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四叔番外——深刻而又邪恶的误会,比牛还牛!

四叔番外——深刻而又邪恶的误会,比牛还牛!

    什么叫乐极生悲,她总算是了解了)21

    哎哟喂,她的脖子,刚才那么全身心放松的一靠,脖子撞到了沙发上,向后扭的快了,刷的一下就给抽筋抽上了,顿时就动弹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怎么了——”洛云帆被她这一声惨叫,吓的三魂七魄都快丢了,赶紧的从床上下来,拿起一边的拐杖,快速的走到她的面前,坐在沙发上,眼睛不看着她的脸,第一时间看着她的肚子,并用手去抚摸“痛不痛?”

    “你摸错地方了,不是肚子,是脖子啦”左素柔仰天长啸,一动都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脖子,还好,还好,吓死我了”洛云帆轻吁了一口气,被吓出了一身的汗琬。

    左素柔一动也不能动的仰躺在那里,哭丧着脸喊道“什么叫还好,这是脑袋难道就不重要么,呜,,,,老公,我好痛,我动不了了,一动就疼,这可怎么办呀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扭到脖子了,谁让你刚才开心过头的,过几天自然就会好的,我扶起你起来”洛云帆真是不知该说她什么好,总是这么莽莽撞撞的。

    他的手刚伸过去,就被她的一声尖叫给挡了回来“不行,不行,我头动不了,你不能这么拉我,不能动,坚决不能动,让我自己慢慢的先试试看”藤。

    洛云帆只好把手先放下,憋着笑,看她怎么弄。

    左素柔觉得自己快要死了,这脖子稍微往左偏一偏,痛的要命,稍微往后偏一偏,还是痛的要命,连往上跟往下都是相同的结果。

    她不由的哭丧着脸,喊了出声“呜,,,,玩蛋了老公,我被卡在十字路口中间了,哪条路都不通!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洛云帆实在是没能忍住,这十字路口,实在是搞笑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,太没有人性了吧,你的大宝贝现在正在水深火热之中,你不替我承受,哪也得想想办法啊,我可是孕妇,我伤不起的”左素柔一边哭,一边对他进行深层次的讨伐的,还把自己放到老弱妇残的行列中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没有人伤你啊,是你是自个把自个给弄伤的,我倒是想替你承受,也要可以承受啊,你自已不小心,还要赖别人,这怎么行呢,来,你就呆在你的十字路口不要动,我扶你起来到床上去好不好”洛云帆靠在她脑袋边,哄着她。

    左素柔稍稍发了一下力,感觉痛到不行“算了,我还是先这么躺着,装木乃伊吧”。

    “行!那就先装着,我在旁边陪着你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这肯定得陪我啊,不然我多孤单寂寞冷啊,这倒霉催的,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”左素柔心里无比的,相当的,,,抓狂!!!!

    洛云帆轻笑起来“因为有的人总是横冲直撞的,你见过在马路上横冲直撞还不受伤的么”。

    “臭老公,你就不能抚慰一下我煎熬的心灵嘛,你应该说,这该死破沙发,明天劈了它,拿起烧锅炉”左素柔生气的说道,没办法转过头去看他,就拼命的眼珠子斜视。

    “烧了还不得买,以你这逻辑,这每年都烧多少沙发啊,钱倒是小事,可总是换沙发,其他人得觉得咱们有神经病吧,你想当神经病么,反正我的不想”洛云帆习惯性的想把她抱到怀里,手刚过去,她的鬼叫声又来了“不要碰我!

    “有这么严重嘛,左素柔同志,我得严肃的批评你这大呼小叫的毛病,以后这孩子生出来你还这样,这还不得三天两天受惊吓”洛云帆不信邪的用手轻推了一下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左素柔惨叫,磨牙霍霍的看着他“洛云帆,你丫的,下次别落在我的手里,下次你要是也扭了脖子,我折腾死你”。

    看她痛的眼泪都掉下来了,洛云帆这才相信她是真的很痛,心里又不由的心疼起她“好了,好了,大宝贝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你真要受不了,我找杜医生来给你看看吧”。

    “又是杜医生!我的天哪,我刚刚从他那里凯旋归来,你就让我再次在他面前丢脸,我死都不干,我宁可堵在十字路口,我宁可这么躺着当木乃伊”左素柔极力反对!

    “好,好,不叫,不叫,那我用点热水给你揉揉,手法保证温柔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想了想,总不能这么一直僵着,说一定揉揉能好点“那好吧!”

