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四叔番外——婚期近,男人的命运,市政府参观月光岛!

四叔番外——婚期近,男人的命运,市政府参观月光岛!

    被惊了一下,又立即恢复如常,他轻轻的松开手,向后退,不让他们察觉到。

    想不到诗菲跟伯毅之间还有情!洛云帆的嘴角扯出一丝笑意,放轻了步子,悄然离开安全通道附近。

    洛诗菲感觉到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,气的拼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,把他推开,甩手给了他一巴掌“你不仅是在侮辱我,也是在贬低你自已”。

    吃了一巴掌的魏伯毅,懊悔于自己的冲动,他再一次的伤害了她“对不起,我只是,,,,只是,,,,”

    他心里对她有很多话要讲,只是说出来之后,她会更加的看不起他,作为一个男人,一个政界人物,在处理自己爱情的问题上,却是比三岁孩童都不如,当年跟她分手,他也很痛苦,但是当时的他,没有办法,说他自私也好,无情也罢,一段感情跟一份前程似锦相比,在多方的压力下,他还是选择了后者,这么多年来,他有试着要忘记她,也试着去喜欢别人,可到了关键时候,又没有感觉了琬。

    “你只是什么,说啊,只是什么”洛诗菲擦着自己的嘴唇,恨恨的逼问。

    魏伯毅哽着喉咙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回答不出来了么,你只是觉得我会像以前那么好骗,心里想,洛诗菲这个女人,虽然脾气不好,但是容“听潮阁”更新最-快,全文字手打易搞定,在你名利双收之后,就还差一个娇妻,你当年不得以,现在又想立挽狂澜是不是?”洛诗菲一副看穿他的模样藤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觉得你好骗,只是觉得抱歉,当年你不惹出这样的麻烦,又怎么会那样呢,说到底,你就没有责怪么,男人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,有的事情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我也有我的难处”她心有怨恨,他何尝不常常想,她没惹出事端,大家都不用痛苦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洛诗菲气脸色发白“男人该有多不容易,才能练就的那么残忍,我惹祸了,所以你也给我判死刑,当年没话好说,现在仍是没话好话,你现在想让我活过来,我告诉你,本小姐不乐意了,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她一把将他推远,快步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哼,求复合的男人比苍蝇还恶心,她心里这么想着,可走着走着,眼眶却是克制不住的湿润了,眼睛往上抬,那雾气中灯光,破碎成点点的星光。

    大伙玩到快要11点散场。

    左素柔看洛云帆没有找到魏伯毅,想来那家伙已经回去了,肯定是怕又被她整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“神马?!两人亲上了”左素柔坐在洛云帆的怀里,听他讲的事情,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洛云帆再一次肯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他一回来就把看到的事情跟她讲了,倒不是他八卦,而是他让她明白,连诗菲这个受害者都接受了伯毅,她就不要再打抱不平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皱起眉“我真不明白,为什么诗菲还能接受他呢,那么过分的抛弃了她,换成我,打死我也不会要这个男人,天涯何处无型男,这么做太掉价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笑着推了推她的小脑袋“你知道什么呀,这是爱的力量,诗菲心里有伯毅,伯毅也放不下诗菲,两人又走到一起,是水到渠成的事,这自古是劝和不劝散的,丫头,你与其挖空心思想馊主意整伯毅,还不如想想办法,怎么的把他们绑在一起,这才是做好事”。

    “男人就是会帮男人”左素柔把小嘴一噘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女人帮女人好了,或许者,你什么也不要做,老婆你一开口就是多说多错,少说少错,不说不错的主,所以,你不忙但也别捣乱,行不行”洛云帆是真见她怕了的,这丫头有的时候胆比天大,内心有非常强烈的女侠主义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,洛云帆,你这是在暗指我的嘴巴坏,大嘴巴是不是”左素柔指着他,鼓起了腮帮子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不是坏,只是冲动了一动,洗澡吧”跟女人讲道理,绝对是项怡耐力与定力的活。

    左素柔听到洗澡,扭了腰肢蹂躏了一下那顶着她那里的东东“不如一起洗吧!”

