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四叔番外——别样婚礼(1)

四叔番外——别样婚礼(1)

    大家都被左素柔的话给逗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素柔,我告诉你,这男孩子啊,都喜欢,我手下一个女员工的儿子,家里大大小小的凹凸曼堆了一小房间呢,还让他爸扮怪兽”唐暖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惨无人道了,这种教育方法完全是错误的,我要是那妈,坚决不能让孩子他爸扮怪兽,要是我,我就告诉我的孩子,宝贝啊,这日本才有怪兽呢,这怪兽啊都是日本人变的,你要打改明妈给你抓几个太郎,次郎,三郎,来给你打个过瘾,这土生土长的怪兽,凹凸曼才能沟通啊,要不然一个说中文,一个说日文,还得请个翻译,多麻烦哪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在那里说,洛云帆跟欧阳墨城他们就捧着肚子在那里笑。

    洛宁香更是笑的脸都快抽筋了“哎哟素柔,你快别说了,逗死我了”琬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一个个的,都不严肃”左素柔指着他们,故作正经的模样,其实她自己也要乐翻了。

    “四叔,你有这么一颗开心果,怪不得天天这么容光焕发的”唐暖央内心无比肯定,除了素柔这俏皮丫头,没有女人能适合他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笑着感慨“是啊!我现在还真担心没有她,我下半辈子怎么过”藤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得成孤寡老头了”左素柔接话接的那叫一个溜。

    洛云帆俊脸微微发暗,欧阳墨城靠在那里锤着沙发笑,洛宁香已经笑的都笑不动了,唐暖央一边克制一边笑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腿伤好了,已经可以不用拐杖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在家安心养胎,遵从唐暖央说的三个守则,吃的饱,睡的好,没烦恼!!

    通俗粗鲁点,就跟洛君天说的那样,跟猪一样过就行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害喜,常常会呕吐,她怕饿着孩子,所以吐的快,她吃的也快,早上睡到十点,下午还要睡午觉,晚上9点不到就睡了。

    每天在家听听音乐,浇浇花,把脑子完全性的放空,半点的烦恼也不储存。

    就这么过了才一个月,她就胖了十斤,原本的细胳膊,细腿,这会看上去都肉嘟嘟的了。

    这天,洛云帆从公司回来,看到左素柔在床上吃蛋卷,他的气息顿时提到嗓子眼上“老婆,你就不能出来吃么”。

    他最最最最讨厌的事情之一,就是在他的床上吃东西,他就算生病,也不会允许佣人把食物放在他的被子上。

    而这丫头,竟然给他吃蛋卷。

    “不能!我喜欢躺在床上一边吃蛋卷,一边大海”从她这个角度望出去,蓝天白云下的蔚蓝大海,在她的眼中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她喜欢床的柔软,大自然的美好,还有蛋卷的香浓美味。

    “可你到阳台上也一样可以看到啊!这床是用来睡觉的,不是餐桌,不是沙发,掉了一床的碎屑,晚上怎么睡啊”洛云帆近来发现,这丫头不太爱卫生,常常把零食搬到床上去吃不说,有时吃完了,直接他衣服上一擦,也不去洗手。

    对一个连一双袜子都要折叠摆放整齐的洁癖男来说,这完全就是一种心理挑战。

    “掸一掸就行啦!”左素柔回答的不以为然,她不喜欢生活的规规矩矩,一个萝卜一个坑那样。

    “老婆啊,即使那样,上面还是会有味道,你给我下床”洛云帆对床上吃蛋卷这事,实在已是忍耐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被吓了一跳,也终于察觉到他发火了“你干嘛啦,凶什么凶,我就不是在床上吃个蛋卷嘛,我原本心情挺好,被你这么一吓,酝酿了半天的好心情,全没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过去,夺下她手里吃了一半蛋卷,放到床头的盒子里,拿到沙发那边“过来这里吃!”

