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四叔番外——破冰,要享受人生,疑似怀孕!

四叔番外——破冰,要享受人生,疑似怀孕!

    只见洛云帆出的是布,洛君天出的是剪刀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赢了,我赢了——”洛君天乐的跟什么似的,还说自己不幼稚,这真要幼稚起来,还不如三岁的小孩呢。

    洛云帆输了,心里微微有点不甘,见他乐成这样就更加不爽了,于是就糗他“开心吧,要不再给你买一瓶娃哈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愿赌服输,你不用故意来刺激我的,我先讲”洛君天笑的依旧明媚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欧阳墨城看答案已经出来了,也见识某位口口声声说不幼稚的人,他的幼稚行为,这才松懈下了气息琬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先生乐赢了,你先说吧”欧阳墨城对洛君天抬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洛云帆也没办法,换成洛君天可能会耍赖,可他不会,他把脑袋转向另一边,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老婆,请我拿杯水,润润嗓子,这可比辩论赛辛苦”洛君天对唐暖央说道,说之前不喝点,待会说完了,洛云帆突起抗辩,他可说不了话了藤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到桌边,给洛云帆还有洛君天都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满的朝老婆瞪了一眼,有点不快她给洛云帆也倒了一杯,这战斗力不坚定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喝吧,大少爷,喝完了快说,别磨磨叽叽的”唐暖央哪会不知道他这个眼神的意思,当睛把水一放,就退回边上,不理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隐约有种被气吐血的感觉,他爬起来喝了一口水,靠下去“那我开始说了!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已经在等你了”欧阳墨城一副你废话真多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我爸在英国对我妈一见针情,两人热恋不到一个月,就不顾我爷爷跟我外公的反对,偷偷登记结婚了,你们知道我爷爷不怎么喜欢老外,而且我外公这位英国贵族也不怎么喜欢中国人,在那么大的阻力之下,仍旧要结合,没有爱的推动力,能成为夫妻么,你们不要以为洛云帆比我大,他妈就肯定是受迫)7E害者,也并非电视剧里演的,因为门第问题,我爸是强迫娶我妈,不得不抛弃相爱的女朋友,错,这全错,我爷爷根本就不是一个讲究门当户对的人,我爸要是真爱他妈,大可以早几年就娶了他妈呀,为什么不娶呢,这只能说明,那本不是爱情,跟我妈才是真爱”洛君天说的极为肯定且无比的霸道。

    洛云帆听的郁闷,几次三番想要出口反驳。

    “停一下——”唐暖举有点听不下去的举起手来“你能不能先不要讲到底谁爱谁这个事,你讲过程好么”。

    “过程就是我爸娶了我妈,之后生了我之后,原本我们一家子很开心,这时候小三出现了,刚开始几年我妈知道,我爸一个月里总要离开那么几天,不是说去外地就说出国,时间长久了,我妈就怀疑我爸外面有女人,所以有一次就跟去了,结果真的看到我爸跟个女人还有比我大好多的小孩坐在一起吃饭,我妈可是个公主,她要求的爱情是没有一点瑕疵的,老公出轨对她来说简直是天崩地裂的事,所以在那里大闹了一场,我爸也跟着回来了,之后向我妈保证,会立刻处理好的,不过那女人脸皮直是厚到令人发指,而且很会装可怜,动不动就掉下两行清泪,我爸毕竟是男人,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那心机深重的小孩也帮着他妈妈演苦肉计,所以我爸就一直两头这么挂着,有一段时间,我爸骗我妈说已经彻底整理干净了,两人又好了,还怀了宁香,可宁香出生后不久,我妈就接到那女人的电话,说要带着洛云帆回洛家,这下子我妈彻底的怒了,找了我爸质问,又开车去找那女人,两人在路上吵的激烈,在路上出车祸一起去世了”说到这里洛君天还是有点黯然“后来那女人几次三番要进洛家,我爷爷不肯接纳她,只同意留下洛云帆,又怕儿子死后还要给他添闲话,所以就谎称洛云帆是他生的,事情就是这样的,如果不是因为他妈,我爸跟我我妈现在还活着好好的,要是让我外公知道,我妈是这样死的,他肯定跟我们洛家老死不相往来”洛君天把错全归结到洛云帆母亲的身上。