    “小色鬼!”洛云帆被她揉的受不了,抱起她往浴室冲去。

    “大色鬼,放我下来,人家是纯洁的孩子,你不要想歪歪哦”她摆出小可爱的模样,把脸依偎到他的胸口蹭啊蹭的,势必要把大叔全部的兽性给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这是在勾)7E引谁呢”洛云帆对于她的那点小动作,全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这哪是勾)7E引啊,分明就是色)7E诱好不好,你坏,非要逼人家说实话”左素柔吊着他的脖子,笑的那叫一个邪恶。

    现在的女孩真是什么都敢说出口,洛云帆倒是不禁有点汗哒哒了。

    浴室里,他们脱了衣服,走进淋浴房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水流冲下来,他们的身体因为这狭小的空间而不断的碰触,欲火如星星燎原的火苗般渐渐点燃。

    “老公,帮我擦沐浴露好不好”左素柔笑着天真无邪,不过心里面却是相当的色。

    “好!只要你受得了的话”洛云帆挤了一点沐浴露在手中,贴在她的背上,由她的细白修长的脖子开始,大掌慢慢的抚到胸口,揉捏着那两团丰满,用指腹轻轻的挤压上面的花蕾。

    左素柔立刻兴奋的呻吟出来“啊——,这里要洗的干净一些,知道么”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会洗到老婆你满足为止”洛云帆在她耳边柔柔的吐息,手更是用力的蹂躏着,自已也已经呼吸重,腿间的巨大已然苏醒,顶在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“嗯,,,,嗯,,,,”左素柔舔着唇,把全部的重量全都靠到了他的身上,身体已经酥麻渴望到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仍旧抚摸着她的丰满,另一只手经过她的腹部,覆盖上那一边茂密的丛林,指间灵活的探入,揉弄着花心,那一股股的湿润流到了他的手上,她的身体是如此的敏感与放浪,也激发的他的***更为猛烈,他侧头亲吻着她的颈间,气息粗重,一呼一吸之间,全是热到发烫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老公——”左素柔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,身体像要炸开一般,双腿发软,然后,大脑突然就一的空白,强大的快感冲击了她的全身。冷静下来后她转过身“现在换我给你上涂了”她抱住他,掂起脚来亲吻他的唇,身体与他紧紧的贴住,摩擦着他的身体,柔软蜜桃在他的胸口挤压,用花蕾画着圈圈,一双小手,更是直接大胆的握住他坚硬的火棒,上下***。

    她可是使了浑身的解数来勾)7E引他的。

    他受不了了,一秒也等不及的抱起她,把她抵在墙上,深深的挺)7E入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左素柔舒服的大叫,这种快感就好像抓对了奇痒无比的地方,由心发出来痛快声音。

    狠狠的撞击声,在浴室这种回声原本就大的空间里,显得更为清晰淫乱,她的双腿紧紧的绕着他的腰,他的猛烈攻势,让她的快乐极了,高)7E潮就跟爬楼梯似的,一步一步的上升,直完全到最高达,一瞬间的绚烂,有撼动心灵的能量。

    相信的人通过这种水乳交融,感情会升华的更为紧密相连,更为幸福,也更会想要依赖彼此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不行了,我好累哦,我快要掉下来了”小色女色瘾极重,可体力却是不如男人,才第一回合,她就双腿发软,累的不行。

    洛云帆放她下来,邪性的咬她耳边“那换个姿势”。

    她还在喘息之中,身体已被板过去,他从后面压过来,又是一次深深的进入,这种体位,更为的深沉,身体一阵颤栗,眼神再度跟吸食了毒品一般的迷乱。

    洗澡花去了三个小时,都快凌晨两点了。

    他们清爽的躺到床上,左素柔拉过洛云帆的手臂上枕头,窝在他的胸口睡着,这样子,她就可以听着他的心跳声,那样她会觉得非常非常的安心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她做了一个梦,梦到他们结婚的场景,美好的让她都不愿意醒来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他们睡的晚,起的也晚,左素柔又一次迟到了,在这么下去,还真得回家当少奶奶了。

    春风满面的她,走到哪里都笑眯眯,得到爱情的女人像女神,失去爱情的女人则像是女鬼。

    洛家现在就有一女神跟一个女鬼。

    左素柔是面若桃花,洛诗菲是面若A4纸。

    洛云帆近来也时常去公司,月光岛施工用的每一样材料他都要亲自过目,施工进度也要时刻关注着,照理他应该去为施工现场多去看看才是,不过因为素柔,他一直拖延着没去。

    过了半月,左家也抽了日子来商量婚事了。

    最后定在5月份,天也暖了,反正已经登记了,两个月的时间够他们准备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跟左素柔都觉得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过,他们也慢条斯理的去拍婚纱照,定制礼服,至于婚礼,家里有个专业人士为他们打造,也根本不用他们操心。