    “我不——,没蛋卷,我还有瓜子”左素柔把脑袋一歪,从被子下拿出一小包瓜子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,你还准备在床上吃瓜子?!”洛云帆看到那一包瓜子,差点脑溢血,试想一下,睡到半夜,背上磕到一个瓜子壳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是啊!暖央说多说坚果类宝宝头发长的好,所以我以后准备天天都吃一点”左素柔回答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她拆开手里的瓜子,捏起一颗,放到嘴边。

    一眨眼,手里的瓜子又被他夺了去,洛云帆站在床边,像爸爸教导女儿一样,严厉的说道“以后,禁止在床上吃东西,看到了,就一律没收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样啊,我是孕妇哎,孩子是我一个人的嘛,而且我吃完了,会整理干净的,又不是什么大事,你干嘛弄的这么严重”左素柔气咻咻的瞪着他,脾气也来了,又从被子里拿出了一包话梅。

    洛云帆一阵的崩溃,当场没收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左素柔重重的哼气,又从被窝里摸出一包牛肉干。

    洛云帆黑着脸,再没收,结果她又掏出一包果脯来,他再一次收掉,直到他两只手都拿不起了。

    她究竟在被窝里藏了多少零食,怎么多啦a梦的百宝袋似的,没完没了了!

    他最后干脆把将被子给掀开,下面还有一包水果糖跟面包。

    她开超市啊!!

    “左素柔,你——”他感觉这血就要吐出来了“你原本准备后把这些东西,都放在床上吃么”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,我好容易可以不用装大家闺秀了,你是不是嫌弃我脏,那没关系啊,分房睡好了,你选吧,你要睡客房还是沙发?”别以为只有他才有脾气,谁还没个脾气啊。

    洛云帆气的半死的同时,又不由的笑了“你为什么不把床让给我,或许直接回娘家去呢”。

    “干嘛回娘家,我又没有做错事,另外,凭什么你嫌脏,我就要把床让给你,我这如花似玉,闭月羞花的黄花大闺女给你生孩子,吃个蛋卷,你都要这么打击,你真是太过分了,老虎不发威,你真当我是宠物猫了是吧,给我睡沙发去”左素柔纤一指,也学着暖央那套。

    男人不是最怕睡沙发嘛!!

    洛云帆瞅了她半天,也没说话,也不笑,就光瞅着。

    左素柔被他瞅的浑身发毛,她最不擅长跟他玩心理战了,明刀明抢她倒是不怕,用眼神交战,她没这么大功力。15分钟之后,,,,

    “哎哟,不吃就不吃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,一回家就给我这么大的心理压力,你干什么呀你”左3gnovel.cn更新-最快,全文字+手打素柔气咻咻从床上下来,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好吧,她还是宠物猫!

    洛云帆捧着一大堆零食坐到沙发上“丫头,我跟你说,这吃东西要坐在吃东西的地上,睡觉的地方就是单纯睡觉的,要是都像你这样,那房间不成狗窝了嘛,你这样,以后怎么给宝宝做榜样呢,我不是嫌弃你,我是纠正你的错误,快要当妈的人了,不会连承认错误的勇气都没有吧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叫你妈来吧,我问问岳母,您女儿是从小这么邋遢么,如果你觉得你对,我就让你妈来评评理吧”洛云帆拿出手机,就要打。

    左素柔一把抢下他的手机“大叔,大哥,老大,我不对还不行嘛,你叫我妈来,她不得唠叨死我,以后不在床上吃东西行了吧,反正你说的总是对,我说的总是不对,我算是看明白了!”

    她重重的泄了一口气,本来还想说,他会事事都顺着她,由着她呢,结果跟找了个妈差不多。

    洛云帆搂过她“你看明白什么了?宠跟溺爱是两回事,你这丫头坏毛病太多了,不改正,到老也是这样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指着自已,一副受冤枉的样子“我毛病多?你毛病才多呢,你这人一点也不人性话,你跟机器人似的,程序指令一下达,就一定要那么做,其实你不觉得人生有点小小的瑕疵会更有味道呢,在床上吃东西怎么了,脏是有点,可是我觉得舒服啊,我告诉你,我不是会为了要完美而刻意勉强自己去完美的人,再说了,我已经够好,不想再好的”。

    “一肚子歪理”洛云帆推了她的脑袋一下“总之一条,床上吃东西,绝对禁止!”