    洛云帆憋了太久,一等洛君天说完,他就立刻反驳“洛君天你一定要这么扭曲事情么,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会扭曲,可我没想到会是这么离谱,爸根本不是因为爱你妈才娶她的,是不小心发生了一夜情,怀孕了,不得以才娶她的,说爷爷不重门第,就是因为洛家太重门第了,所以才会发生这种悲剧,你妈闹没错,吵也没错,因为当她知道自己的丈夫真正爱的人不是她,受不了所以才来找,我妈从来没有说过要闹去洛家,也没说要带我回洛家,要闹的话,结婚之前就会去了,谁才是真正的第三者,谁是受苦最多的人,当你们一家三口开心的时候,我妈就在家里哭,这些事情,我都是亲眼看到的,还有你妈的凶悍,我也是见识过的,她的死完全是自已神经错乱,导致的恶果”。

    “哈,你倒是真会辩驳,乍一听,这小三倒变成可怜人了,这正室反倒成恶人了?你这话说出来,不觉得可笑么,狐狸精就是狐狸精,做了不要不承认”洛君天大声的讥笑。

    “少了一纸婚约就是狐狸精了么,我妈更早认识爸,真正插足的是你妈妈,说起可笑,你才是真正的可笑”洛云帆也是不服输,他会为自己母亲抗辩到底的。

    “爸爱的是谁,一目了然啊,我妈妈生了两个,你妈只生了你一个,如果爸爱的是你妈,为什么不跟你妈再生一个呢,因为已经没有性)7E趣了”洛君天不惜用床事来证明。

    洛云帆如同看疯子似的看着洛君天,也豁出去的说“你怎么知道没性趣的,这生多少个孩子,不能证明跟谁的性生活比较和谐!”

    听到这会,唐暖央跟欧阳墨城已经是汗哒哒了,这说着说着,怎么往性生活上面扯了了呢。

    “那个,,,那个,,,,”唐暖央抬起手来“首先呢,对于已故的父母呢,我们要有基本的一个尊重,其次呢,我觉得吧,可能公公同时爱着两个女人,这感情分细水长流跟一见针情嘛,对不对,一个东方美女,一个西方美女,换成我是男人,我也选不了啊,这要搁在古代就好办了,所以你们不用争了,总而言之,就是公公想两个都要,结果一山不容二虎,到最后发生内乱,连自己的命也失去了”。“精辟!”欧阳墨城对唐暖央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听唐暖央这么一说,心里倒也平衡了,两人竟然谁都没有去反对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味的把错归结到两个女人的身上,为什么不想想,或许错的那个是男人呢,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不肯放弃如花似玉的女友,邂逅精致美艳的金发美女之后,又醉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或许真可可怜的是那两个付出了青春年华,最后落得一个死去,一个背井离乡的悲惨结局的女人们,你们为自已妈妈鸣不平,可不能这么诋毁,她们已经够可怜的,死去的有多不甘心不能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,活着的,有多不甘心跟儿子分开,说白了,这就是孽缘啊!”唐暖央啦啦文|学更新最快llwx.net,全文|字手打为他们疏通这堵塞的太久的心脉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他们从小到大的争斗,就全都能完全的理解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侧头去看洛君天,那边洛君天也侧头去看他,两人的目光已平和宁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唐暖央趁热打铁的说道“按事实来讲,你们是亲兄弟,父母们的事就别去多想了,不管如何,你们血管了流着同一个人给你们血,这是改变不了的事,放下这必要的心理负担,都是要快奔40的人了,哪怕活到100岁,也只有60几年,以后就和平共处吧,这事呢,我们也不要对外说了,就我们四个人知道就好,一起生活这么多年,突然的也改不了口,四叔仍旧是四叔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好有当亲善大使的潜力哦”欧阳墨城看唐暖央舍灿莲花,帮他们改善关系,还搭建起和谐的桥梁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唐暖央对她笑着说道,才想起素柔还在留下等她“墨城,你在好好开导开导他们,我先下去找素柔了!”