    洛云帆站起来,走到卫生间,放了热水弄了热毛巾出来,走回到沙发那边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,别大呼小叫的了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嗯,我尽量忍住吧)21”

    他把毛巾轻轻的放到她的脖子上,热热的感觉很舒服,可是一揉起来,她就惨叫连连了。

    “痛,痛,老公你不要这么用力,,,,啊,,嗯,,,我不行了,,,啊,,,老公,我不行,你别这么快,别这么用力,,,,老公,,,,”

    “忍着点,等会就舒服了,我也很辛苦的”。

    “啊,,,我舒服不了,你轻点,不要这么猛烈,我真的受不了了,我快要晕倒了”。

    “别叫了,大小姐,很快就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点啊,我不来了,我真的不来了,啊,,,啊,,,,“

    一起走到门外的四个人,听的那叫一个愤慨。

    “禽兽啊!”欧阳墨城感叹。

    “简直就是禽兽不如!”洛君天加重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男人都是禽兽!”唐暖央悠悠的说道,顺带用冷眼瞥向两个男人,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嫂子说的对,都是禽兽)21”洛宁香敌视的小火苗,也朝着两个男人而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脸板后起,反驳道“这关我们什么事,你们不能这么一捧子打死一片的”。

    “哦,宁香,你说我们冤枉他们了么”唐暖央朝洛宁香看去。

    “完全没有!”洛宁香非常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眼看这火快要烧到自己身上了,忙转移话题“我们是不是该想想里面的事呢,四叔这么猛,弄不好,会把素柔这孩子给整没的”。

    “平时看洛云帆这家伙还挺有分寸的,想不到他这么控制不住,真是人不可貌相”洛君天啧啧的出声,又是摇头,又是叹息的。“你就别给我在这里五十步笑百步了!你最没发言权”唐暖央听他这么有正义感的说别人,敢情她怀孕时,他是怎么死乞白赖缠着她,软硬兼施的把她往床上骗的卑劣历史,他忘的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在这上偷笑“嫂子这话太对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夺命风刀眼,立刻就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咚,咚——”

    洛宁香在他们争的激烈的时候,已经万分之镇定的抬起手来,不慌不忙的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其他的三个人,顿时倒抽了一口气,这小妮子她真敢敲啊!!!!

    里面的两人不尴尬死,他们也得尴尬死。

    “谁啊——”

    洛云帆的声音,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让他们意外的是,他的声音还挺正常的,话说,做那种嘿咻嘿咻的事情,不是很累嘛。

    “是我,四叔,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进来”洛宁香又是淡定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唐暖央到了这会还真有点佩服这丫头了,要换成是她,明知道里面在干什么,打死也问不出这话来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让他们的佩服的无体投的是,洛云帆竟然说“进来吧——”。

    四个人你看我,我看你后,听着里面左素柔还呻吟的那么厉害,他们深呼吸了!

    什么叫有种,这才叫真有种!

    洛云帆不怕他们进去,可他们是真不敢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就纳闷了,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,,,这么,,,,”洛君天喘了半天气,形容了半天,就愣是找不到词说了。

    “门没有关,我这里正忙着呢,你们自己开门进来了”人家洛云帆思想非常之纯洁,见他们没开门,又分神往门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外面这四个邪恶的人,真要崩溃了!!!

    “四叔啊,你这么忙,我们真方便进来么,你是不是,是不是,,,,忙糊涂了?”欧阳墨城尽可能含蓄,婉约,用词得当的问。

    “难道男人玩爽了,神经会错乱”洛宁香捏着自己的下巴,自言自语的嘀咕。

    唐暖央已是深表无语“要不,我们撤吧!”

    “撤什么撤,人家都不怕当众表演,我们怕什么,瞧你们一个个的没出息,全都是胆小鬼,让开,我来开门”洛君天最不乐意认输了,这洛云帆明摆着是挑战他们。

    他握着门把,其他三人低眉垂眼退居到后方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进来了”洛君天重咳了一声,握住门把,转动,一把用力的推开。

    而正在这个时候,左素柔的一声尖叫划破长空。“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|文字手打

    门外的四个人集体把眼睛闭上,脑海中浮现出某某男女高那个什么潮的时候的姿态,内心颤抖的把禽兽两字贴满了洛云帆身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吓到你们了,我实在是没忍住”左素柔虚脱的声音,弱弱的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闭着眼睛?没这么夸张吧”洛云帆懒懒的瞟了他们一眼,并不把他们神神叨叨的模样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还不夸张?!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四人不敢张开眼,生怕看到***的两个人,这不敢进,又不能这么退出去,天哪,真的要疯了!