    “哼,白天你不家,你又不知道”左素柔小声的嘀咕。

    “偷偷摸摸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能告诉你还用偷偷摸摸么,你个豆沙包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豆沙发,那你就是白面馒头”他笑着扑过去,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男人哄女人的终极武器,就是温柔缠绵的吻,特别对容易犯晕的女人来说,百试百灵!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夏天炎热的天气总算是过去了,秋高气爽的天气很快就来临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的肚子三个多月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定力惊人的好,果真忍了三个月不动她,不过他也渐渐明白君天跟墨城为什么忍不住了,其实他也就差那么一丁点就禽兽了。

    同时,之前推后到秋天的婚礼,也快要到了。

    “素柔,下星期举行婚礼,你的礼服是不是该要改一改?”洛云帆看她现在胖的不少,心想那么小的礼服,她还能穿的下么。

    “啊!”左素柔啃着曲奇饼抬起来“对啊!我们下星期就要举行婚礼了,你看我过日子都过忘了,可是老公,我觉得举办婚礼又累又没劲的,不如我们去旅行结婚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!喜帖都发出去了,亲戚朋友都会来,婚礼场地,酒宴都准备好了,我们要是去旅行结婚,那这3gnovel.cn更新-最快,全文字+手打些怎么办,暖央跟她的团队费心为我们打造的浪漫婚礼,我们要是不出现,她会削了我们的”洛云帆否决她的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左素柔舔了一下手指上的饼干屑“暖央有这么凶么,她看起来挺温和的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抽了张纸巾,拉过她的手指擦了擦“她是不常会凶,但凶起来,绝对是可怕的程度,连我都会怕的那一种”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!她平时连脏字都不会说哎”左素柔吃惊了。

    “她用的是气场!”

    “噢,原来如此,怪不得她能战胜君天呢,原来我还少那么点气场,明白了,气场!可是老公,我们要是跟她说明情况的话,我想她会同意,因为暖央一看就是通情达理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别的事还好说,不过你要是搞砸她的工作,她一准削死你,我们还是乖乖的办婚礼,别搞花样了”洛云帆是不会跟着她疯的。

    左素柔撑着下巴想了想,一个特别棒的计划在她的脑中产生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一个星期,很快就过了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婚礼的日子,前一天洛家跟左家都已经忙活开来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肚子离预产期都过了好几天了,随时都有可能会生的,所以欧阳墨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,严密保护,什么也不让她动,她唯一能做的事,要么坐着,要么躺着。

    洛君天他们则是帮忙做些琐碎的事情,像贴喜字这些,由佣人做,也不用他们忙,所以看上去闹哄哄的,其实也没有多少事好做。

    晚上,左素柔捧着个大盒子悄悄潜伏进了洛诗菲的房间,呆了一会才走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这回左素柔叫了洛诗菲做伴娘,其中的用意不用多说了。

    经过上次月光岛的事情之后,洛家对魏伯毅是大有改观,还有什么事比牺牲生命更能打动人的呢,狗血是狗血了点,但不买帐的人还真没有,更主要的是,诗菲自己也决定给他一次机会,近来两人也是进展迅速。

    洛海珍喜滋滋的盼着他们能快点结婚,现在是副市长,在过几天说不定就升市长了,这说出去也有面子啊!