    她匆忙着出了病房,左素柔的电话就打来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,洛云帆拿着吸管喝水,洛君天望着窗外不说话。

    静的太久,气氛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坐在中间,也有些个不自在了,他找着话题说“哥,我有一个问题很好奇,想问问你!”

    洛君天转过头来,薄唇中蹦出一个字来“问!”

    “嗯,我在想,照理岳父岳母脑婚变那会,你还那么小,你怎么就知道的那么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他胡编乱造的呗”洛云帆在那里调侃了一句,不过口气软了不少,更像是一名玩笑话。

    “谁胡编乱造,我是看了我妈写日记,他们去世之后,我在抽屉里找到的,所有我就知道”洛君天瞪圆了绿眸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哇,不得了,不得了,你那么小就认识这么多字了,而且岳母写的肯定的英文吧”欧阳墨城惊叹的看着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用你平凡的理智来设定我这个天才,那我会觉得是一种侮辱”洛君天倨傲而又自信的摇了摇手指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欧阳墨城跟洛云帆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。

    什么叫自恋狂,在洛君天身上可以准确找到定义。

    一会,唐暖央跟左素柔买了食物回来。

    左素柔把病床摇高,细心的吹凉,喂汤给洛云帆喝“老公啊,我问过医生了,你现在只能吃些流食,等身体机能恢复了一些,再慢慢的添加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目光温柔的望着她“想不到我老婆,也有这么细心的一面”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人会越来越成熟的嘛,我要把我老公养的白白胖胖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那里吃着食物,当时就差点喷了出来“对!养的白白胖胖的,就跟年画娃娃似的,适合洛云帆”。

    “老公——”唐暖央拖长了声音,脸板跟训导主任似的。

    “抱歉,因为觉得非常有意思,不小心就说了,这已经变成一种条件反射了”洛君天表情那叫一个无辜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唐暖央无力叹气,这两人斗嘴的习惯,或许真的改变不了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洛云帆倒是没有跟他一般见识,跟没听见似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不再刺他。

    他们关系在潜移默化中,也在悄然发生着新的化学反应。

    左素柔看的惊奇死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欧阳墨城在暗中互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,他们再想,或许这是冥冥之中,上帝给他们解开心结机会。

    隔壁的病房的洛诗菲跟魏伯毅也醒了。

    两人躺在病床上对望,她的眼中慢慢的渗出泪来,洛子赫见状,退出了病房,经过这场生死浩劫,他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讲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呢”魏伯毅虚弱的微笑,他以为这次是必死无疑了,还能活着,真是一种奇迹。

    洛诗菲想起困在废墟里的时候,他对她说,如果有来生,他还是想要遇见她,再也不会放弃,他说一个人死好过两个人死,他割开自己的血管让她喝他的血,她渴极了,竟然真的就控制不住的吸了,那时她的心好痛好痛,感受到他越来越低的体温,她痛苦的想要跟他一起去死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一场做给她看的秀,但以生命为代价,她还是被打动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哭啊”她现在说不出那些肉麻的话来,内心只有一阵热流在滚动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傻,大难不死,应该要笑啊,你看这生命多无常,多脆弱,一个不小心说没就没了,今天不知明天的事,不活的开心点,真是太对不起自已了”魏伯毅面带着微笑,语调轻柔。

    洛诗菲挂着眼泪就笑了“你倒是大彻大悟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没有么,如果我们死在昨天,今天就是我们追悼会,什么知觉跟情感都没了,只是两具即将腐烂的尸体,想想该有多遗憾,我们还这么年轻,大难不死,还要活着还那么忧愁的话,岂非啦啦文|学更新最快llwx.net,全文|字手打对不起上帝给我们的一次机会”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有道理,我决定了,以后宁可亏待我老妈跟儿子,我也不能亏待我自己呀,我能活着容易嘛,是不是,不活过本可不行”洛诗菲边点头,边认真的说。魏伯毅哭笑不得“洛诗菲同志,你是领悟的透彻过了头”。