    “老婆,要不再来一次?”洛云帆现在只关心左素柔,没心情去管门口的一,二,三,四个木头人。

    “还来啊,不要了,好痛的!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是痛,慢慢的会舒服的嘛,你乖!”

    “不来了,不来了,打死我也不来了”。

    门口的四个人满面的瀑布汗呐,心想,还来,这两个人不会是真疯了吧!!!

    洛君天自认自己也是个身经百战,见过大场面的人物,不过他现在真有点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四,,,四叔啊,你们是不是忘吃药了”洛宁香现在十分之肯定,这两个已经疯了,不疯绝对干不出这事。

    “四叔,我觉得吧,这个,这个,既然痛,就要节制,而且你看素柔怀着孩子,你是不是该,,该,,,稍微的控制一下下呢,正所谓留的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你说是不是”欧阳墨城心里也很是汗颜,又不能拉着老婆一起隐形。

    “四叔啊,我对你是太失望了,你整个一大禽兽!”唐暖央的脸红的都熟透了,她再不骂人,她也会疯掉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哪,你有种,你比牛还牛,你说你怎么能一下子就进步的,不,不能说进步,应该说超越,你怎么能一下子超越成这么牛叉的男人了呢,我输给你了,我投降”洛君天发觉他除了这么说之外,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心“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|文字手打里顿时明了,黑眸顿时半垂,这一群思想龌龊的家伙。

    左素柔僵着脑袋,眨巴着眼睛,不解的说“我没想到,揉脖子是这么罪恶的事情!”

    啊!揉脖子!

    门口的四人一怔,集体张开眼睛,看到沙发上,两个人穿的好好的,洛云帆手里拿着毛巾,左素揉靠在沙发上,一动也不动的情景。

    哪有他们想象的那个画面,人家只是给老婆用热毛巾揉脖子罢了。

    顷刻间,这四人是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个,误会了,绝对是误会你们了”洛君天干笑的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也扯着嘴角,抽笑。

    谁让他们叫的w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 ”看最|新章节这么像***呢,特别是两人还配合的这么好,中途洛云帆回的那两句话,他们还真挺佩服,那么激烈还不喘气,心想,真是神人,男人中的战斗机,搞的洛君天跟欧阳墨城都要自卑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黑眸深洞洞的扫过他们,从薄唇里幽幽的吐出一句话“一个个的,满脑子色情思想!”

    洛宁香忍不住辩驳“四叔,这真不是我们色情,你随便拉个成年人来听,都会这么想的,这不能怪我们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扯了扯洛宁香“对不起四叔,误会你们真不好意思,不过拜托下次能不能别用那些敏感词汇了”。

    “而且这词汇吧,还句句都是那么经典的词汇,把我也给骗到了,我说呢,洛云帆什么时候这么带种,让我们免费观赏他床战”洛君天拍着手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四叔,你真是把我们集体忽悠了,吓了我们一跳,特别你说再来一次的时候,我特想逃跑,生怕张开眼睛看到你的伟岸如大卫般圣洁的裸)7E体”欧阳墨城看洛君天笑,受他的影响,也笑了起来。左素柔这时才明白了,小脸顿时红了“你们,,你们以为我们在,,,天哪,你们的想法也太邪恶了吧”。

    四人也不管洛云帆什么眼神了,走过去坐下。

    洛云帆瞅了瞅他们,对于这臆淫了他们半天的四个家伙了,他能开心的起来才怪。

    洛宁香挺着大肚子步伐轻松的走过来“就你们那叫法,想邪恶是正常的,不过美女,你这是什么造型?新养胎法?”她看左素柔这么仰天躺着,上半身跟点了穴似的,看人只转眼珠子,不转头。

    “哎,别提了,我就向沙发上那么一倒,这脖子就扭到了,现在是上下左右都不能动,被堵在十字路口了”左素柔表情痛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扭了脖子啊,所以四叔才给你用热毛巾按”洛宁香明白的点头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那头说道“这么揉没用的,我以前也扭过脖子,是晚上睡觉是落枕了,原理一样,后来我的一个手下给我用手按揉那条抽在一起的筋,理顺了就不痛的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,那暖央你快帮帮我吧!”左素柔像是见着大救星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