    左素柔比较没有那么挑剔,她不像宁香的公主脾气,她不会过公追求精致完美,她喜欢简单温馨的东西,清新,而又独有的,只要她喜欢,她不在意华不华丽。

    星期天的午后。

    左素柔兴致勃勃的拿着准备要去购买的礼服给大家看。

    唐暖央说“不错,挺美的,好看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看了一眼喊“啊?素柔,你结婚就穿这个啊,不行,不行,不华丽,不高贵,不精致,你在家当睡衣穿还差不多”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的啊,我老公也说漂亮”左素柔自己是一眼相中这件婚纱的。

    “男人你裹块抹布,他们都说好看,他们主要是怕麻烦,女人结婚,一生可就一次,不弄的好一点怎么行,四叔向你求个婚已经很没诚意了,这次绝对不要放过他,女人,要对自己好一点”洛宁香说的煞有其事。

    左素柔若有所思的说道“你这么说,好像也对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生怕她被洛宁香给洗脑了,赶紧说“老婆,我觉得这件衣服是最适合你的气质,宁香原本就长的华丽,所以才需要配华丽的衣服嘛,你不能听她的”。

    要是素柔也像宁香那么整,他就是第二天个墨城,他可没有忘记,这墨城娶宁香,简直比唐僧西天取经还要难。

    “哎,四叔,我家宁香的宗旨是,女人要对自已好一点,对男人狠一点”欧阳墨城在边上叹息,他的苦难是结束,终于抱得了她这个大美人,不过回想起过程,跟抗日战争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对你狠了,那是考验,你以为我是给颗糖就傻乎乎的跟你走的类型么,难道你说要娶我,我就开心的蹦跶到你怀里,开心的跟中奖似的,花痴的喊,我愿意,我愿意这样么”洛宁香不服气的喊回去。

    左素柔在旁边,听的想撞死在桌子上的,因为宁香说的完全就是她!原来她是给颗糖就会跟男人走的类型,说要娶她就会开心的蹦跶到他怀里的花痴女。

    “同样是女人,为什么差这么多”洛云帆感慨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也感慨“四叔,我们同样是男人,为什么也差这么多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沙发上乐了“总的来说,喜欢什么样的女人,就会有什么的人生,兄弟们,这都是命啊!”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给我装高深”唐暖央推了推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命啊!”洛云帆跟欧阳墨城捧着肚子笑的惨绝人寰。

    “老婆,给点面子好不好,我是洛君天,换成别人推我头,我一定杀了他”洛君天不敢对她直接发火,只能绕个弯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杀别人管我什么事,有本事就杀我好了,来,来,来,脑袋给你”唐暖央把头凑过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老婆,你脖子真漂亮的,不宜动刀”洛君天陪笑着摸摸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四周响起一片的啧啧声,什么叫气管炎的命,他们终于懂了!

    左素柔最后还是决定买自己选定的一件,一来她确实是自己喜欢的,二来嘛,她发觉,每一对恋人,都有他们的相处方式,宁香是骄傲的,暖央是理性的,而她是明朗的,所以她要跟她心爱的大叔,过明朗简单的生活,不需要用物质来堆积,每一天有小小的幸福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******天气越来越暖和了,婚礼之前的准备都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们仍旧上班,这样生活才会充盈。

    近来,市长联系到“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|文字手打洛君天跟洛云帆,跟他们商量着,组织机关干部去参观一下月光岛,虽然还要建设中,不过基础设施已经建的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种免费宣传的好机会,洛氏自然不会推辞,随即就安排参观的事宜。

    洛云帆是最熟悉岛上情况的人,所以洛君天让他组织前去。

    晚上,洛君天跟大家说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云帆跟素柔的婚期不到半个月了,怎么这会冒出个参加岛屿的计划来,又没有造好,真是没事找事”洛海珍不快的嘀咕开来。

    “三姑,这是免费宣传的好机会,有政府支持不是更好嘛,这去一趟最多也就一个星期时间,绝对不会延误了婚期的”洛君天向姑姑解释。

    左素柔把脸转向洛云帆“要不,我请假跟你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太阳太大了,我不想娶个非洲公主,你还是在家乖乖等会回来吧”洛云帆温煦的拍拍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左素柔心里有点小失望,不过他说的也没错。

    “政府那么,市长会去么”洛子龙随口问问。

    洛云帆转过视线回答“会是两个副市长去,其他还有一些人!”

    听到副市长这三个人,洛诗菲咀嚼的动作微微一顿。