴,狂妄的大笑了四声,一副大老爷们的模样。柳玄月打开她的手,表情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,酷酷的说道“真的想跟我来真的?”

    改变策略了呀!伊容在心里嘀咕了一声,一双大眼睛里面闪烁着各种各样的精光“都到了这份上,还有假啊”。

    “那行,来吧”柳玄月拉过她,二话不说,手就往她的胸口摸去。

    这个伊容可不玩,一把挡住胸口“你想干什么”。

    “玩啊!你不是要玩么,哥哥已经脱光了,该妹妹你脱了”。

    脱衣服!!!伊容的眼珠子左右动了动,干笑了起来“时间不早了,我得去看看暖央回来了没有,我得去看看”。

    “唉,别逃啊”柳玄月拉住她的手腕“哥哥现在来了兴致吧,之前觉得吧,会很吃亏,可是一想,你是女人都不怕吃亏,我是男人我怕什么,再说,我得证明证明我的性)7E取向,这衣服你是要自己脱,还是我帮你”。

    小魔女,早知她刚才是虚张声势,他该早一点反)7E攻才是。

    伊容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“说的是啊,原来女的这么吃亏啊,哪我看还是不要好了,而且我越看你越恶心,算了吧,不玩了,放开我吧——”

    她挣扎的要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玩了,你确定?要是你还扑过来的话,我今天一定不会轻易放你走哦”柳玄月邪气的抚了一下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伊容感觉身体一阵发麻,好似他的手带了电,不敢再冒险了“确定,我确定,真的不玩了,放我走吧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