    这闹哄哄的一天一夜,直到后半夜才安静。

    左素柔也回了娘家,等着洛云帆来娶。

    早晨。

    洛云帆还在醒梦中,只听手机响了,他爬起来接电话,一看是左素柔打来的,心想这一大早的,她打来干嘛,他划开手机,接了起来“喂,老婆,这么早有事么”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能不能来我家一趟,我,,,我有事要跟你说”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们今天要办婚礼,按习俗,在我来接你之前,是不可以见面的”。

    “香蕉个疤瘌啊,什么习俗不习俗的,看你俗的,简直是俗不可耐,实话告诉你吧,你要是不来,你今天就没新娘子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脑子顿时一阵激醒“臭丫头,你搞什么鬼?”“我要家门口等你,不来的话,我就一个人带着宝宝潜逃了”左素柔说完,啪的一下把电话给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喂,喂,素柔,左素柔——”洛云帆看她挂断,又立刻回拨了过去,她竟然给他关机!!

    他忍着吐血的冲动,快速的穿好了衣服,驱车去左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洛家的人全部都还在睡觉。

    洛云帆驱车赶到了左家,只见左素柔猫着身子,拖着一个大箱子,从院子里溜出来,把行李扔在后座上,然后才打开前面的车门上来。

    “快开车,别让我妈发现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,为什么会有行李?”洛云帆看着后座的行李,内心有种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旅行结婚啊,不拿行李怎么行”左素柔理所当然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我们旅行结婚的,你别给我瞎捣乱了,马上给我回家,终生大事,你当跟你玩扮家家酒啊”洛云帆板起脸来,表情严肃。

    左素柔早知道他会这么说,她把手臂一环,说道“就是因为终生才一次,我想来想去,绝对不要淹没在一大片大同小异的婚礼里面,实话跟你说吧,今天这场婚礼,已经不属于我们了,所3gnovel.cn更新-最快,全文字+手打以我们留下来也是没有用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给我说清楚”洛云帆皱眉看着她,这疯丫头,到达在暗中做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“我啊,已经全都安排好了,今天的婚礼,我已经让给诗菲跟伯毅了,过了7点,很快大家都会知道,我们现在不走的话,反而更加不好哟”左素柔晃着手指,笑的无比的贼。

    洛云帆怔了怔“什么,什么,你可真是会瞎胡闹,伯毅跟诗菲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,两人家也没有见过面,亲戚朋友也都不一样,你完全就是在乱来”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就要给魏伯毅打电话。

    左素柔一把抢下来“打什么打,我已经都跟他通过气了,你这一打,把话说穿了,反而让他为难,你傻啊,他想抱得美人归那么久了,你这当哥们的还不成全他,另外啊,有了新郎跟新娘,暖央也不会削了我们了,是不是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思考了一会,把手机放下“行了,随便你吧,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”。

    “老公就是好!”左素柔靠过去,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口,指前面一点“出发,我们去香格里拉”。

    “机票买好了么,酒店订好了么”洛云帆看她高兴成那样,也不好扫她的兴。

    “你老婆我是谁啊,早弄好了,哥哥你大胆的往前走好了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下次你要是这么自作主张,我可不会像这次这么轻易饶了你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,听到了,老头你别那么罗嗦了,快开吧,再不开,我妈追出来,我们可就走不了了,到时你可害了你哥们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敲了一下她的脑袋,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7点钟,洛家跟左家手机上都收到了一条留言,上面直接明了的写道:洛云帆跟左素柔去旅行结婚了,今天的主角另有其人,大家做好心理准备,非常惊喜哟!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洛家上下所有人都冲到了洛云帆的房间外,洛君天上前打开他的房间,一群人一贯而入,里面果然已经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惊喜呢,我看是惊吓还差不多,看不出四叔也是这么没分寸,怎么能跟着素柔胡闹呢”洛宁香扶着腰,原本这几天就紧张,不经吓。

    “他们还真牛,留下个烂摊子,说走这就走了,这可怎么办哟,亲戚朋友都来了,没新娘子跟新郎算怎么回事”洛宛馨也旁也焦急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出信息又看了看“这上面说主角另的其人,我们洛家还有谁今天要结婚么”。

    大家伙你看我,我看你的。

    “噢,对了——”洛诗菲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“昨天素柔拿了一个很大礼盒给我,她说是特意为我准备的伴娘服,还说一定要到今天早上才能打开,不然就不惊喜了,会不会,,,,要结婚的人,其实是我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