    “小样,别同志同志的给我摆官腔,一听就是场面话,没半点人文关怀”洛诗菲美眸一飞,有点儿不屑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,那我关怀你一下好了,我请你吃饭,看电影,逛街,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你真狡诈,拐了一大圈,还是你占便宜,想复合啊?”洛诗菲故意端着架子,瞄过去,小脸跟慈禧太后似的。

    “想!你愿意么”魏伯毅也懒的为自己否认了,干脆就承认了算了,他不想再跟她别扭个三百回合,还是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洛诗菲犹豫的想了又想“这个嘛——,魏伯毅同志,你不要急嘛,要慢慢来,你这会提出,有趁火打劫的嫌疑,所以,得缓一缓,咱不急啊,党跟祖国会支持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才叫官腔呢”魏伯毅听的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别愁眉苦脸的,刚才还说的那么正能量,那么积极向上,这会一个小小的难题,就把你打回原形啦,不就是吃个饭,看个电影,逛逛街嘛,看你可怜兮兮,我答应你了”洛诗菲挥了一下手,没有半点扭捏。

    魏伯毅听出她的答案了,脸上有了欣喜的笑意“那我们出院后就进行)21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去赶集啊,都说放轻,慢慢来啦,堂堂一副市长这么傻帽”洛诗菲冷着脸,幽幽的斜飞了一眼,把头转到另一边,笑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一个星期后,他们出院,坐专机回去。

    洛云帆跟左素柔也错过了婚礼举行的日子,加上他的腿要两个多月才能走动,这新郎总不能坐轮椅结婚吧。

    亲戚朋友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,都来探望。

    左家跟洛家商量了,干脆就推到秋天,反正他们登记了,已是合法夫妻,这仪式哪天举行不是举行。

    洛君天回来没两天就又去月光岛了,这事倒塌事件可是非同小可,这以后要是迎接大批游客,再有倒塌事件的话,那可就真的要完蛋了,无论做什么生意,安全问题都是放在首位的。

    他要去查这是材料的问题,还是岛上气候土质的问题,如果是前者,他一定要揪出这偷功减料的人,给以严惩,必要时,他会追究其法律责任,如果是气侯跟岛上泥土的问题,不适合在那上面建造房子,能找到解决办法就找,实在是没办法,他也不排除放弃的可能性,放弃一个项目,洛氏也不会倒闭。

    这天,佣人拿了鱼粥进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刚吃了两口,在旁的左素柔就捂着嘴巴,直往卫生间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丫头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,呕——”她只说了一个字,就只剩下呕吐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门外,洛海珍跟石如娟,刚有说有笑的走上两楼,打算先去看看洛云帆,然后到房间去聊天,年纪大的女人,都特别喜欢聊八卦。

    她们一进门,就听到左素柔在卫生间里哇哇的吐。

    “三姐,你快进去看看素柔”洛云帆自己腿还不方便,心里又着急,刚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两个大妈对看一眼,眼里迸发出无限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有了,肯定是有了”她们冲进卫生间,又是给拍,又是揉的。

    左素柔难受的不行,趴那里吐的内脏都要吐出来了,可旁边这两位大妈却开心的哈哈大笑,也不知在说些什么这么开心,她们到底还没有没人性啊啊啊!!!!

    终于吐够了,左素柔双腿发软的被扶了出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兴奋的问道“真的是有了么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有没有?”左素柔瘫倒的靠在那里,随口问,她的思维还没有转到那一块区域百度搜索“小说领域”看最新|章节去。

    “宝宝啊!”洛云帆真想过去敲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啊?宝宝?!!!”左素柔猛的来了精神,坐了起来“我有宝宝了?你怎么知道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